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夜袭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3939 2019.07.21 20:24

  没人知道树林中的两人聊了什么,只见两人一起走出树林,然后赵轩将手中的惊鸿弓归还给于生。

  “赌约作废,你就当欠这位公子一个人情。”留下这句话,赵轩带着一众马贼离开了。

  直到赵轩带着人走远以后,杨溯才松开一直紧握的双手,手心里全是汗。

  威远镖局一群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于生拿着失而复得的惊鸿弓,愣了片刻,这才对着杨溯抱拳道:“李公子,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的着我这个老头子的地方,尽管开口!”

  杨溯有些脸红,从来没被人这么正式地感谢过,正打算客气两句,一旁的于威直接跪了下来,就要对杨溯行一个跪拜大礼,吓得杨溯连忙拉住他,“别别别,于兄弟,不必如此,你快起来!”

  沈飞霞神色复杂地看着杨溯,前一刻这个人在她眼里还是一个可恶的世家子弟,没想到现在却成了威远镖局的恩人。

  “我代表威远镖局,谢谢李公子仗义出手!”沈飞霞对杨溯抱拳道,无论如何,救下了于生,她对杨溯都是充满感激之情的。

  ......

  树林中,司徒景的身形一闪而过,紧接着一道刀光斩过他刚刚所站之地,地面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刀痕,赵轩持刀出现在这里。

  “跑得倒挺快!”赵轩皱眉看着前方说道,他奉那位‘大人’的命令仔细清查四周,果然发现有人在跟踪那只车队,于是他果断出手,只是让司徒景逃掉了。

  想起那位‘大人’严令自己必须跟在周围不可走远,赵轩只好放弃继续追下去的想法。

  另一边,司徒景郁闷地想吐血,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完全看不透那位纨绔子弟;别的不说,那天晚上不知那个家伙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帮助张青青等人瞒过了昊天镜的搜查,当夜天一发现目标从昊天镜中消失时,自然也顾不上和司徒景继续斗下去,也是因为如此,司徒景才能逃出来。

  之后因为张青青和陈墨离身体里的离心蛊,司徒景再次追了上来,本来以为这次应该十拿九稳擒下杨溯了,偏偏紫青双剑竟然自行护主,而杨溯还及时利用了这一点,逼退自己;再后来,司徒景本来预计再过两天,紫青双剑因为主人气血亏空无法养剑,肯定没办法再保持那份灵性,而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再也没办法用双剑威胁自己,到时候就是自己出手的时候。

  可是鬼才知道那个难缠的家伙是怎么骗来一个快要练窍圆满的高手充当护卫的,司徒景本来就身受重伤,只能含恨远遁。

  ......

  此后两天都风平浪静,一行人走得畅通无阻,而杨溯和威远镖局的众人差不多算是打成了一片。

  杨溯对外的身份是李家的大公子,对于这种家世一流的公子哥,威远镖局的众人一直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很多人看着杨溯,既羡慕又自卑,毕竟他不仅家世好,人还长得仪表堂堂,清新俊逸,对镖局里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小人物来说,杨溯太容易让他们感到自惭形秽了。

  然而借着帮助于生这件事,当镖局里的众人主动对杨溯表达善意时,惊讶地发现这位公子哥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相当地平易近人,而且杨溯对于众人口中的那些江湖趣事十分感兴趣,听大伙儿吹牛打趣,丝毫不觉得粗鄙不堪,反而还会追问一些细节,让大伙觉得倍儿有面子。

  这样一位没有架子,喜欢听大伙儿吹牛,又对镖局有恩情的世家公子,镖局上下没人不喜欢,就连一开始对杨溯成见极大的沈飞霞,这两天见到杨溯都会流露出由衷的笑意;而杨溯自己其实也觉得很开心,他一个刚穿越过来就被人绑架到现在都还没彻底脱离险境的普通大学生,哪里会有什么高高在上的心态?

