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汉武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辨难

汉武纪元 刘子文武 3224 2020.09.16 17:55

  刘子斌顺着门缝就想直接窜进屋去,没成想妇人眼疾手快,一把就揪住了他衣领,“臭小子,带了什么好东西啊,都没想着给你大婶看看。”

  “大婶你看了也没用,这个得精诚境才能看的懂。”刘子斌无奈的回应道。

  “切,看不起谁呢,老娘当年我也是大家闺秀,四书五经,无所不通,琴棋书画那是信手拈来。”刘子斌终于明白夏咪的傲娇劲是学谁的了!

  “哎,夏大叔,你可算来了,快来看看这个。”看到男子提着书的身影出现,刘子斌是如蒙大赦。

  夏无伤接过书仔细一看,是大惊失色,急忙问道:“这大道之文你是从何处得来?”

  刘子斌连忙竹筒倒豆子似的把刚才的经过说啦一遍。

  “你可真够无耻的,还哭着喊着人家要收你为徒呢,真不要脸!”夏咪怒声喝道。

  刘子斌讪讪的不说话,就矗哪里装做没听见。

  夏无伤一脸郑重的看着刘子斌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了,给我看的话会对我好处很大,但是会极大的损耗里面的道门真意,而这东西很有可能是未来属于你的重宝,你可想清楚了?要不要我教你?”

  刘子斌也严肃起来:“大叔你只管看,他既然给我,那就是我的,要是我没背过来,那道长估计也要收回去,与其这样咱还不如现在收点利息呢”说着说着又口花花了起来。

  “好小子,既然你不介意,那我也就却之不恭了”男子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句是,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也!意思是故意去做善事反倒违背了发展规律。”

  “………………”

  “我再跟你讲一遍啊,夏咪,你也来听听无妨!”

  两个人开始一块“………………”

  “哎吆这可怎么办啊!这都一天了,我才背下来一篇,我看这死老道就是成心刁难我呢!”刘子斌一脸懊恼的看着桌子上的汉语拼音,哭丧着脸继续对照着字形。

  “切,谁让你修道天赋差,能怪谁啊”小娘皮无情的泼着冷水。

  “就你天赋好,就你行,行啦吧,不就比我多背了一篇吗?要不是我还得记汉字我能比你差,开玩笑。”刘子斌反唇相讥。

  夏咪一点也不示弱:“嘿,你不认识字你还有理了你,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还自恋的。”

  刘子斌看着端着饭菜走进来的夏大婶默默闭上了嘴,哼,我好男不跟女斗。

  “夏大叔,你说我这可怎么办啊,这一天了我才背下来一篇,七天后你说我能背下来吗?”刘子斌一边扒着饭一边苦恼的问道。

  “哎,莫要丧气,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你只要努力,那肯定能背下来啊。”男子心里却暗道:我也只能帮你到这啦,我自己也才勉强背下来啊!加油吧,少年!

  刘子斌继续扒着饭一边装作漫不经心道:“夏大叔,七天之后不管我能不能拜师成功,我都要走了,到时候,你可别想我啊!”

  桌上动作都为之一静,夏无伤放下筷子看着他正色道:“小友,可是夏某这几日招待不周,怠慢了你?”

  “哎呀,夏大叔你这么严肃干嘛呀!这几日大叔大婶盛情款待,晚辈是受宠若惊,绝无不周之处。只是我想着,我堂堂七尺男儿整日里无所事事,在您这白吃白喝!实在是心里过意不去。”刘子斌打着哈哈开起了玩笑。

  夏无伤正要开口,刘子斌直接抢过话来:“大叔大婶,这几日多亏了您两位收留,不然我还不得露宿街头啊!只是,这世界这么大,晚辈想出去看看外面的风景,要是哪天真倦了,我可还是要回来蹭饭的啊!”说完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大家继续保持静默,过啦一会还是夏大婶打破了沉默:“也罢,总得出去见识见识风浪,才能静下心来,你先别急着走,等大婶给你做几件衣服带上再走吧!”

  刘子斌起身行礼,拜谢道:“两位长辈大恩大德,晚辈铭感五内没齿难忘!”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一丝欣慰,妇人豪爽,挥啦挥手道:“吃饭吧吃饭吧,吃完饭你早点睡觉,看啦一天书也很累了。”

  天色逐渐露出一抹鱼肚白,一轮天日跃出海面,刘子斌缓缓放下手中记着字的毛笔,吹灭油灯,仔细思量起来,照着这么个进度,七日后自己绝对不可能背下来,怎么办呢?刘子斌苦苦索着对策。

  与此同时,夏咪也吹灭灯火,揉了揉发胀的双眼,心道:我可不能被那家伙给超过了,不然我这面子往哪搁啊!随即从书架上抽出一本金刚经有开始了新一天的早课。

  七日之期眨眼便至。

  “爹,怎么办,刘子斌才背了七篇,我也才背了十篇,那老道士的考验怎么就那么难呢!难道说我们俩的修道天赋其实很一般?”夏咪焦急的看着她爹问道。

  夏无伤语气凝重道:“这老道随手拿出这等重宝来,收徒要求高的匪夷所思倒也正常,但也有可能这位前辈想考验的是其他方面,毕竟这要求确实是太高了,难道是想让他知难而退?”

