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晚来秋风意眠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你的演技使我钦佩。

晚来秋风意眠眠 小无邪 2260 2019.10.04 20:35

  范珏用尽全身的力气吼着,躲在角落里看戏的家仆们一惊,赶紧跑去了前院儿。

  于风眠看着扯着嗓子吼叫的范珏冷笑。

  “你怕什么?”

  “我怕什么?等他们都到了,看见你打了我,该怕的人是你吧?”

  于风眠点点头,悠悠道:“是啊,我逃不了的。但是,你也别想逃。”

  于宽四人匆匆赶到后院儿,就听到范珏的惨叫。

  “救命啊!爹……啊!”

  “珏儿!”

  范忠和杨玉儿赶紧跑上前去。

  吴霜霜担忧的看向于宽,于宽拉着她的手跟了过去。

  于风眠听到脚步声,停下了手,站了起来。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隐隐作痛的右手,得,皮又重新破开了。

  范珏满脸都是鼻血,左脸明显比右脸要肿。见到人都来了,开始哭惨。

  “爹……娘……”

  杨玉儿瞪了一眼于风眠,赶紧走上前去,和范忠一起扶起范珏。

  “珏儿,你……你还好吗?啊?快去找最好的大夫来!快去!”

  “是!夫人!”

  范忠扶着范珏坐在长廊的长椅上,叹了口气。

  吴霜霜来到于风眠身边,看似下手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胳膊。

  许宽看着满脸是血的范珏,担心道:“珏儿,你怎么样?”

  范珏虚弱的摇了摇头,一个大块头靠在杨玉儿肩头,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大姑娘。

  范忠黑着脸,他虽然对范珏有意见,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更何况,范珏从小到大都没受过别人的拳头。于风眠这么做,不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吗?

  于宽看向于风眠,严肃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打人?”

  “他……”

  于风眠正要回答,被范珏打断。

  “于伯伯!实不相瞒,今日中午我就已经跟他见过一面了。当时他就为了替一个傻子出头打了我,刚才他非要送我回房,其实是威胁我不要再找那个傻子的麻烦,我反驳两句,他就又对我动手了!于伯伯!第一次,我们谁也不认识谁,就当不打不相识。可是这一次,我们都知道您和我爹是好朋友,他还是打了我,这就说不过去了吧?他怎么能为了一个傻子把我打成这样?”

  于风眠看着范珏声情并茂的演绎着颠倒黑白的戏码,钦佩的直摇头。

  但范忠听得云里雾里的。

  “什么傻子啊?”

  “爹,就是那个许晚舟!”

  杨玉儿用手帕轻轻地擦拭着范珏脸上的血,被他扯了去,塞进了一只鼻孔里。

  杨玉儿心疼又嫌弃的叹了口气。

  “娘都跟你说过了,那个许晚舟脑子有问题,你怎么还跟她过不去?”

  范珏低下头,不服气,但是没有说话。

  于宽看向于风眠。

  “是这样吗?”

  “不是,我之所以打他,是因为他口无遮拦,故意羞辱你和娘,不是因为许晚舟。”

  两对父母心里都清楚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听完于风眠的话,双双陷入了沉思。

  范珏期待的两家人吵起来的画面没有出现,有些不解。

  “眠儿,我们是第一次全家来盛都,对彼此的家人了解甚少。所以珏儿对咱们家有些误解也是正常的,你与他说明即可,打人是万万不对的。而且,你范叔叔如此接待我们,你却打了他的独子,实属不该。现在,向珏儿道歉。”

  吴霜霜道:“没错,也要向你叔叔婶婶道歉。”

  杨玉儿听着他们说话,眼神全在他儿子的脸上,也不说话。

  范忠道:“孩子们不懂事,于兄,也别太计较了。”

  于风眠悄悄地咬着嘴唇,怎么也不张口。

  吴霜霜拉着于风眠的手,语气坚定。

  “眠儿,道歉。”

  于风眠想要解释。

  “娘,您知道他是怎么羞辱咱们一家的吗?”

  “眠儿,先道歉。”

  于风眠被范珏羞辱之时都没有感到委屈,现在却是鼻头一酸。

  那些话,让他说,他也说不出口的。

  于宽看于风眠的眼神,不是严肃,不是可怕,是相信。

  杨玉儿看向于风眠,有些怨意,也有些不确定的无奈。

  于风眠微微低头。

  “抱歉,打了你是我不对。”

  范珏突然咧着嘴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于风眠,你不是很执着吗?”

  “臭小子!你得意什么?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性子?你要是不说过分的话,眠儿能在这儿打你?给你于伯伯于伯母道歉!”

  范珏一通数落,杨玉儿悄悄翻了个白眼,拍了拍范珏。

  “伯父伯母,珏儿一时口快,说了不该说的话,还请见谅……”

  语气半点不诚。

  于宽道:“无妨,孩子们年轻气盛嘛。”

  “老爷!张大夫来了!”

  “来人,把少爷扶进房里。”

  于宽道:“我们也过去看看……”

  范珏看了一眼杨玉儿的脸色,赶紧拒绝。

  “不要紧的,于兄别担心。今晚是喝不成酒了,咱们明天再喝啊!管家,送于兄回房。”

  “是,老爷。”

  范忠一家被家仆簇拥着走进房间。

  “于老爷,请跟我来。”

  “有劳。”

  吴霜霜牵起于风眠的手,跟在于宽身后。她看了看于风眠血肉模糊的手背,心疼道:“看看你的手啊,唉……下午来的时候,我买了药放在你的包袱里了,是黑色瓶子的,一会儿记得涂上啊。”

  “嗯,谢谢娘。”

  “范珏没事儿吧?”

  “没事儿,娘。他特别抗揍,刚才他都是装的。”

  “真的?我见他满脸是血……”

  “那是他自己抹画的。”

  “吓死娘了,你啊,现在怎么那么容易冲动呢?等会儿你爹又要教育你,我可帮不了你了。”

  “好吧。”

  于宽回过头。

  “你们两个嘀咕什么呢?”

  吴霜霜道:“没什么。”

  “于老爷,这是您和夫人的房间,于少爷的房间是旁边这一间。请尽快休息吧,周边有值班家仆,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

  “多谢。”

  姚管家走后,于宽牵起吴霜霜的手,对于风眠说:“看什么,赶紧回去休息。”

  吴霜霜赶紧对他使眼色让他回房间。

  于风眠已经做好了接受于氏教育的准备,突然不讲了,还真有些不习惯。

  “哦,我知道了。”

  于风眠回到房间,脱衣服时,腰封里的话梅糖掉了出来,弹到了床底下。

  他趴了下来,在床底摸索许久才找到,然后放进了他的包袱里。

  第二天清晨,太阳比以往出来的早了一些。

  许晚舟还是穿着昨天那套衣服,欢欢喜喜的打开门,迎面儿而来的是一股钻进袖口和领口的冷风。她打了个寒颤,蹦蹦跳跳的来到了厨房。陈怡芳正在淘米,许晚舟自觉的系上灰色围裙,坐在她的专属小板凳上,开始烧火。

  “娘!今天我们去采药吧?”

  “今天天气还不错,不过我要问一下徐婆婆才行。”

  “那吃过饭,我跟娘一起去医馆吧?”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