  当了那么久的宅男,当周围的人竟然都带着讨好的眼神看着自己,不知不觉都以自己为中心,自己随便说点什么都有人附和,除了一开始的不适应,渐渐的,杨溯也觉得有些暗爽,甚至有些希望这段路程能再长一点。

  遇到赵轩之后的第三天傍晚,车队停留在一处山崖下,众人围坐在几堆篝火旁,一边吃着烤肉一边说笑,气氛融洽。

  张青青经过这几天的休养,气色好了许多,已经停止呕吐,可以下地行走了;此时她坐在杨溯身旁,看着他一脸笑意地听周围的人聊天吹牛,不由地撇撇嘴。

  这几天她从未和杨溯有过交流,都是杨溯说,她听着,不做任何回应;一方面她还没从被师兄背叛的伤痛中走出来,另一方面对于被仇人之子救了性命这件事,她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而且杨溯这一路上尽心照顾自己,没有丝毫怨言;最要命的是自己那天竟然拽着他哭到崩溃!这样的事情让张青青觉得没面子的同时,又有些羞恼——自己怎么可以在他面前那样!

  今天下午镖局有人猎到了一些野味,打算晚上给大伙儿开开荤;开饭之前,杨溯去马车里通知了张青青一声,询问她要不要出来和大伙儿一起吃,本以为张青青会习惯性地无视自己,没想到她最后竟然‘嗯’了一声,于是几天来,张青青第一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在威远镖局一众男子心中,沈飞霞就已经是足以让大家争得头破血流,垂涎三尺的存在了,可是当张青青走出马车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的那一刻,大伙儿这才发现,他娘的,原来这世上还有如此动人的女子?

  大病初愈的脸上还没有多少血色,但这丝毫不影响张青青的美丽,就如同雨后的初荷,愈加显得楚楚动人,惹人怜惜,一众男子看得目瞪口呆,都忘了自己要干嘛,直到杨溯招呼大家,才继续开始吃肉,不过所有人的余光都在偷瞄杨溯身边那位‘表妹’,生怕自己错过了,以后就再也没机会见到这样的仙子了。

  反倒是这几天见惯了张青青各种模样的杨溯没怎么在意身旁的‘表妹’,继续询问些江湖趣事。

  因为有张青青在的缘故,今晚大伙儿就和打了鸡血似的,和杨溯说得最多的就是自己当年的英勇事迹,一个比一个嗓门大,你说自己当年一个人追着八个人砍了一条街,我就说自己当初和某某大侠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负,总之个个都争先恐后,生怕显示不出自己是英雄好汉,当然了,他们最希望的还是能引起张青青的注意,如果能让这位仙子多看自己一眼,那回去以后能和镖局里其余人吹上好多年呢!

  篝火旁,气氛热烈,唯一让人觉得遗憾的就是张青青始终不曾看过谁一眼,她要么就低着头怔怔出神,要么就转头看向身旁的杨溯,这让注意力一直都在张青青身上的众人有些挫败感,最终,还是于威壮着胆子对张青青抱拳道:“听闻李小姐当年单人独剑进太行山杀穿一整个山寨,灭匪无数,在下实在佩服不已!”

  此言一出,满场寂静,所有人都看向张青青,心中暗骂于威这小子读过两年书就是不一样,说话文绉绉的,关键胆子还大。

  张青青正出神地想着什么,并没有搭理于威,杨溯见场面有些尴尬,轻轻地用胳膊碰了碰张青青,“表妹,于兄弟问你话呢?”

  张青青被打断思绪,恼火地瞪了杨溯一眼,“谁是你表妹?”

  “额。”杨溯尴尬地愣在当场,他这几天也是有点入戏了,真把张青青当成了‘表妹’,现在才反应过来,人家几天前还要一剑刺死他来着......

