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你是我的天狼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穿上原装的狗皮大衣裸奔

你是我的天狼星 绿意不拈花 2798 2021.10.27 21:57

  “哼,敢把我的花花给弄到水里?要是花花活不了,你们也甭想活?”

  谁谁谁?这么牛气!本姑娘是穿过来的,肯定死不了好不好?

  乒乓微微睁开眼睛,眼珠子四处转了转。好嘛,这四周的东西也太大了些,床边有一个穿青衫的男子,宽袍大袖,挺高大的背影,十分威严。

  旁边两个瘦弱的小鸡子一样的丫鬟(那是对比那男人,对于乒乓来讲,当然也是十分高大的),正低着头瑟瑟发抖。

  网络穿越文看多了,乒乓也知道自己是来了古代某朝,因此也不甚激动。只是,为什么会穿到“大人国”呢?不爽不爽,此外她还关心自己到底穿在了什么人身上。花花?这名字也忒俗了点,不过貌似是女性的名字,还好还好,千万别穿成男人!那多恶心啊!

  “呀,花花醒了!”其中一个小丫鬟叫道。

  那男人忙转身俯下身子,问道:“花花,你没事吧,可把我吓死了!小乖乖,就知道你命大!”正面看到这个人可着实把乒乓吓了个跟头,背影那么高大威猛,可那面皮松弛,五官猥琐,眼神涣散的脸上,分明写着:“纨绔子弟”四个夺目大字!

  乒乓惨叫一声:“妈妈呀,这就是我命中滴真命天子么?我不是穿到他老婆身上了吧?”

  但是,自己的嗓子怎么了?怎么发不出正常的声音呢?乒乓挣扎起来想要下床,被那酒色之徒一把按下:“花花乖,刚醒了就休息一下吧!”

  这时乒乓发现了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情——自己的手竟然长满了毛发!再看身上,白色底子上大朵大朵的黑斑点,身后边还拖着一条小绳子一般的小尾巴!?

  “~~~~~~~嗷~~~~~~~”乒乓一下子跳起来,差点把那个人的鼻子撞扁:“死老头子!为什么把我穿成一条狗?!呜呜呜......”一口气没上来,竟然晕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耳边貌似听到那白胡子老头的解释:“临时上哪里去找合适的躯壳给你啊?先委屈着吧?我走了,自己保重!”

  “我保重!我保重个屁!我是个人啊!不是狗狗!”乒乓呜呜几声,终于又心不甘情不愿地醒过来了。

  床边这会儿没人,乒乓睁开眼呆呆看着屋顶,又转了头看自己那一身华丽丽原装正版的狗皮大衣。呜呜,虽然是狗皮大衣,可露着软软的小肚子和屁屁,就等同于裸奔啊!终于又忍不住抽噎起来:“呜呜呜,你这个坏老头,我要回家!”

  当她确认自己的身份已成定局的时候,也只好咬牙切齿的认命了。本姑娘要等待,等待咸鱼翻身那一天!臭老头!敢欺负文曲星的姐姐!我要让叮咚教训你!

  在丫鬟们的伺候下,乒乓的身子(应该是花花的身子)迅速转好。她惊喜地发现,自己在这里的身份貌似还不低耶!每个女孩子都竭尽全能的哄自己开心,伙食也不错,自己甚至还有衣服穿(虽然说是小背心和开裆裤)。从那些丫鬟们的闲聊中,她也知道了自己所在的背景。

  原来这个纨绔子弟姓郑,叫郑延宗,是什么兵部侍郎的儿子。他爹郑侍郎(不知怎地,听来像“正是狼”),在朝中那是炙手可热,热到捂把大米粒就可以爆出香喷喷的爆米花来。郑侍郎与当朝二皇子为甥舅关系,也怪不得那外国进贡的花点子名犬(自然是乒乓喽)能赏给他家。

  这花花刚来没几天,貌似调皮得紧,到处蹦来蹦去。那天从栏杆底下蹦来着,不小心就蹦水里去了。看样子是太小还没学会狗刨,这不,丢了狗命。结果就是神仙老头子着急帮乒乓找躯壳,一时找不到,就把她老人家给扔进这狗身子里来了。

  乒乓虽然哀嚎自己命苦,可是实在不能怨政~府,就怨那电脑系统吧。

  but,她对这里的伙食还是非常满意的。她是爸妈第一个娃,自然新鲜。因此小时候惯得蛮挑食的,无肉不欢不说,只要这肉带一丁点肥的,她绝不下口;而且超喜欢吃那些垃圾食品,口袋里常年装着各种美食的优惠券;青菜也很喜欢吃,但一定是要新鲜得不能再新鲜的,搞得老妈每次买菜恨不能抓条菜青虫在上面给她看看。

