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晚来秋风意眠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我没有偷你钱啊。

晚来秋风意眠眠 小无邪 2136 2019.11.03 22:21

  “民学院啊,民学院的考试要比世学院晚个三天。”

  于风眠点点头。

  考生们可选择文官资格考试和武官资格考试,也就是分为文试和武试。

  毫无疑问,周名扬选择了武试,周致得选择了文试。

  而范珏,就是冲着武试去的。他虽只会蛮力,但是文试对他来说,就是把脑袋捶个坑出来也写不出几个字来。

  他已经是第三次参加考试了,对于流程也已经烂熟于心。只不过,每年最后一关的和考官交手,正是他担心的地方。

  今年的考官是一个看起来高高瘦瘦的将军,可要知道,前几年全都是一个顶俩的大块头。很多考生见此放松了警惕,当一个个被考官扔下擂台的时候,他们真的笑不出来了。

  “这是谁啊?”

  一人指着台上面无表情的考官问道。

  “你没听说过啊?统帅身边刚得的一员大将,赵飞。别看他精瘦精瘦的,力量和速度可比我们这些练了五六年的厉害多了。”

  “是嘛……”

  周名扬看着台上气息平稳,动作行云流水,又轻松无比的赵飞,挠了挠头。

  “啧……爹怎么派他来了。”

  在军营里,周名扬和几乎所有战士将军都其乐融融,唯独赵飞。他这个人不爱说话,喜欢独自一人。一年了,周名扬这种自来熟才混到二人见面只是寒暄不过三句的地步。

  周名扬以极快的速度越过障碍赛道,来到了赵飞面前

  他咧嘴一笑:“赵将军,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了。”

  赵飞消瘦的脸庞黝黑,他弯腰向周名扬行礼道:“末将赵飞,见过朝晖小王爷。”

  周名扬伸手扶起他。

  “哎哎哎!咱们都这么熟了,不必如此多礼。再说了,今天你可是我的考官。虽然咱们认识了得有一年了吧?但是……”

  “开始吧。”

  “哦……”

  赵飞的身手,周名扬在军营里是见识过的。他反应速度极快,出招更是让人捉摸不透。他与赵飞切磋过,二人不相上下。但是周名扬总觉得他让了自己。

  这一场打斗,把隔壁院子里的考生们都引来给他们加油助威,可见有多精彩绝伦。

  可是这次,周名扬还没有使出全部招数与力量,赵飞就收手了。

  “怎么了?”

  赵飞退后一步,向记录官说道:“周名扬,九分。”

  “九分?这是目前的最高分吧?”

  “跟第二名差了两分呢!”

  “不愧是朝晖小王爷啊,就是厉害!”

  在一阵惊喜的欢呼和热烈的掌声中,周名扬莫名其妙的被赵飞请了下去。

  “你什么意思?刚才不是你的实力。”

  赵飞说:“统帅吩咐,这些都是孩子,练习武术的时间长短不一,不可使劲全力,五分即可。”

  “所以说你刚才只用了……”

  “下一个!”

  周名扬抿住了嘴,感觉自己被羞辱了。

  下一个是范珏,看着他鼻子上顶着一大块纱布,底下的考生一阵哄笑。

  范珏的脸有些火辣辣的,赶紧上了赛道。

  不出意外,范珏荣获世学院连续三年武试四分的不及格成绩。

  看着世学院的大门缓缓打开,陆陆续续走出光鲜亮丽的少爷小姐。

  于风眠强忍着困意,睁开眼睛寻着范珏。

  “少爷!在这儿在这儿!”

  马夫向黑着脸的范珏招了招手。

  “少爷,请上马车。”

  范珏瞪了于风眠一眼,进了马车后,用力将帘子一甩。

  于风眠皱了皱眉。

  “他那是什么表情?”

  马夫牵着马,回过头对于风眠做了个哭脸。

  于风眠倒也没生气,笑了笑坐上了上去。

  这个上午,许晚舟过的还算安稳。因为被于风眠打了一顿的朱邕,还真的没来上课。

  等同学们都去食堂吃饭了,许晚舟才放下笔,看着自己写的歪歪扭扭的一张字非常满意的点了下头。

  “许晚舟,你怎么还不走?”

  洛丹走进教室,不屑的看了一眼许晚舟后,来到自己的位置上,摸了摸抽屉。

  “诶?我的钱袋呢……”

  许晚舟站起身,小声回答:“我刚写完这张字……”

  “许晚舟!你是不是偷我钱袋了?”

  洛丹突然转过身大吼一声,吓得许晚舟一颤。

  “我没有啊……”

  许晚舟拨浪鼓似的摇着头,心慌的砰砰跳。

  “那我的钱袋呢?刚才不就你一个人在这里吗?”

  许晚舟不知所措,越解释越结巴。

  “我刚才……是只有我一个人!但是……我没有拿你的钱袋!我不偷!我不偷东西的!”

  洛凡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来到了许晚舟面前。那双圆眼瞪的很大,让许晚舟不敢直视。

  “还以为你是真的傻,没想到还会偷东西?快给我拿出来!”

  她这么一吼,引来不少学生围观。趴在窗前,甚至走进教室坐下看戏。

  许晚舟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看着欺负了,但一次比一次更害怕。她低着头缩在墙角,像一只无处可逃的猫咪。

  “都来看看我们班的许晚舟啊!把我们大家都给骗了!人家不仅不傻,还会偷东西呢!”

  “她偷什么了?”

  “我的钱袋啊!放在抽屉里,下课我们都走了,就她一个人在教室里。我回来取,就不见了,不是她还能有谁啊?”

  “早就听说她家穷啊,偷东西倒是像她能做出来的事儿啊。”

  “她装傻怕是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好对我们下手吧?”

  “我觉得也是,太心机了吧?”

  周围人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传入许晚舟的耳朵,她使劲儿的闭上了眼睛。

  以往别人对她打骂欺辱,都是因为她傻。可这次,是在冤枉她。

  “我没有偷……”

  “你还狡辩?你要是还不拿出来!我就去告诉老师了!”

  许晚舟猛地睁开眼睛,声音几乎是在请求她不要去。

  “我没有偷……真的不……不是我!”

  “除了你还能有谁?你快点儿,里面有二两银子呢!”

  “我真的没有……”

  任课的郭老师从人群里挤了过来,问道:“怎么回事啊?”

  “郭老师,我的钱袋不见了,我怀疑是许晚舟偷的!”

  “是吗?”

  郭老师看向许晚舟,眼神平淡。

  许晚舟看到他,鼻头一酸,忍着眼泪摇着头。

  “不是我……我没!我没有偷……”

  郭老师是整个民学院里,唯一一个平等看待学生的老师了。

  “你有证据证明是她偷了你的钱袋吗?”

  洛丹眼神闪躲,说道:“搜一下不就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