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激斗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3769 2019.07.14 11:52

  杨溯听到‘夜天一’这三个字时也是一愣,这可是‘原著’中戏份挺重的一个角色,至于夜天一口中说的司徒景,同样是杨溯认识的‘书上之人’,活了挺多‘章’的;也就是说如果不出现太大的意外,这两个人肯定不会那么早就挂掉,自己跟着他们,活命的希望更大。

  就当杨溯努力思索着对策时,庙内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不知大祭司来此,有何贵干?”自号云公子的玉面书生拱手问道。

  要是换个人来,众人已经将其宰掉扔出去喂狗了,但既然来的是风云榜上的大人物,众人还是不愿意轻易撕破脸。

  夜天一笑着看向被绑在地上的朝春秋,“向诸位借个人。”

  此言一出,庙内的气氛像是被冻住了一般。

  刀疤脸张横眼中凶光一闪,早就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是风云榜上的大人物又如何?老子出生入死才绑来的‘肥羊’,你说借走就借走,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张横向前一步,冷笑道:“夜天一,我们若是不借呢?”

  夜天一收敛笑意,左手负后,右手前引,自有一股威严的气度。

  “如此,请赐教。”

  话音落下,异变突起!

  夜天一身体四周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一股燥意,像是有什么东西即将突破空气的束缚出来肆虐一番;先是点点火星凭空出现在夜天一身体四周,紧接着一团一人多高的火焰将夜天一包裹其中,火舌如同妖魔,贪婪地舔舐着一切可以燃烧的东西。

  木质的门槛在火焰的烧灼下,瞬间变得漆黑一片,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如果篝火中旺盛燃烧的树枝。

  张横回头看向身后一脸平静的清灵子,知道是这位叛出紫霄宗的老道出的手,只是没想到清灵子出手会这么隐蔽,火势会这么大,换成自己面对这一招,怕是不死也得脱成皮。

  夜天一怎么样了?不会就这么死了吧?张横一边想着,一边回头看去,然后瞳孔微缩,一脸震惊。

  只见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中,夜天一的身影渐渐变得清晰起来,火焰竟未对他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

  “我擦!”杨溯同样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下意识地爆了粗口;虽然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来那个世界完全不同,但是亲眼见到这样的‘超自然’现象,还是给了杨溯极大的震撼。

  火光的映照下,夜天一的大红袍显得更加红艳,“听说紫霄宗号称雷火双绝,本座观教中圣火令有所悟,悟出了几手御火之术,一直想和紫云真人切磋一二,好让紫霄双绝从此少去一绝!”

  “哼!”清灵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眼前这位圣火教的大祭司,刚进门时还一副谦和有礼的样子,直到此时,才真正显示出了他作为天下风云人物该有的睥睨。

  夜天一口中的紫云真人正是紫霄宗的开山鼻祖,在道门中辈分极高,已经闭关多年不问尘世,清灵子虽然早已叛出师门,但此时听夜天一辱及紫霄宗,他仍然觉得怒火中烧。

  毕竟夜天一口气之大,连紫霄宗的开山鼻祖都未放在眼里,清灵子在对方眼里又能算个什么东西?

  就当清灵子打算继续出手让这位口出狂言的大祭司知道厉害时,夜天一却先有所动作。

  只见夜天一伸在身前的右手五指弯曲,似乎要抓住什么东西,然后他身体四周正在燃烧的火焰竟然迅速地汇聚成一团,出现在他右手掌心之上。

  一人多高的火焰被夜天一凝聚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火球,火焰颜色由原先的赤红变成了纯白。

  随着纯白火球的出现,庙内的空气瞬间变得炽热起来,众人如同置身于火炉之中,哪怕夜天一还在一丈开外,众人都有一种即将被点燃的错觉,他手中那颗火球光芒刺眼,让人无法直视。

  如此手段,和清灵子刚刚那一记消无声息的火符比起来,实在是云泥之别。

  “来而不往非礼也。”夜天一笑着将手中的火球轻轻向前抛出,如同扔出一块石子一般随意,然而他这个动作却引发了庙内众人激烈的反应。

  “散!”张横怪叫一声,身体激射而出,朝左侧的墙壁撞去,似乎打算直接破墙而出,他在行进中还不忘顺手捞起地上的杨溯。

  随着张横的动作,其余人也都纷纷散去,无一例外,全都是破墙而出,似乎庙里即将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唯有一人还留在原地没有动弹——清灵子。

  倒不是清灵子托大,而是他能感知到这颗火球已经锁死了自己,他根本没法躲。

  清灵子迅速从衣袖中摸出一张金黄色的符纸,眼中闪过一丝肉疼,然后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当火球即将近身时,他将符纸对准身前,大喝一声:“疾!”

  古庙位于深山之中,夜半三更,林间偶有虫鸣声,显得十分寂静;然而下一刻,寂静被打破了。

  一声炸响从山顶传来,声音迅速扩散出去,惊起无数林间飞鸟。

  山顶的古庙此时已经彻底坍塌,断壁残垣,四周是漆黑的碎石和正在燃烧的断木。

  废墟中,有两人相对而立,正是夜天一和清灵子。

  夜天一风采依旧,一身大红袍丝毫不染尘埃,而他对面的清灵子就显得狼狈异常了,道袍漆黑一片,头顶的莲花道冠有些歪斜,头发和眉毛也有些许烧焦的痕迹,本来一副仙风道骨的出尘模样,此时已经荡然无存。

  夜天一抚掌道:“好一记晴空雷云符,听说紫云真人从《上清云箓》中一共悟出了九道雷符,除了诸天神雷在内的三道只传掌教的雷符,其余六符你在叛出师门之前学会了几道?大可一一使出,让本座见识一下。”

  清灵子闭口不言,刚刚那道晴空雷云符已经是他压箱底的手段之一,可是仍然敌不过对方随手的一击,双方差距之大,实在让他感到绝望,好在此时夜天一的对手不止他一个人。

  黑衣面罩人扶着自己重伤的伙伴来到杨溯身边,“张横,云公子你们去帮清灵子!”

