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你是我的天狼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狼来了

你是我的天狼星 绿意不拈花 3820 2021.11.11 18:15

  老虎伸着脖子看了看他们的方向,用前爪挠了挠脸对乒乓道:“你这个小丫头,心眼儿还真不少。你想帮大黑找老婆,变着法子和我作对啊!”

  乒乓努力跑了几步跟上老虎,假假地笑道:“我可没啥心眼儿,年龄又小,个头也不大,又是外来狗,哪敢和老虎哥哥做对啊?”

  “小妮子,你从上次临危不乱指挥我们救二黄,到现在想法子让小光二黄和老陈和好。说实话呢,我是挺佩服你的。那会儿说过,你要摆平这件事,我让你当老大。虽然说还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人类说‘大丈夫言而有信,’我们狗也是一样。所以等我与翻江龙决斗完后,你就当翠竹村的狗老大吧!不过要让大黑帮你,也好起个震慑作用,不然咱村里那帮家伙,吃硬不吃软的也不在少数。”

  乒乓差点摔出去,忙道:“我不行,指定不能服众。再说我也对这事没啥兴趣,我的愿望就是吃好喝好,玩够睡饱。你别为难我。”

  边走边说,前边忽然看见一个女子跨了个包袱坐在路边休息,正是昨天给楚楚送花布的莲生嫂。她的小宝宝扶着石头试探着自己走路,一边咯咯笑着,指着乒乓拖着口水道:“狗......狗。”

  乒乓和老虎到他身边时停了一停。莲生嫂对于他们都很熟了,一手抱过宝宝,拿着他的小胖手摇着和乒乓他俩打招呼:“呵呵,宝宝,你说:‘小小,老虎,你们好!’。”

  老虎摇了摇尾巴,乒乓很喜欢宝宝憨态可掬的模样,她凑近了对宝宝扭了一下屁股(她也只会这个动作了。)宝宝兴奋得蹬着肥嘟嘟的小腿就要跳起来。莲生嫂忙抓紧了他以免跌到,看了看天,自言自语道:“不早了,得赶紧走。”抱了宝宝起身上路。

  老虎道:“哦,她娘家是黄叶岭的,爹娘身体都不太好,隔上十天半个月就跑一趟娘家。”

  乒乓看着莲生嫂的身影笑道:“老虎,你对村子里人都挺熟的么。”

  老虎得意洋洋道:“狗老大不是只会吓唬人吹吹牛就能当的,要体贴自己弟兄,每只狗家的背景当然应该了解。哪个兄弟被欺负了,我都是要替他们出头的。要是犯了错,该罚的时候也还是要罚的。还有,一般主人惩罚看家狗,我们是不能管的,但是碰上像老陈那样没理智的混蛋主人,老子就算被杀了也会跳出来保护自己兄弟。”

  乒乓心里对老虎多了一份敬佩,如此边走边聊,大约一个时辰才到枫叶沟。

  枫叶沟地势比较险要,也没几棵枫树,大多数是槐树,远远的一棵树底下坐着青毛,她大声问道:“大黑那个家伙呢?”

  “啊?他不是和你赛跑么?”乒乓奇怪道。她注意到沟边有断断续续暗褐色的血迹。

  老虎皱着眉头道:“这小子,就算是输了,也不会输不起躲起来啊?做什么去了?”低下头闻了闻那血迹肯定道:“狗血。”

  乒乓突然间想到了网络上这个词代表的意思,噗哧一声差点忘记了这是命案现场。定了定神才道:“白爪的吗?”

  老虎鼻子贴着地面像扫雷一样四处嗅来嗅去,最后走到一棵歪脖子老槐树下,歪着脑袋考虑事情。

  乒乓和青毛对视一眼问道:“怎么了?”

  老虎忽然打了个寒战道:“这里有一种奇怪的味道,不像是犬类留下的,但是又和犬类有些相似。但是......不知为什么,我闻到这种气味很不舒服。”

  乒乓仔细看了看这棵树,发现在树皮上有一撮黄色的毛发,她和老虎身上的比了比,不太一样,老虎的毛相对颜色深一些亮一些,那些毛发黄中偏灰,至于那所谓的气味,她的鼻子可没老虎的灵光。

  告诉老虎这个线索,老虎仔细闻了闻,青毛忽然惊叫道:“什么声音?”

