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你是我的天狼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翠竹村的故人

你是我的天狼星 绿意不拈花 3303 2021.12.04 12:59

  恒王早就知道萧棠私下认了一个义子,他也并未愠怒,反而要看看这孩子如何。因此萧棠就提出来要接小光父子进城来,打算让小光跟着王府为本族开的族学上学。

  早几天派了一名叫张赞的侍卫去接,今日才赶回来。青青和乒乓躲在大厅的幔帐后偷看的时候,萧栎萧棠已经赶到了。

  只见老陈有些诚惶诚恐的样子在回恒王的问话,小光靠在萧棠怀里用很好奇的目光四下打量。萧栎明显有心事的样子,正皱着眉头很不客气的看着一个穿着藏青色粗布衣衫腰间斜插了一柄剑的青年男子。一边问着旁边一名青年侍卫些什么话。

  那男子不过二十三四岁的样子,身形高而瘦,腰身笔直。眉毛很浓,眉头微微锁起,眼睛幽深难测。假如忽略掉额头上那道虬曲的伤疤的话,五官还算是英俊的。但是那爬虫一般扭曲的伤疤占据了他半个额头,实在触目惊心。他腰间的剑倒是比他这个人还要显眼,剑鞘上镂刻了许多古怪的图形,他站在那里没有动,隐隐的剑气就从剑鞘中散发出来。

  恒王问完了老陈话,又简短问了几句小光,小光虽略显怯生,却回答得干净利索。恒王想来是很满意,对萧棠道:“就把这孩子送去家塾跟着读书吧,以后叫长福长贵跟着伺候,别叫人欺负了去!管家,给他们父子安排地方住下,每月按例安排衣食花销。”

  老陈千恩万谢感激地领着小光跟着管家出去了。

  恒王这才有空问那男子:“张赞说你是翠竹村人氏?你叫什么名字?棠儿你可认识?”

  萧棠摇摇头笑道:“孩儿在那里也不过待了大半年,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没有认全呢!”

  那青年男子拱手一礼道:“回王爷,小民是村西岳四九的小儿子。八岁时因家贫被送给无量山下的富户作家童。谁知当地瘟疫横行,小民不幸染上,被扔到山里自生自灭。多亏天奇峰中的蓬云道长把小民救治好,并收为弟子授以武艺。师父去年仙去,小民也不知自己家里是否有亲人,就凭着儿时记忆找到了家乡。”他气度沉稳,情绪内敛,显是武功深藏不露的高手。

  “谁知隔了十五年,家里亲人失散殆尽,唯有老父也已经病入膏肓。临终前叮嘱:翠竹村多亏萧先生奔走才不致被土匪血洗,且萧先生为村民治病教学,恩大于天。要小民凭这一身武艺来保护萧先生,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恒王听得动容道:“想不到你父亲竟如此有心,棠儿,你认识他父亲么?”

  萧棠点头道:“孩儿认得村西岳四九,曾为他诊过病——但那是陈年老病,是无法根除的。也听他讲过,大儿子前几年生病死了,小儿子被自小送走生死未卜。原来岳大叔竟病故了么?”最后一句话是对着那男子说的。

  那男子脸上戚哀之色更重,点点头道:“家父日前不小心摔入山沟,身负重伤,再加上旧疾复发。小民回家不过刚赶得及见父亲最后一面。”

  恒王捻须思忖一下道:“你说你学艺十五年?想要入王府做侍卫,不是会一点一般的功夫就成的。张赞,你且试一下他——点到为止。”

  张赞拱手称是,拔出长剑笑道:“天狼兄,请。”原来这男子是叫做岳天狼的。他们一路行来想必已经熟悉了。

  岳天狼剑并未出鞘,他横鞘向前一步微微点头道:“张兄,请。”

  张赞见他托大,不由心中不愉,长剑一指,仙人指路,要逼他出剑。

  岳天狼脸上丝毫不动声色,左脚斜跨,堪堪让过,剑鞘直撞张赞右肩穴位,右手却是一个擒拿手去抓他的手腕。在萧氏父子这等行家眼中,这也不过是一般套路,但岳天狼的速度惊人地迅疾,普通招数使出来竟然气势非凡!

  张赞没料到岳天狼速度如此之快,仓促之下扭身躲闪。右手长剑顺势平削,剑势如虹,手上就使足了功力。脚下也没闲着,连环勾踢,三分虚七分实,带起了猎猎风声!

  岳天狼剑鞘隔开张赞长剑,丝毫未损,脚下迅速游走,方位捏拿得恰到好处,对方每一脚都落了空。

  张赞紧急之下变换身形,再次出剑,虽看起来总是在进攻,心里却暗暗叫苦!岳天狼此人不动声色,至今剑未出鞘,却把自己每一招进攻都封得毫无退路,若非自己临敌经验丰富,只怕早就受伤了。

  这一晃二人已缠斗多时,你来我往,十分精彩。

  青青忽然悄悄对乒乓道:“看样子张赞根本不是岳天狼对手。他第二招就已经败了。”

  乒乓看得十分紧张,低声道:“我看不大出来啊。不过那姓岳的打得比较直接,姓张的姿势貌似比较好看。”

  青青笑道:“花哨管什么用?实用才是硬的。”乒乓忽然觉得此时青青与往日不太一样,想了一想,没想到什么不妥,便被那场面吸引过去。

  此时张赞已满头是汗,勉力支持。岳天狼突然身形暴起,跃起两丈多高,整个人倒垂下来,剑鞘闪出几十个影子,直对张赞顶门压下来!张赞不敢硬接,侧跃五尺滑开,岳天狼忽然在半空中反转身子,硬生生横开剑鞘,在张赞还没喘口气的功夫就点了他的穴道!

