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冬之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节 拜访

冬之芽 给山 3091 2019.10.22 14:57

  韩东接手整个线上业务部门的一段时间之内韩东都在梳理内部的问题,所以就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和外部客户做你更多的对接,所以一些客户就对韩东有一些误会,认为他是不重视自己。当整体的工作梳理顺畅之后韩东想借这段时间的销售淡季将这些重要的客户对接一遍。由于韩东原来负责的渠道主要在杭州所以在接手当前工作的时候就和那边有做过沟通。现在韩东着急见到的是北京和南京的客户。但是在预约北京的客户的时候就一直约不上时间,其实韩东心里也有数,这也是谈判上的策略,所以他也没有着急,就一遍一遍的约着。最终还是小H给了对方很多压力才搞定对方,约在了月底见面。其实见面也没有太多需要沟通的事情,主要是寒暄一下然后吃吃饭喝喝酒增进一下感情。所以韩东也就没有做太多的准备。只是交代小H一定要约在下午。和客户约在了三点钟见面,这样聊上两个小时也就可以下班吃饭去了。对方的负责人是和韩东年级差不多大的男人,身高大概有一米七,很胖,穿着一身运动服,圆圆的一张脸然显得有些油腻,小眼睛大鼻子,说句实话长得真不算好看。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这兄弟还留着小辫子。韩东知道像这种电商企业其实对于员工的着装是没有那么高要求的。张口一听就是北京本地人“您就是那个韩东?”“是的我是韩东”韩东急忙起身微笑着和对方握手。“这位是我们品牌的对接人,沈礼”小H急忙打圆场说到。双方坐下后相互寒暄了几句韩东就进入正题问了一些他急于知道的问题比如:明年平台的规划、当前品牌格局和竞争趋势的看法,我们品牌的增长点等等。所以也不算冷场,但是韩东的心里能感觉到对方的冷淡,似乎就是应付一下而已。没有很认真的做出解释。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沈礼对于韩东的到来不是十分的欢迎,第二种就是对方真的不专业。就这样在上厕所的间隙,韩东把心里的疑问和小H说了,小H也说可能沈礼不了解你,以后还是要以后多多沟通才行。但是韩东知道小H的表达是委婉的。就是对方不是太欢迎韩东。在来的时候韩东就了解到沈礼这个人好吃而且好色。每次到了夜总会这样的地方看见美女眼睛就放光,每次都会说“两个两个嘿嘿”而且每次都是和他对接的人买单。为了能打通这个环节韩东特意安排小H找一家好的餐厅先给他吃顿好的。等再次回到会议室的时候沈礼却突然说起“韩总,你们还有大几百万的费用没有给我们结清啊。你看我们什么时候算一算”韩东知道对方抓住他的命脉了。真的欠人家那么多费用吗?其实是有一次大促的活动沈礼在没有获得品牌方许可的前提下就把韩东所在品牌的产品价格打到很低,这笔费用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是沈礼的公司承担的。但是在结算费用的时候沈礼死活不认,由于韩东他们是先把货给到对方,销售完了之后再由沈礼他们公司把款回给韩东的公司。所以沈礼说要是不认这笔费用就不给韩东回款。那次韩东才知道有的时候职位越高承受的压力和耻辱其实就越大。心胸宽广是一名领导者必须要学会的态度,锱铢必较是没办法做好这个位置的。由于韩东所在的品牌其实没有那么强势。老C又逼着韩东他们部门要回款。韩东之后忍气吞声的认下来了。但是这笔费用虽然认了,但是也一直没有和沈礼的公司结算,就算是悬而未决吧。这次沈礼又拿出来说事就是赤裸裸的挑衅。按照韩东之前的性格肯定要据理力争的回击的。但是这次韩东认下来了,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到点下班,我们吃饭去吧”小H及时的补上一句话,把这件事就遮过去了。那天小H把聚餐的地点选在了西单那边的一家私房菜,小H之所以安排在这里是因为沈礼对他家的菜情有独钟。每次来这里吃饭都会很开心。菜式是经典的杭帮菜,据说从厨师到食材到水都是从杭州运过来的。所以味道绝对正宗。就是价钱贵的要命。菜上来之后都能看到沈礼的眼睛里之发光。按道理来说沈礼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他当前的表现却像从来饿了很久的人一样。菜都是他亲自点的,上菜之后就只顾自己吃了。从这些举动中韩东能够看到沈礼在他们面前的肆无忌惮,就是吃你的喝你的,似乎这一切都是应该的。