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晚来秋风意眠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休了平王?

晚来秋风意眠眠 小无邪 2127 2019.10.23 20:57

  “你有两月没来我这儿了,虽平王府与督官府只隔一条街,你我姐妹之间,也像生疏了很多似的。”

  一向严肃脸的钟乔,像换了个人似的,举止温柔,说话也亲近的很。她拉着钟盈的手,来到了卧房。

  “表姐近来可好?”

  “山言待我如常,念念,也还算是听话。家中一切事宜皆由我来打理,再加上老夫人突发头痛之症,也是有些烦恼,来,坐。”

  二人坐在桌前,钟乔冲门口吩咐道:“小芙,让厨房去做些桂花糖糕,少放些糖。”

  “是,夫人。”

  钟盈笑笑:“表姐还记得我小时候的喜好呢。”

  “那是自然,你母亲去世的早,从小,你便是在我家里长大的。现在,你可是平王妃了,生活富足,平王又真心待你,你母亲和我母亲定是安心了。”

  听到平王又真心待你,钟盈苦笑一声。

  “表姐,在这盛都,我唯一能说真心话的人,就只有你了。”

  钟乔见钟盈眉头一皱,那双似水的眸子,差些要溢出泪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钟盈赶紧抬起袖子,点了点眼角,再抬起头时,眼眶和鼻头微红。

  “我……我只恨我这肚子,十几年没有动静……”

  钟盈无奈的摸上自己的小腹,摇了摇头。

  “盈盈,是谁拿这件事情做文章了吗?”

  “何需有人做文章,从平王娶了程雁进府,不光是我,整个盛都会如此猜疑……”

  钟乔握住钟盈的手,安慰说:“你与平王是青梅竹马,感情颇深。我原以为你们会一心一意的相爱白头,可他半路娶了个青楼女子,我是有多生气你是知道的。我将份钱砸在了她的脸上……”

  “表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姨娘她们都不在盛都,也只有你会为我出头了。”

  钟乔叹了口气,握住的力气又大了些。

  “盈盈,如果是那个女人在府里处处跟你作对,平王也毫无作为的话,我定会将那二人羞辱一番,你再休了平王,你就与我在这督官府住下……”

  钟盈突然破涕为笑。

  “表姐……我怎么能休了平王啊……”

  钟乔一拍桌子:“怎么不能了!如果是他不忠在先,受委屈的是你,有权利的也是你!”

  “从古至今,还没有听说过妻子休丈夫的呢。”

  “那就从你改写咯!”

  二人说着说着,也就忘了刚才的烦心事。

  “表姐怎么会看不出来,你哪里舍得休了他啊。”

  钟盈低头浅浅笑:“表姐说的是。”

  “所以啊,你是平王妃,更是我的表妹,决不能受任何人的委屈,谁敢欺负你,你就还回去!”

  “表姐,我虽与人为善,但也不是个软弱之人,还是懂得保护自己的。”

  “嗯。”

  “夫人,桂花糖糕做好了。”

  小芙在门外敲了敲门,喊道。

  “快送进来。”

  “是。”

  小芙刚推开门,张念念就进了园子。她抬头看到云儿那张好像在哪里见过的脸,问道:“谁来了?”

  旁边的丫鬟行礼道:“回小姐,是平王妃来了。”

  “云儿见过张小姐。”

  “平王妃?盈姨?盈姨!”

  张念念一喜,连忙跑进房里。

  “娘!”

  小芙刚摆好桂花糖糕,低头退了下去,顺便关上了门。

  钟乔小声训说:“念念!怎么大呼小叫的?”

  “盈姨来了我高兴嘛!”

  张念念直接坐在了钟盈身边,笑得眼睛一闪一闪。

  “念念,是不是想盈姨了?”

  “当然想了!您好久没来了。”

  钟盈摸了摸张念念的头,递给她一块儿芳香的桂花糖糕。

  “来,刚做好的。”

  三人正高高兴兴说着话,只听门外一声惊雷,天色骤暗,很快,紧密的雨滴开始砸了下来。

  钟盈慌忙站了起来,喊道:“云儿?有没有淋着?”

  “夫人,云儿没事!”

  钟盈听到声音,才放心坐了下来。

  “盈姨好紧张云儿啊。”

  钟盈点点头,说:“云儿从小就跟着我,伺候我,是我最钟意的的陪嫁丫鬟。”

  钟乔道:“说是丫鬟,我看,你是拿她当姐妹了吧?什么好吃的都要分她一口。”

  “表姐说的没错,云儿只忠于我,在那偌大的平王府中,我们两个才是真心相待的。”

  张念念用手帕擦了擦嘴角,说:“盈姨,你听这雨下的这么大,要不今天晚上你就别走了?”

  钟乔根本没有看钟盈的意思。

  “下这么大雨还走什么?在我这儿这一晚,你这平王妃还能少块肉不成?”

  钟盈笑笑。

  “表姐说的哪里话,我依然是情愿留下来的,只是怕平王会担心。”

  张念念道:“让人去说一声不就得了。”

  钟盈想了想,还是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门。

  整片天都黑压压的,嘈杂的雨声不绝于耳。地上的鹅卵石已经湿了,院子里的桂花树,叶子新绿,桂花也落了地。

  “这雨下的这么大啊?”

  云儿走上前,小声说:“夫人,看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您这几天偶尔有些咳嗽,还是先不要回王府了,免得受了寒。”

  钟盈满是心事的点了点头。

  “表姐,就麻烦你的人去王府报一声了。”

  “放心吧。”

  “太好了!今天我要跟盈姨睡!”

  范府内,让人猝不及防的一场大雨落下,院子里的仆人和丫鬟纷纷忙碌起来。

  于风眠打开窗户,感觉到了明显的凉意。

  “眠儿!”

  于宽撑着一把伞,快步来到窗前。

  “爹,进来说话。”

  “不用不用!你范叔叔和范婶婶出门去了,方才珏儿说他鼻子疼痛难忍,让人去找大夫,大夫也出诊还没回来……”

  于风眠点了点头,毫不在意。

  “你娘有些头痛,我脱不开身……”

  于风眠脸色急变:“我娘头痛?怎么回事啊?”

  “在花园坐了一会儿,受了些风。老毛病了,我们带着药呢,已经吃了,你放心吧。”

  “我去看看。”

  于风眠一手扶着窗框,用力一撑,敏捷的从窗口跳了出去。

  “哎哎哎,你娘刚刚睡下,别吵醒了她。你啊,带珏儿去找大夫看看,我在这儿守着你娘。”

  “啊?我去?您就不怕……”

  “眠儿,这次让你带他去,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他家那么多仆人?”

  于风眠百思不得其解。

  “眠儿!爹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

  于宽的语气有些着急。

  于风眠闭上眼睛叹了口气。

  “我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