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魅妻攻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明明是她的宅子

魅妻攻略 陌上韭兰 2197 2020.07.01 10:00

  祝夕兰先是去看了柳鸣和的伤势。

  “无碍。”柳鸣和微笑,“刚才星主命人送来了灵药。”

  祝夕兰点点头。

  这个南宫钧若倒也算拎地清。

  “容家实在太可恶。”

  祝夕兰出声,“一个小执事就敢当着星主的面如此跋扈。

  可以想象,星主不在的时候,他们干了多少缺德事。”

  柳鸣和似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祝夕兰,“或许以后就不会了。”

  “但愿吧。”

  祝夕兰想起刚才南宫钧若那孱弱的状态,不禁有点怀疑,南宫钧若还能撑多久。

  也正因为南宫钧若身体出了问题,南宫一族势微,才会引地四大家族这么嚣张。

  如果,南宫钧若真的不在了。

  她恐怕也不会再留在这明夷星,或是晋星上了。

  到时,又该去哪呢?

  安慰了柳鸣和几句,祝夕兰转而去了牧国皇宫。

  中州与北州之战还在继续,不过因为飞虹谷的隐患已经解除,中州军士不必再守着不利作战的地形死拼,情况已经大为好转。

  而牧国国君萧艾因为亲自冲锋受了重伤,但也因此拖住了北州军士,为她解除飞虹谷的隐患赢得了时间。

  无论公私,祝夕兰都应该去看望一下,道一声谢。

  昏暗的大殿里,萧艾正光着膀子坐在大窗边晒月亮。

  祝夕兰这次过来,并没有惊动宫里的人。

  她捡了件衣服往萧艾身上一扔,“看来还动得,把衣服穿上!”

  “动不得了。”

  萧艾眉毛飞扬着转身,其中一只手缠着绷带,确实动不得。

  但另一只手披件衣服还是做地到的。

  可显然,对方不想动。

  祝夕兰撇嘴,施了个小术法,那件衣服便将萧艾的上半身罩了个严严实实。

  萧艾叹息一声,“我还以为祝司星这么晚过来看我,是想与我花前月下,饮酒庆功,再顺便……”

  “这次谢谢你了。”祝夕兰打断对方的话,“大司星已经答应为你向南宫星主请功。

  若得南宫星主首肯,说不定你以后可以不加入天星阁而光明正大地练功。

  当然,那样肯定还是会有些限制的,但总比偷偷摸摸、提心吊胆好地多。”

  萧艾对于这件事的反应很平淡,只是问,“我帮到你了吗?”

  祝夕兰点头,“如果不是你最后亲自下场拖住了北州军,说不定此刻我们都不能坐在这里说话了。”

  萧艾这才开心起来,“看来我对祝司星来说,还是有用的。”

  祝夕兰沉默一阵,“萧艾,我希望你以后不管达到什么高度,永远不要背叛南宫星主。”

  祝夕兰自己也觉得很奇怪。

  在今天见到南宫钧若之前,她对南宫钧若的感觉,还像从前一样,能避则避,也不想有太多的牵扯。

  但在今天见到南宫钧若之后,她却无端生出了一股亲近感,任她怎么挥赶也挥赶不掉。

  现在看到桀骜的萧艾,她莫名担心萧艾以后会给南宫钧若带去麻烦。

  所以,不自禁地就说出了这话。

  闻言,萧艾盯了祝夕兰许久,这才抬手发誓,“我萧艾今日在此对天发誓,无论以后如何,绝不背叛南宫星主。

  若有违誓,便让我失去我在意的所有一切!”

  萧艾放下手,看向祝夕兰,“这样,你可放心了?”

  祝夕兰微笑点头。

  萧艾的脸色重现欣喜,“陪我喝酒庆功。

  有位司星陪着,我面子够大……”

  时过三更,半醺的祝夕兰不知不觉来到了天星阁外。

  她望着天星阁给几位客人安排的地方,怔怔出神。

  现在里面住着她的两个堂弟,还有……

  百里景澈。

  她没有想到,重生后,会这样猝不及防地再见到他。

  今天在天星阁,她根本不敢去看他。

  她害怕,一旦看了,就无法收住自己的心。

  可是此刻,她却很想进去看看他。

  正当此时,一阵哀婉的笛音悠悠响起。

  良久,祝夕兰抹去脸上的泪水,喃喃道:“那棵紫竹已经成熟了啊。”

  她最后看了一眼笛音飘来的方向,悄然转身而去。

  那是一场美梦,却已经成为过往。

  当年,她选择独自面对,就是不想害他。

  毕竟,他不是一个人,他也有自己的家族。

  而现在,她就更没资格再介入他的世界了。

  时间会抹平一切,而她,离他越远越好。

  祝夕兰情绪低落地回到水吟居,正要进门,忽然瞥到隔壁院子里有亮光,她不由感到诧异。

  因为当初祝夕兰买下水吟居的时候,连同左右两边的宅子也一起买了下来,就是不想被人打扰。

  祝夕兰皱了皱眉头,飞身落入了那所有亮光的宅子里。

  几乎在她刚一落脚的瞬间,就后悔了。

  因为院子里的摇椅上躺着一个人,戴着一张银质面具,旁边还站了个侍卫,正是之前见过的南宫钧若的侍卫解子渊。

  所以,眼前躺着的这人不是南宫钧若又是谁?

  “报,报歉。”

  祝夕兰慌忙行了个礼,就要飞回水吟居。

  南宫钧若出声,“我留在天星阁,那些人见了我太拘束。

  所以,未打声招呼就借了祝司星的宅子,还望祝司星见谅。”

  祝夕兰的脚步再一顿,脸上的神情很精彩。

  对哦,这明明是她的宅子,她心虚什么。

  “没关系。”祝夕兰转回身,满脸堆笑,“星主喜欢就好。”

  现在她的内心很矛盾,从理性上来讲,她应该躲着南宫钧若才对。

  可从感性上来讲,她又莫名其妙地对南宫钧若生了亲近之心。

  难道是因为融合祝夕兰这具身体所产生的后遗症?

  可她看那融盈仙,也还是没好感的。

  “坐。”南宫钧若出声。

  祝夕兰应声在南宫钧若旁边的摇椅上坐下,一开始还有些拘束,坐地端正,渐渐地也就放松躺了下来。

  奇怪的念头一闪而过,南宫钧若一个人,为什么要放两把椅子?

  虽然旁边还站了一个侍卫解子渊,但他要保护南宫钧若,是不可能躺在摇椅里放松的。

  祝夕兰看着天空那十二颗闪亮的主星眨了眨眼。

  其实在主星,也能看到这十三颗闪亮的分星。

  如果光这么看,主星跟分星,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想起虞玄心的话,分星成为主星的附属,也只是因为多年前那场定输赢的大战罢了。

  如果当年输的是主星界,说不定现在作威作福的就该是分星了。

  想到虞玄心,祝夕兰一阵奇怪。

  这么久了,也没见虞玄心回来。

  难道蓝焰的事情结束,他不应该尽快回来跟南宫钧若汇报明夷星上这段时期发生的事情吗?

  “我身边还缺个管事,你可愿意回晋星?”南宫钧若突然出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