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你是我的天狼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狗狗之巔峰對決

你是我的天狼星 绿意不拈花 2565 2021.11.01 19:07

  ……这里的空气是很好,星星也很亮,可是这里没有爸爸妈妈和叮咚,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交流,没有一个正常女孩子正常生长所需要的一切。

  ……

  乒乓弱弱地忍着疼痛,跑到大黑身后带着哭腔道:“呜呜呜,大黑哥哥,他欺负我!”

  老虎忽然哈哈笑起来:“看,我不欺负她,你能出来吗?早就想和你单挑,你就是不肯。哼,你不和我打,以后我看见这小娃一次欺负一次!”

  大黑向前迈了一步,回头对乒乓说道:“你回院子里去!”又对老虎道:“我说过,不是我不和你打,我是怕你会后悔!”

  乒乓忙很听话地躲在柴门后边。只听老虎环视一下四周围拢来看热闹的土狗们,咧嘴笑道:“哥儿们几个作证,只要你肯跟我打,是输是赢没什么大不了。我就是看你平日一副假深沉的德行,实在不合我的脾气!”那大尾巴在身后很得意的摇了几圈,像一面胜利的旗帜。

  乒乓听到有几只狗在窃窃私语:“二黄,你们说他们谁能赢?”

  “当然是老虎啦!我拿一根骨头和你打赌他赢!”一只遍身黄毛,唯有两只前爪是白色的狗尖声道。

  “也不一定了,大黑虽然年轻一点,但是看起来深藏不露啊!”另一只灰狗老气横秋地耸了耸瘦肩膀:“目前还没有哪只狗见过他的身手呢。”

  “继续看,继续看!”众狗嚷嚷道。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大黑想了一下,直竖的耳朵动了动点点头道:“很好!你这样说也算磊落。我待会就留三分面子给你。”他语气很平静,但在别的狗听来已经是极大的侮辱了。

  老虎立刻被激怒了,他脖子上毛立刻耸立起来,嘴唇翻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前身弓后腿蹬做出即将进攻的备战动作。可是这些一热身系列动作还没完成,大黑魁梧的身影已经像一条黑色的闪电对准了他的咽喉冲了过去,但是他并没有张嘴去撕咬老虎的喉咙,而是避开要害用身子突然对他的侧面猛力一撞,老虎当时被撞了个四爪朝天,嘴里“嗷嗷”叫了两声,刚要挣扎着站起来反击,大黑的长嘴巴已经不轻不重地咬在了他的咽喉上。四周观战的狗狗们一阵惊叹!——谁也没有见过进攻速度如此之快的犬类!

  老虎眼中闪过惊惧之色,狗的本能立刻让他做出相应的动作:尖叫着躺在那里不动,四脚半缩,露出肚皮。——犬类把最柔弱的部位暴露给对手,这就表示认输了。

  大黑特意顿了一下才把嘴松开,等老虎爬起来,这才翻开上唇,呲出上下齿,皱着鼻子冷冷道:“你还打么?”

  老虎惊魂初定,那高傲的大尾巴立刻就垂下去,夹在后腿间轻轻摆动,耳朵慢慢伏下,声音低了八度,道:“大黑,我承认你厉害!多谢刚才你没有咬我的喉咙,以后不会找你麻烦了!”那些土狗们立刻对着大黑纷纷摇尾巴以示友好。

  这老虎虽然脾气不好,也算能屈能伸的狗。乒乓从柴门后边跑出来欢呼道:“大黑哥哥,你真厉害!”

  大黑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转身要回院内,老虎拦住道:“大黑,以后你就是翠竹村的狗老大了!”

