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补偿(下)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2116 2019.07.23 14:24

  “补偿?”沈飞霞面若寒霜,“小何死了,韩飞死了,老林头死了......我威远镖局这次一共死了十一个人!”

  沈飞霞上前几步,双眼直视杨溯:“这些人的性命你补偿的了吗?还是说,在朝大公子眼里,自己的性命才是最尊贵的,别人的性命都不值钱?”

  不等杨溯开口,他身后的公孙迟整个人气势一凝,眯起眼睛冰冷地看了沈飞霞一眼,然后仔细观察杨溯的表情,只要他从杨溯脸上看到一丁点儿不满,他就能立马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丫头知道厉害。

  韩管事也站在杨溯身边,冷冷地看着沈飞霞,他已经决定等回了商行,威远镖局从此再也别想在自己这接一单生意。

  另一边,感受到公孙迟身上散发的杀意,于生连忙上前拉住沈飞霞,对杨溯低头道:“朝公子别介意,飞霞她只是一时激动,我替威远镖局多谢朝公子的好意!”

  沈飞霞感觉到于生死死拽住自己的手臂,对视一眼,她能看出于生眼中的严厉和警告,甚至还有一丝祈求。

  威远镖局对朝帮这种庞然大物来说,实在连蝼蚁都算不上;在许多人眼里,别说是十一个普通的镖手,就算威远镖局所有人的性命加在一起,恐怕都不如朝守义儿子的一根小指头来得金贵。

  沈飞霞闭上眼睛,她想起小时候总爱缠着父亲给自己讲一些江湖故事,那个时候的她对江湖充满好奇和渴望,总是盼望着自己快点长大,好去书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她还记得有一次父亲喝多了,借着酒意对自己说过一句话:江湖哪有那么多故事,以后你会发现,其实翻来覆去就是那些事。

  这些年来,跟着大伙儿一起行镖,沈飞霞见过穷凶极恶的劫匪,见过道貌岸然的大侠,见过贪婪无度的商贾,但她始终不太明白父亲当年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直到现在,她似乎有些懂了。

  “沈飞霞,谢过朝公子好意!”沈飞霞一字一句地说道,她低下头,不再去看杨溯。

  行侠仗义?快意恩仇?江湖哪有那么多故事!

  杨溯同样低下头,沈飞霞刚刚嘴里说的那些名字,几天前自己还和他们有说有笑,那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感受到的第一份善意,而如果不是自己隐藏身份躲在镖队中,那些人可能都不会死。

  “我明白了。”杨溯声音低沉,“我会尽量弥补。”

  “抱歉!”杨溯最后朝威远镖局的众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出庭院。

  没人料到杨溯会有这样的举动,韩管事表情阴晴不定,正在回想自己之前有没有对沈飞霞太过分的地方,公孙迟则仔细打量起沈飞霞,觉得自己似乎抓住重点了;沈飞霞同样一脸诧异,看着杨溯的背影怔怔出神。

  杨溯走出庭院,心情沉重。

  “张青青在哪?”他突然想起刚刚没有在院中见到张青青。

  公孙迟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张青青参与了那晚绑架公子的事情,暗堂有些事要问她。”

  “谁让你们审问她的?!”杨溯捏紧拳头,想起那晚张青青毅然决然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一股怒气涌上心头。

  “快带我去见她!”

  “是。”

  杨溯很快就见到了张青青,和他想象中张青青正在被严刑拷打的场景不同,杨溯见到她时,她正在一间屋子里发呆。

  张青青见到杨溯,先是一脸惊喜,正欲起身迎过去,却又立马止住身体,欲言又止。

  杨溯仔细打量着张青青,见她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

  “你没事吧?没人为难你吧?”

  张青青摇摇头,她本想感谢杨溯那晚救了自己,但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那天晚上她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大仇人——朝守义,但是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勇气面对朝守义。不仅仅因为朝守义那举世无双的气势,还因为他的儿子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候挡在了自己面前。

  如果他不是朝守义的儿子就好了。

  有那么一刻,张青青心中是这样想的,但随后她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大仇未报,她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动摇!

  “额。”见张青青不说话,杨溯摸了摸鼻子,他本就不是健谈的人。

  “我小叔在哪?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良久,张青青打破沉默。

  杨溯皱眉,他没想到张青青见面的第一句话竟然是问这个。

  “张永现在应该在止戈山。”

  “他怎么会在那里?”

  “我已经告诉你,张永在止戈山,信不信是你的事。”杨溯面无表情地说道,‘原著’中,张青青的小叔张永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他出卖了所有人才得以苟活,灵虚剑宗灭门后,张永不敢再用本来的身份露面,只好前往止戈山试图改头换面,算算时间,现在他应该还在止戈山。

  在世唯一的亲人竟然是个叛徒,张青青被陈墨离背叛后,杨溯本来不忍心再告诉她这个残酷的真相,但现在杨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张永的下落。

  张青青低下头,微微噘了噘嘴,然后咬咬牙,抬起头看向杨溯:“我可以离开了吗?”

  杨溯木然地点点头,转身走出房间,“放她离开,任何人都不许为难她,就说我说的!”

  公孙迟看了看杨溯的表情,不敢多话,领命离去了。

  朝帮通州分舵的大门处,张青青回头看了看,没有见到杨溯,有些失落,即将转身的时候,身后有声音传来。

  “等等!”

  张青青迅速转身,杨溯手捧紫青双剑向她走来。

  “拿着。”杨溯语气生硬,将双剑递给张青青。

  “你......”张青青一脸震惊,事实上她都没指望自己能安然无恙地从朝帮离开,更别提拿回紫青双剑了,要知道那可是神兵榜上的神兵,还是两把!

  只要不是脑子坏掉的人,都不会将到手的神兵再送出去,而现在她面前这个人正在做这种脑子坏掉的事。

  “让你拿着就拿着!”杨溯一脸不耐烦,“你就当是我补偿你的。”

  “补偿?”张青青疑惑地看着杨溯,眼圈有些发红,见杨溯没有回应,她低着头接过双剑,“谢……谢谢你。”

  “走吧。”杨溯挥挥手。

  张青青咬着嘴唇,死死地盯着杨溯,似乎要将这个人的模样牢牢记住。

  “喂!”

  张青青没走出几步,身后又有声音传来,她身体一颤,站在原地,但这次没有转身。

  “记住,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都要好好活着!”

  沉默良久,张青青继续前行。

  我知道了,你也要保重。她在心里回答道。

  然后离去,就此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