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离心蛊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4113 2019.07.17 08:47

  “小心,这头魔猿被夜天一炼成了身外化身!”当魔猿将那股滔天的杀意锁定在司徒景身上时,杨溯才从那种几乎窒息的恐惧中缓了过来,赶紧出声提醒道。

  事实上不用他提醒,当听到这头魔猿开口说话时,司徒景就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一股如同九幽地狱中孕育千年的阴寒气息弥漫在空气中,司徒景的右手开始散发出摄人心魂的幽光,光芒越来越盛并且迅速向外延伸,变成一条宽三寸,一丈长的‘长鞭’,然后‘长鞭’抖动,迅速形成第二条,第三条......

  最终,九条幽光形成的长鞭如同活物一般围绕在司徒景身边,择人而噬。

  “这就是你的武道真灵?”金刚魔猿一双血红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戏谑,“来试试看还能不能伤到我。”

  司徒景没有废话,瞬间消失在原地,紧接着出现在魔猿的头顶,九条阴蛇以比劲弩还要快的速度近距离攒射,狂风暴雨般地冲击魔猿的眼睛,而魔猿只是闭上双眼任由司徒景施为,然后如同拍打苍蝇般一巴掌拍向头顶的司徒景。

  司徒景再次闪开,然后冲上,这一次出现在魔猿脚下,阴蛇缠绕上魔猿的右腿,然后收紧,烧铁入水的刺耳声响起,空气中出现一股烧焦的味道。

  金刚魔猿迅速迈动右腿,直接起脚踢向前方空气,闷雷声炸响,猛烈的劲风吹得林中树枝乱舞,也将司徒景直接甩飞出去。

  司徒景仗着身体灵活,根本不与金刚魔猿硬碰,不断地用自己的武道真灵攻击魔猿身体各处,试图找出魔猿的弱点,而金刚魔猿或者说夜天一则一点都不着急,摆明了要和司徒景耗下去。

  两人如同上古凶兽一般在林间肆虐,古木断裂,尘土飞扬;张青青和陈墨离脸色苍白地躲在远处观战,根本插不上手。

  “你们还想留在这里等死不成?”杨溯突然开口道。

  “你闭嘴!”张青青气恼杨溯之前的多嘴让自己和师兄差点死在夜天一手上,现在根本不想听杨溯说话。

  杨溯此时哪里还会怕一个张青青,语速飞快地说道:“金刚魔猿的气血是一般宗师的好几倍!司徒景这样和它耗下去只会被活活耗死,我知道怎么避开天上的昊天镜,你们按我说的方法赶紧跑路!”

  陈墨离一脸凝重地看着杨溯问道:“我和师妹中了司徒景的毒,现在跑了,不一样是死?”

  “你现在留下来一会儿就会被金刚魔猿直接捏死,跑了还有一线希望!”杨溯焦急地喊道。

  陈墨离也不是优柔寡断的性格,一咬牙,“师妹,我们走!”

  陈墨离手里提着护卫老杨率先转身跑入林中,张青青咬牙,也跟着跑了过去。

  “怎么躲昊天镜?”一边跑,陈墨离一边询问杨溯。

  “激荡气血,在眉心画北斗符,以北斗星辰为坤门,划分八卦五行方位,先往乾南,再走离东,最后退回北坤!”杨溯语速飞快地说道,暗自庆幸自己当初闲得蛋疼,看到小说里这段内容时还专门去研究了一下五行八卦,才能形象这么深刻,记得这么清楚。

  陈墨离闻言一愣,“这么简单?”

  武者虽然不是修士,无法调动天地灵气,但练窍境的武者依然可以用自身气血画一些简单的符箓;杨溯所说的北斗符是最常见的一种破障符,张青青或许不会,但陈墨离行走江湖多年,自然是会的,至于八卦五行方位,灵虚剑宗以剑阵闻名天下,陈墨离自然也熟悉得很。

  看见陈墨离开始画符,杨溯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距离脱身又近了一步。

  ......

