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你是我的天狼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异类的好处是不会被灭口

你是我的天狼星 绿意不拈花 2457 2021.10.28 18:57

  几人寒暄一番,进入大厅,郑延宗回头看到回廊上在翠喜怀里苦苦挣扎的乒乓,笑道:“抱过来!”回头对二皇子帅哥道:“殿下看,花花还真聪明,一下子就知道是您来了。”

  二皇子笑道:“这小家伙调皮得很,在母妃那里,打坏了几个古董花瓶呢。这边没闯什么祸吧?”那笑容,除了帅,还是帅,能让一个连的女孩子活活溺死在里边。

  郑延宗哪敢说差点淹死,笑道:“没有,没有,我们全家上下都喜欢得紧呢。”一边接过乒乓:“看,四姨娘还专门给它做了小衣服。”

  二皇子哑然失笑:“这小家伙穿上衣服,那可真是应了那句‘人模狗样’的话了。”

  乒乓十分愤怒,帅哥也不带这么侮辱人的(虽然是披着狗皮的)!但是她说不了人话,又不愿学狗叫,只能狠狠地瞪着二皇子。

  郑侍郎笑道:“二皇子,请进室内谈。”

  郑延宗立刻识相道:“哦,殿下,爹,我还有点事先告退一下。”抱了乒乓出了客厅。

  走没几步,他却又如毛贼一般,轻手轻脚地退了回去。大厅里没人,他的身子贴在墙上变成一张人,伸着耳朵听了一番,才贼贼笑着抱了乒乓向后院走过去。

  穿过花廊,绕过了莲花池,郑元宗进了一个院子。

  乒乓没来过这院子,但是她知道这是四姨娘眉月的住处,叫做踏月小筑。这里面面积不大,但是有花园,有小桥,还有做两层高的小绣楼,十分的精致。一看就知道主人颇有品位,不但窗帘色与景致搭配的好,连花花草草都修剪得俊俏细致。

  郑延宗径直来到屋里,出来两个小小丫鬟,忙行礼道:“见过公子!”郑延宗一挥手,其中一个就忙去报与主人。

  郑延宗放下乒乓,直接进了内室,乒乓心里奇怪,这不是他的四姨娘的住处么?怎么他大摇大摆比他爹还随便?

  乒乓好奇地悄悄伸进脑袋去看,可不得了喽!那郑延宗正搂着娇媚如花的四姨娘亲热呢!

  天哪!乒乓登时脸红,还好一脸狗毛挡住了,看不出表情。她忙转身要出来,只听那四姨娘眉月水水地问道:“你这死人,就知道亲热,听说二皇子来了?”

  “哎呀,他来了我才有空来看你!正在和老头子密谈呢!隐隐约约听了句下月初三,西城门。可能是要对付三皇子,你告诉太子殿下一声。”啊?这难道是要发生什么事吗?“但是有一条,没有我爹,就没有我们的富贵,这事不能连累到老头子。”

  “嗯,只要不是对太子殿下不利就行!”眉月笑道:“我会禀告太子殿下为你记上一功的。老头子自然是要好好儿的才行,不然谁给我们遮荫呢。”

  那郑延宗的手已经不老实地去解她的衣襟了,眉月故作姿态地拿捏了几下,他急吼吼道:“宝贝,这几天不见你,想死我了!老头子在密室,一时半会出不来,就别推三阻四了!”几下扯开眉月的衣衫,露出了粉红色的小肚~兜和半个雪白圆润的香~肩。

  简直要了命了!不要钱的A~片啊!乒乓羞得一转身往外跑。不小心一头撞到门上,疼得叫了一声,这两秒钟时间,郑延宗已经沉着脸,拿了一把匕首闪身出来,一看是乒乓,不由笑道:“是你这小家伙!怎么?看我跟眉月亲热,吃醋了吧?”

  乒乓惊惧的看着他手里的匕首,赶紧往外跑,郑元宗哈哈一笑回屋去了。

  乒乓跑到花丛里躲了起来,长出了一口气。心道:“谢天谢地,当异类也有好处的,就是不会被杀了灭口!”

