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八零重生小萌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为咱们的友谊

八零重生小萌妻 玉听兰 2137 2019.03.15 14:13

  虽然是一问一答,可是两人却也在各说各的。

  穆静之看这样子,知道应该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她看着有点痛苦的张国庆,狠下心说:“张国庆,既然如此,就算了吧,以你的条件,多少如花似玉的姑娘在等着你呢,你何必……”

  即便喝了酒也没说出算了的话,没想到被穆静之这么轻而易举的说出来了,张国庆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更多的是失落,他憨厚的一笑,举起酒杯对穆静之说:“来,喝了!以后我要是找个比你还好看的,你可不要羡慕和妒忌啊!”

  穆静之这次没有拒绝,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和张国庆碰了一下,仰头喝的一干二净。

  鼓着腮帮子一边皱眉往下咽,一边豪爽的把杯子反倒过来。

  “再一杯,为咱们的友谊!”

  吃完了饭,喝完了酒,穆静之把存折给张国庆,张国庆没要,穆静之只好自己拿着了。

  因为张国庆喝了不少酒,穆静之就没让他再骑车送自己,一个人往回走,走着走着,穆静之突然间放开手脚往车站的方向奔去……

  上一世,穆静之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工作,重活一世,她依然立志要活的精彩,但是同时也想要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

  所以她拿着凌慕泽的存折跑去了车站,希望能找到他,让他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

  如果爱,一定深爱!穆静之想如果能得到他的回应,那自已一定毫无保留的好好谈一场恋爱。

  以至于她可以忽略凌慕泽的忽冷忽热。

  倒不是说只有几百块钱的存折就收买了穆静之,她没那么物质,而是因为知道这几百块钱在这个时候是什么的慨念。

  一个人愿意把自己的全部身家给你,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代表了什么,其实很清楚。

  然而像是所有去追逐离开的人一样,车已经离站。

  穆静之失望不已,颓然的迈着疲惫的脚步,突然间看到远处慕茵的背影。

  虽然只是一瞥就看不到了,但是穆静之却没了刚才的颓废,陡然变得精神抖擞了。

  想起慕茵报警的事情,想起慕茵对自己的敌意,想起慕茵算计,可能会让自己再次成为梁玉娟的儿媳妇……穆静之再次豁然开朗,好像明白了凌慕泽的喜怒不定是因为什么?!

  难道一切都是因为慕茵?!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穆静之想说自己好像有了方向,首先就是先解决了这个这个镇子上的事情,然后去找凌慕泽。

  第二天,医院的检查报告出来了。

  穆静之和杨明亮以及梁玉娟均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这让穆静之彻底放下了心底的大石头,既然都没关系,那她也没什么好顾忌得啦。

  得到报告的当下,梁玉娟就去找了穆静之。

  而与此同时李铁军也去找了杨雪,在杨家门前大闹!说是杨雪要是敢去流产,他立刻死在杨家的门前。

  杨雪和李铁军之间的事情在镇上的人看来,已经发展成为了长篇电视剧,而且演员也不辜负观众的期望,剧情一直跌宕起伏,紧紧的揪住了大家的心。

  杨雪的妈妈还没出院,杨明亮一个人和李铁军唇枪舌战,只是因为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加之他听说凌慕泽已经回部队了,杨明亮虽然不甘,但是却也不得不为自己闺女以后的道路着想,不得不开门让里李铁军进来和他谈判。

  所以他就没精力和穆静之去撕了。

  而穆静之则全心投入的和梁玉娟撕。

  反正梁玉娟翻来覆去的意思就是为了给柱子找个依靠,她也不是非穆静之不可,而是除了穆静之,别人谁也不想自家闺女嫁给一个傻子。

  而穆静之也恰好有梁玉娟纠缠她的借口,毕竟她父母说过要帮忙照顾“救命恩人”家的柱子。

  这也是梁玉娟肆无忌惮的原因。

  不过穆静之却胸有成竹:“我也不说什么你现在做的事情犯法不犯法了,就说你想柱子好,就不要光盯着我。”

  “你什么意思?又唬我?穆静之,我还告诉你了,别以为我没读过书,就欺负我不懂法,多大点事啊,至于犯法吗,不就是因为你和张国庆拉扯上了,利用他警察身份吗?!”

  “我不唬人,你为了你儿子着想,我也理解,我可以给你说个办法。”

  梁玉娟已经挽起袖子做出了准备和穆静之干架的准备了,没想到她突然变得不那么的咄咄逼人了,商量的语气让梁玉娟愣怔不已。

  “你又唬我?”

  穆静之笑:“我为什么要唬你,唬了你对我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那你……”

  “反正你也不差钱,去外地找啊,远地方的人不知道柱子的情况,多给点聘礼,总会找到合适的人的。”

  这个方法梁玉娟不是没想过,只是还是那句话,一旦被人知道了柱子的情况,这事铁定打水漂。

  不过梁玉娟这会儿心思却再次活络了起来,穆静之她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穆静之要是还是以前那么唯唯诺诺的样子,梁玉娟想以后自己怎么都能拿捏住她,可是现在穆静之不仅伶牙俐齿的,也变得聪明了,有点像是诸葛亮了。

  这可不是自己泼辣就能对付的了的,为了柱子的以后,梁玉娟也知道穆静之不是那么的合适。

  所以她对穆静之说:“你有话直说吧。”

  穆静之想起自己昨天悄悄的和李铁军商量好的事情,她说:“李铁军说他在外地认识和柱子差不多的姑娘,但是那姑娘生活能自理,以后有了孩子,照顾孩子也不成问题。”

  “李铁军?”梁玉娟对这人不信任。

  “对啊,你想啊,柱子打了人家一下,他还住院那么久,他会善罢甘休吗?”穆静之循循善诱。

  当然不会,李铁军现在隔三差五的去找梁玉娟闹闹,但是因为杨雪不想要孩子,李铁军还没豁出去,主要对付杨雪了,所以梁玉娟才没那么的麻烦。

  所以穆静之这么一说,梁玉娟也明白了她什么意思,“李铁军要是拿着钱跑了呢?我不是人财两空吗?”

  “柱子打伤了他,你赔点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他帮你说媒,你也不怕他跑,杨雪在啊,肚子里还有李铁军的孩子,李铁军会不要了?要是不要了,他何必在这个镇上待着呢?他和杨雪之间的那点事……”穆静之故意说的挤眉弄眼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