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 武侠

    类型
  • 2019.07.12上架
  • 45.48

    连载(字)

5114位书友共同开启《我要当主角》的武侠之旅

舵主书友20190516230332805 舵主紫色枫楪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绑架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2795 2019.07.12 12:00

  朝帮的总舵位于有‘西南第一州’之称的丰州境内,在‘寸土寸金’的丰州城,朝帮的帮派驻地占地极大,千门万户,极土门之盛,哪怕是一州刺史的府邸都远远不及,无愧于天下第一帮的美誉。

  朝帮总舵的一间书房内,一名男子端坐在一张由沉星紫檀拼凑而成的太师椅上闭目养神,书房正中一尊淡黄色宣德炉正燃着用于醒神的龙涎香,房间里翠烟浓郁,结而不散。

  片刻后,男子睁开双眸看向大门的位置。

  他看上去只是不惑的年龄,头戴一顶紫金冠,以白玉象牙簪束发,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睁开眼后更是寒光四射,显得极具威严。

  “进。”仿佛金石撞击般的声音从男子口中发出。

  一位身着青衫,羽扇纶巾的青年男子推开门走了进来,来到太师椅前,底下头恭敬地说道:“义父,查到了。”

  “说。”

  “出手的人里,有司徒景。”

  “新晋的那个武道宗师,毒阎罗司徒景?”

  “没错,虽然现场所有尸体都被人用药物毁坏,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我暗堂一位精通药理的供奉仔细查看了尸身上残留的药渣,他告诉我这是十年前毒阎罗司徒景独门的化尸粉。”

  “哼!”太师椅上的男子冷哼一声,整座书房似乎都跟着抖动了一下,青衫男子瞬间汗透衣衫,只觉一股威压如同昆仑山脉一般,重重地压了过来,压得他浑身骨头都在咯吱作响。

  但青衫男子知道,对方不是有意为之,这只是他这位义父无意间的一次‘发泄’,虽没有特意针对他,但如同巨龙翻身,地动山摇之下,自己这样的‘蝼蚁’难免被伤及无辜。

  好在自己跟随义父习武多年,体魄打熬得颇为不俗,还不至于被这样的无形威压给压得‘五体投地’。

  很快,中年男子也回过神来,收敛起一身凌人的气势。

  “一个十年前只会用毒保命的跳梁小丑,消失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跨过了宗师门槛,不知珍惜,却跑来找死,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他!”男子双眼散发出摄人的寒光,青衫男子低下头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神。

  “有对方下落吗?”

  “还在追查。”

  “这件事没这么简单,查清楚了,这次我要这些魑魅魍魉通通死绝!”

  “是,义父!”

  青衫男子低头应道,至于对手是什么人,有什么来头,他根本半点都不担心。

  武道宗师又如何?这些年死在这位天下第一帮帮主手上的武道宗师还少了吗?至于家世背景,偌大一个青苍王朝,在所有江湖人心里,其实皇帝有两位,一位是那金銮殿上的九五至尊,而另一位,则是青苍王朝的江湖君王,武林盟主——朝守义!

  甚至有人说京城的那位皇帝老爷说的话,只在长安城里管用,出了长安城,还得是朝守义这位‘地下皇帝’说话最管用。

  所以当自己这位威压江湖二十余载的义父说要谁死时,青衫男子从不怀疑义父是在说空话大话。

  就当青衫男子准备退出书房去做事时,却突然被叫住。

  “左棠,我和你一起去通州。”中年男子,也就是朝守义开口道。

  林左棠惊骇地抬起头看向自己义父,“您要亲自出手?!”

  “不去一趟,不放心。”

  听到这句话,林左棠深吸一口气,青苍太平许久的江湖,这次恐怕又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了。

  ......

  杨溯从黑暗中渐渐恢复了神志,紧接着是五感的回归;四肢百骸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似乎被人狠狠地殴打过一般。

  他痛苦地呻吟一声,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色的布鞋,鞋上沾满了黄泥,一股像是在酸菜坛子里腌了十几天又在臭水沟里泡过的刺鼻气味直钻入鼻孔,杨溯皱着眉头想要远离这股恐怖的味道,这才发现自己双手被反绑了起来。

  杨溯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挣扎起来,还没等他挣扎几下,眼前那双黑色布鞋动了;杨溯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被人重重地一脚踢在了肚皮上,硬生生地飞出十几步的距离,最后后背狠狠地撞在了一个硬物上,传出‘砰’的一声响。

  “小泥鳅乱动什么?醒了就好好躺着!再乱动,当心爷爷我再赏你几脚!”

