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十方灭绝 武圣之威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3305 2019.07.22 09:48

  众人厮杀的山崖之上,一身红袍的夜天一站在悬崖边,平静地看着脚下的厮杀,他没有急于出手,因为他对面的那片峭壁之上同样站了一个人。

  “夜天一,我劝你们别插手这件事。”

  峭壁之上站立的男子一身黑袍,戴着黑色的面具,和当初赵轩的打扮一模一样,他说话语调并不高,平平淡淡,但声音隔着一道峡谷却清晰地传入了夜天一的耳中。

  “韩进,你如果知道司徒景是什么下场,就不会这样和本座说话了。”夜天一讥讽地看着山谷对面的男子。

  面具之下看不清韩进的表情,他冷笑一声:“你如果知道我们这次要干什么,就不会这样和我说话了。”

  夜天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哦?愿闻其详。”

  话音落下,远处的天空突然被染成一片血红,有一道巨大的光柱冲天而起,群山震动。

  夜天一闭上眼睛感受着远处的气息,当他感受到那股刺天戮地的拳意后震惊地睁开眼看向韩进,“朝守义?”

  韩进缓缓点头,夜天一深吸一口气,“你们胆子真大。”

  韩进摇摇头:“我没想到他真的会来。”

  一刻钟以前,一处山谷四周全是怪石嶙峋的石柱,一个身穿道袍的枯瘦男子盘膝坐在一根石柱上正掐指算着什么。

  “如何?”石柱之下,一位身材魁梧,手持一把红缨枪的男子抬头问道。

  枯瘦男子睁开双眼,他的眼球是骇人的墨绿色,发出阵阵幽光,如同鬼魅一般。

  “他正在赶来。”

  此言一出,山谷中空气震荡,隐约有野兽嘶吼和兵刃摩擦的声音,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小小的山谷内竟齐聚了众多强者。

  “一个人?”持枪男子接着问道。

  “对。”

  “韩进应该赶不过来了。”

  “没办法,谁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亲自出面。”

  “季先生,准备的如何?”一个宏大的声音响起,空气瞬间变得炙热起来,如同有岩浆流过。

  被称为季先生的枯瘦道士双手结印,一股阴寒的气息迅速填满了整座山谷,之前那些引发了种种异相的武道真灵通通消散。

  “诸位放心,十方灭绝大阵一旦开启,所有武道神意通通都会被镇压,到时候真灵消散,法相不显,就算朝守义是武圣,也得乖乖被打落一个境界。”

  山谷内的众人仔细感受着那股阴寒煞气和自身武道神意的冲突,暗自估算着一旦大阵全部开启后会是怎样的效果。

  哪怕事先已经仔细估算过无数次,众人又都是足以开宗立派的顶尖强者,但事到临头仍然会觉得紧张。

  没办法,谁让他们即将做的事是杀死一名武圣。

  季先生感受到众人的心神震荡,明白大家其实都没有太多的信心,于是他决定再加上一些筹码:“若真是到了关键时刻,贫道能借助大阵让我师弟暂时跻身天人境界!”

  “当真?”

  “天人境?能维持多久?”

  “季先生为何不早说?”

  ......

  声音回荡在山谷内,季先生冷笑一声:“哼,若真是强行跻身天人境,我们师兄弟二人付出的代价可不小,所以这只是最后一道保险,说出来是为了让诸位更放心一些;五位武道宗师,一位分神化念的大神官,加上我们师兄弟这两位道基境界的真人,关键时刻还能有一位天人境,大家联手难道还杀不掉一个掉了境界的朝守义?”

  “没错,朝贼这次必死无疑!”

  “有劳季先生。”

  “若能杀了朝守义,死有何惧?”

  ......

  东方的天空突然闪过一抹璀璨的金芒,如同流星划过天际,直直地朝着山谷而来。

  “来了。”季先生默念一句,整个人突然被一股浓雾覆盖,看不清身影了。

  轰!流星坠落在山谷中,地面被砸出一个十丈宽的深坑,一位面如冠玉,神态威严的男子站在坑中,正是朝守义。

  “抓了我儿子,就为了引我来这里?我儿子呢?”朝守义看着四周,朗声道。

  四周无人回话,山谷中的石柱上开始散发出黑色的煞气,地面上泛起血色的光芒。

  朝守义见无人露面,没了耐性,轻轻抖了抖脚,大地震颤,然后他一拳朝空中打去,一抹耀眼的光芒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无穷的光与热出现在这座山谷中,如同大日降临。

  当‘太阳’即将从山谷中缓缓升起时,山谷的石柱与石柱之间出现了一道道血红色的线,黑色的煞气笼罩了山谷上空,将所有的光芒都遮住了,紧接着一道粗大的血红色光柱冲天而起,耀眼的大日被血色慢慢掩盖,直至消失不见。

  季先生此时盘膝‘坐’在山谷上方的虚空中,看着脚下的朝守义,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成了。”

  被大阵困住的朝守义脸色不变,随意挥动了一拳,天空中的黑色煞气疯狂滚动,一道闷雷声响起,不过终究没有任何动静从朝守义身上产生。

  “哦?能压制武道神意?难怪你们有胆子引我过来。”朝守义一步跨出,从坑中走了出来,看向四周,“还准备了什么?”

