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失常将亡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失常将亡人 7SM 1 23 30932022.07.02 19:46

  四人围在饭桌旁沉默着用餐,没人摆弄发讯器,没人聊天,只有偶尔的碗筷碰撞声,两个男人分布在巫惜两侧,这只是主观臆断,毕竟也可以说两个男人分布在千濑两侧。

  至少表面气氛非常祥和!

  终于,这种祥和是不稳定的,导火索是热情投喂的沐恩,至于投喂谁……不用说也知道吧。

  巳月不甘落后,夹了枚饺子送到巫惜面前的小碟子。

  哼哼~

  沐恩有些小得意,因为巳月夹菜的手不是很自然。

  本国人不习惯给人夹菜,简直胜券在握!

  但本国人也有不服输的特性,所以巳月仍不放弃,直到二人的行为激怒了安静进食的千濑和巫惜,两人同时猛拍桌子,异口同声:“给我住手,认真吃饭!”

  巳月和沐恩的筷子交叠在一起,正在争抢三文鱼刺身,此时两双筷子谁也不敢动一下。

  随着沉默的蔓延,两人默默的正襟危坐,因为是跪坐,现在两人颇有种虔诚信徒的感觉。

  巫惜松了口气:“别闹了,多大了?”

  然而两人还是一动不动,巫惜瞬间明白过来,不过她并不是为他们解围:“谁敢换筷子,谁明天就搬到阁楼去住。”

  “我吃饱了。”

  沐恩最先投降。

  “我也是。”

  巳月紧随其后。

  “你真恶心。”

  巳月出声嘲讽。

  “不敢当。”

  沐恩回了房间,屏风被关的严严实实,巳月也不好继续呆着,也回了房间。

  饭桌上千濑长叹一口气道:“学姐,不知你有没有听说过红颜祸水这个词。”

  巫惜挑眉:“真的吗?”

  千濑:……

  ……

  十点整。

  沐恩穿着睡衣坐在地上,眉头紧皱,房间空无一物。

  我……是不是忘记买生活用品了……

  咕噜~

  沐恩整个人缩成球,脸埋进膝盖。

  又饿了,真倒霉啊。

  门突然被人拉来,客厅略显昏暗的灯光照射进来,沐恩抬头看去,是抱着被褥的睡衣版巫惜,但高兴的表情只出现一瞬间就消散了。

  “谢谢。”

  巫惜表示:小孩子真不好哄。

  “我特意有晒过。”

  沐恩连忙站起来接被褥,看着兴高采烈的。

  巫惜:真好哄。

  “你还要给那家伙送吗?”

  沐恩的声音充满着伪装的不在意。

  “千濑有去送……沐恩,你在担心什么?担心我移情别恋?”

  “这……我倒是不担心,就是不爽。”

  巫惜避开沐恩接被褥的手,走到床前开始整理,然而尴尬的是被子是双人被,床却是单人床,巫惜干脆对折着铺上,沐恩看的腰一塌,仿佛想象到自己睡在那床上的感觉了。

  等床铺好,沐恩等着巫惜离开,没成想巫惜掀开被子钻了进去,还拍了拍单人床仅剩的部分。

  所以你铺这么厚的吗!?

  “想什么呢?”

  巫惜见沐恩面色古怪,秒懂这家伙在想什么。

  “单纯一起睡,这样你好受点了吧?”

  沐恩心里乐开花,看着就是个麻瓜,本以为会有很美好的感觉,但……

  被褥很厚,还是单人床,几乎一躺下两人就能碰到对方,沐恩很没骨气的不敢有所动作。

  “你准备僵直一晚上吗?赶紧睡吧。”

  巫惜拍了拍沐恩的肩膀,为了让沐恩能够入睡,特意向床里面靠了靠。

  “对了,奖励抵消了哦。”

  沐恩突然心安理得起来,试探着搂住巫惜,见巫惜没反抗,臭不要脸的整个人贴在巫惜的后背上。

  夜晚的另一个房间:

  千濑面无表情的躺在床上,郁怒而无可奈何。

  “重色轻友!塑料姐妹!本小姐不理你了!”

  气哼哼的闭上眼睛,即将入睡时又呢喃着:“你应该感谢本小姐宽宏大量……不理你一周好了……呼呼……”

  ……

  又一边月下正独酌。

  一瓶清酒,几块寿司,西装革履的男人就那么坐在门外。

  “可恶!混账!先来后到懂不懂啊!”

  巳月咬牙切齿的瞪着沐恩的房间,一阵风吹过,巳月收拾好东西,也回了房间。

  饿死了,幸亏早有准备,至于那家伙,哼,饿死好了。

  他拿起两只酒杯中的一个就要扔掉……

  算了,挺贵的。

  呼啦~玄关门合,静夜归。

  ……

  第二天。

  作为一名合格的学生,沐恩表示:该上课了。

  他喜滋滋的看着发讯器上交换生许可的文件,他可以“合法”滞留了!

  “你们的级任主任还真是好说话。”

  巫惜躺在沐恩旁边,明显察觉到沐恩身体突然绷直。

  “怂。”

  学姐,你应该感谢我很怂吧?

