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人心鬼蜮 紫青双剑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3202 2019.07.18 10:32

  “师兄?”张青青看着眼前的陈墨离,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你别听信他的话,他已经受了重伤,我们一起杀了他,解药就在他身上!”

  “师妹,你知道五年前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陈墨离往前一步,紫玉剑发出轻吟。

  “你?”

  “那天我和师兄弟们一起迎敌,我亲眼看见师父被朝守义打败,被打成一滩肉泥!”

  “你别说了!”

  “大家都杀红了眼,但我怕了,我怕得连剑都拿不稳。”

  “......”

  “我开始往后山跑,然后我就遇到了李钧,他背着晕过去的你,还有紫青双剑。”

  “李师兄?”张青青只记得她当时被父亲打晕过去,醒来后身边就只剩下陈墨离一个人了。

  “对,师父在出战之前就知道灵虚剑宗这次在劫难逃,所以让李钧带着你和紫青双剑从山后的密道先逃。”

  “怎么可能!那你......”张青青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陈墨离。

  “李钧见了我就怒斥,质问我为何临阵脱逃,我苦苦哀求他带我一起去密道,他怕耽误时间,勉强答应。后来在密道中逃亡时,我看着他背着你,师妹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陈墨离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我当时就在想,师父为什么最后会选择他带你走呢?就因为他是凌州李家的公子?因为他爹是凌州首富?他能时常得到师父的亲自教导,所有的同门都围着他转,小师妹你眼里也只有他这么一位师兄;论武功,论资质,论勤奋,我哪一点不如他?可最后师父却选择将你和紫青双剑都交给他,他可以理直气壮地怒斥我,而我只能低三下四地祈求他带我一起逃生。”

  “凭什么?”陈墨离神情变得狰狞起来,“在师父眼里,我这样的人就只能留下来当炮灰,而他却可以带着最好的东西逃生?那条密道很长,出了那条密道,他依然可以是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而我却只能是一个宗门被灭的丧家犬,说不定还会被人指着鼻子骂我贪生怕死,这辈子我都只能像在密道里那样跟在他后面跑,背着你的那个人永远都不可能是我!”

  “你别说了,你别说了!”张青青拼命地摇着头,脸色苍白地看着这个从未如此陌生的师兄。

  陈墨离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声诡异又可怕,“师妹,你知道吗,我事后无数次地问自己,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刺出那一剑吗?......我会!如果没有那一剑,我怎么有机会和你朝夕相处?我怎么有机会握住这把紫玉剑?我怎么有机会,真正站在你面前?”

  “陈墨离!”张青青泪流满面,拿剑指着他,颤声道:“你,你这个衣冠禽兽!”

  似乎是被触碰到了伤口,陈墨离表情一下变得狰狞起来:“张青青!灵虚剑宗已经没了,张景也已经死了,你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你还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五年了,我悉心照顾了你五年!你要习武,我没日没夜地陪你练剑;你要打探朝守义的消息,我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潜入朝帮;你要报仇,我明知九死一生也一样陪你去绑架朝春秋;而你呢?你有一次对我动过心吗?有吗?”

  “我......我一直......都拿你当师兄。”张青青哭着摇头。

  “哈哈哈哈哈哈!”陈墨离癫狂地笑了起来,“好一个师兄!你可知道你那位李师兄是怎么死的?”

  “你别过来!”张青青手臂颤抖,几乎拿不稳剑。

  陈墨离眼中闪过一抹狠辣,一步跨出,紫玉剑刺了过去,和张青青手中的青霞剑接触的瞬间,他手腕翻动,一个搅剑式,就将张青青手中的剑击飞出去,然后上前一步,左手捏住张青青的脖子,将她狠狠地撞在梁柱上。

  “你知道吗,你那位李师兄,当初就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放过他,他说他可以将你还有紫青双剑都给我。”陈墨离死死地捏住张青青的脖子,眼神狰狞,“可是我为什么要他给我呢?我可以,自!己!拿!”

  陈墨离加重手上的力道,张青青脸涨红,已经喘不过气来,她拼命地拍打着陈墨离的身体,她也是练窍境的高手,手中力道并不小,然而陈墨离竟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任由对方将自己的身体打得砰砰作响,他的左手如同铁铸,掐住张青青的脖子,纹丝不动。

  杨溯一脸惊悚地看着这同门相残的一幕,只觉得这个叫陈墨离的男人瞬间化身成地狱里的恶鬼,那恶意如同亭外的风雨,正卷席着一切。

  “嗡——”像是珍珠落入玉盘,清脆的剑吟声吸引了杨溯的注意,他这才发现张青青手中那把青霞剑正落在自己面前。

  当杨溯把目光转向青霞剑时,能明显感觉到剑身的震颤更加剧烈了,剑吟声变得急切起来,似乎在呼唤着什么。

  鬼使神差一般,杨溯一把握住了地上的青霞剑。

  几乎在触碰到青霞剑的一刹那,一股刺骨的凉意遍布全身,杨溯只觉得连灵魂都冻僵了,然后凉意瞬间瓦解,一股强烈的吸引从灵魂深处蓬发出来。

  杨溯抬头看去,看见背对自己的陈墨离,还有他手中那把震颤不已的紫玉剑;张青青此时挣扎的动作已经越来越小,剑吟声也愈加急切。

  脑海中闪过‘原著’中关于紫青双剑的那些描述,回想起刚刚陈墨离杀死老杨的画面,一咬牙,杨溯持剑刺向陈墨离!

