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晚来秋风意眠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于……于风眠?

晚来秋风意眠眠 小无邪 2135 2019.09.30 20:45

  李三儿身上的包袱被范家仆人接了过去。

  走在前头,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自我介绍说:“在下姓姚,是范府管家。经常听我家老爷提起您,说您做生意最讲诚信,最能双赢,真是久仰大名啊!”

  “过奖过奖……”

  于家四人随姚管家走进大院儿,地上铺的是大小匀称的白色鹅卵石,种的是四季常青树。经过一座院中小桥,桥下枯荷满池。

  “让诸位见笑了,最近府里忙的紧,这水里的枯荷都没来得及清理。”

  吴霜霜道:“范府家大业大,忙不过来也实属正常。”

  “您这边请。”

  于风眠打了个哈欠,隐约看到不远处明亮的大厅。

  “老爷,于老爷一家到了。”

  管家跨进门槛说道。

  随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帘内传来。

  范忠披着一身黑色镶金边儿的丝绸披风,被一旁打扮艳丽的夫人杨玉儿扶了出来。

  “于兄!”

  于宽喜笑颜开,走上前去。

  “范忠,别来无恙啊。”

  范忠五短身材,膀大腰圆,又浓眉大眼,让人看着憨厚老实。杨玉儿点头还礼,她虽不再青春年少,但风韵犹存,又懂得持家,深得范忠喜爱。

  于风眠微微颔首,声音清亮,说:“范叔叔。”

  “哟!这是眠儿吧?你看看你看看,比我高出一个头了!长的又一表人才,随了于兄你啊!”

  “哪里哪里!珏儿呢?”

  “嗨呀,我今天下午让他别乱跑,这不,管家一会儿没看住,就跑出去瞎玩儿了,回来我还得收拾他!一点儿不让我省心!”

  杨玉儿也说道:“本想让他与我们一起迎接于兄一家,只怪我们教导不周,还望于兄,于嫂别见怪啊?”

  吴霜霜赶紧接话:“哪里哪里,我听相公说啊,珏儿正直少年时,喜自在,这是天性。”

  “哎呀,天这么冷。别站着说话了,快进来进来!”

  李三儿小声道:“老爷,夫人,我在外面等你们。”

  范忠对姚管家说道:“带这位跟你们一起吃晚饭吧。”

  “是,老爷。”

  “多谢范老爷。”

  于宽笑道:“我们突然到访,实在是叨扰了。”

  “哪里的话!你我这关系,说什么叨扰?”

  几个人进了帘子,面前一张大圆桌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美食,旁边的炉子上温着酒,酒香随着热气飘散出来。

  几人褪去了身上的披风,围坐在一起。

  “这菜都要凉了!眠儿,还有于嫂,我就不让你们了啊,就当自己家里一样啊!”

  吴霜霜拉着于风眠坐下,点头道:“多谢。”

  “谢谢范叔叔。”

  “玉儿,倒酒。”

  “哎。”

  杨玉儿用一块儿白色金丝手帕掂起白玉酒壶,将温热的香酒倒满白玉杯。

  “眠儿能喝酒吗?”

  于风眠看了一眼于宽和吴霜霜,乖巧的摇了摇头。

  吴霜霜道:“玉儿,眠儿还小,不能让他喝酒。”

  杨玉儿笑笑,说:“我这是第一次见眠儿,一看就是听话的孩子。”

  吴霜霜道:“眠儿年纪还小,现在是听话,不知道娶了老婆后,还会不会听爹娘的话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风眠抿嘴笑,无奈道:“娘,我肯定找一个孝顺的,我们都听您和爹的话。”

  “哎呀,眠儿真是会说话。于嫂,你是不知道我们家珏儿啊,天天惹事,我和他爹头都大的……”

  “怎么回事啊?”

  于风眠坐在她们两个中间,听着她们两个做娘的轮流开涮自己儿子,不知该如何是好,手里的筷子也迟迟不敢伸出去。

  看着两位夫人相见恨晚的喋喋不休,于宽和范忠也赶紧把酒言欢。

  “于兄,盛都可比梧州冷吧?”

  “是啊,我还真没想到这么冷。”

  “这不,近日我感染了风寒,就没有亲自出去接你们,于兄可别见怪啊。”

  “怎会!你可得好好养身子,珏儿比眠儿大三岁,也到了该结婚生子的年纪了吧?”

  “是啊!都十九了!还是玩儿心重,我让他跟我学做生意,不学!你说说?”

  范忠说到这儿,眉头就皱了起来。

  杨玉儿赶紧拿起酒壶给他和于宽倒满了酒。

  于宽摇了摇头,说:“你可不能强迫孩子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啊。”

  杨玉儿连忙点头。

  “就是,老爷,您总说珏儿不求上进,是他对做生意根本不感兴趣嘛。”

  “什么不感兴趣,从小跟着我走南闯北,见识过我多少次叱咤生意场的场面,他怎么就一点儿都不崇拜我呢?”

  范忠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突然话锋一转。

  “对了,眠儿对什么感兴趣啊?”

  四双眼睛齐齐看向刚夹了一片凉藕的于风眠。于风眠咽了下口水,假装镇定的放在了自己面前的盘子里。

  “我对做生意和种粮食都没有什么兴趣,平时也就是写写字,练练武,如果有机会,考个官做做也挺好。”

  “你看看,文武双全!”

  于宽摆摆手说:“哪里哪里,这孩子对自己喜欢的事情非常执着,我和霜霜也没有去阻拦,毕竟不是不是什么不正当的爱好。咱们做爹娘的,不都是希望孩子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嘛。只要不是坏事,就任由他们去做吧。”

  吴霜霜附和道:“是啊,孩子们都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也知道什么是责任和担当,就让他们自己去闯吧。我们做大人的,适当的提醒就够了。”

  范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说的是啊。”

  于风眠见四个大人说的正开心,赶紧把那片凉藕填进嘴里,借此来安慰咕咕作响的肚子。

  “老爷!少爷回来了!”

  姚管家突然跑进来说道。

  范忠道:“回来了?这个臭小子,他还知道回来?让他赶紧来见我!”

  “是,老爷。”

  “爹!娘!干什么啊!”

  不耐烦的声音从帘外传来。

  于风眠突然觉得有些耳熟。

  杨玉儿起身,说:“是珏儿,我让他进来。”

  说罢,就去帘外,小声嘀咕了几句后,拉了一个人进来。

  “爹!”

  范珏喝的有些迷糊,衣衫不整,腰封都歪了。他两颊通红,一开口就是满嘴的酒气。他眼神迷离,看到范忠的一瞬间,眼神似乎清醒了一些。右耳上那颗绿豆大小的黑痣,格外显眼。

  于风眠刚刚夹住的一只鸡翅,随着目光诧异,又掉回了盘子里。

  范忠见到儿子这番醉酒样子,面子有点挂不住。

  “你还知道我是你爹?啊?还不快见过你于伯伯,于伯母,还有眠儿。”

  “于伯伯好……于……于风眠?”

  范珏的目光落在了一脸无语的于风眠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