  这兵部侍郎家狗狗的饮食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像乒乓这样有身份有皇家背景的狗狗,自然和主子吃一样的伙食,甚至可以单开小灶而且可以前后院乱串都没问题;在后边拴着只有晚上护院才能牵出来的那两条大狼狗,条件就次一等,但汤汤水水也少不了;至于下人们在下人旁院养的那几条土狗,不但不能到处跑,伙食也只能吃剩菜剩饭,啃啃冷骨头。

  这郑侍郎家人还真不少,除了大老婆杨夫人和儿子郑延宗之外,还有二三姨娘。不过每人生的是女儿,早早就嫁了出去,充当了朋党拉近关系的筹码。四姨娘虽无所出,但胜在年轻貌美,那勾魂的风姿连乒乓看了都要流哈喇子的,所以正是当宠的时候。之外就是管家、护院、家仆、丫鬟等等若干三六九等的人。

  郑延宗看来十分喜欢花花,这成为乒乓的噩梦。每次被那看着恶心听着恶心被抱着就更恶心的人强行抱在怀里喊“小乖乖”的时候,乒乓就很想咬他一口。但顾忌那是衣食之来源,又鉴于自己还是只幼犬,牙齿还不坚固,就忍下了恶心没有下口。

  乒乓闲来无事的时候,就满院子溜达,身后跟着两个心惊胆颤的瘦丫鬟,生怕她又蹦到水里去再挨顿打。

  既然来了,就暂且安了,乒乓先去后边拜了一下地头——那两只超级大的狼狗。那两个小子十分自负地坐在那里,鼻孔朝天,一脸不屑但又因为乒乓地位高不得不强挤出一点笑意,晃了晃尾巴尖儿。

  乒乓十分不爽,虽然她的身子比一个男人的巴掌只大一点,但总是个女孩子吧?况且你们两个虽然高大,但保不准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脑残呢,哼!

  “两位大哥,辛苦了!”乒乓撇着嘴看了看那两位帅锅脖子上的链子,假笑道。

  “嗯。多谢问候。”其中一只黑里带点土红色的乜了乜眼,虽然这小妮子身子单薄,还没他们脑袋大,穿着不伦不类的衣服,毕竟人家是小女孩子,也就爱搭不理的哼了一声。

  乒乓心里还是挺感激那死老头的,没让她穿成狗身子听不懂狗话,起码,也是一门外语不是?忙又说道:“小妹新来,以后大家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特来看看二位大哥。”

  另一只黄毛的低下他高傲的头颅,伸长了鼻子嗅了嗅乒乓的身子,又去嗅屁屁,吓得乒乓往后一蹦,大叫道:“你干什么?”敢非礼我?

  “二毛?她是不是狗?连打招呼都不懂?”黄毛的被吓了一跳,嗤笑道。

  二毛笑道:“也许是外国的礼节和我们不一样吧?大毛你看,她都不会摇尾巴呢。”

  两个家伙一起笑起来。

  乒乓才想起来狗狗们见面第一件事就是那样的,她感觉很没面子,也是,她不会控制自己那根绳子一样的小尾巴,也不会“汪汪”地叫,甚至嗅觉都没有因为变了一只狗狗而灵敏起来。换言之,她除了白披了一身狗皮大衣之外,里里外外还是如假包换的林乒乓。

  正想说点什么找回点面子,忽听门外有人声,大毛二毛立刻惊天动地地大叫起来。那分贝,指定超过东外环的噪音标准了!

  丫鬟之一名叫翠喜的忙对乒乓道:“花花,有客来了,我们回去吧。”不由分说就把她抱起来赶紧往回走。

  乒乓很想知道来的是谁,就死命挣扎着往那看。

  “成王殿下!什么风把您吹来了?老臣失迎了!”很可能是因为忙于结党营私而累到两鬓斑白的郑侍郎满面春风地迎出来,后边跟着那个从头发丝恶心到脚指甲盖儿的郑延宗。

  成王殿下?乒乓的耳朵刷的竖了起来,早听丫鬟们八卦过了,成王是二皇子,皇帝老子的儿子呢!

  “哈哈哈......舅父客气了,小甥不过是听说舅父身体抱恙,特地来看看。”一阵爽朗的大笑,一个面如冠玉,气宇轩昂的青年男子,出现在郑家的台阶上。

  乒乓激动到浑身发抖,在古代好不容易看见一个正宗帅锅啊!

举报

作者感言

绿意不拈花

绿意不拈花

初到贵宝地,一切都不熟悉,连怎么发文都要摸索着来,感谢大家支持!

2021-10-27 21: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