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水月弃徒 大行戒僧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2195 2019.08.16 19:29

  就当元战非和宇文战在一起时,有人正缓缓向杨溯这边走来。

  最先感到不对劲的是钱多,他皱眉看向一个方向,低声说道:“有人来了。”

  众人看过去,只见一名身穿素色袈裟,面容枯槁,头上没有毛发反而有六道戒疤的老者正缓缓走来。

  “戒僧?”钱多皱眉说道。

  老者这样的打扮和模样,正是当年大行寺普通神官的形象,在大行寺里,被称为戒僧。

  “是大行寺的人?”杨溯问道。

  钱多点点头,回想起当初那一战,凝重地说道:“大家小心,待会打起来,不要靠近那些石碑。”

  杨溯没想到布局的人这么神通广大,竟然连大行寺的人都能找到;听钱多的描述,当年那一战大行寺上至大神官下至一名普通信众,人人悍不惧死,无一人投降!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江湖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大行寺的传人,所有人都觉得大行寺的人应该是被朝帮杀尽了,结果今天又出现了一个,而且看样子修为不低。

  此时碑林中本应该有两位武评高手交手时发出的巨大声响,还有周围看客们的议论声和惊呼声,然而杨溯等人仿佛身处另外一个世界一般,周围的声音都远去了,就连周围的景象似乎都有些模糊了。

  “水月虚境?”钱多看了看周围,再看向老者,眼神惊疑,“这是南魏水月宗的神通,大师你既然身负水月宗的传承,又为何一身大行寺的打扮?”

  听钱多这么说,杨溯也惊了;水月宗,他知道这是南魏很有名的天道宗派,在南魏的地位大概和天师教在青苍的地位差不多;所以眼前这个老头竟然还是水月宗传人。

  老者站在众人十丈之外,停下脚步,面容平静,他双手合十轻声问道:“施主可是姓朝?”

  不,我其实姓杨......

  老者见杨溯不说话,微微一笑,转向钱多,回答道:“贫僧当年是水月宗的弃徒,大行寺玄一大师慈悲,愿意收留我这无家可归的可怜人,我便在大行寺静心修行;十年后,玄一大师说我心中尚有执念,让我下山,我虽不愿,但也没法违背大师,只好下山,重入红尘;可我没想到,当我再回来时,已经寺毁人亡。”

  钱多知道老者口中的玄一大师是大行寺当年十二位大神官之首,也是唯一一个差点重伤朝守义的人;如果眼前这位老者是玄一大师的嫡传弟子,那一身神道本事恐怕也不低。

  “这位大师,大行寺的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这么多年您都不曾出现在江湖上,也不曾出手报仇,为何今天突然来此呢?”杨溯开口问道,既然这位老僧不是那种一上来就要喊打喊杀的角色,喜欢在动手之前说清楚前因后果,那他不介意陪对方多聊一会儿,反正拖得越久,元战非就有更多的时间收拾掉那个宇文然后回来;至于元战非能不能赢,杨溯根本不担心,这位可是在‘剧情’后期一个人跑去锤昆仑护山大阵的猛男,怎么可能输给一个‘龙套’?

  老者听了杨溯的问题微微一笑:“当年玄一大师说我心中有执念,只因我在南魏还有恩怨未了;我下山后,回到南魏找到了自己的仇家,动手之前我挣扎犹豫,回想起玄一大师的教诲,我问自己,杀了他我便能平静吗?最终,我没有动手,我放下了;然而我满心欢喜地回去,却得知了那样的惨剧。”

  “......”杨溯沉默。

  “这么多年,我一直犹豫,到底该不该报仇?我走过许多路,见过许多人,做了许多事,但终究再也没办法拥有当初那份平安喜乐;直到今天见到朝施主你,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都......”

  “放!不!下!”

  最后三个字老者是吼出来的,巨大的声响震荡在众人耳边,杨溯被这声音吼得竟有些头晕。

  “我来!”古明说了一句,独自一人冲向老者,他手中反握一把漆黑的匕首,匕首长一寸有余,更像一把短刀。

  杨溯平时和古明对练从未见他用过这匕首,此时古明拿着匕首,整个人都暗淡了一些,似乎那把匕首将周围的光线都吸收掉了。

  看着冲过来的古明,老者脸上的皱纹似乎被什么力量弄得平整起来,他全身皮肤突然变得光洁如玉,晶莹剔透,肌肤之下隐隐透出金黄色的光芒。

  古明手中的匕首以极快的速度挥向老者的脖子,于此同时,他藏着袖中的左手已经悄悄释放了一道符;符意从他的衣袖间喷洒出来,随着他的心意而动。

  老者身边的空气急剧变化,他的袈裟上突然多出了一道道深陷的印痕,像是一道道无形的绳索将老者紧紧捆住了。

  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他本就没打算躲避,任由古明的匕首划过自己的脖子。

  吱!就像是刀剑在铁器上摩擦的声音,匕首在老者的皮肤上擦出了一抹火花,老者毫发无损!

  见到这种情形,古明丝毫没有停顿,手中匕首以极快的速度刺出;瞬息之间,他连施五道符,或是削弱老者,或是增强自身,符与符之间衔接得流畅无比,而且他手中的匕首还在老者身上各处要害刺了二十七下。

  这样攻击就算是一个武道宗师遇上了,大意之下都可能会被重伤,然而老者竟然站在原地闭上双眼双手合十,一动不动任由古明施为,他全身上下有若金黄色的琉璃,带着一种金刚不坏的意味将古明的攻击尽数接下了。

  “大行寺的金刚琉璃体!”钱多眼神凝重,这门神通在当年一位大神官手中用出,硬接了朝守义数十拳才被打破。

  “他若只是守,古明一个人就能缠住他。”钱多低声对杨溯说道。

  然而钱多话音刚落,老者就动了。

  他似慢实快地伸出右手,一掌印向古明;古明脚步移动,轻松闪过,然而下一瞬,手掌如影随行地跟了上来,竟给了古明一种掌中佛国,无处可逃的感觉。

  砰!最终这一掌还是印在了古明身上,不过古明身体暗淡了一下,下一瞬间已经出现在十丈开外,看上去似乎没有受伤。

  “波若须弥掌?”古明问道,“你竟然还同修了武道?”

  这位老者一出场就用出了水月宗的水月虚境,这是天道术法;紧接着用出了当年大行寺的神道神通金刚琉璃体,刚刚又打出一式波若须弥掌,这是大行寺著名的掌法。

  此人片刻间竟然接连展示了三道手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