  一声悠长而凄惨的嗥叫声在群山中响起,一时间,三只狗狗毛发倒竖,明明是夏天,忽然间觉得冷气袭人,一种狗的天性里对狼的憎恶与恐惧突如其来。

  继而又一声雄浑急切的嗥叫,像是在呼唤什么,像极了前天大黑学的那一声狼嚎。这两声激起了散落在山区各处看家狗的阵阵狂吠,带着互相之间的询问,传达,警告,害怕......一切似乎都预示着三个字:狼来了!

  乒乓忽然想到:“这附近有狼的话,是不是狼把白爪咬死的呢?”把这想法告诉老虎,老虎皱着眉头道:“这里因为前些年打猎的人太多了,狼早就绝迹了。所以我没见过狼,也没闻过狼的味道。别说我,除了上了年纪的老狗,这里见过狼的狗还真不多。”

  青毛倒是平静下来得很快,她也许是餐风露宿惯了,没有么怎惶恐不安,道:“就算是狼又怎么样?我们不能骨子里先怕了他!”

  乒乓心里其实很是惴惴,她跑不快,又豁牙,个子又小,遇到了狼首当其冲的送死。但看到青毛镇定的眼神,又牵挂着大黑是不是有事了,就道:“对啊!我们应该去看看出什么事了,要是大黑遇到狼了,我们应该去帮他!”

  老虎脖子上的毛耸起又慢慢落下,道:“好!我们循着声音去看看!”他想了想,对着翠竹村的方向伸长了脖子发出一连串狂吠,片刻,翠竹村遥遥传来此起彼伏的吠叫。

  老虎道:“一会儿兄弟们都会来了。”招呼乒乓和青毛行动。

  又是一声长长的嗥叫,是无奈,是绝望。大黑回头看了一下小山洞里那个瘦弱的身影,心里的痛苦无以复加。低低的回复一声狼的嗥叫,是安慰,是镇定。他的脖子背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那是刚才和那些黄叶岭的狗们打斗时留下来的。

  刚才几十只狗在和他作战,他无所畏惧。混战中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上被无数锋利的犬齿切割开来,而他自己的牙齿却不忍心在同类的致命处留下豁口。由此带来的结果就是鲜血染透了他的皮毛。然而更让他揪心的是他母亲的伤,听她的声音,也许比想象中还重一些。

  四周的狗狗们被他的气势所压,没有敢高声吠叫的。胆子大点的都彼此打气,想要缩紧包围圈。胆子小的就散在外围,夹着尾巴狺狺低吼。

  一条高大强壮的黑灰色大狗站在最前边,蹬着眼睛用仇恨的目光略过大黑死死盯着大黑身后那个小山洞。他是唯一没有乱了阵脚的狗。大爪子牢牢的抓在地上,浑身上下的肌肉都绷紧了,毛四散炸开,像一只高度戒备的豪猪。

  “你现在让开,还来得及!”僵持之下,黑灰大狗喉咙深处呼呼发出一阵可怕的近于邪恶的怒吼,“大家都是同类,我不想咬死你。但是......”他带着威胁的口气补充道:“你若执迷不悟,非要保护这条恶贯满盈的老狼,我不介意撕烂你的尸体过去!”

  “翻江龙,我不会让开!”大黑看着眼前围成大半个圆圈的三四十条狗,镇定自若毫不气馁:“我若今天让开了,后半生一定活在痛苦里。我虽是一条狗,却是被狼养大的,没有她就没有我的生命。我不知道她对你做过什么,我只知道我要保护我的母亲!”

  乒乓他们出现在这个山谷的时候,正好听到大黑这段话,看到眼前的狗们与大黑的对峙,顿时惊呆了。原来大黑是被狼养大的?!

