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杀局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2091 2019.07.30 20:09

  “怎么可能?!”李谨一掌拍在桌上,“朝春秋连赵轩的档案都一清二楚,你现在居然告诉我,那些人都没有问题?”

  韩进低下头,沉声道:“当初选人的时候,找的都是些和朝帮有深仇大恨的,被策反的可能性极小,而且能接触到机密档案的那些人,或多或少都参与了这次事件,若是其中有朝帮的人,我们的行动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功。”

  “那圣火教又是怎么回事?”李谨冷冷地问道。

  韩进语塞,沉默下来。

  若是参与行动的人都没有问题,圣火教又是如何得知消息,提前去插一手的?

  见韩进沉默,李谨倒也不再咄咄逼人,语气缓和了些:“你说有没有可能是朝老贼故意如此?”

  “殿下是说,朝春秋是诱饵?”

  “不然凭朝守义对我们这边的渗透,我们都准备绑架他儿子了,他居然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但朝守义对他这个儿子宠溺得很,应该不至于拿朝春秋来冒险。”

  “哼!”李谨冷哼一声,“也没什么不可能的,要不是朱通那边传来消息,我都不知道原来那位朝大公子这些年一直在藏拙,这样看来,朝老贼的运气还真是好,生的儿女个个都争气。”

  朝守义一共有两子一女,大女儿朝知书,听说刚出生的时候就引来五彩祥云,有仙鹤齐鸣,绕梁三日,盘桓不去;朝知书五岁那年被一名自称来自昆仑的游方道人看中,收为弟子,现在都还在传说中的昆仑仙境里修那无上天道,这些年一直没有消息传出;朝守义的长子朝恪礼,从小习武,十二岁就被朝守义丢进了北边边境的黑旗军中,刚及冠没几年,现在已经是正儿八经的从五品游骑将军,而且这是朝恪礼斩杀北边那些草原蛮子,靠着军功一点点爬上来的,没有半点水分;唯有小儿子朝春秋,这些年给外人的印象一直是个放荡不羁的纨绔子弟,整日只知道花天酒地,而且还惹出不少祸事让朝守义帮忙擦屁股,这让朝守义的许多仇人久旱逢甘霖一般看到了希望,毕竟杀不了朝守义这位武圣,难道还杀不了这样一个废物儿子?

  然而这次事件后,从那个逃回来的内应口中,李谨得知了这次绑架中朝春秋的种种表现,这才发现原来那个声名狼藉的纨绔子弟竟然骗了所有人?

  既然朝守义对他这个儿子同样重视得很,为什么这些年不明着培养朝春秋,难道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阴人?

  想到此,李谨脸色阴沉,这次行动他这边可以说是将筹码全都放了上去,不仅仅是自己身边的客卿,还动用关系调来了军中的高手,除此之外,还花了很大的力气凑齐了一些和朝帮有仇的高手,但是现在这些人要么死了,要么落在朝帮手里,李谨自己损失惨重不说,倒像是帮着朝守义将那些躲在暗地里的仇人全都一网打尽了。

  最让李谨感到肉疼的是季先生的死亡,那本是他极为重视的人才,不仅是难得的天道高手,本身对各种局势的分析和天下大势的走向都很清楚,李谨将其视为左膀右臂,甚至如果有一天他能荣登大宝,他是打算将季先生奉为国师的,可惜,都毁在了朝守义手里。

  唯一活着回来的那位剑修,也是整天浑浑噩噩,精神恍惚,再也没有半点当初意气风发,锋芒毕露的样子;李谨看得出来,这位剑道天才算是彻底废了。

  “朝、守、义!”李谨一字一句地说道,眼神狰狞,“韩进,你告诉朱通,想要进京,就拿朝春秋的人头来见我!”

  “殿下?”韩进惊讶地抬起头,“现在再让朱通动手杀朝春秋没什么意义啊,而且几乎不可能成功,毕竟刚出了那样的事。”

  李谨摇头,“朱通那个老东西为什么这么急着想要进京?因为他知道这次朝守义没死,他早晚都会暴露,为了活命,只能进京寻求我的庇护。但他如果离开了朝帮,对我还有什么用?”

  “殿下的意思是?”

  “你当我是心气难平也好,是物尽其用也好,总之,我要朱通再去试一次,这一次不是杀朝守义而是杀朝春秋,难度是大,但也不是没有机会;既然已经和朝守义撕破脸了,我杀他一个精心培育,藏锋多年的儿子,也算有些好处;他即便知道是我做的又如何?难道还敢杀进京城来找我偿命?嘿嘿,若真是如此,说不定父皇还要感激我......”说到最后,李谨的声音渐渐低沉下去,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

  关于自己那位爹和朝守义的关系,李谨看了这么多年,自认看得很清楚,所以他这次才会布局想要杀朝守义,只要让他得手,这就是份天大的功劳!而且还能借机满足无数人的利益,如此一来,李谨就有机会登上那个梦寐以求的位置!

  只可惜,功亏一篑,不过杀不了朝守义,杀他一个儿子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去做事吧。”

  “是。”

  ......

  通州,一位卖菜的老汉推着已经空了的板车从朝帮分舵所在的府邸后门出来;他推着板车走进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七拐八拐以后,来到一间院落外,有韵律地敲了敲院门,片刻后,有人将门打开一条缝,看了老汉一眼,侧身打开门,让老汉进去。

  穿过院子,走进屋里,老汉不再是之前憨厚的模样,神态严肃。

  “怎么样?”屋内有人问道。

  “朝春秋这段时间一直没回自己的府邸,他待在分舵没出来过,听人说是在练武。”

  “练武?他脑子坏掉了?还是被吓傻了?”有人不屑地说道。

  “他待在分舵不出来,我们怎么动手?”又有人出声,显然屋里的人挺多。

  “既然他不出来,就想办法引诱他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有人撩开帘子,从里屋出来,是一位瘸着腿,走路微驼,穿着打扮很像富家翁的老者。

  “七爷。”屋内的人见到这位老者纷纷起身行礼,刚刚进屋的卖菜老汉则直接跪在地上,有些惶恐地道:“见过七爷!”

  他没想到居然是这一位亲自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