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拦路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3982 2019.07.20 11:29

  于威是威远镖局收养的孤儿,他还在襁褓中时就被狠心的爹娘仍在路边,被路过的威远镖局武术教头于生捡到,带回了镖局;稍大一些就认了于生为义父,跟着姓了于,至于名字则从威远两字中取了一个‘威’,希望他能铭记镖局对他的恩情。

  于威骑马来到义父于生旁边,嬉皮笑脸地问道:“老爹,你说马车里那位李小姐真的能单枪匹马杀掉一个山寨的悍匪?我看着一点都不像啊。”

  武术教头于生两鬓斑白,背负一把牛角巨弓,刀刻般的脸上神情严肃,撇了于威一眼,骂道:“你才练了几天武?懂个屁!”

  于威不以为意,抬起手中的宿铁刀说道:“老爹你这话说得就不讲究了,整个镖局里有谁练武比我更刻苦?”

  威远镖局的马匹数量并不多,这次行镖一共拉出来六骑,于威能成为其中一骑,靠的是实打实的马战实力;他手中这把宿铁刀,作工精细,异常锋利,一刀可砍断三十层札甲,是战场上的杀人利器;镖局所有的制式武器都要在官府登记在册,增添一件折损一件都需要详细报备,像这样的宿铁刀整个威远镖局也只有八把,于威能获得其中一把,可不仅仅因为他有一个当武术教头的义父。

  于生看了一眼于威手中的宿铁刀,眼中闪过一丝欣慰;正如于威所说,他习武异常刻苦,加上在刀术上有几分天赋,后来被总镖头沈震赐下一把宿铁刀,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了,时时刻刻刀不离手,练得很疯魔。

  于生一辈子没有娶妻生子,就把于威当成自己亲儿子在养,看见儿子出息,哪个做父亲的都会觉得欣慰,不过在嘴上于生是从来不会助长于威的威风的,“李家那位小姐是真正的武学天才,练一天顶的上你练十天,人家今年还未及冠,肯定已经是练窍境的高手了!”

  于威听了这话也不恼,而是握紧刀柄,眼神坚毅:“一步比我快,不一定步步都比我快,早晚有一天我会追上去的!”

  于生暗自点头,这次没有出言打击他,习武之人,只要有这份心气在,比什么天资都重要。

  “老爹,车里那位李小姐看上去可不像是受了重伤,倒像是染上什么疾病了,都练窍境了还这么脆弱,会不会是假的啊?”于威问道。

  显然车里的动静大家都看在眼里,只是没人多问。

  于生回头看了那辆马车一眼,摇摇头:“练窍分九品,只要还没换髓到达圆满境界就还属于肉体凡胎,生病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你觉得这位李小姐到了练窍几品啊?”于威好奇问道。

  于生皱起眉头:“你小子今天怎么这么多问题?”

  于威讪笑道:“我这不是好不容易见到一位传奇人物,好奇嘛。”

  “回你的位置好好守着去!”于生呵斥道,于威撇撇嘴,骑马回到了装货的板车旁。

  队伍最前方的沈飞霞回头看了看,犹豫一下,然后骑马来到于生旁边,开口问道:“师父,您说收留那对兄妹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对待沈飞霞,于生就不像对待于威那么严厉了,脸上神情和蔼了几分,“姓韩的想搭上李家这条线,我们没办法拒绝;听那位公子哥的意思,他们应该是杀退了敌人,只是那位李小姐受了伤,需要休养;那位李小姐约莫有练窍七品的实力,既然她都能护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逃出来,就算他们招惹上的敌人追上来,我们也能应付,所以不必太担心,倒是如果这次真能搭上李家,对镖局可算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沈飞霞点点头,神情放松了几分,有了些笑意,“若真是这样,师父您老人家走完这趟镖就可以享福啦。”

  “哈哈哈。”于生难得地开怀大笑,他加入威远镖局之前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游侠,性情耿直,得罪了许多人,后来被仇家追杀,是沈震救了他,并邀请他加入镖局;于生便在威远镖局当了二十几年的武术教头,这期间许多仇家找上门来,都被沈震借用镖局的名头挡了下来。

  于生念这份情,也一直尽心尽责地教导镖局里的青镖们,他本身武艺不俗,刀术马术还有弓术都很了得,为镖局培养了许多好手,可以说威远镖局能一直走到今天,于生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

  去年沈震本意为于生举办金盆洗手的仪式,让他退下来在镖局里好好养老,但于生拒绝了,说还没到享福的时候。

  沈飞霞知道于生这是想再护着自己走一程,心中感激,此时这样说,也是想宽于生的心。

  两人聊了几句,于生突然皱眉看向前方,沈飞霞也很快听到了动静,抬头看去。

  前方,有马蹄声传来。

  片刻后,众人前方出现一队人马,大概三十余骑,人人手持刀剑;于生挥手示意车队先停下来,然后和沈飞霞一起来到队伍最前头。

  在太行山脉里,山贼数量虽多,但能有马,称得上来去如风的马贼却并不多,毕竟一匹马价格昂贵不说,养马也颇为不易,眼前这队人竟然能有三十多匹马,太行山脉什么时候多出一股这么有实力的马贼了?

  带着这样的疑惑,于生双手抱拳高声说道:“通州威远镖局于生,向诸位好汉借道!”

  眼见前方没有动静,于生咬牙从怀中拿出两袋银子,扬声道:“孝敬太岁钱五十两白银!”