  狂风怒号,大雨倾盆。

  林间小道上有一处凉亭,亭中有四人在此避雨,正是杨溯等人。

  昨晚,按照杨溯说的方法,张青青和陈墨离果然避过了昊天镜的搜查,跑了出来;跑了一夜后,两人身心疲惫,加上天降大雨,于是选择在此避雨。

  “师妹,吃点东西吧。”陈墨离将随身携带的干粮递给张青青。

  张青青摇摇头,根本没有胃口。

  他们虽然逃了出来,可是中了司徒景所谓的‘离心蛊’,此时全身窍穴都在隐隐作痛,显然司徒景说的‘全身溃烂而死’并非虚言,现在身处深山野林,连找人医治都没办法,如果司徒景最终死在那头金刚魔猿手里,自己等人岂不是都得陪葬?

  陈墨离看着张青青魂不守舍的样子,心中苦涩,他何尝不知道自己等人的处境,只是当时那种情况,正如杨溯所说,一旦司徒景落败,其余人都难逃一死,还不如逃出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想到此,陈墨离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气息奄奄的杨溯,皱了皱眉头,走过去割断了杨溯手脚上的绳索,然后将手中的饼扔在他面前。

  杨溯在地上缓了片刻,也顾不得脏,捡起地上的大饼就往嘴里塞;他被人像货物一样提着跑了大半夜,从被绑架到现在,除了天上的雨水,什么都没吃,早已经饥肠辘辘,饿得眼冒金花,此时能有一口吃的,已经觉得无比幸福了。

  吃到一半,杨溯突然想起什么,抬头看向一旁的护卫老杨,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将他扶起来。

  “吃点东西吧。”

  老杨看着眼前的大饼,又看了看一脸狼狈的杨溯,他没想到这位大少爷此时竟然还能想起自己。

  “公子,我已经废了。”老杨苦涩地说道,他以为杨溯是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所以才会有这样一番举动。

  “你不饿吗?”杨溯问道。

  老杨愣了愣,看着杨溯的眼神,片刻后笑了起来,点点头,开始大口吃饼。

  “......谢了。”

  张青青有些诧异地看着蹲在那里喂老杨吃饼的杨溯,心里没来由地涌起一股烦躁。

  “铮。”利剑出鞘,凉亭内顿时多出一股寒意,张青青持剑走向杨溯。

  “师妹,你干什么?”陈墨离连忙起身。

  张青青长剑指向脸色苍白的杨溯,“告诉我小叔的下落,不然我立马杀了你!”

  “你别冲动。”陈墨离摇摇头,拦住张青青。

  “可是我们没时间了啊!”张青青激动地扬起自己的左手看着陈墨离,整个手心已经一片漆黑。

  “我不想等到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还有没有亲人!”张青青红了眼睛,一张俏脸上写满了惶恐和绝望。

  “我朝帮药堂有神医韩知春,你们若是愿意将公子安全送回去,就有希望活下去。”老杨突然开口道。

  杨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只要我们能安全回去,我就告诉你张永的下落,而且我保证绝对不会追究你们!”

  然而不说还好,杨溯一开口,张青青的情绪更加激动了;她双眼通红,咬牙切齿地说道:“如果不是你爹,我怎么可能家破人亡?你现在还想用我小叔的安危威胁我,你信不信我一剑刺死你!”

  杨溯苦笑:“你别激动,你小叔很安全,你要先活下去,才能见到他,不是吗?”

  张青青冷冷地看着杨溯,杨溯低下头,不敢去看张青青的眼神,他从朝春秋的记忆里隐约知道一点关于灵虚剑宗的事,那是五年前朝守义亲自带人剿灭的武林门派;此时面对这个全家都死光的可怜女子,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劝对方放下仇恨。

  “总要活下去,才有希望报仇,二位何妨搏一搏,也不会有更坏的结果了。”老杨见多了各种血海深仇,江湖恩怨,依然平静地劝说道。

  陈墨离皱起眉头,思索起来。

  杨溯见此,眼中重新燃起希望,暗自祈祷漫天神佛保佑自己,他昨晚之所以帮助张青青和陈墨离逃跑,就是觉得不管是司徒景那种老奸巨猾的宗师还是夜天一那种风云榜上的枭雄,自己在他们手上活命的难度太大,相对来说,还是眼前这两人更好说话一些。

  “师兄,你不会......”

