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你是我的天狼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诱饵

你是我的天狼星 绿意不拈花 3772 2021.11.27 21:22

  “小小有主人照顾,我们也就放心了。”不远处树丛后的青青悄悄对大黑说。

  大黑点点头,静静转过身去将那丝失落隐在心中。她是人类,自然要有人类的幸福。能够一直陪着她,远远看着她开心健康,无忧无虑,比什么都好。

  更何况,萧棠是他最最尊敬的主人,救过他数次的主人。

  萧棠送乒乓回到院子后,便慢慢散步回去。到得书房,却看到父亲在等他。

  “父亲。”萧棠丝毫不奇怪他会在这儿,躬身一礼道。

  恒王摆一下手道:“坐下吧。”

  萧棠坐下,下午父子俩已经小吵了一下,他不想再和他有冲突。

  “我想过......那女孩子,你喜欢便带她去吧。”萧棠有些诧异,烛火跳跃,照在父亲略有些憔悴的脸上,有一种突至的苍老。

  “你从救她到现在不过十天。你确定自己真正喜欢了她了么?”恒王用手撑在桌上凝视那白色的烛泪淌下来,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萧棠立刻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孩儿自然知道自己的情感。而且,我与乒乓也不是才认识十天,早在四个月前我们就认识了......只不过,她暂时性失忆,想不起来而已。”

  “我用了二十几年也没有学会如何爱一个人,你又能懂些什么?”恒王的胡子微微颤了一下有些自嘲的意思:“你要喜欢她,我不阻拦。但是你要记得你和她的地位,她举止也颇为率真,脾气也还直爽。虽有些见地,但说话冒失、大胆妄语,绝非官宦人家出身。你生在王府,虽然并没有敕封世子,但是这个王位早晚是你的。你的婚姻,是连我也做不了主的。”

  “孩儿已经按照父亲的愿望要辅助二皇子做事。相信这点主,二皇子还是会替孩儿做的。”萧棠皱起眉头道。他想起了去世的母亲,如果不是父亲在自己刚出生没多久就迅速纳了柳妃,她又何至于二十年来终日郁郁寡欢?如果不是他死要面子非要自己儿子成为所谓的“栋梁之才”,自己又何至于自小就要面对严苛的功课、绝不留情的辱骂和毫无幸福感的童年?

  恒王叹了口气道:“我当初执意要你们入仕,无非是不想慕家到你们这一代沦为碌碌无名之辈。你要知道,若非我有当初的功劳镇住,早就被人参本削藩了——有时候,太平王爷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所以要你凭自己能力做出些成绩来给人看看!若你们都是白衣,即使袭了这位又有何脸面?”

  萧棠没有说话,他对这趟进京心另有所系。并非是因早期他与父亲赌气冒一个重病将死的举子之名去考得功名怕被人认出,也非为建功立业,而是,元昶告诉他一件大事要他去揭开谜底。

  恒王以为他在思索其中之厉害,又道:“那女孩子,你若喜欢,与楚楚一起收了房便罢!但这正室,却是绝无可能的!”说完不等萧棠说话摆摆手,似是倦了,起身回房。

  凌晨时分,窗外突然下了一阵急雨,乒乓被惊醒,忽想起翠喜和郑延宗不知有没有遮风挡雨的地方?现在天一早一晚有点凉了,有没有被褥衣服?一念及此再也睡不着,早早起来就想出去看一下他们。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待了一会想起萧棠那帕子大黑貌似曾经闻到过,不如问问他能不能找到翠喜他们。于是连早饭也不曾吃就跑去柴院。

  路经花园,远远看到三四个身穿粉红粉兰色衣裙的丫鬟在玫瑰从中拿着白色的小瓷瓶在收集花瓣上的露珠,一边嘻嘻哈哈开着玩笑。

  乒乓觉得奇怪,自己从来后没见过像她们这么大胆放肆在园子里嬉闹的啊?

