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懒人有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特卖开始

懒人有解 古稀而立 2329 2019.10.25 22:54

  整理完货品以后,三个人一起把衣服运到一楼特卖场,摆好陈列,然后刘梅和李振用同情的目光安慰了程巍一番后,两个人就带着嫉妒的微笑回三楼去了。气的程巍对着他们做了一个自以为晚上会让他们俩作恶梦的鬼脸。

  站在一楼中厅的位置看着来来往往的顾客,程巍从心底还是有些心虚的,虽然程巍觉得自己的长相还是上得了台面,但是自己作为曾经的天之骄子,沦落到在这卖衣服,那万一碰到熟人怎么办,自己这张血盆大脸到底该往哪搁啊,碰到七大姑八大姨往哪搁?碰到老同学旧相识该往哪搁?想想就是一个头两个大。

  程巍突然想起了《伤仲永》这片文章,现在看来这篇课文真的是满篇都是讽刺,估计作者王安石就是仲永年少时的同窗,从小一直被仲永智商压制,而仲永就是平常父母口中别人家的神童孩子,而王安石天天被父母指着鼻子骂说,你看看人家仲永,出口成脏,额,,不是,是出口就能成章,天天被老师和家长表扬,而你天天就知道撒尿和泥完。

  久而久之,王安石心中必是对仲永充满了怨念,而仲永也就成了王安石的童年阴影,成了王安石发奋图强的动力,后来王安石通过后天的努力获得了成功,成了一代文豪,终于扬眉吐气了,反而是从小的神童仲永同学渐渐成为路人甲。

  王安石终于觉得一雪前耻了,于是写下了这篇流传千古的《伤仲永》,将仲永钉在耻辱柱上被人瞻仰惋惜了千年。名为《伤仲永》,实则,,,,想想仲永也是可怜,谁又规定他必须成为什么文学家或诗人了呢,只不过是从小聪明了一点,后来成为了一个普通人,就要被别人指摘千年,确实人言可畏。

  想到这里,程巍觉得自己可能就是同学眼中的仲永了吧,想当年自己高中时,经常翘课,作业也是不做,最后却考上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大学,最后的最后峰会路转却来到这个商场做了一个名为主管却干着营业员工作的卖衣服的。

  然后每次碰到老同学都是一句按照惯例的:“你怎么在这干这里工作啊,不可惜了你的学历啊,大学不白上了。”配合着45度向下微笑的眼神,程巍觉得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哎,每当这个时候,程巍也只能装出一副高深莫测,大隐隐于世,小隐隐于林,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的世外高人姿态。但鬼知道,这时候程巍心里早就诸葛亮唱起了空城计,心虚的一匹。

  其实每一次别人异样的眼神在程巍的眼里都是那么的刺目,每一次别人嘲讽他2000块钱的工资时都是那么的炸耳,这些过往的羞耻仿佛一只强心针一样每次都在刺激着程巍那颗慵懒的内心。

  当程巍还在把自己和仲永类比时,仲永最起码还被人铭记了千年,尽管在常人看来有点耻辱,但是自己可能只能被自己唾弃吧,程巍有时候连自己都瞧不上自己。

  这时候有顾客看到特价的服装,于是就过来挑选起来。

  说实话,对于一向内向不怎么懂得和陌生人沟通的程巍来说,销售员这份工作其实还是充满了刺激和挑战的,鼓起自己内心的小宇宙,把这些陌生的财神当成天底下最可爱的人,程巍勇敢的走上前去。

  “您好,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服务的。”文明用语是商场要求营业员要对顾客常用的语言,尽管在这个小县城里这样正式的语言略显突兀。加上第一次对真实的顾客说文明用语,实践和理论总是略有出入,不同于早上点名时锻炼出来的流利,程巍觉得自己说话时嘴都有点瓢了。

  地方方言配合普通话版本的文明用语更是让人打心底的不适,程巍自己听着都有点别扭。

  果不其然,当顾客听到程巍这句文明用语的招呼后,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显得笨拙又拘谨的男性营业员,脸上漏出了古怪的表情。

  “难道他以为我是假冒的营业员,来这里骗他钱的不成。”程巍心里想。

  程巍尽量保持冷静,面带微笑的跟在顾客的身后,静静的看着顾客挑选衣服,程巍觉得这时候还是不说话的好,万一自己说的不合适再把顾客给吓跑了。

  程巍自认为站在顾客的身后小心伺候,就等顾客有什么需求时好及时解决,程巍感觉自己活像个大内太监一样,万一这时顾客来一句:“小程子,给朕更衣,找件外套加条裤子。”程巍都不会感到惊讶,不过那就精彩了,可惜的是,人家是一个正常的顾客,专注挑选衣服三十年,压根就没管你心里的小九九。

  只是这个顾客偶尔回一下头,用一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看着程巍标准一米八的身材和还算对得起江东父老的容颜,当然了,这只是程巍对于人家顾客内心想法出于自我感觉良好的解读。

  程巍心里想:“怎么老看我干甚,安心挑你的衣服吧,老铁。”

  可能是没有看到合适自己的衣服,这个顾客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后,就匆匆的离开了。一连几个顾客都是这样,看一圈就走了。

  程巍感觉有点郁闷:“到底是这些衣服实在质量和款式不怎么样,还是自己这个花样美男站在这,让这些衣服有点黯然失色,入不了挑剔顾客的法眼了。怎么这半天了,连一个内裤都没卖出去。不合理啊。”

  “哎,自己一个人在一楼人生地不熟的就罢了,连个顾客都这么不给力,真的是度日如年啊,就这么下去,自己非得给憋出抑郁症不可。”程巍木头桩子一样站在那里想着。

  这时候,就看到刘梅下来了。程巍感觉自己眼眶有点湿润了,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怎么以前就没觉得刘梅的脸这么亲切呢。

  “程主管,怎么样啊,在一楼是不是跟领导打的火热啊。什么时候我得改口叫程经理了吧,是不是有种春风得意的感觉啊。”刘小梅一脸坏笑的说道。

  “哎,别提了,还升职加薪呢,连个领导的影都没有啊,一上午来几个顾客也不知道是挑衣服啊还是来练竞走的,连停都不带停的,一件衣服都没卖出去,简直孤单寂寞冷。”程巍抱怨道,活脱一副怨妇的样子。

  “嘿嘿,我在上边都看到了,就是怕你孤单急的慌,特意下来陪你聊十块钱的,一会记得红包转给我啊。”刘梅笑着说道。

  虽然是玩笑的语气,但程巍还是有点感动的,三个人虽然平时开玩笑互相讥讽,以对方这勉强糊口的2000元钱玩笑取乐,但是有事的时候从来也是团结一致的,工作中是同事,但也更是生活中的朋友,这也是程巍觉得这份工资不高的工作能够让自己留恋下去的理由之一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