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晚来秋风意眠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少爷家里破产了。

晚来秋风意眠眠 小无邪 2230 2019.09.24 18:12

  踩着上课铃进门的许晚舟,见讲台上还没有老师,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教室里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她的桌子上放着两本诗经,干巴巴的砚台,粗糙的毛笔,还有几张折了角的白纸。

  陈怡芳来到了医馆,正好看到小果子在门口。

  “陈姨早啊!”

  小果子是个性格开朗,善良正直的男孩子。十岁那年听到徐婆婆的名号,非要跟着徐婆婆做学生。想要他继承家族生意的父母终究是拗不过他,只好亲自登门来拜访徐婆婆,外加一间街上最好的位置的门面房,徐婆婆这才答应收他为徒。

  “小果子,天气越来越凉了,你穿这么薄可不行啊!”

  小果子扯了一下丝绸马甲,说:“没事儿,我干完活就热了!”

  “让一让!让开!都让开!”

  不远处,大道上飞奔来三匹黑马,马上穿着兵服的人严厉的呵斥着街上的人,路人纷纷让路。

  小果子手里拿着扫帚走了出来,看着路上马匹疾驰之后留下的漫天飞土,自言自语道:“这是发生什么大事儿了啊?”

  “小果子?地怎么还没扫完啊?”

  徐婆婆一头银发,虽然脸上皱纹明显,但是眼神精明,身子骨也硬朗,说话做事雷厉风行,是附近有名的铁脸神医。说是神医自然是夸张,主要是医术了得,人又严肃,大家给她起的称呼罢了。

  “这就好了!婆婆!”

  皇宫入口处,三个穿着兵服的人将手中的令牌向门口的士兵展示后,根本没停,骑着黑马完全没有减速的赶往金和殿。

  “报!”

  大殿外一声响,朝中大臣纷纷往后看去。

  周信往外看了一眼,站在中间的,正是派往梧州的巡抚随骑,京兆。

  “进。”

  京兆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单膝跪地奉上。

  “禀报皇上!三日前宋延大人到达梧州。前日即命臣紧急送来书信一封,请皇上亲启!”

  “呈上来。”

  “是。”

  周祥表情凝重的看完信,复述道:“梧州大旱,近六月无雨,眼看已秋尾,百姓颗粒无收,民不聊生。”

  近日,从梧州前往盛都的路上,突然出现了很多拖家带口的马车和行人。路途遥远,天气恶劣,很多人走了一半,便在周遭寻生处了。

  一匹看起来毫无精神的老马,终于在盛都附近跑不动了。赶马的男子从车上跳了下来,看了一眼,叹了口气。

  “大哥,马不行了!”

  马车里的人掀开灰色帘子,看了看前面越来越宽阔的大路,说:“离盛都不远了。霜霜,眠儿,带上东西,下车吧。”

  于宽家在梧州,算是种植粮食的大户,偶尔也做些小生意。家中有一位贤良淑德的妻子,还有一个聪明正直的儿子。一家人吃穿无忧,自由自在。谁知今年大旱,于宽家三百亩地,颗粒无收。现在梧州粮食短缺,处于有钱也买不到粮食的地步。于宽给家里的佣人分发了储蓄粮食后遣散,带着妻儿和马夫前往盛都,投靠生意上的好友范忠。

  李三儿无依无靠,孤身一人。五年前流落到梧州,身无分文,差点儿饿死在街头,后被于宽收留,做了马夫。于宽知道他离开自己无处可去,便带着他一起赶往盛都。

  三个大人正在收拾行李时,于风眠解开了老马身上所有的绳索,把它牵到了路边树下。奄奄一息的老马直接腿软躺在了地上,那双大眼睛似睡非睡,微弱的喘息着。

  吴霜霜来到于风眠身边,抬头欣慰的看着他。十六岁的于风眠身材高挑,身姿挺拔,一身青白之衣,一尘不染。如墨长发用白玉带高高束起,垂至腰间。眉宇之间尽显英气,双眸清澈犹如冰泉。

  “眠儿,我们该走了。”

  于风眠点了点头,双手扶着吴霜霜走了回去。

  盛都城门前,左右各有六位官兵看守。门口两位,一位负责盘问记录,一位负责搜查,极为严苛。

  于宽四人排着队,接受盘问和搜查。

  “姓名,为何前来?”

  “于宽,这是我家妻子,儿子,弟弟。从梧州而来,拜访朋友。”

  “拜访哪个朋友?”

  “秋华布庄,范忠。”

  官兵见他们穿着打扮得体,说话做派倒也是大户人家的风格。

  “梧州至盛都八百里远,你们?”

  “我家老马长途奔波,在距盛都二里之地时,劳累过度,我们这才步行至此。”

  官兵点了点头。

  “包袱打开。”

  四人经过官兵一番搜查,终于进了城。

  这是于风眠第一次来到盛都,虽然这里是自己特别期待的国都,但是带着这种类似逃荒的心情,让他开心不起来。

  四人长途跋涉,也没想到盛都居然这么冷。面对盛都的繁华街景,也没有精力观赏了。他们找了一家客栈,吃过饭后,各自回房休息。

  于宽将包袱放在桌子上,倒了两杯水。

  “来,夫人。”

  吴霜霜疲惫的笑了笑,说:“我不渴。”

  于宽把吴霜霜扶到床边,柔声说:“夫人,你赶紧休息一会儿。我这就给范忠写信,说我们已经到了盛都。快的话,我们今晚就能过去了。”

  吴霜霜一脸愁容。

  “唉……我还是不放心眠儿。梧州大旱,咱们家破了产。对于他来说,肯定不好接受。我还是过去看看他吧?”

  “眠儿这孩子,从小就没有娇惯心性。他已经十六岁了,发生任何事情,都要学着去面对。我倒是看着这孩子因为这件事情长大了,我们应该相信他。”

  吴霜霜还是摇了摇头,说:“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就是担心他心里会有落差……”

  许宽无奈的笑了笑,说:“好好好,你去看吧。”

  “那我顺便让店家送笔墨纸砚上来?”

  “好。”

  于风眠打开窗户,坐在床边。看着盛都的长街上各色各样的店铺,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耳边嘈杂的说话声,一点儿兴奋感都没有。

  咚咚咚

  “请进。”

  吴霜霜推门进来,另一只手端了一个小碟子。

  “眠儿。”

  于风眠赶紧关上了窗户,瞬间隔离了外界的喧嚣。

  “娘,您怎么没休息啊?”

  “娘一会儿就去休息啊。快来,刚才我看店家有卖芝麻糖,就买了一些过来,你不是最喜欢吃芝麻糖了嘛。”

  于风眠笑了笑,坐在桌前。

  “快,尝尝。”

  于风眠拿起一个长方块儿的,上面粘满了白芝麻,整个放进嘴里,每一口的香酥脆,微微粘牙,还有芝麻的香味儿,让人欲罢不能。

  “好吃,跟我小时候吃的味道很像啊!”

  “再吃一块儿。”

  吴霜霜看着于风眠吃的正开心,也没有告诉他,店家的老家就是梧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