对于他的举动韩东也只能忍下来。但是看到他的一身运动服本就与这里显得格格不入,再加上当前的吃相,时不时引来旁边人的侧目“沈礼别光吃了,来喝杯酒,这酒是我从广东带过来的,我一个朋友自己酿的”韩东举起酒杯微笑着看着沈礼。这个时候韩东的内心都恨不得杀了他,但是脸上是不能够流露出半点的不悦。沈礼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举起酒杯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太客气太客气了”这个时候韩东心里明白这是征服一个人的开始。其实很多的时候我们靠人格魅力去征服一个人真的十分的困难。尤其是在商场上,大家都是代表着各自的利益,不是能说会道或者形象气质俱佳就可以搞定的。更多的时候是真金白银。酒至微熏的时候双方的气氛都热络了起来,小H更是不停的活跃这气氛,韩东带的两瓶两斤装的白兰地就这样被一扫而光。这时候韩东也有些喝多了,就和沈礼说“兄弟啊那几百万的费用你的帮忙想想办法啊,真的没有办法承担了”“好说好说东哥我们后边怎么安排”沈礼口齿不清的说着,其实这一天韩东已经很累了。但是看着沈礼的样子还不想马上回家就说到“这才几点啊我们去夜总会唱会儿歌吧”沈礼一听说要去夜总会立马精神了起来,到了夜总会又开始喝啤酒,韩东本来有很严重的痛风,但是现在为了能把沈礼拿下,也是拼了。等韩东和小H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三点。而沈礼自然是留宿在了那里。走在北京夜里的街上韩东有一种不真实感,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东北,闻着那凛冽的寒风韩东的心里莫名的感动。但是紧接着而来的是极致的挫败感。自己在干什么啊,那些小客户为了讨好韩东和现在韩东讨好沈礼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之前韩东在小客户面前的优越感一下子消失殆尽。原来大家都有着自己的苦衷,也许这就是人生吧。在夜总会里最终韩东也没有把费用的事情和沈礼说清楚,其实沈礼是在装糊涂。这一个晚上下来三个人花了三万多啊,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第二天韩东也没有和客户打招呼就回到广东去了。但是这之后沈礼和韩东的沟通倒是多了起来。那年德国家电展韩东和老C一起去参加了。在回来的时候韩东特意带了一只万宝龙的钢笔,准备送给沈礼。但是当飞机刚落地的时候小H就打来电话说沈礼给他打电话,一直在暗示他只要给他六十万就可以把这个问题解决。六十万啊!父母们一辈子赚的钱可能都没有这个多。韩东心里边感叹到。但是有一个好处就是韩东早就喜欢的这支笔就可以自己用了。六十万只要现金,那天韩东带着几名同事身上都拿着十几万的现金去了北京。到了之后沈礼直接说今晚六点我在哪个公园跑步,韩东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看到沈礼的身影。但是韩东还是就这样在车上坐了半个小时,他能够感觉到沈礼的焦急。半小时后韩东和小H拿着钱走进沈礼目力所及的一个长椅旁,把钱放在那里也没有多做沟通就走了。就是用这种方式算是把这笔几百万的费用省下来了。面对这么高的费用这些钱真不算什么。后来听说不久之后沈礼就换了一辆奔驰。别人不知道这辆车是韩东给他买的。贪财、好色、贪嘴这样一个人要是放在平常大家都会敬而远之的。但是就因为在这个位置上,要想做成这件事就只能接近他并且满足他的欲望,而沈礼也是为了这一点钱就将公司的利益抛在了脑后,说白了这一种不负责任的额全力变现。人有的时候真的可以分出好坏吗?为了生存大家都放下的本来应该把持的价值观,而卷进了世俗的洪流。也许当韩东年迈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想起这件事,因为在人生中真的不算什么,只是他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做的事情而已。但是沈礼可能会记住他的第一辆奔驰是怎么来的,并且会很有成就感的和自己的家人讲述,但是他不会想起给自己所在组织造成的影响。人与人之间从生理结构上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在内心世界真的千差万别。韩东需要做的就是红尘争渡,度红尘也是度自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