  “啊,这可怎么办啊,那他拜师失败肯定伤心死了,没准就不回来,直接不辞而别了!爹,要不你收下他,让他跟着您学儒吧,您可是精诚境的大学士啊!”夏咪一脸担忧,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看他自己吧!他若愿意留下来,我便悉心教导他,不过我看他无意久居此地,一切还是看缘分吧!”夏无伤无奈一叹。

  “夏大叔,你不用送了,我自己去就行,我认得路,夏咪你也别去啦,到时候万一拜师失败那多尴尬啊!”刘子斌挥手向前,孤身前去。也许这一去就不回来了,省得到时候难以诀别。

  刘子斌一摇三摆的晃着书掩饰着内心的激荡,“这死老道一会估计得刁难我,也不知道等会这样说行不行得通啊?真要是不行的话我干脆投军去得了,这云中郡是李广的地盘,史书上说他爱民如子也不知道靠谱不靠谱!”

  老道扎着幡子,眯着眼老神在在的坐在算卦摊后,只等着谁来上钩。

  “道长,这是您的经书”刘子斌恭恭敬敬把帛书递还回去。

  老道似笑非笑半眯着眼开口道:“哦,区区道德五千言都背过来了?”

  “不敢满道长,小子只背下来七篇。道德经真意博大精深,其言如飞龙在天难窥其鳞爪,道长修为亦是深不可测。之前大言不惭,现在想起真是令晚辈羞愧难当”刘子斌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的回应道。

  “那看来你我是没有这师徒缘分啊,你且回去吧!”老道挥啦挥手示意退去,心里却暗自震惊,这小子天赋不输老道当年啊,不行,我可不能太轻易收了你,免得你以后翘小辫。

  刘子斌心思急转“以这老道的身手,现在没有直接消失,恐怕此事还有转机,我且再拜他一拜。”

  “道长,弟子求道之心日月可鉴,弟子虽愚钝,愿始千里于足下,况且昔日道祖有言“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弟子一定勤勉治学,恳请师父收下弟子。”

  刘子斌直接俯身跪地,纳头便拜,四周行人却对此仿佛视若无睹,依然我行我素,不曾往这边看一眼。

  老道置若罔闻,看着跪下去求道心切的身影,仿佛看到啦几十年前的自己。自顾自问道:“你可知老夫当年花啦几日才背下来?”

  “道长天赋绝伦,怕是不出三五日便背了下来。”

  刘子斌继续道:“不过弟子有些不成熟的见解。还望师父解惑。一门手艺,有的人三个月就学会了,有的人三年才学会,不知这其中差别在哪里?”

  老道不假思索,痛心疾首道:“这就是天赋啊!有的人三年却不如人家三个月,修道亦是如此啊,有的人才情绝世,初学道法便力压同辈。可见这天赋有多重要啊!”

  刘子斌默念“君子世诎则诎时伸则伸也”牵引浩然正气给自己壮胆,成败可就在此一举了,一定不能输了气势。

  酝酿了一会,这才开口:“弟子以为,学三个月的人只是把手艺记在了脑子里,而学啦三年的人,却能把手艺记在心里。”

  老道瞪大了双眼,卧槽,你什么意思你,嘲讽我,怀疑我水平啊!老道我当初可是花了三个月时间才背下来,这可不能讲出来,不过这小子说的倒是有几分歪理。

  “哦,你小子讲的倒是有几分歪理,也罢,老道我收的弟子个个都是天资绝世之辈,你小子若智若愚,收下你倒也有几分意思!你且起来吧。”老道心里暗乐不禁抚须而笑。

  刘子斌大喜过望连忙跪倒在地,咣咣咣的又是三个响头。

  “太好了太好了,师父你在此等我一日,我去夏大叔家道个别,从此跟着您老云游天下,四海为家去。”刘子斌开心的对着老道说起接下来的行程。

  “他既然收留你这么多天,贫道我作为你的师父也该登门拜谢一番,不如你我同去?”老道眼看到了饭点,不禁开口道。

  “好啊好啊,夏大叔一定很高兴您能过去呢”

  “那就好那就好”

  “师父,咱们是道家那一脉传人啊?”

  “咱们这一脉祖师爷是文子,道祖亲传弟子”

  “文子,我怎么没听说过啊?”

  “你小子知道个屁,等回头有空我跟你好好讲讲,赶紧走吧,这都晌午了,再晚赶不上午饭了!”

  刘子斌无语的翻啦个白眼。

  师徒二人急匆匆奔往夏家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