  张横和云公子看了看地上那名重伤的黑衣面罩人,没有多说什么,准备出手。

  事实上众人一路疾行,若不是顾忌这么一个伤员,大家应该走得更轻松一些。在张横和云公子这样过惯了刀口舔血生活的散修看来,既然做的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勾当,就不应该有任何妇人之仁,受了重伤,就该早早被遗弃才对。

  但这样的话众人忍了一路最终也没说出口,倒不是大家突然有了慈悲心,而是这些始终戴着面罩的黑衣人才是此次行动的主力;一开始黑衣人的人数有八人之多,但此时只剩下两人,其中一个还受了重伤,其余人都死在了行动中。

  事实上朝春秋身边的护卫力量之强,简直让人心惊,如果不是这些黑衣人在关键时刻悍不惧死,并且人人身先士卒,一行人别说成功将朝春秋绑走,恐怕连通州城都逃不出去。

  所以到头来,一行人开始行动前一共十四人,现在还剩下八人,死的六人都是黑衣人这边的,这就是大家不敢开口让黑衣人扔下伤员的原因,一来最后还得靠对方和幕后人联系才能将朝春秋这个烫手山芋脱手,二来嘛,则是怕惹怒了对方,这些人拼起命来那可真是不把命当命啊。

  私底下交流时,几位江湖散修都怀疑这些黑衣人可能都来自于军方,对方的一言一行,都有着行伍出身的痕迹,而且令行禁止,与人搏命,招式半点不花哨,全是简洁实用的军中杀人技。

  什么样的势力才能调动这么多军中高手隐藏身份出来做这种事?众人根本不敢去深思,生怕自己知道太多,一不小心陷进去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也是因为这样的忌惮,当黑衣面罩人发话让几位散修去对付眼前那位风云榜上的大人物时,几人才会乖乖听话。

  夜天一再厉害,还能比朝守义更可怕?

  最先出手的是张横,只见这个壮硕的汉子一步跨出就已经在几丈开外,奔走如雷,直接撞向不远处的夜天一。

  夜天一竟是不闪不避,站在原地等着张横来撞。

  张横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管是夜天一这样借众生愿力的神道中人,还是清灵子那样引天地灵气的天道中人,都少有淬炼肉身的,即便有,也没法和自己这样的武者相提并论,所以只要被自己近了身,这些手段层出不穷的神仙似的人物,也不过是那纸老虎,一戳就破。

  然而此时夜天一竟然自大到任由自己近身?

  张横狞笑一声,本来还留力四分,此时尽数汇聚在双手之上;他绰号‘奔雷手’,一双手本就可以碎石裂金,生撕虎豹,靠近夜天一后,就要直接洞穿他的胸膛,然后将其分尸。

  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张横这一招之下。

  然而当张横的手触碰到夜天一的红袍时,他脸色一变,竟然没有任何实感?

  张横从夜天一身前一穿而过,夜天一的身体如同镜花水月,只是微起波澜。

  他皱起眉头,感到自己身体四周的空气突然变得炙热,回想起刚刚庙内清灵子对夜天一施展火符的那一幕,顿时脸色剧变,肌肉紧缩,筋骨如雷鸣炸响,力达脚背,身体如离弦之箭,朝林中劲射而去。

  即便如此,张横后背也已经燃起了火焰,而他原先所在之地,一团火柱冲天而起,声势骇人。

  看见这个刚才狠狠踢了自己一脚的家伙受了伤,杨溯暗爽,这才转头对身旁的黑衣面罩人说道:“夜天一练成了身外化身,寻常手段伤不了他,只有武道神意或者真灵才能对他造成伤害,练窍境的就别派去送死了。”

  听到杨溯的话,先前故意慢了一拍的云公子此时彻底停下了脚步,他已经不敢小觑杨溯说的任何话了。

  远处的夜天一竟然也听到了杨溯的话,饶有兴致地看了过来,“没想到朝大公子对这些神道手段还有所了解,是令尊告诉你的?”

  杨溯笑了笑,反正他有一个‘天下第一’的‘爹’可以甩锅,他可以肆无忌惮地说,之所以多嘴,是为了继续增加自己在众人心中的影响力;转头看向之前打算教训自己的张青青,杨溯假装淡定地说道:“紫青双剑乃神兵,最能杀伤他这具以香火愿力凝成的身外化身。”

  黑衣面罩人冷冷地看了杨溯一眼,没有计较他的多嘴,夜天一的出现实在太令人意外,自己一行人的行动路线是绝对的机密,但竟然会被对方在这里截住,到底是情报泄露了还是对方太神通广大?还会不会有别的势力赶来?

  黑衣面罩人此时已经顾不得杨溯有什么算计,他只想尽快解决掉眼前的麻烦,于是他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陈墨离,张青青,你们两人去试试。”

  张青青闻言愤怒地看向杨溯,恨不得刺这个混蛋一剑;杨溯挑衅地瞪了回去,哥就是这么记仇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