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要当主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嘴炮

我要当主角 行空漫笔 3068 2019.07.12 12:09

  “师妹,你别听他胡说八道。”陈墨离皱着眉头,想将张青青拉回去,但张青青这一次没有听师兄的话,挣脱开陈墨离,站在杨溯面前,不愿离去。

  如果杨溯说的是真的,那张永就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呵呵,朝春秋就是一个十足的纨绔子弟,我跟了他八年,他哪里接触过什么张永,整天就知道花天酒地。”一个充满嘲讽的声音响起,杨溯心中一惊,转头看去,在神像石台的左侧,坐着一个中等身材,长相普通的灰衣男子,他脚边同样趟着一个身穿灰衣的男子,衣服上沾满了血迹,看上去正处于昏迷中。

  杨溯皱起眉头,朝春秋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么一号人,但对方刚才又说跟了自己八年?

  “他真的没接触过我小叔?”张青青半信半疑地看向灰衣男子。

  “没有,八年来他做的所有事我都一清二楚。”灰衣男子笃定地说道。

  杨溯心思急转,有点吃不准此人的身份,不过他冒着巨大的风险才找到张青青这个突破口,并不愿意就这样放弃。

  “你清楚个屁!”杨溯壮着胆子朝灰衣男子骂道,反正自己肚子里的‘货’还很多,根本不怕和对方对峙。

  灰衣男子眼中闪过一抹冷光,张青青刚被警告过,他这个时候不好再对杨溯做什么,只好强忍下怒火,目光转向他脚边,灰衣男子突然笑了起来,笑容狰狞。

  “老杨,既然醒了就别装睡了。”

  灰衣男子随意踢了踢脚边躺着的人,地上被称作老杨的男子睁开双眼,死死地盯着踢他的这个人,厉声道:“何良!你竟然敢叛?”

  “那又如何?”

  “朝帮是怎么对待叛徒的,暗堂有什么手段,你应该一清二楚!”

  何良笑了笑,轻声道:“行了老杨,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劝我回头是岸不成?”

  老杨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一起共事近十年的同伴,此刻竟显得如此陌生,“何良,就算你自己不要命,你弟弟,你爹娘,你全家老小二十三口人,你是要把他们全都害死吗?你是畜生吗?!”

  老杨声色俱厉地朝何良骂道,杨溯听得暗自咋舌,他现在知道这个灰衣男子是谁了,应该是朝守义安排在自己儿子身边的死士,可惜竟然是个叛徒。

  “哈哈哈哈哈!”听了老杨的话,何良竟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大笑起来,“是啊,何良他一家老小是死定了,可是这关我什么事?哈哈哈!”

  老杨瞪大双眼看着何良:“你,你疯了吗?”

  何良摇摇头,眼里尽是嘲讽,“还不明白吗?何良自然是不敢叛的,可是你怎么知道我就是何良啊?”

  此言一出,别说是老杨,便是庙里其余一直在看戏的人,都纷纷吸了一口凉气。

  事实上这次绑架行动之所以能成功,关键就在于何良这个内奸。

  所有人在行动前都被告知朝春秋身边的护卫中有自己人,这算是一颗天大的定心丸,同时也是幕后人在向所有人展示着自己的实力——连朝春秋身边的死士都能策反,幕后人该是何等彪炳的身份?

  然而此刻从何良的话语中,众人才反应过来,原来根本不是策反,而是更加不可思议的掉包?

  将一个精于暗杀的死士无声无息地干掉,再找人顶替对方,而且还没被身边朝夕相处的同伴拆穿,这是怎样可怕的手段?

  光是想想,在场这些在江湖里摸爬滚打多年,自认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都觉得有些发寒,更别提此时躺在地上的老杨。

  饶是老杨这个从暗堂那个血池子里爬出来的一等鹰士,此时也有些崩溃;他的脊椎已经被‘何良’捏碎,手脚筋也尽数被挑断,此时只能摊在地上,丝毫动弹不得。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直接杀了我?”

  “问得好。”‘何良’冷笑一声,蹲下身子,拍了拍老杨的脸,“我之所以留你一命,还千辛万苦地把你带到了这里,就是想找你要一件东西。三个月前,林左棠赐了你一本《玉龙洗髓注集》,我要这个。”

  “呸!”老杨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何良’脸上,“痴心妄想!”

  ‘何良’眯了眯眼睛,慢慢擦拭掉脸上的口水,也不恼,而是笑着说道:“老杨,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暗堂的那些手段,我也熟悉得很呐。”

  老杨眼中闪过一丝惧意,前一刻他还在用暗堂用刑的手段威胁‘何良’,没想到现在就被对方还了回来,他作为一等鹰士,自然极为熟稔那些手段,甚至很多手法还是他亲手教给眼前这个‘何良’的。

  篝火旁,一直在静静看戏的疤脸大汉突然压低声音问身旁的书生:“《玉龙洗髓注集》,可是前些年被朝帮灭掉的那个玉龙山庄的练髓功法?”

