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忽悠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2906 2019.07.21 09:11

  于生最巅峰时到过练窍四品,随着年龄增长,现在近身搏杀最多还有练窍七品的实力,不过他最厉害的是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术。

  于生自信只要让自己拉开距离,练窍三品之下皆可杀!

  此时对峙双方相距不过三十步,这种距离下,对方竟然胆敢放话站着不动接自己十箭?

  饶是于生自诩这二十年的行镖生涯已经磨平了自己所有的棱角,听到这种辱人至及的话,也不由得生起一股怒火,而一直最敬重自己老爹的于威则咬牙切齿地对于生说道:“老爹,射死这个王八蛋!”

  于生深吸一口气,转头看向沈飞霞。

  “小心。”沈飞霞慎重地说道,她知道如果于生这时候退缩了,以后在镖局恐怕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江湖人,说到底,混的就是那张脸。

  为了生活,为了镖局里那帮老兄弟,很多时候于生并不介意低个头,服个软,偶尔回想起当初还是游侠的那段岁月,他会突然觉得,那个天不怕地不怕,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的自己,有些陌生。

  于生下马,拿着牛角巨弓,向前几步站定,将十只箭矢插在自己身前,朝对面扬声道:“弓名惊鸿,请赐教!”

  这一刻,他似乎又变回了当年那个游侠于生。

  黑面具同样下了马,腰间跨了一把刀,站在三十步开外,刀不出鞘,伸出右手示意于生可以开始了。

  于生收敛心神,心情古井不波,他紧盯着对方的眼睛,并不急着出手。

  场面一时间安静下来,空气似乎都变得凝固了,观战的双方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生怕打扰到两位高手的对决。

  杨溯也走出马车来到队伍前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能亲眼见到这种只在小说里才有的场景,让他觉得有些兴奋。

  沈飞霞厌恶地看了杨溯一眼,她一向最瞧不起这些只会花天酒地的公子哥,此时见杨溯一脸兴奋的站在那,觉得他这是把自己师父的对决当成一场好戏在看,可能在对方眼里,自己这些人的生死根本无关紧要。

  杨溯不知道自己观战的行为已经引起别人的厌恶,他正仔细打量着对面那个黑面具,回想着‘原著’中的那些剧情,总觉得有些熟悉。

  凄厉的破空声传来,空气被撕裂,于生突然射出了第一箭!

  没人看清他是怎么动的,只是眨眼间,箭矢就射了出去。

  “叮——”仿佛重锤撞上了铁毡,只见黑面具抬起右手放在胸前,准确地挡住了这一箭。

  “天蚕丝手套?”于生眯起双眼,看着对方手上那对隐约透着银光的手套,难怪敢徒手挡箭。

  不过最让于生忌惮的还不是对方那对可防刀剑的手套,而是对方刚才用手挡箭后,身体竟然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于生很清楚自己刚才那一箭是怎样的力道,却被对方轻描淡写地挡下了;第一箭是为了试试对方的成色,现在看来,成色十足。

  没有犹豫,于生再次出手,这一次弓弦连响三次,三箭连珠!

  箭在空中几乎看不清轨迹,三十步的距离像是不存在一般,转瞬即到。

  黑面具依然只用了一只手,在身前随意地一挥,仿佛在拍打蚊虫一般,将射来的三枝箭矢拨开了。

  于威倒吸一口凉气,老爹这一手三箭连珠,每一箭至少都用了七成力道,而且异常连贯,几乎没有丝毫空隙,但对方竟然只用一只手就给挡下了?

  这一刻,哪怕是对于生最有信心的于威,心中都开始忐忑起来。

  黑面具身后的一众马贼齐声叫好,各种欢呼声和口哨声响起,还有人朝这边叫嚣挑衅。

  沈飞霞脸色难看,担忧地看向于生。

  于生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发力。

  破空声接连响起,于生先是三箭齐射,接着又是两箭齐射,五枝箭矢一前一后笼罩了黑面具全身上下五处要害。

  没人看清黑面具是怎么动作的,不过他这次总算用了两只手,在身前快速挥动,天蚕丝手套带起一抹好看的银光,如同在身前构建了一道银色的屏障。

  五枝箭矢纷纷被银色的屏障弹开,或飞入林中穿透树干,或射中地面尘土飞扬,或击中山壁碎石满地。

  当众人被这巨大的声势所震撼时,于生根本没有去看这五箭的结果,而是拿起地上最后一枝箭矢,暴呵一声。

  弓如满月!