  一个沙哑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语气凶狠无比。

  不过杨溯此时已经顾不上去仔细听对方说了什么,他被刚刚这一脚踢中后,整个人已经痛得蜷缩成一团,全身都在颤抖。

  杨溯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似乎都被踢碎了一般,这辈子都没这么痛过!

  自己之前不是在图书馆里看书自习,准备即将到来的高数考试吗?怎么只是打个盹的工夫就被人绑起来了?

  绑架?可是自己这么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有什么值得别人绑架勒索的?而且还是直接从大学图书馆里将自己绑走?

  天底下还有这么嚣张的绑匪?

  活了快二十年,一直都平平淡淡,别说大风大浪,连街头斗殴都没怎么见过的杨溯此时只觉得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前所未有的疼痛加上恐惧,终于压垮了杨溯的神经,他就这样蜷缩着身子小声呜咽了起来。

  片刻后,杨溯耳边传来一声讥笑,听声音有些悦耳,似乎是名女子,但她说的话可就半点不悦耳了。

  “朝老贼纵横捭阖,嚣张跋扈了半辈子,想不到生出来的儿子竟是如此废物!真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朝老贼滥杀无辜,暴戾恣睢,早晚也是如此下场!”

  哪怕没有看到说话人的样子,杨溯都能想象出这名女子说话时那咬牙切齿的模样,因为声音里透露出一股刻骨铭心的仇恨。

  神经病,你谁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杨溯痛得暂时说不出话来,只能心中疯狂咒骂着。

  “哈哈,这位美人儿,话可不能这么说,朝春秋朝大公子那可是天字第一号的大纨绔,风流倜傥,又爱一掷千金,在通州城内留下了无数的风流韵事;不管是世家千金,还是小家碧玉,哪怕是青楼里的红姐儿,哪个女子不称赞一声朝公子的好?听说好些个已嫁为人妇的贵夫人都被朝公子迷得神魂颠倒,去年还有个世家大族的痴情女子为了朝春秋险些要‘休掉’她那位入赘的可怜夫婿,这件事在通州闹得沸沸扬扬,连我远在剑州都听到了些风声传来;所以啊,这位朝公子可不是废物,只不过他的‘厉害’,美人儿你没机会体会到而已。”

  又有一人说话了,听声音似乎是位年轻的男子,可他说的内容杨溯一句都听不懂。

  什么朝大公子,什么天字第一号的大纨绔,什么风流韵事,他根本没有丝毫印象。

  等等,朝春秋?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一想到此,杨溯突然觉得脑袋一阵剧痛,这疼痛来得如此猝不及防,以至于都让他暂时忘却了身体的疼痛。

  杨溯痛到几欲晕厥,只觉得脑海中闪过许许多多的片段,走马观花一般,看得见却摸不着。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好久,杨溯才慢慢回过神来,一点点理清了脑海中新出现的海量信息。

  首先,自己穿越了!

  没错,就是穿越小说和电视剧里说的那种穿越,而且是魂穿,灵魂穿越到了这个叫朝春秋的倒霉蛋身上。

  学了这么多年科学道理,当了这么多年唯物主义者的杨溯之所以能这么快就接受了穿越这种玄幻的事实,是因为他想象不出自己所处的那个时代,有什么科技能让自己在瞬间经历另外一个人十几年的人生,而且所有的场景都那么生动,所有的记忆都如同刻在脑海里一般。

  所以哪怕杨溯千般难受,万般不舍,他也只能接受自己确实穿越了这样的离奇事实。

  杨溯看过的那些穿越,不说金手指,好歹性命无忧,可自己穿越过来竟然直接就是被绑架的命运?而且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自己竟然是朝守义的儿子?

  如果杨溯穿越之前没看过那本书,凭借脑海里朝春秋对自己爹的那些认知,他或许会觉得能穿越成天下第一帮帮主的儿子,实在是老天对自己的眷顾!

  可是自己偏偏看过那本书,而朝守义正是那书上写的必死之人啊!

  (新书期间每日两更,上架后每日三更或更多,每晚8点左右更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