  “王八蛋,去死!”

  几乎是被青霞剑拖着在走,杨溯闭着眼睛刺了过去,然后一顿,他感觉到似乎刺中了什么东西,剑吟声停了下来。

  杨溯睁开眼看去,只见自己双手握着青霞剑,从陈墨离的后背刺入,鲜血溢出。

  双手颤抖着拔出青霞剑,杨溯后退几步,看着陈墨离倒在地上,持剑的右手已经血肉模糊,几可见骨,但他依然死死地握住紫玉剑,左手伸向张青青,想要抓住什么,最终又颓然地落下。

  他死了。

  杨溯剧烈地喘息着,还来不及沉浸在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恐惧中,就被亭外的掌声打断了。

  司徒景站起身,一边鼓掌一边朝凉亭走来:“真是一出好戏,好一对紫青双剑!”

  刚刚那一瞬,与其说是杨溯杀了陈墨离,不如说陈墨离被紫青双剑所杀;在青霞剑刺中陈墨离之前,他就已经被手中紫玉剑的剑气反噬,根本动弹不得,所以才会被杨溯一剑刺透心脏,堂堂练窍境的高手,死得极其不堪。

  看来张景死之前为了自己这个女儿,很是用了一番心思,可惜了,最后还是归了老夫。

  这样想着,司徒景大步向前,然而很快他就停下脚步,皱眉看向凉亭。

  亭中,有人手持紫青双剑对准这边。

  司徒景能够看出紫青双剑的异常,比他更了解紫青双剑的杨溯当然更清楚是怎么回事,他知道紫青双剑这是已经认张青青为主了,感受到主人的危机,主动激发了剑中孕育的武道真灵,但是毕竟不是真的活物,还需要有人驾驭才行,所以杨溯趁机手持双剑对准司徒景,想要吓退对方。

  上乘的剑客都是以人御剑,更有传说中的剑仙能够飞剑千里取人头,而此刻杨溯却是被手中两把剑‘操控’着,以自身气血勉强维持神剑的灵性。

  亭外风雨大作,亭中剑气肆虐,杨溯被不断高涨的剑意冲击得几乎晕厥过去。

  朝春秋虽未习武,但从小吃着各种上佳的补品长大,身子底儿极好,否则也没那个资本整日花天酒地;杨溯继承了这具身体,此时才没有被紫青双剑拖垮,还能勉强站在这里。

  司徒景眯眼看去,在常人眼里,只能看见两把长剑,剑身上弥漫着紫青二气,但在他这等武道宗师眼中,却能看到一股紫虹和一股青芒正盘旋在凉亭之上,如同两只巨蟒,对着自己疯狂吐信,怒吼,那是剑中蕴含的武道真灵。

  本来对上朝春秋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司徒景哪怕此时身受重伤,一只手也能打一百个,但面对武道真灵彻底激发的紫青双剑,司徒景觉得有些棘手。

  自己再受伤,恐怕就会影响日后的武道境界。

  犹豫片刻,司徒景对着杨溯阴鹫地一笑,然后慢慢向后退去,最终消失在树林中。

  片刻后,手中双剑终于不再颤吟,杨溯松了口气,感觉彻底被抽空了,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过了许久,杨溯才恢复了一点力气,他拿起双剑,走向双眼无神,瘫坐在地上的张青青。

  “张姑娘,我们得先离开这里,那个老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出现,我们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现在全靠已经认主的紫青双剑威慑司徒景,一旦自己离了张青青,恐怕立马就能看到司徒景那张老脸。

  然而张青青像是没有听见杨溯的话,身体慢慢蜷缩成一团,双手抱着膝盖,眼神空洞,像是一只被遗弃的小兽,独自在风雨中茫然四顾。

  杨溯叹了口气,眼前这个姑娘在最天真烂漫的年纪,家破人亡,又被身边唯一的师兄背叛,杨溯觉得如果换成是自己,或许也已经崩溃了吧。

  犹豫一下,杨溯强忍恶心,从死去的陈墨离身上抽出一把油纸伞,正准备离去,突然又停下脚步,看向死在地上的老杨,他走过去,将老杨的身子扶正,帮他闭合双眼,然后站起身,对着老杨鞠了一躬。

  杨溯尝试着碰了碰张青青,见她毫无反应,于是有些吃力地将张青青背在背上,带上紫青双剑,撑开伞,走出了凉亭。

  他和她一起走进了风雨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