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你是我的天狼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静夜思

你是我的天狼星 绿意不拈花 2365 2021.11.03 18:33

  她说过:‘我允许你在我忌日的时候伤心一日。其他时间,娘是要在天上看着你笑的。’

  ……

  萧棠本来就是来洗澡的。他在一次采药时无意间发现了这个没有人迹的小石潭,也是喜爱这份清净无扰,便经常携了书卷来此静读一番。或在午时燥热之际,纳凉于此,也是人生之乐事。

  不想这次,他刚脱掉衣物,就发现了在浅水里打滚的乒乓,那小模样十分可爱,忍不住一把捞起来抱在怀里。

  谁想到那乒乓跟见了鬼一般尖声厉叫,极力挣扎,要不是抓得紧,只怕她要从半空中跌倒石头上碰破脑壳了。

  “小小,你怎么回事?连我也不认得吗?”萧棠纳闷地将她放在水中:“好了,好了,怎么脾气还挺大?没事了,你泡你的,我泡我的,我们各不相扰。”一边慢慢走向水中略深的地方。

  乒乓惊魂初定,羞得只想逃跑。还好萧棠并不是不着寸缕——他也怕有村人碰上,徒增尴尬。因此乒乓哆嗦了几下,还是没动,狗刨到一块大石头后便躲起来再也不敢出来。

  萧棠看着她的样子好笑:“你还真是我所见过的最奇怪的狗狗呢。情绪化这么重,跟女孩子一样。又貌似什么都听得懂,我真怀疑,你前世是不是一个女子。”他的皮肤还是蛮白皙,和他的脸的颜色很不一样,身材偏瘦但并不病态,总的看起来还是很健康的。

  乒乓猫在石头后面一会儿,情绪才安定下来。忽然发现水里有许多小小的鱼,都是柔若无骨的,仿佛那射到水底的阳光也能穿透它们的身体一般。注意力马上被吸引过去,用小爪子去抓那些小鱼。那些鱼虽小,却极机灵,群来群往,轻易不能碰到。

  萧棠一边享受着细碎的阳光,看乒乓那样子着实可爱。童心忽起,顺手捡了一块小石子扔过去。“啪”一声,乒乓正全神贯注集中精力在那些小鱼身上,猝不及防被溅了一脸水!连惊带吓,“嗷”一声一下子跌入水中!登时喝了几大口水呛到了。

  夭寿啊!我才三四个月大的小狗啊!你怎么能这样欺负我呢!你是个人啊!又不是老虎那种土霸王!——乒乓愤愤地想,一定是欺负我不会说人话,个子又小,拿你没辙。于是,她忘记了眼前的尴尬处境,趁萧棠过来从水里解救她时对准了他的手指头就咬了一口!

  萧棠没想到她会咬人,没躲利索,还真被咬到了。大笑道:“你的脾气还真不小啊!”

  乒乓咬住那手指头,没好意思使大劲,就想给他个小小的教训就好。谁知道嘴里咯了一小下,痛了一痛,有什么东西掉下来了。萧棠手很快,一下子捞起那掉入水中的东东,却原来是一枚带着血丝的小牙齿——呜呜呜,这就是冲动的惩罚啊!没咬到别人还赔了一颗牙齿。

  “呵呵,小小,你要换牙了。”萧棠笑道:“那这段时间不能啃硬东西,只好給你熬粥喝了。”他的脸在阳光下扬起,几丝乱发粘在额前,脖子上流淌着细细的水滴,眼中闪烁着单纯的笑意——这和日常温和儒雅稳重的他是那么的不同啊。好像有什么束缚一下子卸下了,剩下的只是个纯粹的“人”而已。

  回到家里过了一会,大黑才垂头丧气的回来,看样子很累,一回来就趴在窝里不声不响。

  “大黑,你怎么了?”乒乓本来在看萧棠整理药材,慢跑过来问道:“我一转头就看不到你了。”

  大黑又恢复了常态,玩起了假深沉。乒乓可不会被他的表面骗过了,她伸进爪子去挠大黑的身子,呲着豁了的牙笑道:“快说嘛!大黑最好了!”

  “你......”大黑被那软软的小爪子抓得身上发痒,只好认输——怎么一只三岁半的成年大狗也不能和三四个月的狗娃娃真生气吧?虽然说这小妮子小心眼挺多,还经常倚小卖小。不过主人既然喜欢她,那他也应当对她好一点,更何况这小家伙精灵古怪的也挺讨喜的。

  “我前几天在水边发现了一只外来的狗,是青色毛的。想接近她看看究竟时,她一下子逃走了,那速度非常得快,是我从来没见到过的速度。我又奇怪又不服气,整个翠竹村,我不太相信还有比我速度更快的狗。今天碰巧又见到了她,我就死命去追,结果她跑得比鹿还快,我追过山岭那边就追丢了。”

  哦,所以他才这么沮丧的回来,原来是吃了憋的。这家伙面上深沉骨子里也挺好胜的嘛!乒乓心里暗笑。忽然想起昨天在竹林那边看到的青色影子,会不会就是大黑说的那条狗呢?

  萧棠晚上果然给乒乓熬了鸡肉粥,连大黑也有一大份,一家三口吃得不亦乐乎。

  饭后天就慢慢黑下来,萧棠点了油灯看书,乒乓就趴在那个已经提进屋里的筐里无聊的胡思乱想。

  油灯的火焰明明灭灭,比起郑府里的烛火通明不知暗了多少倍,衬得四周的墙壁也幽然灰暗。萧棠细细研墨,又铺开墨毡,去架上取了纸笔,想来是要写信。

  拈着毛笔,想了许久,他草草写下几个字,又揉皱了扔在门后的小竹筐里。叹口气自言自语道:“怎么写呢?儿尚安好,请勿挂念?本来他也不怎么挂念我。真正挂念我的人,早就不在这世上了......”那眉宇间又出现了那抹游离的东西,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把那年轻的脸庞硬是涂上了纠结的情绪。

  乒乓猜想他在写家书,他的父亲并不关心自己这个在外边过着清苦生活的儿子,而关心他的母亲又早早去世了。她叹息一声,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萧棠。

  萧棠耳朵还真灵,他的目光转向乒乓,看到那同情的黑眼睛,不由自主就过去把她抱在怀里,轻声道:“你说我该不该写?他从没当我是他的儿子,我却必须当他是我的父亲。我只是为了他的面子而存在。只有在母亲面前,我才真正是我自己,才是那个她眼中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我只喜欢单纯的生活,他却要我按照他划定的路线投入到尔虞我诈的生活中去。母亲从不约束我,她只喜欢我快乐。”他抚摸着乒乓毛茸茸的小脑袋,叹了口气道:“母亲临终前告诉我:‘棠儿,你去过你想过的生活吧。你在这世上活得不快乐,我走得也不会安心。’”

  不知何时起,一种淡淡的酸楚在屋子里蔓延。生命中有些东西,就像阳光空气,平凡到你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但是当有一天它忽然从生活中消失的时候,你才知道那种失去的痛楚。

  乒乓忽然好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一下他,可是她没法做到,就将湿漉漉的鼻子静静拱在他温热的手里。

  一声叹息从头顶传来:“母亲若知道这一年以来我一直在想她,她一定会不高兴,她说过:‘我允许你在我忌日的时候伤心一日。其他时间,娘是要在天上看着你笑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