  书生笑眯眯地点头道:“应该是了,不然这个老杨又不是什么绝世美人儿,那个家伙何必冒这么大风险把人一路带到这里。”

  疤脸大汉眼中闪过一抹炙热,练髓功法啊,随便一本搁江湖上都能引起一场血雨腥风,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一本?

  ‘何良’自然能听到身后的对话,也能感觉到其余人看待自己的目光变化,不过他既然敢带着老杨一起逃亡,自然已经想好了对策。

  “各位。”‘何良’转身朝所有人抱拳道,“这本《玉龙洗髓注集》的内容我会让这个家伙一字一句念出来,有意者都可以听到,就当我给各位的一份见面礼,至于秘籍内容真假,相信各位都有法子检验,我们合力将这份练髓功法拿到手,各位意下如何?”

  “哈哈哈哈!”不等其余人表态,杨溯抢先笑了起来。

  ‘何良’看向杨溯,笑眯眯地问道:“不知朝大公子为何发笑啊?”

  杨溯只觉全身发冷,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般,他硬着头皮开口道:“我笑你费尽心思就为了一本洗髓秘籍,真是可怜。”

  ‘何良’捏紧拳头,眼中杀机暴涨,然而没等他开口,之前踢过杨溯一脚的疤脸壮汉已经不耐烦地开口道:“小泥鳅给老子闭嘴,再敢多话,当心老子再赏你几脚!”

  “洗髓秘籍算个屁,练神秘籍我都有!”杨溯大声嚷嚷道。

  疤脸壮汉脸上凶光一闪,大步向杨溯走来,准备再给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一脚。

  “练窍境突破到神意境最关键的不是向外感知天地,而是向内巩固自身!”杨溯语速飞快地说道。

  “哈哈哈,我怎么不知道朝大公子什么时候竟然懂武功了?”‘何良’一脸不屑,根本不信杨溯说的话,而疤脸壮汉已经来到杨溯面前,就要再给他一脚让他闭嘴,一道人影突然出现,随意地摆摆手,示意疤脸壮汉停下来,而疤脸壮汉看清这道身影后,身体顿时僵在原地,下意识地收起自己一脸的凶相,努力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司徒前辈?”

  杨溯眼前出现一名身穿黑袍,银发须张的老者;老者微微有些驼背,看上去似乎连站都站不稳,和他身旁那个肌肉虬结,几乎要从衣衫中爆炸而出的疤脸壮汉站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现在表现得更害怕的反而是疤脸壮汉。

  “你刚刚说什么?”老者浑浊的双眼看着杨溯,用一种阴冷的声音问道。

  在老者的注视下,杨溯感觉像是被什么毒物爬过身体似的,强忍住不适,开口道:“我说,突破神意境,成就宗师的关键不是向外感知天地,而是向内巩固自身。”

  “向内?巩固?”老者皱眉思索起来,喃喃道,“有点儿意思,仔细说说。”

  ‘何良’脸色顿时一变,疤脸壮汉也不敢再有任何动作;杨溯松了口气,幸好还有‘识货’的。

  “要想成就宗师,就需要练成武道真灵,武道真灵从何而来?以自身神意凝聚天地灵气!”说到这里,杨溯顿了顿,像是在理清思路。

  “所以很多练神秘籍里都提到了一句‘感知天地,方可成真’,至于该如何感知,则写得云里雾里,总之感知得到就能成,感知不到就是境界还不够,呵呵,简直不知所谓!”杨溯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所以力求‘语不惊人死不休’。

  黑袍老者笑了,没有因为杨溯口出狂言而有丝毫恼怒,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继续。”

  “何谓感知天地?武者不同于修士,可以越过肉身直接用神识去接触灵气,武者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这副身躯:眼,耳、鼻、舌、身、意;大多数人只知道依靠自身‘神意’去感知,却忽略了剩下的那五感,自然事倍功半。”眼看对方‘上钩’了,杨溯稍微放松下来,侃侃而谈。

  “你的意思是哪怕自身神意不足,也可以感知天地?”一旁的疤脸壮汉再也顾不得让自己忌惮无比的黑袍老者,一脸震惊地开口问道。

  若是之前,杨溯在众人眼里不过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哪怕他哭着喊着说自己掌握了无数顶尖秘籍也不会有人相信,但现在他用一种无比笃定的语气告诉众人要怎么成就宗师,众人却不敢有丝毫的小觑,因为现在站在杨溯面前认真听他讲话,还一脸若有所思的黑袍老者是正儿八经的武道宗师!

  (大佬们可以多投资啊,别的不敢说,上架和完本是肯定有的,稳赚不赔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