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超级科技 人类次子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章 未雨之时先绸缪

人类次子 不与否 2160 2019.05.15 23:34

  “三少,我们查到昨天进城的人中,的确有骑牛的人马进入,不过,他们进了范下城,就找不到了!”来人跪在了地上,“我们找遍了所有的酒馆、旅店、大铺、赌场、妓院、船坊,都没有见到目标!”

  “嗯,知道了!继续给我盯紧了,下去吧!”肖德彩摆了摆手,示意来人下去。

  “你怎么看?”肖德彩问夜。

  “如果是我,带着这么多的财宝,肯定不会住店的,或者在荒效野外住下,或者在城里买下一处住宅,而且这些人,明显是对着那位来的,我想,以他们的实力,至少不会不敢面对那位,不过他们应该很快就要冒头了,至少在武林新秀大会开始前,会露面的!”夜摸了摸自己腰里的剑。

  “你想到了,我也想到了,他也想到了!”肖德彩笑了笑,“但是他没有说呀!没有说呀!”

  “什么意图——”夜问。

  “或是试探,或是让他的后辈自己趟出自己的路,或许是忘了说!”肖德彩笑了起来,但是眼神有些迷茫。

  不过,他很快坚定了眼神。

  “这件事,要你出去走一下了!有的时候,看起来是敌人的,也可以合作的!”肖德彩轻轻地说。

  “好!”夜笑了笑。

  再说正凡石,一边吃饭,一边在嘴里叨咕着,“进生,你的袖箭练怎么样了?”

  “近距离,也算百发百中了,只是,这袖箭的力量太大了!打出去一次,怎么也要休息半天!”

  “不错,继续练,对了,今天有客人要来,你多烧些热水!呈兄,一会儿,你过来一趟,我有话对你说!”

  “好的,正哥!”

  “有什么事,现在说也可以,我饭后要活动一下筋骨!”戏呈广头都没有抬,往嘴里扒饭。

  “真是属母狗的,翻了脸就不认人了!”尺一浦在一边笑了起来。

  “说什么呢,再好吃的猪脸儿都堵不住你的嘴!”戏莫用脚狠狠地踩了踩尺一浦。

  “没什么——”尺一浦连忙往嘴里填肉。

  “不不,不用这么勤快,等你的伤完全好了,运功也不迟!”正凡石笑了起来,他想,他这么年轻时,肯定没有这么勤快!所以他挺佩服戏呈广的。

  “为什么不现在说?”戏呈广问举着一个木勺子问。

  “哈哈,不太方便,不太方便!”正凡石笑了笑,拿手里的筷子指了指盘子里的菜,“吃饭,吃饭!”

  戏呈广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只在那里一顿乱吃。

  正凡石其实是千斤不饱,颗米不饿的人,所以他慢慢地吃着,等着戏呈广。

  饭罢。

  正凡石和戏呈广去了他的卧室。

  “坐下!”正凡石双手摁着戏呈广的肩膀,显得很客气。

  “正哥,这么客气,怕是有什么事情要让我做罢?”戏呈广也是冰雪聪明之人,否则也不会一个人在江湖上闯——“只要正哥一句话,我自然会倾上一身的力气,不过,看正哥的样子,这件事,可能不会多么好做,正哥说吧,何必客气!”

  “厉害,厉害!”正凡石也坐了下来,树起了大拇指,“戏兄一下子就猜到!”

  “说吧,正哥,你对我一是救命之恩,二是再造之恩,还有什么样的难事,你无法说出来?你别不是看上了我妹子了吧?这个我真做不了主……”戏呈广在那里一本正经地说着,其实他知道自己说的自己都不信。

  “哈哈,戏兄又开玩笑了!”正凡石摆了摆手,然后看着戏呈广说,“戏兄知道我有演算过去现在之能!”

  “当然!”戏呈广点了点头。

  “好,那我就直说了!”正凡石看着戏呈广,“昨天,我说过了,肖德彩派人害的你,对不对?”

  “不错,我誓杀死人!”戏呈广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正凡石有些尴尬地说,“其实,这一切都是他老子肖天召指使的,对不对?”

  “当然,不过,肖德彩是直接让人对我动手的人,当时,我还以为这个人是个不错的人呀,幸亏我这个人生来谨慎,没有向他透露我的行踪,否则早就被他给害了!”戏呈广咬牙切齿地说,“要不是正哥,可能,现在我都是树下的肥土了!”

  “对对对!”正凡石敢紧止住戏呈广的发言,“我就是说的这件事情!”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说我们去刺杀……”

  “不是!”正凡石摆了摆手,“其实,肖德彩也并非愿意做这种事情的!”

  “你是打算让我放弃复仇吗?”戏呈广突然睁大了眼睛,又站了起来。

  “我先说,我说完,你再决定!”正凡石知道戏呈广这个人有些难缠,自己一开口,戏呈广立刻就想到自己的意图了,并试图打断自己的话。

  “其实,肖德彩如果不按自己父亲的意图做事情,也许他的后果,并不比那些被他派人杀死的人强多少的!”正凡石讲,“这次,肖天召操纵新秀大会,想让他的二儿子夺魁!为他家的二儿子当武林盟主铺路,所以,肖德彩很不服气,因为他怕一旦他的二哥当了武林盟主,那么自己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弃子!所以,他想联合我们,他想走另外的道路。”

  “他们家里打架,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全家死绝了才好!再说了,那肖德彩恐怕主要是为了当武林盟主吧,才想和我们合作?”戏呈广冷笑着,“正哥,不是我驳你的面子,和这种小人合作,说不准哪天就被他们给卖了!”

  “哈哈,世界上只有我们卖别人,没有人能卖得了我们!”正凡石笑了起来,“我们应该先以江湖大义为重,清除掉肖天召这个武林毒瘤,破坏他的计划,然后再说私人的仇恨!我辈武林人士,当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不要在一些小恩小怨中迷失了自我!”

  “受教!”戏呈广冷着脸对着正凡石抱了抱拳,“我听说正哥做事情时,并不在乎什么信、仁之道,怎么今天给我讲起了天下大义了?”

  “我门派里的一个祖师讲过,‘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义而已!’”正凡石笑了起来,拍了拍戏呈广的肩膀,“就是说,人,在大义面前,什么遵守承诺,有始有终,都是可以丢弃的!只有大义不可丢弃!言行守信诺使人笨拙,做事必有结果则使人偏执!这不是为人处事的最好方法,不过这对于愚蠢的人来说,才是最好为人处事方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