  五道身影分别从石柱后方走出,将朝守义围住。

  五位宗师或持长枪,或用刀剑,或赤手空拳,全都气势勃发,有若实质般的杀意锁死了朝守义。

  朝守义扯了扯嘴角,不屑地一笑,然后身形瞬间消失,一记闷雷般的响声传来,站在朝守义对面的持枪宗师身体已经陷进了一面石壁中,手中长枪震颤不已,几乎脱手而出。

  刚才那一瞬间两人互换了一招,朝守义先是一拳砸开刺来的枪尖,然后一拳砸中长枪中段,最后近身一拳命中对手额头,将其击飞出去。

  其余四位宗师脸色一变,立马追了上去。

  肉眼几乎无法看清几人的身形,只能隐约看见几抹璀璨的刀光剑影闪过,空气中接连传来闷响声,如同风雷激荡;山谷两边的石壁碎得不成样子,谷中一根根冲天而起的石柱不断被撞击着,似乎有几头恐怖的巨兽在山谷中疯狂地横冲直撞。

  季先生脸色苍白,拼命地维持着下方这座大阵,六个人只凭肉体力量造成的破坏力简直超出他的想象,如果不是此处天然累积万年的阴煞之气源源不绝地被他纳入体内,他光是维持大阵运行就快要耗尽自身灵气了,更别提还要压制山谷中众人的武道神意。

  然而最让季先生觉得心悸的是谷中的战况,他作为大阵的主持之人,能够清晰地感知到阵中的情况:原本以为只凭肉体力量,五位宗师足以敌过朝守义,现在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朝守义从一开始就一直盯着一个人打,其余人的所有攻击,只要不是冲着要害去的他根本不管不顾,摆明了就是要比谁更能抗;而最无奈的是五人的速度完全跟不上朝守义,他来去自如,根本不给五人联手的机会。

  山谷中,一道身影如同破布一般被摔打在地上,正是那名一开始就被朝守义针对的持枪宗师,他衣衫破烂,七窍流血,手中长枪有一处明显的弯曲,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着想要重新站起来,但越是挣扎,血流得越多。

  四对一,其余四人几欲疯狂,风雷之声大作,但朝守义只是换了一个目标继续出拳,对于四人施加在他身上的拳脚刀剑根本不予理会。

  四人越打越绝望,其中一位用剑的宗师分神之下被朝守义突然转换目标,抓住机会近身,三拳都打在他的额头上,这位宗师额头微微凹陷下去,眼神涣散,撞在一根石柱上,没了动静。

  还剩三人!

  “宗师?一塌糊涂!”朝守义的声音响起。

  就在此时,空气中突然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香气,有阵阵金光闪烁,耳边传来钟鼓丝足之声,有仙女弹琴,有天神擂鼓、一尊尊或慈眉善目,或宝相庄严,或金刚怒目的神像突然出现在朝守义周围,偌大的山谷仿佛眨眼间仙境降临。

  朝守义站在原地,一手负后,一手掌心朝天,“神官?装神弄鬼!”

  天空中的黑色煞气瞬间被撕裂开好几道缝隙,一股刺天戮地的拳意从缝隙中透露出来,半空中主持大阵的季先生吐出一口鲜血,厉声喊道:“师弟,动手!”

  山谷中,声势浩大的一尊尊神像如同阳光下的白雪,在朝守义突然爆发出的拳意面前纷纷消融掉了。

  不等这些神像完全消失,朝守义的身体再次消失,出现在几十步开外,紧接着继续消失,如此反复几次后,最终站定,他伸出右手看了看掌心,那里被利器划破了一道伤口,有淡淡的金黄色的血液从伤口流出。

  “飞剑?有点意思。”朝守义看了看天空,扬声道,“还能更快吗?”

  话音未落,他再次消失,凄厉的破空声传来,隐隐约约如同雷鸣;雷鸣声响了足足一刻钟,山谷的地面上出现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痕,左右两边的石壁被剑气生生削掉了一丈的厚度。

  和飞剑缠斗了整整一刻钟的朝守义再次显出了身影,这一次他稍显狼狈,一身锦衣华服被划得破破烂烂,金色的血液湿透衣衫,但他神情依然平静,抬头看向天空,“天人境剑修?不对,靠的阵法加持,狗屁的天人境!”

  半空中,季先生已经七窍流血,他厉声道:“所有人联手降低他的速度,由我师弟用飞剑磨死他!”

  先前被大阵转移走的三位宗师重新出现,空气中再次出现种种神像,这一次是一百零八尊神像齐聚!

  众人看着流血不止的朝守义,第一次觉得距离杀死这位可怕的武圣是如此之近!

  看着再次朝自己冲来的几人,朝守义摇摇头,眼神睥睨。

  你们这些人啊,真是无知。

  拳出,大日降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