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金刚魔猿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3448 2019.07.16 11:43

  当火龙即将和紫青剑气碰撞的刹那,一直安静观战的司徒景动了。

  一声炸响如同惊雷一般从司徒景脚下响起,却是他发力朝空中掠去,在原地留下一个三尺深,一丈宽的圆坑,一股气浪以圆坑为中心,朝四周扩散,如同飓风呼啸。

  而司徒景本人则瞬间出现在空中,如同一把利刃,从龙首切入,所过之处,火焰退散,眨眼之间,司徒景撕裂了整条火龙!

  当杨溯抬头看去时,正好看见司徒景撕裂火龙,撞向夜天一。

  两人交错而过,司徒景余势已尽,从空中笔直落下,随着一声巨响,大地上再次出现一个圆坑。

  杨溯呆呆地看着不远处那个从近十米的高空中笔直坠落,尘埃落定后,腰杆笔直,毫发无损的黑袍老者,直到此时,他起跳时掀起的气浪才慢慢平息。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杨溯根本无法相信这是肉体凡胎能够做到的事。

  这就是宗师之威吗?

  不止是杨溯,此时场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司徒景所吸引,这个前一刻还如同风中烛火的老人,此时一头银发肆意飞舞,气势勃发,如同一尊降临人间的战神。

  半空中,夜天一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红袍上似乎被染上了一点污渍,漆黑如墨。

  “呵呵。”夜天一看着地上的司徒景笑了笑,“想不到你的武道真灵竟有这般妙用。”

  听到夜天一的这句话,杨溯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身旁的黑衣面罩人松了口气,看来刚刚那一次交手,是司徒景胜了。

  夜天一的身形慢慢消散在空中,司徒景则迈步朝这边走来,似乎大局已定。

  杨溯眯着眼睛,看了看周围,做了一个这辈子活到现在最大胆的决定,他深吸一口气,用最大的声音喊道:“司徒景,再不动手就没机会了!”

  黑衣面罩人瞳孔微缩,司徒景也有些错愕,看了看周围,随即嘴角浮现一抹冷笑,雷鸣再响!

  一股巨风吹得杨溯在地上滚了几圈,再次抬头看去,只见刚刚还在几十步开外的司徒景已经来到了这里,之前唯一还站着的黑衣面罩人已经被他一拳毙命!

  地上受伤严重的黑衣面罩人悲愤地吼叫一声,如同一只孤狼,朝司徒景扑了过去。

  司徒景冷漠地看着此人,轻描淡写地一挥手,将其击飞出去,尸体刚好落在杨溯面前;鲜血染红了周围的草丛,在地上蜿蜒盘旋,最终来到了杨溯眼前。

  刺鼻的血腥味传来,杨溯瞪大眼睛,然后疯狂地滚动自己的身体,想要远离这里,似乎那些暗红色的血迹是世间最可怕的东西。

  陈墨离和张青青同样一脸震惊地看着司徒景,不明白他怎么敢这么大胆。

  见司徒景转身看向自己二人,张青青脸色苍白,陈墨离咬牙挡在她身前,对司徒景说道:“前辈,这是何意?”

  司徒景面无表情,指了指二人,开口道:“看看你们的左手手心。”

  两人张开手看去,顿时脸色大变,只见两人的左手手心处都隐隐发黑。

  “这是?”

  “你们二人都中了我的离心蛊,毒发后若没有解药,三日后会全身溃烂而死。”

  哐当一声,却是张青青手中的青霞剑落在了地上,她此时全身发软,只觉得恐惧如同潮水一般包围了自己。

  陈墨离眼神痛苦,司徒景绰号‘毒阎罗’,擅长用毒,十年前只是练窍境,但加上一手歹毒狠辣的用毒手段,其危险程度甚至超过了一般的宗师;一路上陈墨离都在提防司徒景,没想到竟然还是不知不觉就中了对方的毒。

  “想活命,就乖乖听话!”司徒景不耐烦地说道,指了指地上的杨溯和护卫老杨,“你们两人带上他们,跟我走。”

  当杨溯从亲眼看见死人的惊骇中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被张青青提在手中,在快速地奔跑。

  杨溯心思细腻,在庙内说出自己知道宗师之后的境界该怎么走时,他能察觉到司徒景看自己眼神的变化,可以肯定司徒景已经动了心,只是还欠缺一点合适的时机。

  虽然是个宅男,但杨溯并不笨,相反从小到大他都成绩优异;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杨溯亲自为司徒景放了上去:当时张青青和陈墨离脱力,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战力,其余人也都被尸魁缠住暂时躲不开身,杨溯身边只有两名黑衣面罩人,其中一人还受了重伤,而最关键的是,还不知道圣火教来了多少人!

  这样的情况下,杨溯有八成的把握司徒景会动手!

  他赌对了!