  沈飞霞看了看于生,没多说什么,一般来说像这种‘借道’的太岁钱,只要二十两左右就够了,太少了不好打发,太多了自己损失大,还容易把对方越养越贪,二十两是威远镖局和这条行镖路上各路山贼们约定俗成的数;一家镖局除了自身的信誉,最重要的就是开发出一条安全的行镖路线,镖局需要和这条路上大小的地头蛇们打点好关系,哪些可以拿捏,少给些钱,哪些需要放低身段,多说些好话,这中间的尺度怎么拿捏,要怎么保证能用最少的代价安全地通过这条路线,这就是一家镖局的生存之道。

  本来之前附近这地带的山贼头目名为彭大海,早些年受过于生的恩惠,所以每次路过这里双方都会寒暄几句,太岁钱也只需要象征性地给点就行,没想到这么快这里就换了新主人。

  眼看于生拿出五十两白银对方依然无动于衷,赶上前来的于威勃然大怒,直接拔出了腰间的宿铁刀,就要破开大骂,被于生狠狠地瞪了回去。

  前方领头一人披黑袍,戴着一个纯黑色的面具,腰间跨一把环首刀,气势凌然,在一群衣着凌乱的马贼中显得鹤立鸡群。

  黑袍面具人没有开口,他身旁一位手持开山斧的壮汉扬声说道:“太行山现在是我们黑风寨说了算,从此以后,这里的规矩得改一改,要从这条路过,就得买一面黑煞旗,买了旗,保管你们之后一路平安!”

  于生摸了摸手边的牛角弓,开口问道:“不知道这黑煞旗是怎么个买法?”

  “好说,五百两白银!”

  “放屁!你们欺人太甚!”于威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骂道,威远镖局走这么一趟镖都未必能赚到五百两,这些家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手持开山斧的壮汉狞笑一声,就要开口,被身旁的黑袍面具人挥手打断了,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五百两白银,买了这面旗,我保证你们商行今后一年出入太行山都是安全的。”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大家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买卖’,听对方这意思,太行山脉就像是他家开的一样,只要买了旗就能畅通无阻;可问题是太行山这么大,山贼多如牛毛,又有谁能真正做到‘一统江湖’?

  所以黑袍面具人此时说的话对众人来说根本没有丝毫的可信度,完全就是信口开河,而且若是真的能像对方说的那样,那以后所有的商行都不需要再花钱请镖局送货了。

  “老爹,还跟他们说什么,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于威愤懑地说道。

  于生转头看向沈飞霞,毕竟她才是这次的领头人,是战是和,终究还得她来拿主意。

  “师父,看得出对方的深浅吗?”沈飞霞询问于生。

  于生凝视前方:“拿开山斧的那个肯定是练窍境,至少八品,他身边那几个都是破体境,为首那个戴面具的我看不出深浅。”

  沈飞霞深吸一口气,有些犹豫。

  “沈小姐,于师傅,怎么说?”后方的韩管事骑马过来,身边跟着一位福翔商行派出的护卫。

  沈飞霞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当断不断,反而会让雇主看低了自家镖局。

  “韩管事,可能没办法善了,您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好您还有货物。”

  韩管事皱起眉头,他刚才在后面也听到了对方的喊话,五百两白银,对威远镖局来说确实是个没法接受的数字,只是这一趟行镖对他来说已经远远不止是一单生意那么简单了;想到此,他回头看向后方那辆马车,刚好杨溯也撩起车帘,朝这边看来。

  和杨溯对视一眼,韩管事不再犹豫,从怀里拿出几张银票递给沈飞霞,“沈小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钱我们福翔商行来出,放心,事后该给的佣金一分都不会少,而且我保证不会追究此事。”

  区区五百两银子和李大公子的安危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韩管事只求能顺利走完这趟镖,只要能让李公子念这份情,就算花五千两白银他也觉得值!

  沈飞霞愣了愣,镖局行镖还从来没有让雇主出‘买路钱’的道理,她正打算婉拒,于生突然抱拳道:“如此,我代镖局上下,谢过韩管事!”

  接过银票后,沈飞霞皱眉问于生:“师父,这样合适吗?”

  于生有些感慨,他对沈飞霞以后接掌威远镖局并没有什么意见,这位弟子肯吃苦,念恩情,做事也大气,唯一欠缺的就是为人处世的经验了。

  “现在对韩管事来说最重要的是安全地将那对兄妹送到凌州,那些货物和这单生意对他来说已经可有可无了,所以咱们就按照他的意思,尽量平稳地走完这趟镖,他肯定会记这份情。”

  沈飞霞闻言点点头,“便宜这帮家伙了。”

  最终由于威骑马过去和对方‘交接’,过程很顺利,对方拿过银票,给了于威一面绣着刀剑的黑色旗帜。

  就当众人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时,戴黑色面具的男子突然指了指于生:“你叫于生是吧,有人让我帮忙解决一桩恩怨。”

  沈飞霞勃然变色,拔刀指着对面,厉声道:“你们什么意思?出来做事丝毫不讲信用?”

  其余人也都一脸怒色,只觉得这帮人欺人太甚。

  黑面具语调平稳,缓缓说道:“既然买了旗,自然会让你们安全通过,只不过一码归一码,刚才那个是公事,现在我要解决的是私人恩怨,放心,我身后这些人不会插手。”

  “哈哈,你意思是你还想一个人挑我们一群?”于威被气笑了,他本来就满肚子火,此时正上下打量着对面这个面具人,思索着从哪里下刀比较好。

  黑面具没有多说,而是独自骑马向前了几步,他身后的人都一脸看热闹的表情,果然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于生皱起眉头,对方越是这样肆无忌惮,他就越觉得棘手。

  “不知道阁下要解决什么恩怨?”

  “对方姓赵,让我和你赌一场。”

  “哦?”

  “听说你最厉害的是箭术,我站着不动接你十箭,我若是接不下,生死自负,保证没人会为难你们;但若是我接下了,你将手中那把弓留下。”说到这里,黑面具顿了顿,一字一句地说道。

  “然后自断一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