  她再也不敢在这里呆了,那刚才摇曳生姿的花花草草全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怪物。悄悄顺着墙根溜了出去。

  光顾着跑,不小心跑到了一个比较旧的小院。那两只在阳光下打盹的土狗一眼就发现了乒乓,嘻嘻笑着喊道:“小丫头,怎么有空跑到这边来?”

  那是一条四眼狗,个儿不大眼睛小小,虽然瘦瘦的却长得十分讨喜。

  乒乓忙定了定心神笑道:“小哥,你好。我来这儿这么久了,都没到处走走认识认识各位,所以特地来拜会一下的。”它比那被称为“大哥”的大毛二毛小,自然要称“小哥”。

  四眼旁边的一条黄白间花的狗鼻子里哼了一声,酸酸道:“您是贵犬,到我们这后院不是脏了您的爪?”它貌似是个女孩子。

  乒乓早看到这个小院子东西杂乱无章,几个车子胡乱摆放着,车轴上牵三挂四的些垃圾。墙根竖着些扫帚和铁楸之类的物件,墙角还有个锁着的门应该是朝街开的。看来这地方是日常收垃圾和放工具的地方。

  “哪里,哪里?”乒乓心里还真是挺不喜欢这个地方,她一向很爱干净,爪子沾了土都要抖半天的。但面上又不能伤了人家的自尊:“这里很好啊,又有太阳晒,又自由,比我那里好多了。”

  黄白花和四眼对视一眼呵呵笑起来:“看你这小娃子才几个月大,嘴巴就这么会说话。你是叫花花吧?”

  乒乓点点头,好奇道:“你们来郑府多长时间了?”

  “哦,一年多了。我们俩一岁半。”四眼显然是对乒乓没有了敌意,漫不经心的趴下扑扑摇了几下尾巴,激起了一小片尘埃。

  乒乓忙让了一下,这看在黄白花的眼里就是典型的娇贵大小姐行为:“怕什么,你不是还有衣服护着么?”

  “嘿嘿……”乒乓不好意思的笑笑,没话找话道:“今天皇上的儿子来府里了耶。”

  “嗨,人类的事少关心,那又不是什么好人。就连这府里上上下下都一对富贵眼,没个正常人!”四眼道。

  “当狗真好,不用害怕说话被偷听。”乒乓由衷笑道。

  黄白花用欣赏天外来客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在车毂辘上蹭了蹭痒痒才黯然道:“那倒是,这些人类的心眼多得很,提防这个提防那个。前儿个给我们喂食的小玉不知咋看到了不该看的,被四姨娘吩咐护院的打了一顿,没几天就死了。”

  四眼叹了口气:“所以我们就没人喂,只好在这里等着找点吃的。其实小玉挺冤的,她是去收拾屋子的——那会儿我嘴馋,悄悄跟进去想吃点残渣剩饭。谁知看到郑延宗在四姨娘屋子里,结果小玉就被活活打死了。”

  黄白花闷闷不乐道:“这里无辜死的人多了,要说哪说得清。要是人类像我们知道的这么多,早被灭口了。”

  乒乓一下子想起刚才听到郑元宗与眉月的对话,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那白胡子老头儿把我放在一只狗的身体里,是不是也是为了保护我?”乒乓善良的天性一下子为那老头找到了一个如此蹩脚的理由。

  太阳有些热,乒乓很想像它们一样趴在地上,可是又觉得那太脏了,为难了半天,四眼笑道:“怎么穿上衣服,连怎么当一只狗都忘了?看看你,就算是外国来的,尾巴也不会摇?”

  它又语重心长地提醒道:“要知道,在这世上作为一只不会摇尾巴的狗,是很难生存的。”

  唉,我这无处安放的尾巴呀……乒乓为了自己那条小绳子一样的尾巴再次感到无地自容。

举报

作者感言

绿意不拈花

绿意不拈花

努力发文,请多支持!

2021-10-28 18:5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