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晚来秋风意眠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她是仙女。

晚来秋风意眠眠 小无邪 2218 2019.10.06 22:09

  “小果子哥哥!小果子哥哥!”

  许晚舟跑在陈怡芳前面,挥着手朝医馆门口的小果子打招呼。小果子虽然是医馆学徒,穿的比老板还贵气,但手里却总是拿着扫帚,真是让人看不透他。

  “晚舟?你今天不去上课啊?”

  许晚舟在离小果子半米远的地方紧急刹车,小果子扔下扫帚,伸手扶住了她。

  “嘿,娘给我请了假,说要带我去采药!”

  小果子伸手理了理许晚舟的刘海儿,说:“是嘛,陈姨早啊!”

  “小果子早,晚舟,别给你小果子哥哥添乱了,去跟徐婆婆打个招呼。”

  “好!”

  许晚舟跑进医馆,小果子小声对陈怡芳说道:“昨晚徐婆婆去给张督官家的小女儿看病,被张家夫人赏了不少银子,今天心情很不错呢。”

  “是吗?张督官……张山言?他可是高官啊,他家小女儿怎么了?”

  “说是吃凉吃坏了肚子,小事儿小事儿。”

  “这样啊,那你先扫着,我进去看看。”

  “哎,好。”

  徐婆婆裹着一件杏色披风,坐在看诊台上翻看着账目。

  “婆婆!”

  许晚舟可从来不怕永远板着脸的徐婆婆,因为她知道,徐婆婆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尤其是对自己。

  “今天怎么没去上课?被老师赶出来了?”

  许晚舟撅着嘴,坐在她面前的高椅,脚尖刚刚踮着地面。

  “我娘给我请了一天假!婆婆,今天需要我娘去采药吗?”

  徐婆婆合上账本,放在一边。

  “怎么?你要一起去啊?那不是添乱嘛。”

  “怎么是添乱了!我可以帮我娘背药啊。”

  “就你这小身板儿?”

  许晚舟不服,跳到了地上,抬手比着自己的头顶。

  “你看!我快要赶上我娘了!晚舟长大了!”

  徐婆婆嘴角微微上扬,悠然道:“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说罢,她开始在纸上写着什么。

  许晚舟歪头,为自己辩解道:“现在就长……”

  “晚舟,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在医馆不能大声吵闹。”

  陈怡芳突然走了进来,小声训斥道。

  许晚舟低下头,两只手捏着衣角,小声嘟囔着:“我知道了,娘。”

  “婆婆……”

  “今天,你去路仙河附近,挖一些当归回来。再去回天堂,拿几样药回来,这是单子。”

  “好。”

  徐婆婆把单子递给陈怡芳,又从腰间的牡丹荷包里逃出一把钥匙,打开了柜子里的抽屉,拿出十两纹银后又锁上,然后把银子递给陈怡芳。

  “拿着。”

  “哎。”

  许晚舟睁大了眼睛,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银子。

  “婆婆,我这就去,中午应该能赶回来帮忙。”

  “不急。”

  “晚舟,拿上背篓,我们走。”

  “哎!”

  许晚舟笑着,熟练的跑去后门的拐角处拿到了背篓和锄头。

  “小果子哥哥!我去跟娘亲一起采药了!”

  许晚舟高高的背着背篓炫耀道。

  “真好,我也想去。医馆又剩我和婆婆了,我真是一点都马虎不得!”

  小果子露出羡慕的神情,让许晚舟更得意了。

  “我们早去早回。”

  “嗯!陈姨你们路上小心啊!”

  “放心吧,我们去了。”

  “小果子哥哥再见!我们一会儿就回来了!”

  “好,多玩一会儿也没关系!”

  许晚舟点点头,跟在陈怡芳身边走远。

  小果子扫好了地,正要进屋时,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口,从上面下来一位中年男子,匆匆越过了他,早一步进去。

  “徐婆婆!”

  徐婆婆抬眼,这不是昨晚请他去督官府的人吗?

  “何事?”

  小果子站在门口,一边擦着桌子,一边竖耳听着。

  “我家夫人,请您再入府一趟。”

  “怎么?你家小姐……”

  “不是我家小姐,我家小姐昨晚吃了您给开的方子,再也没喊难受。这次是我家老夫人,老夫人偶有头痛之症,今日不知为何突然头痛欲裂,夫人昨日见识了您医术了得,特派我来再请徐婆婆入府。”

  徐婆婆看向小果子,语气之中带有那么一种迫不及待的喜悦。

  “愣着干什么?带上东西,关门。”

  “哎!”

  小果子立刻将抹布扔进水盆里,背上桌下的木箱。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马车停在了张府门口。

  小果子虽听过张山言的名号,但是督官府他还是第一次来。

  这红砖红瓦红门颇有气魄。

  “二位请跟我来。”

  随着家仆走进院儿里,一阵桂花儿香扑鼻而来。两旁共种了六棵桂花树,一簇一簇的黄花夹杂在绿叶之中,格外明显。

  正前方是宽敞严肃的正厅,低调大气。

  “二位请随我到后院儿。”

  “有劳。”

  三人走过长长的长廊,来到了后院儿。后院儿里种了几棵红叶,热烈似火,让人移不开眼睛。

  “就在前面了。”

  三人又走过排列整齐的间间厢房,终于来到了张家老夫人住的幽静园。

  走到房门前,有四个穿着浅蓝色衣服的丫鬟守着,家仆便停住了脚。

  “二位,就是前面了。”

  “好。”

  小果子向她们说明身份,其中一个长相清秀的丫鬟带他们走了进去。

  刚进房子,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香火味儿,想必这张家老夫人也是个信佛之人。不过这两边都有白色珠帘挡着,也不知道人在哪一边。

  “夫人!大夫来了!”

  这丫鬟的声音尖尖的,却不刺耳,她看向右边喊道。

  隔着厚厚的白色珠帘,里面传来一声很有威慑力的女声:“快请进来。”

  小果子悄悄对徐婆婆说道:“这声音一听就是个厉害人物。”

  徐婆婆瞪了他一眼,示意他掀开帘子。

  印入眼帘的是一张木色床榻,上面躺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正是张山言的母亲,元氏。她正眉头紧锁,扶着额头,痛苦不堪的样子。

  床边坐着一个头戴金玉满钗,身穿墨蓝华服的女人。她妆容精致,又因着急而眉头微皱,那双丹凤眼里又看似怒气满满,让人不敢直视。这便是雷厉风行的督官夫人,钟乔。

  床前放着一个跪拜用的软垫,一位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少女正跪在上面,趴在床边。一头长发垂至腰间,头上并没有戴过多的发饰。听到动静后,她转过头来。

  小果子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仙女。

  一双桃花眼眼神迷离,眼眶微微发红,更是惹人怜爱。她肤若凝脂,五官精致。抬眸落下之间,便牵动那人心弦。

  “徐荣,见过老夫人,夫人,小姐。”

  一旁的小果子看呆了眼,遭到徐婆婆的掐胳膊提醒,才回过了神。

  “啊……见过……”

  钟乔有些不悦,打断了他。

  “徐婆婆,你快来看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