  岳天狼停住身形,向恒王拱手施礼。

  恒王抚掌笑道:“精彩!你若出全力,只怕第二招就能要张赞的命啊!不错不错!堪为我用。”想了想看看萧棠道:“既然你也在那村里住过,这也算邻里之缘,我看天狼的武功,给你做侍卫也可以了。”

  萧棠正欲出声反对,恒王又道:“入京后难免会有些许事端,总要有个人跟着你才好,就这么定了!”

  萧棠看看天狼,虽沉稳寡言却非擅使心机者,因此也不甚反感,微微点头算是应了。

  斜阳古道,黄尘如梦。

  一路行来,恒王的车队尽量不惊动当地官员,都是悄悄路过。因恒王属地距离京城不算太远,车队所行虽比马匹略慢,也不过数日即到达京城。

  行至半路,恒王收到派出去的密探发回的密信,虽只有八个字,却令他放下了心:“所查属实,并无背景。”——凭空放一个武功如此高强的人在儿子身边,毕竟不是知根知底的,难免会不放心。

  这岳天狼虽是山野出身,毕竟是在道观长大,倒也知进退懂礼仪。平时绝不随便开口乱讲话,但也不是一味冷漠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总之,对旁人既不过分冷淡也不过分亲热,对萧棠更是绝对的忠心耿耿。

  那一日,车队走在大路上,四周只是些小土丘,并无异样。却凭空出现几十个弓箭手对准车队一阵乱射!

  当即就有护卫丫鬟受伤,一时惊叫连连。当时乒乓正在柳妃的车里陪她聊天,不防一枝冷箭直直地从窗外射进来带着整个窗帘钉在车壁上!

  乒乓在还是小狗的时候就是被箭射死的,因此对羽箭有着非同寻常的恐惧感。见此情景,不禁惊到失声!倒是柳妃尚算冷静,将乒乓抱在怀里道:“不要紧,别怕!”

  耳听得萧棠叫道:“乒乓,你怎样了?”窗外混乱声中,只见一人影飞跃而起,手中宝剑连鞘东挑西拨上下翻飞,一人接下了大部分来箭,时时还可以甩一把箭回敬给那些袭击的人。萧棠在他掩护下掀开帘子见乒乓柳妃都无恙,方才放下心来。

  萧栎见柳妃和乒乓有萧棠护着,便护在恒王车前。王府的护卫都是训练有素的,最初的一小阵混乱过后,就一部分护在各个大车前,一部分拨开箭羽开始还击。那些袭击者见状,呼啸一声急速撤走!

  岳天狼轻功超群,眨眼间已经抢先一步追踪上去,与那些人交上了手。恒王的护卫们冲上来的时候,他已经活捉了两个。

  最后敌人逃的逃死的死,被活捉的也都服了藏毒自尽,只扔了一地的箭羽和四五具尸体。

  张赞他们仔细检查,几具尸体上没有任何线索,手中弓箭所用材料也是平常得很,根本无从查起。这边重伤了一个护卫,轻伤了两个丫鬟。整个袭击的重点应该是王爷父子三人,但还好岳天狼反应比旁人快速许多,所以他们都无损伤。

  那些人来得快走得也快,竟是一阵急雨般的袭击,除了给了岳天狼一个立功表现忠心的机会,没有任何收获。

  恒王下令处理掉尸体继续赶路,并派了一名侍卫去当地官府报备此事。萧棠萧栎去安慰了一下受了惊吓的柳妃和乒乓,便仍旧骑马在恒王的车旁随行。

  “棠儿,你说,有没有办法找到这些人的出处?”恒王并未受到此事影响,打开帘子拈须问道。

  萧棠笑了一下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没有必要,况且。。。。。。查出来也未必有办法处置幕后的人。”

  萧栎笑道:“我猜也猜得到是谁。”

  恒王笑道:“也不过是个下马威就是了,不过他们没想到半路出了个天狼,自己到损兵折将了不少——这天狼,倒也算是一个奇才。”

  “大哥,刚才,你从尸体上拿了个什么?”萧栎悄悄问道:“是不是什么线索?”

  萧棠笑道:“没有什么,我说过,就算查出来是谁,我们也定不了他的罪。还是赶紧进京吧。”

  乒乓回自己车上,心好久才平静下来。她一想到自己经历的那次死亡就心有余悸,蓦然对此次京城之行充满了恐慌。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险恶事端在等着萧棠呢?忽然间好想再次变回那只无忧无虑的小狗狗,有所向无敌的大黑保护,温和体贴的萧棠关心,在山村小小的天地里生活着,和青青老虎二黄小石头他们做朋友,多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