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末日雇佣军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发火

末日雇佣军 君骨 2069 2017.08.20 21:30

  “喂,丫头再坚持一会儿!”

  控制着直升机缓慢的降落了下去,好家伙刚下去就看见了大批的武警围在了周围,早就想到手枪会被没收,陈冬也懒得带回来了,直接扔在了树林里面。

  “安全!”前来的特种部队确认安全之后很快担架便被抬了过来,随行的还有医生和护士,因为担心市长千金受到伤害,这次可算是调动了一切力量。

  “确认毒蛇品种了吗?”

  “没,不过是剑行山的蛇。”

  “剑行山吗?我知道了,立刻模拟剑行山的毒蛇牙印。”中年医生倒是不慌不乱的,除了那种让人马上丧命的蛇外,这种小毒蛇对于他而言其实也是一种小事情了。

  至于上头为什么这么兴师动众的他并不是很懂。

  “呼,跟我们去警局一趟吧。”看着面前的年轻人,伍明很自然的将陈冬认为是犯罪同伙了,不然怎么可能会从那群人的手中逃出来。

  点了点头,早就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陈冬也没有啥好说的,他又没犯法,进一趟局子也是小事。

  警车之上,伍明看着手中的文件,这份文件全是关于陈冬的,越看他就越觉得奇怪,只是一个很普通被人领养的小孩而已。

  “你怎么会驾驶直升机的?”

  “模拟驾驶。”

  “模拟驾驶?哪个地方有模拟驾驶直升机的?小子,你最好老实点。”

  “队长……,他说的应该是一款模拟的游戏,上面有好多交通工具可以模拟驾驶的。”

  “是吗?开你的车,废话那么多。”伍明也没觉得多丢脸,他是个没什么时间进行娱乐放松的人。

  “那些歹徒为什么放了你?还有你是怎么上飞机的?”

  “当然是被歹徒带上去的啊!”

  “当时有这家伙吗?”伍明愣了愣,报告他还没仔细看,只知道上去的人质只有两个,而且歹徒的脸都没有看清楚,没有人能分辨出陈冬到底是不是歹徒中的一员。

  “没有,不过人质的话还有另一个,等等。不会就是你吧。”看着陈冬的衣服上还有着血迹,驾驶着警车的警员愣了愣。

  “什么意思?”

  “队长,这家伙好像就是被确认死亡的那家伙。”

  “你才死了,你觉得一个死人绑匪有必要带走吗?我只不过是被打晕了而已。”陈冬白了一眼这家伙。

  “额,没死么,怎么那群家伙,算了,可能是看走眼了吧。”

  “听你这么说这家伙是人质?”伍明皱了皱眉头,这可和他想象的不同,如果陈冬是歹徒的话他也算是能将功补过的抓起来。

  可现在这个情况显然不是。

  “嗯,他就是人质,这个是照片。”警员拿出手机直接递到了伍明的面前,这是陈冬被老五扛着的时候,确实已经死亡了,身躯到处都在流血,不过现在站在面前的又不是假人。

  “不像吗?”

  “算了,你小子怎么逃下来的?”

  陈冬将过程详细的说了一遍,当然有些事情他直接给省略掉了,这还不算完,伍明带着他到审讯室居然又审了一遍,说是所谓的流程,这差点没让陈冬晕死过去。

  午饭和晚饭都在警局里面解决了之后陈冬才被伍明给放出来,毕竟陈冬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一个英雄,他们警方也没有留人的理由。

  虽然损失了手枪有些头疼,但系统的出现让陈冬有些洗出往外,考虑到陈雪有可能没吃晚饭,在菜市场买了些食物陈冬便回去了。

  打开房门的时候难免失望的叹了口气,那丫头并不在家里面,这也算在预料之中了。

  “果然是你,快点弄吃的,我一天没吃东西了。”

  听到这个声音陈冬连忙转过脸,正好看见了换鞋子的陈雪,女孩穿着一身运动服,好像刚刚跑完步似的。

  “马上给你做。”摇了摇头,几天前的矛盾两人都没有提起,仿佛直接过去了一般,但陈冬知道想要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并不容易。

  “既然愿意出房门,这丫头应该冷静了不少。”炒着菜陈冬想要和陈雪好好谈谈,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妹妹步入死亡。

  “雪儿,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谈谈。”

  “别这样叫,听着怪恶心的,我叫陈雪。”漠视的看了一眼陈冬,只穿着浴衣的陈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摸了摸鼻子,这么多年积攒的火气是不可能那么快消失的,也许自己这个哥哥对于她来说是种可有可无的存在。

  只是很简单的两菜一汤,两个人吃而已。

  今天在警局里面自然没有吃饱,而且现在这个点也有些晚了,当宵夜吃也不错。

  看着手表女孩并没有走出房间,陈冬也没有动筷子,他在等陈雪出来,现在要处理的事情无非就是陈雪的问题,其次便是准备好末日生存的资本。

  建立碉堡那种事情陈冬基本没有太放在心上,即使是建立了碉堡他也不可能在那里守下去,末日的恐怖程度远超人类的想象。

  没有那些大型的毁灭武器,想要守住一个要塞简直就是天方夜谈。

  “说吧。”

  正在沉思的陈冬回过了神,陈雪出来自然是准备听自己想要说些什么的。

  机会并不多,陈冬不可能放过这次机会。

  “你在学校怎么样。”

  “你难道只想问我这个?”

  陈冬沉默,话到嘴边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虽然说是自己的妹妹,可两个人的关系反而连陌生人都不如。

  “呵。”冷笑一声,早就习惯了的陈雪并没有太过伤心,面前这个人的本质她早就看透了。

  “你最近是在和黑社会的人来往吗?”

  “什么?”

  “药,那些药你是怎么弄来的。”

  “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反正对于你来说我死在外面应该是最好的了,只要我死了,老爸老妈的保险费你应该也是有资格继承的。”

  啪!

  声音很清脆,即使强忍着内心中的怒火可陈冬的手还是忍不住的拍了出去,这种说话的方式让他非常的心疼。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看着这双眼睛陈冬突然感觉自己很愧疚,当年的他选择了逃避,结果错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