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原生幻想 异装圣贤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三章:估计三天后理清顺序。

异装圣贤 此方彼者 2375 2019.05.15 23:34

  风起后过了三天

  兄弟俩儿在吃饭,没什么对话,刀叉碰撞得响亮。

  并不是因为什么多余的情绪在作怪,雪落之前家里吃饭就是这样的气氛,安静而激烈地舞动刀叉,餐具间的交锋便算是家庭会谈了;相较之下,三天前那一次热闹的晚餐反而是绝无仅有。

  今天的食物很丰盛,最吸引人眼球的是荷叶裹着的烤全狼(虽然已经被剁下了爪子和两条腿)

  “怎么样?”吃完饭后,弟弟率先打破了沉默,处理狼身花了他很多心思。

  “······很贴心。”

  得到了在自己期望之上的答案,男孩笑了,抬碗回厨房:“哥哥你先别出去,等会儿有东西给你看。”

  将弓箭挂回了墙上,少年坐下,原本他借狩猎逃出这分窘境,不过弟弟的话语逼得他打消了这份念头。

  乌卡的心里隐隐有些猜测。

  洗两个人的碗应该用不了多久,但弟弟却过了很久才回到客厅

  “抱歉啊,哥哥;忘记放哪了,找了好一会儿。”

  “没事——这是从那里面取出来的?”并没有拆穿弟弟,乌特卡德看向那个造型精美的银色匣子。

  “是的,里面还有几样东西,不过最珍贵的应该就是这个了。”小博尔点点头

  “果然如此,当时我就在奇怪为什么它只用两种属性的力量,原来第三种是空间——”乌特卡德也点点头:“应该没有研究透彻,所以它只是用来储物与隐藏。”

  “这个匣子是那条雪狼的吗?”男孩对哥哥的感叹并不是太过在意,他更关心匣子里的东西。于是乌卡的注意力又被拉回了匣子:

  “不过是代为保管罢了——”说到这里,少年一转话锋:“繁复的花纹,华丽的雕饰,这是精灵的手笔。估计是三年前的那位领主的家当——你应该还记得吧。”虽然举着匣子,但少年的目光却未在上面留恋半分,而是看向弟弟,露出质询的意味。并不是只要实力足够就能活下去的

  “吃饭吧。”无奈的取出食物,少年向弟弟招呼道

  “赢得了——你觉得是我强还是妈妈强?”取出汤锅

  “······妈妈吧。”男孩准备碗筷

  “我有多强?”将冻住的汤加热

  “山怪之类的能轻松地一击杀死——妈妈说的。”分好面包

  “我很强,你也很强,但妈妈比我们更强却选择住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少年撕下一块岩蛇的肉递给弟弟:“——如果他想,现在仍可以摸着你的头温柔地笑,但她死了,为什么?”

  接过哥哥给的肉,男孩没法回答。

  “我们是很强,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什么都可以做,我相信你不想成为那种‘尊贵的大人’吧。”饮下了碗中的热汤,少年给弟弟空落落的碗里也添了一勺:“妈妈说过别浪费,快吃吧。”

  “······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没错,是在那边,不过您确定不与我们一起享受这愉快的早茶吗?”转身邀请问路的人一同用餐,但少年脸上却是满满的厌恶。

  得到了委婉的拒绝,他摇了摇头,回过头来:”那还真是可惜啊,你们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吃上这么一顿呢。”仿佛自语,但声音很大,问路的五人中年轻一些的已经显出出怒容,却被为首的长者所制止。

  仔细听着,直到他们翻过了两座山后,乌卡才继续说道:“你看,所以我才叫你别飞、别使用力量——你是我弟弟,妈妈疼你,我也疼你。至于那些家伙······”少年摇了摇头,低下身子收回餐具

  “能不杀自然最好,带你出去也算见见世面——”将取出的餐具放入虚空中,乌卡顿了顿:“而且即使他们不来,我俩儿也不可能一直在这个世界呆着。”

  这可不利于你的成长——乌特卡德将这句话放在了心里

  博尔森没再说话

  快速地吃好了饭,两人以比之前快速倍的脚程离开。

  ××××××××××

  另一边

  之前的问路团队

  “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他们?只不过是两只小小的精灵罢了!”年轻的男子大声咒骂道,他对于之前领队退让的行为非常不满。

  “杀了他们?真希望你有这个能力,沃夫殿下。”领头的老者并没有安抚他的意思,反而带着淡淡的嘲讽。

  “······您是看出了什么吗,洛尔老师?”能被选入这个团队的没有庸碌之人,五个人中论力量数他最强,但论及经验与阅历,还是自己的老师“贤者洛尔”最为丰富。既然老师阻止,那么就必然是知道了什么。

  怒火平息了下来,沃夫问道:

  “难道那两只精灵有什么问题吗?”

  “精灵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我们赢不了罢了。并不是那种普通的森林精灵——看到他们身上的寂灭符文了吗?”轻轻摇了摇头,老者向沃夫问道:“你想到了什么?”

  “寂······灭······”听到了老者的问题,沃夫低头沉思了一会儿而后猛的抬头,双目爆出精芒:“难道说,是那种精灵?”他认出了他们的身份,可却又产生了新的疑惑:“生活在另一界的他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呢——是三年前的那件事?”

  “应该不会错了,你的父亲——亲王陛下他似乎看走了眼,毕竟只是一个背井离乡的小小领主,谁会想得到呢?”老者捻着胡须,缓缓地说道:“现在不同了,这里是边界,我们很有可能最先知道这件事的人——您应该明白吧,我的殿下?”

  自己老师幽幽地说着,话语中的意味让沃夫不禁兴奋得满眼通红:

  “我得马上告诉父亲——”

  “矜持、矜持,我的殿下,我们现在得完成任务。”一把拉住准备回去报信的沃夫,老者劝慰道:“盯着你的目光可不少。”

  “可是······“沃夫有些迟疑,他担心在自己任务期间会有人捷足先登。

  “这次任务是你自己揽下来的,必须要完成,至于报信嘛——那三人都是你的亲信吧?”洛尔朝一直沉默的三人方向使了使眼色。

  “是啊。”不太明白老师询问三人的意义,但很快地,他反应了过来:“您的意思是······”

  “这次的任务可不简单啊,你那么多的弟弟妹妹一定会很担心吧,毕竟一路上可不太平啊······”

  “······您说的是,不过我的部下都是忠心耿耿,一定会舍命护我们师徒二人周全。”听懂了老师的弦外之意,沃夫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是嘛,那我就放心了,继续走吧。”

  ——权力的争夺往往伴着血腥

  赶到目的地时,队里只剩下了三人,沃夫损失了两名部下后看到的是一片灰烬。

  回城的路上没有再遇到敌袭。

  ——但也有些许温情

  ×××××××××××

  “哥哥,为什么要变化成那样呢?”

  “为了让人死。”

  “可你不是说尽量别杀吗?”

  “我只说不杀,又没说不让谁死,而且,死了也只能怪他们太笨,不敢向前。”

  “为什么?”

  “你听说过吃岩蛇的精灵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