  乒乓又差点晕倒:“只听说过狗头军师,这又来了个狗老大!”只听大黑面无表情道:“我没兴趣!”他赢了比赛,竟然丝毫没有喜悦之情,就那么硬邦邦来了一句就丢下愣愣的老虎他们转身回院子去了。

  乒乓有点失望,大黑要是当了老大,她以后就不会被欺负了耶。但看那些闲杂狗狗们兴奋的议论,这次大黑的胜利还是会成为这村子里的八卦头条,成为近段时期闲得无聊时候的话题。

  在她跟大黑回去之前无意间一回头,看到在竹林那边有个青色的影子,正飞快地消失在密林深处。

  萧棠午间小睡之后,开始在院子里整理草药。

  乒乓就坐在旁边看他把那些分好类晒干了的草药,有的剁成碎块,有的用杵在石臼里捣成粉末,有的就细细切片,装在不同的袋子里放在另一间屋里。

  萧棠做了一会儿,额头上沁出健康的汗珠,夏季的阳光照在他脸上,闪着细细碎碎的光芒。

  像一个好奇的孩子,乒乓很想知道那些东东是干什么用的,就伸过鼻子去挨着闻了一遍。

  萧棠笑道:“小小,你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我还从来没见过好奇心这么重的狗呢。”

  抬眼看看正趴在窝边发呆的大黑道:“大黑就不会像你这样,它是成年狗,又冷静又沉默,也不太明白我在讲什么,就是非常忠心地保护我和院子。”

  萧棠的声音温和而清朗,乒乓听来很舒服,就将嘴巴放在前腿上趴在那里听他讲话:“但这也许是因为它曾经受过什么伤害的缘故吧,我在半年前救它回来时,它只剩下半条命了。谁也想不到它现在能活得如此健康。”

  哦?大黑是被捡回来的?

  “呵呵,你的眼睛居然有惊奇的意思!你听的懂我的话?呵呵......”萧棠将一束药根茎切开,折了几下放入布袋。“我也真是奇怪,是不是一个人时间太长了,对着一只小狗也能兴致勃勃地讲话。母亲要是还在,一定会很喜欢你。”那清雅净澈的眼睛里流露出几丝哀伤:“她生前很喜欢小动物的,只是后来,父亲不喜欢她养那些,她就都放掉了。”

  哦,他是没有妈妈的人哦,好可怜的孩子哦。恩,专制的父亲加上柔弱早逝的母亲,他的生活一定很惨。

  乒乓静静的在一旁趴着,听着萧棠的讲话,观察他熟练的动作。萧棠仔细看来并不是什么美男子,只是五官看起来很舒服而已,但是他似乎有一种清冽而与众不同的气质,让人觉得既有点淡淡的疏离又不会感觉太冷漠。那脸上似乎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在双眉间游离不定。

  萧棠搞完了,拿笤帚扫了一遍,笑道:“好了,也怪,说说话心里就舒服了。小家伙,那个筐我垫了软草和我的一件旧衣,就算你临时的家吧。”到那边拿了一个小竹筐放在厨房里。

  乒乓颠颠跑过去试了一下,还算软和,当然这和郑府里那铺着细羊毛绒毯子的狗窝实在是天上地下。但是当晚睡在那里时,乒乓觉得很舒服,有时候锦衣玉食不见得是一种快乐,而粗茶淡饭也不见得是愁苦呢。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像神仙一样可以在半空中飞,于是她就在一片青翠的竹林里自由地奔跑,正跑得高兴,忽然被一群面目狰狞的人包围了,赶忙逃跑的时候被竹子绊倒了,惊呼一声一下子醒来,才发现自己还是那条小狗。

  细想刚才的梦境,不由哆嗦了一下,乒乓有点害怕。这里的夜实在太黑了,远远不及现代的夜晚瑰丽多姿,记得那时经常和叮咚跑出去吃小吃逛夜市,回家的时候往往十一二点,那路上还是亮堂堂的呢。这里的空气是很好,星星也很亮,可是这里没有爸爸妈妈和叮咚,没有亲情,没有友情,没有交流,没有一个正常女孩子正常生长所需要的一切。

  泪水悄悄的流下来,乒乓终于忍不住啜泣起来,我为什么要“被”穿越?我不要在这个没有亲人的时空里!我不要在这里被老鼠和狗欺负!我还没上完学呢!呜呜呜......爸爸,我还想吃你做的饭!妈妈,我还想听你的唠叨!叮咚啊,你现在在干什么?......

举报

作者感言

绿意不拈花

绿意不拈花

狗狗江湖,欢迎支持!

2021-11-01 19: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