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晚来秋风意眠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给儿子找顿打。

晚来秋风意眠眠 小无邪 2141 2019.10.18 20:47

  “狩猎大会又到了?皇上还真是年年不落。”

  “哎,怎么这么说。皇上本就精于骑射,这永和,也是马上得来的天下。现在皇上年事已高,再无少年英勇,所以才希望看到更多善于骑射的少年英才,加以提拔。”

  张念念用手指不经意地轻轻敲打着桌面。

  “那也应该是男孩子们去,我连马都没有骑过,去了有什么用啊?”

  “我听说,两位小王爷都会去。”

  张念念猛地抬头。

  “朝晖哥哥也去?”

  张山言忍不住摇摇头。

  “你啊。去年他因为在军营受了伤,所以没参加,今年是肯定要去了。”

  张念念微微低头,少女的羞涩尽在双眸。

  “那我要去!”

  “好。”

  “诶?周祈儿……”

  “祈儿,听说她离家已有半月了,不知道听没听到狩猎大会的消息。”

  张念念叹了口气。

  “我还记得我八岁那年,皇上设宴,咱们全家出席,敬王也是。我不过是想吃朝晖哥哥桌子上的点心,跟朝晖哥哥说了几句话,就被她花言巧语羞辱了一翻。到现在我还来气呢!”

  张山言提起茶壶倒了杯茶,茶叶的清香扑鼻而来。

  “人人皆知,敬王府的兄妹俩,感情颇深。更何况那时候,你们都还是小孩子。现在,你们都长大了,你与祈儿也好几年没见了吧?”

  张念念白眼道:“谁想见她啊。”

  “说不定现在,人家已经亭亭玉立,漂亮大方,不会跟你计较以前的事了。”

  “那本就是她不该的事儿,她说不计较就不计较了?”

  张山言见张念念句句带刺儿,虽然已经习惯了,但还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好好好,但是你比祈儿大一岁呢,你是姐姐,自然要大度一些。这次不管她去不去,你都要沉稳大方,与人为善。不仅让她重新认识你,也让朝晖小王爷……”

  “爹!”

  张念念娇羞喊道。

  “好好好,爹不说了。”

  高贵阔气的敬王府门口,停了一辆马车,迟迟不走,也不见人下来。

  门前的四个守卫察觉不妙,围了上去。

  “车上何人?”

  一旁的马夫走过去,解释说:“各位,车上的是朝晖小王爷和周祈儿郡主。”

  在前的守卫看着这辆普普通通的马车,并不相信,准备上前掀开帘子一看究竟。

  还未走到跟前,周名扬掀开帘子露出一个头。左边脸上隐隐约约还有四个发红的指甲印。

  守卫一惊,连忙退后,下跪行礼。

  “见过朝晖小王爷。”

  周名扬摆摆手,小声说:“起来起来!你不要喧哗。我爹回来了吗?”

  “王爷回来许久了。”

  “我娘在家里吗?”

  “王妃一直在府里,从未出去。不过……看这个点儿,快到了她与检官夫人们喝茶的时间了。”

  周名扬点点头,跳下了马车。

  “出来吧。”

  从帘子里传来一句:“要不等检官夫人们来了咱们再进去?”

  “你怕是半个月不回家就忘了娘的脾气。即使检官夫人们都在,看到你回来,也会先揍你一顿再喝茶的。”

  “……”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挨打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让外人看到比较好。”

  “你这么一说!大家都知道了!”

  周祈儿怒吼一声,穿着新买的衣服掀开了帘子。褪去了干净利索的男装,换上了一身紫裙,薄纱飘飘,细腰盈盈。长发散落,犹如泼墨。红唇轻启,眉目灵动。她扶着周名扬的手,跳下马车。

  “见过郡主。”

  “嘘嘘嘘!别说看见我啊!”

  “是……”

  周名扬从腰间拿出一锭金子,扔给马夫,并对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谢谢朝晖小王爷!谢谢朝晖小王爷!小的明白!绝对不说!”

  马夫抱着沉甸甸的金子,高兴的直点头,赶着马车走远了。

  二人看着头顶上“敬王府”三个字,长叹了一口气。

  正厅,曲婉儿梳着精致的妆发,眉宇之间是习武之人独有的精明干练。她穿着端庄大气的杏色衣服,坐的笔直,用手帕擦拭着她的得意宝贝,一把黑红色的鸡毛掸子。

  没错,是鸡毛掸子。

  一旁,敬王正襟危坐。连端茶的动作都小心翼翼,生怕发出一点儿声响。

  “夫人……”

  “何事?”

  敬王看了一眼空空荡荡的院子,心神不宁。

  “今天怎么把你的宝贝拿出来了?”

  曲婉儿慢悠悠道:“哦,闲来无事。想着早晚会用上,省的拿出来的时候,落满了灰尘,沾在衣服上。”

  敬王用两只手指挠了挠鬓角,又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心里的汗。

  “诶?名扬呢?午饭没回来吃啊?这个臭小子!回来我得……”

  “你就怎样?”

  曲婉儿眼珠一转看向他。

  敬王一拍桌子,说:“回来我得收拾他!”

  “怎么收拾?”

  “用你的鸡毛掸子!狠狠地教训他!”

  曲婉儿冷笑道:“哼,以前他砍了你的发财树,摔了你的玉锦鲤,你都不舍得打他一下。如今只是没回家吃午饭,你就要用鸡毛掸子教训他?”

  “我……他……”

  “行,等他回来,那就教训教训吧。”

  敬王转过头,表情复杂,平白无故给儿子找了一顿打。

  周名扬带着周祈儿鬼鬼祟祟的进了大门,一路上遇到好多丫鬟仆人。但是不用他们说,那些人也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闭口不语就是了。

  “哎?我看爹好像在正厅呢。”

  “是吗?”

  “娘也在。”

  “怪不得一直没有出来接应我们……”

  可周祈儿的住处在正厅左方,需要从大院儿走过。周边摆放的都是一些不到腰间的花花草草,怎么遮得住周名扬的个子。

  “哥,要不我自己过去吧?”

  “也行……那我先去正厅看看情况。”

  周祈儿点点头,弯着腰从盆栽后猫着走。

  “爹!娘!”

  曲婉儿神态自若,点了点头。

  敬王则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回来了?诶?你脸上?”

  曲婉儿听敬王如此温和的语气,故意疑惑道:“嗯?”

  敬王一改脸色。

  “你个臭小子!还知道回来?”

  周名扬当场僵住。

  “怎……怎么了?爹……”

  “怎么了?现在敢不回家吃午饭了是不是?啊?”

  敬王一边说着,一边往曲婉儿那边看。

  周名扬挑眉,大概知道了些什么,立刻举手认错。

  “是名扬的不对!爹,娘,名扬知道错了!”

  曲婉儿直勾勾的盯着他。

  “你妹妹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