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书上之人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2588 2019.07.12 12:04

  在今天之前,打死杨溯他都没法相信自己身上会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

  穿越也就算了,他竟然还穿越到了一本他看过的小说里?

  没错,当杨溯暂时理清了一些脑海里的记忆后,他惊骇地发现,朝春秋记忆里的那些人名,地名,王朝名和相关的事件,竟然和自己穿越前看过的一本小说里的内容一模一样!

  如果只是如此,杨溯大概会觉得这是老天爷给自己这位穿越人士开的金手指,凭借自己看过的那些书里的内容,熟悉‘剧情’走向,完全可以提前去抱那些‘未来’大人物的大腿,提前将一些宝物收入囊中,甚至抢在‘主角’前头去占据那些本该属于‘主角’的机缘。

  这一切,本该是他这位穿越人士的‘常规操作’,可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穿越成了朝守义的儿子。

  朝守义何许人也?那可是‘原著’里最大的反派人物!处处和‘主角’作对,至于最后下场如何?那还用多说吗?反派存在的意义不就是被主角打败?

  朝守义在‘书里’的下场极其凄惨,而作为他的儿子,朝春秋,在书里的戏份极少,只提了一句:‘被仇家绑架,死得不明不白,引来了朝守义的雷霆之怒,整个朝帮的内乱由此开始。’

  念及此,杨溯又想哭了,自己穿越的这个角色就是属于那种在电视剧里活不过一集的炮灰啊......

  等等,被仇家绑架,死得不明不白,不会说的就是现在这次绑架吧?这么说朝春秋这次就会死?还是说在‘原著’里,朝春秋在刚被绑架那会儿就已经死了,自己才会有机会魂穿到他身上?

  杨溯暂时还弄不清楚‘自己’的死因,‘原著’里对于朝春秋这种连龙套都算不上的货色,就一句话给打发了,完全没有涉及具体绑架的剧情,反正就是死了。

  所以‘自己’的命运在这个世界里已经被定好了?‘死得不明不白’?自己穿越过来的第一件事就需要逆天改命?

  杨溯越想越害怕,他只是一个喜欢看小说,爱幻想,连恋爱都没谈过的普通宅男,现在不仅被人绑架,还得知了‘自己’必死的命运,这让他如何不怕?

  好半天才从剧烈的疼痛中缓过来,杨溯艰难地抬起头,观察起周围。

  这是一间破旧的庙宇,庙宇早就没了香火,正中供奉的那座天王怒目神像半边脸庞都已坍塌,屋梁之上结满了蛛网。

  庙内算上被绑的杨溯,一共有十一人,但却隐隐分成了五个阵营。

  人数最多的三人围坐在一堆篝火旁,一位清瘦矍铄,鹤发童颜的老道,身着藏青色道袍,头戴莲花冠,正盘膝而坐,双手合于小腹前,闭目吐纳,显得仙风道骨,气质出尘;老道身旁站着一个五大三粗,袒胸露乳的壮汉,汉子脸上有一道刀疤,从左边眉角一直蔓延到嘴唇,让他看上去更加凶神恶煞;杨溯看了看壮汉脚下那双鞋,认出刚刚就是这个混蛋踢了自己一脚。

  和这位壮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白皙俊秀,文质彬彬,一身玉面书生的雅致青衫,拇指食指摩挲着一枚羊脂美玉雕琢而成的玉佩,一眼看去,半点不像江湖人士,而是世家大族出身的风流士子。

  三人左侧,靠近神像石台处,坐着一男一女,都是一身玄色劲装,背负古朴长剑;男子接近而立之年,沉稳有度,他身旁的女子长相秀美,气质出尘,比杨溯在电视里见过的那些女明星都要来得亮眼;庙里就只有这么一位女子,所以很显然刚刚那番充满恨意的话正是从她口中说出的。

  此时女子见杨溯正在打量自己,立马杏目含煞,冷冷地瞪了过去:“看什么看?信不信刺瞎你的狗眼!”

  “那你来啊!臭婆娘!”杨溯强压下恐惧,用颤抖的声音骂道。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谁也没想到这个被绑架的纨绔子弟居然这么有种?

  女子瞪大眼睛,有点没反应过来,随即大怒,气得脸色通红;她站起身,大步朝杨溯走去,就要再狠狠地教训一下这个混蛋。

  杨溯死死盯着这名女子,飞快地喊道:“有本事报上名来!”

  “你记住了,我乃灵虚剑宗张景之女,张青青!来日我必杀朝守义,以慰我爹在天之灵!”张青青说得咬牙切齿。

  “够了!”一道严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及时制止了张青青。

  “呼——”杨溯重重呼出一口气,心脏狂跳不止,暗自庆幸自己赌对了!既然这些人选择绑架自己而不是直接杀死自己,而且自己现在都完好无损,就说明对方暂时还需要自己好好活着,所以他不相信这个叫张青青的女人可以乱来,他转头看向刚刚发出声音的地方。

  靠着墙壁坐着两人,这两人都是一身黑色劲装,脸上戴着银丝滤网组成的面罩,看不到真实容貌。

  此时一位面罩男子正背靠墙壁而坐,他胸腹之间有一摊猩红的血迹,像是被人以刀剑贯穿而过,触目惊心;男子紧闭双目,气若游丝,他的同伴手拿伤药,看样子刚才在给他处理伤口。

  手拿伤药的面罩男子没有看向杨溯这边,而是看向刚才坐在张青青身边的负剑男子:“陈墨离,管好你师妹,别惹事!”

  面罩男子说话并不客气,充满了警告的意味,杨溯判断他应该就是主事之人,可惜戴着面具,分辨不出身份,不过这个叫张青青的女人倒是和自己脑海中的‘小说人物’对上号了。

  没错,杨溯是故意激怒张青青的;认清现实后,他知道自己想要自救的话,唯一能够利用的就是看过的那些‘小说内容’,所以他必须先想办法知道绑架自己的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看能不能从中找到自己熟悉的‘剧情人物’。

  之所以选中张青青是因为听她刚才那番话,应该和自己那个‘爹’有着血海深仇,这样的人更容易被激怒。

  名叫陈墨离的男子走过来拉住了张青青,低声道:“小师妹,别意气用事,想想我们这次的目的。”

  张青青不甘地瞪了杨溯一眼,转身准备离开。

  “张永还活着。”紧张的声音从张青青身后传来,她飞快地转身,不可思议地看着地上的杨溯。

  “你说什么?!”

  “我说,张景的弟弟,你的小叔,张永,还活着!”杨溯看着张青青,一字一句地说道。

  “怎么可能!”张青青不相信,五年前那场变故,灵虚剑宗满门一千多人,除了她和师兄陈墨离,其余人全部死绝,这么多年也没在江湖上见到过别的师门中人,张永怎么可能还活着?

  “张永......左肋骨有一处暗伤,每到......阴雨天气就隐隐作痛,他这么多年没办法练窍大成都是因为这处暗伤的缘故,我没说错吧?”杨溯皱眉思索着,然后越说越顺畅,最后一脸肯定地抬头看向张青青。

  张永身上那处暗伤的事情,除了张家自己人,其余人都不知道,就连张青青也只是听父亲隐晦地提过一次,现在却从杨溯口中说出,由不得张青青不信。

  “我小叔在你们手里?”张青青死死地盯着杨溯。

  杨溯眼中闪过一抹狡黠,摇摇头:“我不会告诉你的。”

  “你!”张青青怒极。

  “我活着,你才有机会知道。”杨溯一脸认真地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