  老虎直冲过去,叫道:“大黑,你在保护一只狼?!你忘记了狼和狗生生世世都是对头吗?他们咬死牛羊家禽,威胁主人的生命安全,甚至咬死我们家犬!”

  大黑的眼睛里闪过痛苦的光,他昂首向天,不理会老虎的咆哮。

  “狼和狗的世仇我知道,可是,我一生出来就被丢弃到荒野,没有谁来救我。只有她,一匹有了五个孩子的狼来喂我奶。她教我猎食,教我学会生存。她甚至一开始就坦诚告诉我我的身世,让我长大以后离开她不必记得她。”大黑身后又传来一声无力的带着哀求的嗥叫,他则报以一声坚决的嘶吼。“刚才母亲说要我走,不要管她,我回答说,我会永远保护她!”

  乒乓遥遥看着这一切,她忽然感觉此刻大黑像极了《天龙八部》中悬崖边上的乔峰。但同时他比乔峰值得称道的是,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应该干什么,而不会堕入世俗偏见的漩涡中挣扎。

  “那头狼杀死了白爪!”翻江龙声嘶力竭地吼道:“她还吃掉了他的内脏!”

  老虎回头道:“啊?你搞明白了这个案子?那还找我决斗个屁!”

  翻江龙因为威胁而变得扭曲的脸慢慢松弛下来,道:“老虎兄,算我鲁莽,之前我只是听尖牙说了大体情况,又看到白爪的尸体被撕烂,一时气愤才下了战书。可是我几个兄弟在枫叶沟附近溜达的时候,发现了这匹狼留下的一些踪迹。报告了我,我立刻带兄弟们追到这里,她慌不择路从山上摔下来受了伤,我们正和她撕打,谁知道这个什么大黑半路杀出,就跟疯了一样咬伤了我好多兄弟。”

  乒乓借着他们谈话的间隙,飞快地跑过那些狗狗的包围圈,站在大黑身边道:“大黑,我支持你!”她很怕待会儿打起来她会被咬死,但是,看到大黑浑身是血的样子,她又不可能一走了之,忽然间有些恨那个白胡子老头儿,让她藏在一只鸟的身体里多好啊,就不会见到那么多是非了!

  大黑看了看她皱着眉头沉声道:“你来干什么?还不快回家?”有些狗更放肆,看到她不自量力的样子,已经嗤笑出声来。

  这会儿青毛也不声不响的站了过来。她细长美丽的眼睛若无其事地扫了一眼大黑道:“咱们之间胜负还没决定呢,你要是被咬死了,我和谁比试啊?”

  大黑点一下头道:“多谢你们,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担着,没必要连累你俩。”看到那帮一部分跃跃欲试一部分胆战心惊的狗,傲然昂首,嘴唇微微翻开,皱起鼻子,露出尖利的獠牙和血红的牙龈,随时准备迎战。

  老虎想了想,也走进圈里道:“大黑,我虽不赞成你救狼,但是我欠你一条命,也不能眼看着你送死!他们对付狼我不会插手,但时谁也不能伤害你的性命!”

  他们三个就这么面对了周围几十条愤怒的狗站在大黑周围。

  乒乓看这局面实在危急,忽然想到一个办法,忙对青毛附耳几句话,青毛点点头,箭一般飞驰而去。她是女的,那些狗们也没有为难她,而是纷纷耻笑小个子乒乓的以卵击石。

  乒乓决心要拖延点时间。为了让大伙都能看到她,站在了一块石头上:“有什么好笑的?以为我身子小就没有发言权么?我不是支持他保护一只狼,我是支持他保护自己的母亲!你们谁不是自己母亲养大的?你们扪心自问,你自己会不会背叛自己的母亲呢?不管是生母还是养母,不管是狼还是狗,只要对孩子付出过爱和关怀,那就是天下最伟大的母亲!”毕竟是第一次在公共场合发表言论,乒乓热血沸腾之余身子微微的颤抖。

  有些狗听了,就开始窃窃私语,像一块石子投进了水面,整个愤怒紧张的场面有所松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