  “王妃说过些日子咱们也跟去京城呢。这可好了,也去见个世面。”

  “你这没出息的,去趟京城就算见世面了?哼,我上次跟着娘娘去还见到皇上和太子了呢!”一个个子高挑,长相十分讨喜的女孩子戏谑道。

  “婷婷你都说过好多次了,不就是一年多以前皇上跟太子宴请王爷先王妃和娘娘他们吗?那次是我们没福气,没跟着去,要不也可以瞻仰一下天子龙颜了,呵呵。”

  “要说还是沁竹和听荷姐姐福气最好,每次娘娘和王爷出门都会带上她们,要论世面,那可是见足了。”另一个粉蓝衣服的女子笑道:“好了,娘娘还等着用呢,我们赶紧回去吧!”一群人说说笑笑离开了。

  乒乓才知这是柳妃娘娘的人,但是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些朝气蓬勃的女孩子和王府整体沉闷的气氛不是很协调呢。一年多以前?貌似那时候燕妃娘娘还没去世呢。

  正想着就到了柴院门口,院里大黑早听到她的脚步声,凑韩四不注意就悄悄溜出来问道:“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乒乓悄悄道:“你昨天闻过那帕子的味道还记得吧?凌晨下雨,我担心翠喜他们,想去看看,可是又不知道他们住处,不知道下过雨你还能不能找到他们的踪迹。”

  大黑道:“气味是还记得,下过雨是多少会有影响。但是你要是能告诉我他昨天是躺在什么地方的,我去那里闻一下就一定能找得到了。”

  乒乓大喜过望,忙道:“我回去吃早饭,你个子大,门丁不一定敢让你出去。你找个洞钻出去可以吗?”见大黑点头忙确定在王府右边巷口见后就回去吃饭。

  悄悄喂完灵灵和好运多财,乒乓就告诉纤纤自己在花园里散散步,然后从角门出来。那守门的家丁昨日见过萧棠和她一起出入,便没有阻拦。

  会合了大黑,立刻带他去那街角。大黑在那里仔仔细细闻了一遍道:“哦,他们去南边了。”前面小跑着给乒乓带路。走走闻闻,不时还撒点尿做记号。拐了数个弯,又直直穿过一条街才看到有座半新不旧的城隍庙,大黑笃定道:“一定就在里面了!”

  乒乓刚要向前走,忽然见两个老百姓打扮的人鬼鬼祟祟在窥视庙内,像是不怀好意。心里一惊:昨天大黑还说过,郑延宗是犯了大罪的,还是断了腿长脓疮的伤病人,翠喜是个弱女子,两人绝无可能自己从戒备森严的大牢里逃出来。一定有人暗中帮忙!而且把他们救出来又忍心抛在大街上不闻不问,既有可能是居心叵测的人!当然居心叵测的对象主要是郑延宗,翠喜只不过是把她弄出来伺候他不至于短时间内死掉而已。

  乒乓极为佩服自己能在几秒钟想通这些事情,知道自己此时不宜过去,就低声对大黑道:“你悄悄找个地方进去,即使他们发现了也不会对你注意,他们说了什么,你不管懂不懂都回来告诉我。”

  大黑点点头,绕了个圈从城隍面另一边溜进去。不大会儿,那两人私语着走开,大黑也大摇大摆的跑出来。

  乒乓忙问道:“怎样?”

  “那两人说要看看是谁救了姓郑的,还说要不要把这事告诉主子。说过几天再没动静就把他带回京城。”大黑道:“里面只有两个人,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俩。其中一个腿上了夹板身上抹了很多药,另一个是个小女孩子一直在照顾那个男的。”

  “哦,那我们进去看看吧。你在外面放个哨,有人来就大叫吓吓他们。”乒乓便注意着四周动静进了城隍庙。

  那翠喜正在帮郑延宗擦脸,蓦然见乒乓进来吓了一跳。仔细看清了忙道:“是姑娘您啊,您怎么来这里了?小心别拌了脚!”