  回想起黑衣面罩人的那具尸体,杨溯心中后怕,但并不后悔!那两名黑衣面罩人不死,最后死的就可能是自己。

  我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带着这样的想法,杨溯被张青青提在手里,她在林间快速地奔跑,林中杂草丛生,各种枯枝树叶,张青青速度又快,导致杨溯一身上好丝绸做成的锦衣华服被划得破破烂烂,时不时脸上还会被树枝划过,划出道道血痕,杨溯一路上都在痛哼。

  另一边,一处密林中,身穿红袍的夜天一正在一块巨石上盘膝而坐,巨石周围站了五名黑袍人。

  片刻后,一抹红光从远处飞来,直接飞进了夜天一的眉心中,夜天一缓缓睁开眼睛,笑了起来,丝毫没有身外化身被人重创后的气恼。

  “看来这个朝春秋并不是我们表面上看到的那样是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

  虽然身外化身被司徒景重创,但最后杨溯喊话的那一幕依然被夜天一残留在场间的神念感知到了,所以他才会说出这番话。

  夜天一站起身,看向天空,从怀中掏出一面古朴铜镜,铜镜表面斑驳,背面雕刻有天地山川,草木虫鱼。

  随着铜镜的出现,一切仿佛都变得静止了,风不再吹,虫不再鸣,宛若九天星辰的光从镜面折射而出,将四周照得纤毫毕见。

  巨石之下的五名黑袍人在见到铜镜的一刹那,就纷纷跪下,将头埋在地面的枯枝腐叶中。

  圣物之下,吾当俯首。

  夜天一松开手,铜镜漂浮在空中,似乎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将铜镜往更高的天空引去。

  铜镜越升越高,光芒越来越盛,渐渐的,它似乎替代了夜空中那轮明月,成为了新的‘月亮’。

  新月洒下光辉,淡淡的月光如同山间的微风,吹拂过万物,不带起丝毫的波澜,参天古木,潺潺流水,枯枝落叶......一切都被映照在铜镜中。

  “找到了。”夜天一紧闭的双眼睁开,眼里浮现一抹笑意,“倒要看看,本座的这具身外化身,你要怎么破。”

  树林中,一团可怖的阴影晃动了身躯,两团灯笼大小的红芒闪烁,散发出嗜血的光芒。

  “吼——”怒吼声如同地狱里传出的撕吼,带着要毁灭一切的气息。

  妖魔现世!

  高大的身影开始在林中笔直地奔跑,树木断裂,巨石纷飞,所有挡在身前的东西统统都被撞开了。

  当这道身影开始动作时,夜天一面前跪着的五名黑袍将头埋得更低了,如果说一开始对待那面铜镜,五人眼中都是敬畏,那此时感受着不远处那股恐怖的气息,五人眼中就只剩下畏惧了。

  “你们配合尸魁,将那几个散修解决掉。”

  “是!”

  五人如同林中飞鸟一般,迅速地散开,显然都是武道高手。

  另一边,带着陈墨离和张青青等人迅速往山下而去的司徒景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天空中那轮‘明月’,皱起眉头,“昊天镜?”

  相传圣火教中一共有三件圣物,分别由教主,圣女和大祭司掌管,现在看来,大祭司执掌的就是昊天镜。

  身后传来的动静越来越大,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以惊人的速度靠近这里,那股带着蛮荒气息的杀意,已经透过了重重阻碍,扑面而来。

  司徒景看向远处的山林间,被昊天镜锁定,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摆脱后面那个‘东西’了。

  陈墨离和张青青见司徒景停下来,不得不跟着停下来,看向身后,只见后方尘土飞扬,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在林中横冲直撞。

  片刻后,众人终于看清了‘来者’。

  一头身高近两丈,浑身长满黑色毛发,直立行走的怪物从林中跑出。

  怪物尖牙利齿,一双血红色的瞳孔异常骇人,如同地狱里走出的妖魔,一身血腥凶残的气息直冲天际。

  “金,刚,魔,猿!”张青青几乎一字一句地说出这几个字,脸色苍白,神情惊骇,她被这股妖魔气息所震慑,被她提在手中的杨溯都能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

  自小习武的张青青都是这种反应,更别提从未习武的杨溯了,他只觉得一股冰冷的气息将自己包裹,如同有人拿着锋利的匕首从自己的皮肤上一寸一寸地划过,那种战栗感几乎让杨溯发疯。

  原著中写到过金刚魔猿,所以杨溯知道眼前这头怪物有多么可怕。

  金刚魔猿,力大无穷,刀枪不入,性情暴戾,喜食人!一头成年的金刚魔猿完全可以正面搏杀武道宗师,此时众人眼前这头魔猿从体型上来看,肯定已经成年了。

  司徒景也一脸凝重地看着这头金刚魔猿,他没想到夜天一的后手竟然会是这个。

  魔猿没有给众人太多反应的时间,它一步跨出就已经在十几米开外,几步过后,如同一座山岳一般撞向了司徒景。

  司徒景跨步闪开,魔猿直接将他身后几颗需要三人合抱的大树撞断,然后迅速转身,拉出一个拳架,一拳如同天神擂鼓一般锤向一旁的司徒景。

  拳未至,拳风已经将司徒景身旁一颗稍小的树木吹得拔根而起。

  司徒景脸色再变,根本不敢硬挡,再次迈步闪开。

  ‘轰——’如同雷鸣一般,魔猿一拳锤在了地上,大地震颤,声势完全不弱于之前司徒景凌空搏杀火龙的那一下;然而那是司徒景蓄力后的全力一击,而现在这只是这头魔猿的随手一击。

  而最让司徒景感到惊骇的是,这头魔猿出手竟然是千锤百炼的拳招?

  “司徒景,本座这具身外化身如何?”

  血红的眸子里闪过残忍的神色,杨溯呆呆地看着那头竟然能口吐人言的妖魔,看见它做出一个极具人性化的表情。

  它在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