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青春文学 懒人有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发泄

懒人有解 古稀而立 2160 2019.11.08 09:28

  也许是物极必反吧,程巍在经过了程为两天两夜极度的教育和自责,甚至无数次的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以后,突然觉得身体一阵轻松,也许自己以前给自己的担子太重了,什么恋爱,什么结婚,什么世俗的眼光,也许是自己太在意了,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才造成自己一直抑郁的学习和生活,从来不曾放松,而过度的紧绷又让自己很难去跟这个社会同步,于是造成了自己现在的脱节。

  想到这里,程巍觉得是时候让这一切压力都一边去,趁着现在这个难得的机会,在这遥远的他乡,甚至没人认识自己,唯一一个认识自己的人还是个骗子。是时候好好的做自己了。

  当人生中最最消极的想法一一在自己的脑海中巡演完毕时,程巍想着自己这一生好像从来没有真正的释放自我过,明明自己是个人来疯到了极致的人,但是因为物质条件的匮乏,自己总是有一种灵魂深处的自卑。深深的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

  这时候程巍突然想到了有一个电影里的镜头跟自己现在情形非常相似。程巍一直想模仿但没机会,貌似现在就是实践出真知的时候。

  于是在这个传销窝点的其他人都还在发财梦里徜徉时,突然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freedom。。。。。。。。”

  程巍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忘乎所以般的勇气喊出了这句台词。此时此景,当这个词脱口而出时,程巍瞬间觉得自己真是个人才。

   Freedom、、、、、、、、

  当这句《勇敢的心》里的经典台词一声声的在小院里回荡时,程巍仿佛借由这个词语把自己内心里的抑郁和悔恨统统都呼喊了出去,瞬间觉得心里舒坦了不少,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真的是只有自己才能开导自己,这也许就是智商的缘故。

  程巍自吹自擂的毛病又犯了。奥,也许此时此刻是程为。

  以前的自己就算是大声说话都会担心扰民,今天这样的情况反正扰的也是刁民,自己也就肆无忌惮了一回,这一嗓子出去,程巍发现呐喊原来也是一种治疗方法,看来自己以后三不五时的要找个山野空旷之所再去吼一嗓子。

  正当程巍准备继续治疗时,就听着隔壁房间里传来了两个人对话的声音:“还以为来的是个胆小鬼呢,没想到是个神经病。哎。”

  “就是,这关进去一天没动静还以为是想不开了呢,没想到正睡得香呢,这嗷的一嗓子,就跟杀猪一样,反射弧也忒长了吧,合着现在才想明白怎么回事啊这是。”

  “兄弟别喊了,你以为你是威廉姆华莱士啊,小心一会把大家惹急了,让你变成拉稀的华莱士。”程巍还想继续放肆的时候,就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半威胁半开玩笑的声音。

  程巍心想自己这刚想开了,别再乐极生悲真惹来一顿胖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只能唯唯诺诺的低声说道:“大哥,我错了。您休息好。”(致敬我大酒神)

  第二天一早,房间的门被打开的时候,这次老郭带着秦老湿和路人男一起出现了房间里,程巍心想,如果自己一直冥顽不灵下去,那他娘的二营长会不会拿意大利炮轰自己的脑壳。

  “程巍啊,我知道你抵触心理很强,刚来都一样,时间长了你会知道我们公司的美好前景的,总比你我在你那个小县城小商场一个月挣个2000块钱好吧,连个小米都买不了,人家笑话不笑话。”老郭苦口婆心的说道。

  程巍没有理老郭,而是默然的用一字一顿的语速说道:“我想喝红茶。”

  “为什么要喝红茶啊?白开水不好吗?”老郭一脸疑问的说道。

  “因为这位领导喜欢喝红茶。”程巍用手指了指路人男说道,然后木然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惊悚的微笑,转瞬即逝。

  “刘总,他怎么知道你喜欢喝红茶?”老郭转头对着路人男说道。

  然后就看路人男捂着嘴跑出去了,外面随即传来振聋发聩的呕吐声。

  老郭一脸不解的说:“刘总这是怎么了?我出去看看。”然后老郭就转身出了房间。

  接下来程巍就开始自觉地解开了腰带,裤子顺其自然的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就脱到了脚踝处。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秦老湿甚至没来得及出口制止,只能瞪大双眼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当目光上移看到程巍一脸淫荡的笑容时,才语无伦次的说道:“你裤子怎么脱得这么快,不是,你怎么才脱裤子,不是,,,,你为什么要脱裤子?”

  “秦老湿,不是要洗脑吗,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我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害的哪门子羞啊,来,咱开始上课吧。”说这话,程巍就裤子脱到脚踝,一步一挪的朝着秦老湿靠了过去。

  然后秦老湿就顺理成章的步了刘总的后尘,慌不择路的夺门而出了。

  人走光了后,程巍低头看了看自己健美的身材,然后郁闷的说道:“这么好的身材,我自己都欣赏不够的,跑个锤子。”

  “二货,见了女人就脱裤子,不把人吓跑才怪。”程为的声音程巍的脑海里突兀的响起。

  “这都第二次见面了,我以为她差不多适应我的节奏了呢。新闻上不都是小鲜肉祸乱传销窝的美事吗,就我这硬件条件,在这里左拥右抱不是梦吧。”程巍郁闷的说道。

  “呸,什么硬件条件,你以为你是加拿大炮王啊,人家上来就往你身上贴?凡事不都得有个过程啊。”程为语带不屑的说教道。

  “你够了,刚生出来几天啊,天天的教育我做人,我告诉你,我忍你很久了。”程巍恶狠狠地说道。

  “呵呵,刚教育你两天就受不了?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程为毫不留情的讥讽道。

  “你给我住嘴,白天晚上的教育我,我不要面子了。我命令你,马上给我消失,立刻,马上。”程巍不耐烦恶狠狠的说道。

  程巍刚说完,用余光就看到老郭悄悄的站在窗外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任是谁看到一个人对着空气煞有介事的自言自语,而且还抑扬顿挫,确有其人一般,估计都得觉得心里发毛吧,老郭看到程巍此时此刻的精彩表现,再结合路人男和秦老湿一见程巍就呕吐跑掉的自然现象,突然感觉事情并不简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