  众目睽睽之下,杨溯一边暗骂张青青一点情面都不讲,白瞎了自己辛苦照顾她那么多天,一边摸着鼻子,眼带祈求地看着张青青,希望这位姑奶奶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看着杨溯现在手足无措的模样,想起他当初面对一伙凶人都能侃侃而谈的场景,张青青突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包括杨溯在内,所有人都看呆了。

  相处这几天,杨溯也是第一次见到张青青笑,恰是一朵绽开的白兰花,天真烂漫,明媚动人。

  张青青笑完后感觉到周围的目光,立马板着脸,瞪了杨溯一眼,见杨溯还在发呆,有些气恼地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这人,傻乎乎的!

  杨溯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暗骂自己没出息,活该当了这么久的单身狗......

  随后没人再好意思主动找张青青搭话,杨溯也不敢再拿‘表妹’的身份说事。

  明月高悬,淡淡的月光洒下,微风吹过树叶,响起沙沙的声音,人群围坐在篝火旁,尽是欢声笑语。

  然而眨眼间,恶意降临。

  “有人!”一直坐在一旁不怎么说话的于生突然站起身张弓搭箭对准不远处的树林。

  冰冷的气息从树林中传来,三道魁梧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来。

  “什么人?”

  “停下!”

  “敌袭——”

  ......

  “铮——”弓弦响动,于生一箭射中中间的一道身影,身影被箭矢射得停了下来,借着火光,能看清他黝黑的皮肤和死寂的眼神,箭矢射中他的胸膛,像是射在了坚硬的花岗岩上,锋矢入肉不过几分而且没有丝毫的血迹流出。

  尸魁!

  杨溯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认出了这是那天晚上夜天一来袭时出现的尸魁。

  所以圣火教的人追上来了?杨溯慌张地四处张望,生怕下一秒就会有一条可怖的火龙从天而降,将所有人烧成灰烬。

  恐惧感再次遍布了全身上下。

  速度最快的一个尸魁冲进了人群中,和几个镖手撞在了一起,镖手们被撞飞出去,哀嚎声响起,几名镖手全都骨断筋折。

  其余人见状不再留手,纷纷刀剑出鞘,一名老镖手悄悄绕到了尸魁身后,一刀斩向它的颈部。

  刀光闪过,没有出现头颅飞起的场景,反而是老镖手的刀卡在了尸魁的脖颈之间。

  老镖手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而尸魁则迅速转身,一把抓住了没来得及后退的老镖手的手臂,将其扯了过来,紧接着一拳命中他的头部。

  老镖手被击飞出去,一拳毙命。

  红白相间的液体散向四周,这血腥的一幕让周围的人都呆住了。

  “孽畜!”于生睚眦欲裂,暴呵道,然后五箭连珠射向这头尸魁。

  尸魁抬起右手护住面部,硬抗了这五道箭矢,然后继续冲向人群,人群匆忙散开,一阵鬼哭狼嚎。

  就当大伙儿四处散去时,一道倩影主动迎向了这头尸魁,正是沈飞霞。

  别人都能退,但她不能退!

  沈飞霞咬牙朝尸魁劈出一刀,被尸魁一拳击溃刀光,她连退七步,强行忍住涌上喉咙的鲜血,大声喝道:“威远镖局,随我杀敌!”

  于威第一个拔刀冲了上去,随后几名老镖手也纷纷冲上,这边的局面才暂时稳住。

  另一边,于生一个人牵制住一头尸魁,不让其近身;最后的一头尸魁被韩管事带来的那名护卫拦了下来,不过这名护卫显然不是对手,被打得节节败退,若不是几名射术娴熟的老镖手在一旁帮忙牵制,他估计已经被活活打死了。

  当威远镖局所有人都疲于奔命时,又有三人从树林中冲出,这一次三人是直奔杨溯和张青青而来。

  张青青脸色苍白,握紧手中的青霞剑,她大病初愈,精气神都未圆满,根本没办法再催动青霞剑护主,而奔来的三人显然都是练窍境的高手,以一敌三,她毫无胜算。

  “赵轩,还不动手?”

  就当张青青感到绝望时,她听到身旁的杨溯如此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