  乒乓点点头,见那郑延宗虽还是污衣烂衫,但脸上身上已干净许多。躺在一堆干草上,身上盖了一件破旧上衣,左腿上了夹板,身上各处也涂了药。旁黄土台子上搁着一个缺口的水罐一只破碗,墙角用树枝吊了半片瓦锅里面,似是还有些余粥。那城隍老爷的泥塑已经有所毁坏,各处挂了许多蛛罗,一幅凄凉之景。

  郑元宗意识略有清醒,示意翠喜扶他起来,口中含混不清道:“多谢,多谢姑娘。”他脸上削瘦,形容憔悴,哪里还有当日骄奢淫逸的样子?

  乒乓忙让他躺下,对翠喜道:“我听今早下了雨,担心你们,所以来看看,用过药了?效果怎样?”

  翠喜忙点头道:“好多了,昨晚上就醒过来了,虽还是不能动,但米粥还是吃了两碗,说话也有了精神。”

  乒乓点点头才想起来自己过来什么也没有带,不免有些赧然,想想又问道:“刚我看到有人鬼祟窥视这里,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人?”

  郑延宗躺在那里喘了几口气忽道:“姑娘你及早回去,不必再来,以免我们牵累姑娘。我乃钦犯之子,有人故意以我们做饵,来剪除异己。至今已经被人移了四个地方。”

  说着大声咳嗽起来,翠喜忙将他扶在怀里,乒乓帮忙倒了水给他。郑延宗一口喝下才道:“这前三个地方的官员皆是父亲当日旧好,知道是我伤病,明着不敢救治,暗里也帮了不少忙,但每次他们帮我治,不过三天我们必定会被打昏挪移至另一州署。现在这几位官员恐怕早已被人陷害了!”

  乒乓心里一冷,那现在把他们两个弄到恒王属地,难道是有人要借机陷害恒王?这可大大不妙!不会把萧棠连累进来吧?恒王他们算是二皇子的人,能够有胆子做这件事的除了太子没有别人!

  “这次我们被救治,那两个监视的人应该是没有看到,所以才来窥探,姑娘还是尽早离开吧,免得连累到你和那位公子。”乒乓现在对郑延宗忽然有了新的认识,他经过如此大的家难,已经不再是那个纨绔子弟。

  翠喜垂泪道:“公子,我们难道就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了么?”

  郑延宗面如死灰道:“我早就该死!若不是我,我们一家怎么会满门抄斩?只是连累了你!要你陪我受这等生不如死的活罪!”一串泪水忽然滚下来,死死握住翠喜的手,再也说不出话。

  乒乓无言,她看两人哭得凄惨,心下不忍再看,悄悄道:“我先走,等有空再来,你们先养病,事情太复杂,我先理清楚头绪,看看如何才能帮到你们。”她低低喊了一声大黑,大黑忙从外面进来道:“天又要下雨了!赶紧回去吧!”

  郑延宗无望的摇摇头道:“我已经是废人,能躲哪里去?”

  “你不要绝望,人有希望才能活下去!”乒乓忙道:“要下雨了,我有空再来看你们,放心,我会躲过那两个人的!”看看外面天空已是黑压压一片涌将上来,忙和大黑往外跑。

  跑了几条街,大雨终于倾泻而下!街上人早就不见了人影,乒乓没有伞被淋个浑身湿透,忙去屋檐下躲雨。

  大黑也浑身湿透,那毛贴在身上十分好笑,油亮油亮竟如个黑泥鳅一般。乒乓捂着嘴巴笑它道:“大黑,你真该照照镜子,现在就跟......”还没说完忽看见街那边跑过来两条也跟落汤鸡一样的狗狗。

  “小小!”两只狗一起喊她,乒乓定睛一看,竟然是青青和老虎在对她开心地傻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