  “出来!”

  突然之间,陈墨离拔剑对准地上的杨溯,朝亭外的树林中厉声喝道。

  张青青一愣,“师兄?”

  “司徒景,是你吧,再不出来我就杀了地上这两个人!”陈墨离没有理会张青青,而是对着林中一个方向大声喊道。

  “呵。”片刻后,脚步声传来,林中出现一抹黑袍,正是司徒景!

  只不过眼前的司徒景已经不复昨晚的宗师气派,一身黑袍破破烂烂,一头银发散乱,脸色苍白得可怕。

  “站住!”陈墨离没有因为司徒景现在的模样而放松警惕,反而将紫玉剑放在了杨溯的脖子上,“你再过来我就动手!”

  司徒景眯了眯眼,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

  “司徒景,将解药给我,我把人给你,然后我们各走各的,如何?”陈墨离说道。

  杨溯脸色一白,他绞尽脑汁地推动局势的发展,好不容易见到了活命的希望,却没想到突然杀出个司徒景。

  不远处的司徒景冷笑一声:“你也配和我谈条件?”

  陈墨离不为所动:“司徒景,你已经受了重伤,不然也不会被我发现踪迹,真要动手,大不了我直接杀了这两人,你现在还能比我的剑更快?”

  “哈哈哈。”司徒景突然大笑起来,“你要解药?”

  “对,我只要解药,你不要想着耍花样,我会先服用解药,若是有问题,我师妹会直接动手杀人!”

  “师兄?”张青青咬着嘴唇,神色复杂地看着陈墨离。

  “师妹,这是最好的办法,张师叔的消息,以后总有机会打听到,我们得先活下去才行!”陈墨离对张青青解释道。

  听到此,司徒景笑意更浓了,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把这种毒药称作‘离心蛊’?”

  不等陈墨离说话,司徒景已经自问自答:“因为这本就不是药,而是一种蛊,这是我在蛮荒中偶然所得的蛊虫,蛊虫为一对,一雌一雄,其中一只死亡,另外一只哪怕远隔千里也会同时死去。”

  “你什么意思?”陈墨离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

  “意思就是,想解毒很简单,你只需要杀死你身边的小师妹,她体内的蛊虫一死,你的毒自然也就解了。”

  “胡说八道!”陈墨离神情愤怒,“司徒景,你以为用这样的手段就能离间我们?”

  司徒景干脆盘膝坐下,“信不信由你,解毒的方法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就算把地上两个人都杀了,我也拿不出什么解药给你。”

  张青青脸色苍白,拔剑对准司徒景,“师兄,我们直接杀了这个老贼,解药一定在他身上!”

  陈墨离脸色阴晴不定,司徒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我数到三,你再不交出解药,我就先杀了这个护卫!”陈墨离长剑对准老杨,做最后的尝试,司徒景当初既然愿意同时带走老杨,说明老杨对他还是有价值的。

  “一!”

  司徒景平静地看着陈墨离。

  “二!”

  雨水敲打在栏杆上,杀意弥漫。

  “三!”

  司徒景仍然无动于衷,陈墨离咬牙。

  “不要!”杨溯高呼道,陈墨离手腕转动,剑光闪过,鲜血四溅,老杨被一剑封喉。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杨溯的脸上溅满了鲜血,他睁大眼睛,呆呆地看着这个前一刻还对自己说谢谢的男人,看着他脖子上那一抹狰狞的伤口,只觉得一切都静止了。

  一剑杀掉老杨,陈墨离死死地盯着司徒景的表情,却看不出丝毫的破绽。

  “我司徒景还没必要用这种手段来诓骗你一个小辈,我说了,你就算把朝春秋也杀了,依然解不了毒,想活命,只能杀了你小师妹。”司徒景冷冷地说道。

  “王八蛋!”张青青尖叫着举剑指向司徒景,“我先杀了你!”

  然而陈墨离却将张青青拉住了。

  “师兄?”张青青愣愣地看着陈墨离。

  陈墨离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片刻后,他抬起头看向张青青,眼神复杂。

  那是张青青从未见过的眼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