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懒人有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口渴

懒人有解 古稀而立 2133 2019.11.07 23:34

  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在程巍的本性里就有着烂泥扶不上墙般的劣根性,对任何事物缺乏持之以恒的耐性,注定程巍任何事都做不成功,甚至是自己原本机械方面自认为很有天赋也很感兴趣的两份工作都被弃之如敝履了。程为真的是对程巍失望透顶。

  这时候如果有人看到程巍一动不动坐在床上的样子,一定以为程巍是个智障,但是殊不知程巍正在进行着生与死的考量。是两个人格之间的针锋相对,一边是懒散懈怠,遇事得过且过,做事马虎,不求上进的程巍,一边是为生活所迫,在不断地自我检讨中分化出来的积极上进做事认真的程为,恼怒于程巍的不思进取,希望努力的工作生活去改变现在的境地。此时此刻的程巍被程为教训的有点体无完肤,程为明显占据了上风,不过幸亏是程为占据了上风,才有了生活的希望。

  有人说,当一个人眼神不定时最可怕,因为他可能在想坏点子谋害别人,但是当一个人像程巍这样眼神凝固时更可怕,因为他可能在谋害自己。

  就这样,又过了一天,当第二天下午时,房间门再次打开,一对陌生的男女走进了这间让程巍的灵魂升华的小屋,女性打扮时髦靓丽,一身粉色连衣裙,脸上画着淡妆,大约30左右的年纪,头发自然的披散在肩头,长的还算对得起网络大众。男的就是油头粉面配上四五十的年纪,没来由的恶心。

  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程巍,闻着屋里若有若无的一丝难闻气味,美女不自觉的皱了皱眉,然后努力让自己的脸上爬出一丝平易近人的微笑,然后说道:“你好,程巍是吧,我姓秦,你可以叫我秦老师。”

  “秦老师?”程巍目光呆滞的用一种空谷幽兰的语气说道。

  看着躺在床上仿佛行尸走肉一般的程巍和他毫无感情色彩的语气,秦美女莫名的感觉一股凉意。

  但是她还是本着负责任的职业态度耐着性子说道:“程巍,我知道你对于我们公司甚至是整个行业可能会因为网络上一些不实的传言的缘故存在着一定的误解,但是希望通过我们的交流,能够让你重新认识一下我们的公司,对我们这个行业能够有一个深层次的了解。”

  听到这里,程巍突然把头一扭看向秦老湿,没来由的举动,把秦老湿吓了一个激灵,接下来程巍的举动让秦老湿有种夺门而出的冲动,程巍面带淫荡的笑容,然后用固定10度每秒的速度上下打量着秦老湿的从头到脚,在经过了漫长的两面来回以后,用力的点了两下头,配以一个伸舌头舔嘴唇的动作收尾。最后再深深的看了秦老湿一眼,接着就收回目光又木然的变回木乃伊状态了。

  看到程巍怪异的举动,秦老湿属实毛了,只能求助般的看向旁边的男性路人(陌生男性在单身三十年的程巍面前不配拥有名字)。

  男性路人给了秦老湿一个‘看我的,没问题’的眼神后,刚准备给程巍洗脑长篇大论的时候,突然觉得有点口渴,看到程巍床头放着的貌似原封未动的红茶,于是毫不犹豫的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两口红茶下肚,男性路人突然怔怔的定在了原地,感觉有点不对劲,味道怪怪的,接着就浑身颤抖着,嘴角抽搐着,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向床上的程巍。

  程巍面带一丝邪魅的微笑,慢慢的点了一下头给了男性路人一个肯定的眼神,这一刻一切尽在不言中,懂的都懂。相信这一幕会成为男性友人余生挥之不去的噩梦。

  男性友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夺门而出,外面接着就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呕吐声。

  相信以后的日子里,男性路人看到红茶都会留下阴影。

  秦老湿诧异的盯着门外愣了一会神,然后又疑惑的看了一眼程巍,只能把这位男性友人归类到临阵脱逃的一列了。

  面对着行为神态诡异的程巍,秦老湿只能整理一下思绪,深吸一口气,强压心中的不安故作淡定的说道:“程巍,我知道你刚来可能有点不适应,其实我们都经历过这些的,从该开始的迷茫不解,经过老师的洗脑,奥不,是教导后,才明白这才是我们人生奋斗的方向。”

  秦老湿一口气说完以后,情不自禁的紧张的咽了一口吐沫,然后就被程巍接下来的举动给震惊了。

  只见程巍眼神涣散的木然解开了腰带,然后作势就要把裤子脱下来。吓得秦老湿急忙转过身叫到:“程巍,你干什么?”

  程巍依然是瞪着一双涣散的眼神,一个字一个字用幽灵一般的语气说道:“你不是要洗脑吗?”

  秦老湿听到这么一句逻辑严谨的话语时,竟然感觉无言以对,无从反驳,只能在程巍没有把内裤也脱下,彻底解放大脑之前,跟着路人甲的脚步逃也似的夺门而出了。

  果然是再彻底的洗脑大法面对程巍直白的脱裤子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

  秦老湿走了以后,程巍突然感觉有点失落掺杂着一大箩筐的后悔,听说有些传销的洗脑方法貌似囊括了一招美人计,看来自己裤子还是脱早了啊,不然没准自己还能将计就计。

  这时候程为又适时的出现了,然后失望的看着程巍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毛躁!”

  于是当一切又归于平静以后接下来程巍又开始面对程为新一波的批斗了。

  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

  曾经无数次面对别人的嘲笑,程巍都不觉得自己有那么糟,装作潇洒保持着傲娇,但是当有一天自己都对自己懊恼,才最终发现自己不过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前尘往事袭来发现表现并不高,自己审问自己的时候才能发现自己的渺小,也许努力奋斗要趁早,但是浪子回头总比破罐破摔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