  巫惜吐槽过后闭上了眼睛接着睡。

  “学姐不用上课吗?”

  “傻瓜。”

  巫惜把头蒙住,声音闷闷的从里面挤出来:“去做早饭。”

  沐恩掀开部分被子钻出去,忍不住偷看巫惜一眼,刹那间感觉鼻血上涌。

  巫惜的蛮腰外露,睡裤因为乱动上翻展示出诱人的小腿和玉足。

  “喂!你够了,很凉!”

  沐恩仿佛受惊的麋鹿,立刻放下被子,逃出房间。

  巫惜闭着眼睛,再次裹紧被子:流氓。

  ……

  洗手间内,沐恩的脸仿佛渗血,他不断的接水拍打脸庞,等到火烧般的感觉褪去:“妖精。”

  整理好自己,沐恩穿上巫惜的小围裙,进了厨房,然而翻遍了厨房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可以吃。

  他打开发讯器看了看时间,这才意识到今天是星期六,而且……现在才五点钟!

  老刘啊老刘,你上了岁数起的早,害的我以为已经很晚了。

  这一定不是我不想看时间的错。

  自从自己的时间展示在明面上,他开始害怕看时间,进而去忽略时间:“真可笑啊,看不到它就不溜走吗?沐恩,你什么时候这么自欺欺人了?”

  “你……没事吧?”

  沐恩听到问话回过头发现是千濑:“没事,你有事?”

  “哼~没事耍什么酷,喂!你在干吗?不会是要下毒吧?”

  “不是。”

  沐恩脱下围裙。

  “死变态。”

  沐恩叹了口气,压制住弄死对方的欲望不理会千濑,穿好自己的衣物去买些关于食和住的东西,昨天只买关于衣的东西了。

  “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沐恩走到玄关处换鞋,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你对我有没来由的敌意。”

  说完离开,潇洒的很。

  我最近情绪不对。

  沐恩这样想着。

  对人的杀意几乎搬到了明面上,总是有种暴虐心理。

  他找不到原因,也就不找了,现实中总有让人高兴的部分,就比如国际联合大学商业街的店铺大多是二十四小时营业。

  也就是说即便早上五点钟多一点也有他要找的店铺,推开店门,入目即惊:“是你!”

  “是你!”

  似曾相识的对话。

  “你认错了。”

  对方仿佛刚刚回过神,这时从阁楼下来一个人,看到沐恩挑了挑眉,默默转身上楼……

  “那个,两袋香米,一袋面粉,一斤干紫菜。”

  “哦哦,香米是大袋还是小袋?”

  “小袋,面粉也是。”

  阴魂不散!

  这是两个人共同的心声。

  接好东西沐恩离开,店员蠕动了两下嘴唇终究说不出“下次再来。”

  别来了。

  沐恩出门如同陀螺般转个不停,买了不少蔬菜和肉类,遗憾的是他并不会做日料,也不确定本国人早上吃什么。

  事实上本来也不会做什么。

  所以早餐就从早餐店买了……

  早餐店的电视机播放着时事新闻,沐恩等待的过程中感觉无聊就盯上了它。

  电视机里正在采访【旧忆】感染者的家属,家属趴在黑白色的人的旁边,不停的哭诉着。

  沐恩看的无趣,正好早餐做好了,接过袋子离开,所以没注意到电视机中的后续:病人缓慢的从床上坐起,黑白色的皮肤正面看着就像老照片一样,家属激动的抱住了病人,病人面无表情的脸突然露出了诡笑,主持人正大呼“这是奇迹!这……”,他讲解的声音和家属的痛哭戛然而止,无他,病人扭断了家属的脖子……正面扶着家属的脑袋,向后九十度……

  早餐店的店员看的目瞪口呆,手里的豆浆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地。

  “嗬嗬……什么啊!”

  ……

  “我回来了,有人要吃早饭吗?”

  拎着米面酱油加早餐的沐恩进屋,发现三人都起床了,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各自的发讯器。

  “网瘾真可怕啊,吃……”

  “……请民众配合【旧忆】感染者转移隔离工作。注意,插播一条讯息,请民众配合【旧忆】感染者转移隔离工作,这不是请求,这是命令,注意……”

  沐恩看向巫惜,两人都有着相同的想法:出大事了。

  但沐恩很快冷却。

  关我什么事?

  千濑把发讯器音量调回去,她清楚的观察到沐恩的表情变化,仅有一丝惊奇,不到三秒便成了无所谓的样子。

  她想说什么,可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巫惜调查沐恩的时候她也在,她深刻的知道这人可能是个疯子。

  也就是国际联合大学只重视学生能力,否则像沐恩这样的人,是不会有机会考进去的。

  “这下又要忙起来了。”

  巫惜对着沐恩说道。

  “今天早上一名【旧忆】的感染者醒了过来。”

  沐恩纳闷道:“那不应该高兴吗?”

  巫惜:“他醒来的第一件事是笑,第二件事是拧断了妻子的脖子。”

  沐恩:当我没说。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