  于生脸色涨红,似乎要滴出血来,粗壮的右臂青筋暴起,如同爬满了蚯蚓,几乎炸裂开来!

  “嗡——”弓弦如同雷鸣般炸响,空气像是被点燃了,散发出一股炽热。

  黑面具眼中闪过精芒,右手按住腰间,拔刀了!

  没人能直视那抹如同圆月般的刀芒,尖锐的摩擦声异常刺耳,空气中火花四溅,如同沸水滴入油锅,炸开了。

  爆炸的气浪席卷而过,满天都是尘土,如同平地掀起了一股风暴。

  当尘埃落定,众人放眼看去,只见黑面具已经还刀入鞘,安然无恙地站在原地,而于生则如同瞬间苍老了十岁一般,微微弯着腰,出神地看着手中的巨弓。

  “老爹!”于威声音嘶哑,拿刀的手微微颤抖。

  沈飞霞死死地咬住嘴唇,红了眼睛,不忍去看接下来的一幕。

  “想不到我于生练了半辈子的箭,今日才发现自己只是井底之蛙。”于生自嘲一笑,看着对面的黑面具,“愿赌服输,你赢了,我只是没想到我那位仇家竟然能请到你这样的高手。”

  黑面具不为所动,伸手示意,“请吧。”

  于生将手中视若珍宝的惊鸿弓扔给黑面具,然后拔出腰间长刀。

  “不要!”沈飞霞再也忍不住,凄厉地喊道。

  于生回头看向这边,对众人摇摇头,示意大家不要妄动,以对方展现出的实力,一个人就能杀光整个车队,况且自己技不如人,愿赌就要服输。

  沈飞霞闭上双眼,泪流满面。

  “且慢!”一个声音打断了于生,却是一直静静观战的杨溯突然开口了。

  “李公子!”韩管事吓了跳,顾不上礼数,连忙拉住杨溯,生怕他说出什么不知轻重的话。

  现在这个局面在韩管事看来已经很不错了,他带来的护卫刚刚悄悄告诉他,对面这个黑面具实力之强,一旦翻脸,自己这边完全不是对手,所以韩管事担心杨溯不小心激怒对方;一个镖局的武术教头,不值得为他强出头。

  然而杨溯不这么想,他轻轻挣脱开韩管事,往前迈出一步,扬声道:“赵统领,可否借一步说话?”

  黑面具身体一震,惊讶地看向杨溯,他怎么知道自己姓赵?

  杨溯强忍住紧张和恐惧,面带微笑地看着黑面具,他已经将此人和脑海中的剧情对应上了。

  在原著中,太行山脉后来确实被一股势力给统一了,这股势力的主体就是一群戴黑面具的骑士,而其中一位用刀的高手还和主角有些交情,所以杨溯猜出了眼前这人的身份。

  “你是?”黑面具疑惑地问道。

  “可否借一步说话?”杨溯眼含深意地看着黑面具。

  最终,黑面具点头同意,两人一齐走向旁边的树林中。

  “二皇子。”

  不等黑面具开口,杨溯压低声音抢先说道。

  黑面具眼中闪过诧异,同样压低声音道:“你到底是谁?”

  杨溯将视线移向一边,双手负后,故作淡然道:“赵轩,宜州人,莲塘弟子,师从‘血饮刀’白顺,档案里记载你的刀很快,刚刚我算是见识了。”

  黑面具,也就是赵轩立马就被镇住了,他的身份来历在加入组织以后就成了绝密,眼前这人既然有资格查看他的资料,说明身份地位一定在他之上。

  “不知您是哪位大人?”赵轩小心翼翼地问道。

  杨溯负后的双手捏紧拳头,表情不变,缓缓看向对方:“此次我奉命前往凌州,事关重大,但中途遭遇埋伏,云烟阁和绿水亭损失惨重,我现在只能伪装身份混入这个车队,试图骗过追兵,我问你,你在这附近有多少人手?韩进在哪?”

  赵轩心神剧震,杨溯在他心中的地位再次拔高一层;云烟阁和绿水亭是二皇子秘密成立的两股江湖势力,能让这两股势力为了他损失惨重而且他对自己上司也是直呼其名,这样看来,他很可能是二皇子身边的心腹。

  想到此,赵轩低下头,恭敬地行了一礼:“大人,我们奉命收拢太行山的山贼势力,目前这里只有我一人在此,韩大人前段时间接到上头的任务,我已经几天没有联系上他了。”

  “那接下来你配合我行动。”

  “......是!”

  杨溯暗自松了口气,总算忽悠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