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冬之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相识

冬之芽 给山 3032 2019.10.11 16:48

  故事就从主人公大三的时候讲起吧。这是东北某省省会的一所三流大学,那一年韩东22岁,不到一米八的身高,总是穿着一件T恤衫牛仔裤,干干净净的一张瓜子脸。普通、阳光、总是在微笑,就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喜欢打篮球的他曾经带领着球队得到过大学比赛的冠军。得到过省大学生电子设计大赛的一等奖。但是据他说,当这些发生的时候其实内心并没有太多的快乐,因为没有人分享过这一份快乐,也就没有心情一个人偷着乐了。一个来自农村家庭的孩子,他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就是所谓的超生游击队。妈妈生他的时候都已经快四十岁了。这时候父母都已经60岁了,哥哥姐姐都将近四十岁了,家离得又远,根本理解不了他的喜悦。其实他身边的朋友是很多的,但是似乎又不能打开心扉向他们夸耀这一切。说白了他的内心是孤独的。

  就在球赛夺冠的那天,一个女孩子走进的他的生活,也是一样来自农村的一个女孩子。身高有一米六五的样子,身材比例很好。一头乌黑得长发,清瘦的脸庞,圣洁无瑕。她接受了男孩子的表白,那时候韩东真的很爱她。我们就叫她程潇好了。他们喜欢在学校的情人坡坐着,没有很多语言,就是那么坐着就很开心了。那一年有一部叫老男孩的微电影爆红网络。那天夜里两个人一起看了这部微电影,男主对于影片中反应的真实生活几近崩溃。他流着泪说:亲爱的我一定不会让着为了生活为难,一定让你幸福。女孩子笑着抚摸着他的头,一直安慰着她。两个人就在那天夜里那自己交给了对方。男孩子终于找到了精神的寄托。每天就想着怎么让程潇开心,想着未来的生活,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那时候每次两个人在50元一晚的小旅馆缠绵完之后,女孩子总是问他,我怀孕了怎么办。男孩子总是坚定不移的说:生下来,把他养大。但是男孩子内心知道,他在男人最不好的时间,遇到了最好的伴侣。一个成年人,没有经济来源,没有别人的认可,更别提社会社会地位这些了。但是女孩子最好的年华就是现在,所以韩东格外珍惜着程潇。每一次上床都是小心翼翼,生怕伤害到他的挚爱。为了两个人能生活的更好一点,韩东开始做兼职。他发誓再也不会让女孩子住小旅馆了,他认为那是对程潇尊严的践踏。就这样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了,到了找工作的季节了。

  那个时候的东北只有进到了体制内,拿起铁饭碗才是所有人追求的生活。“稳定”是那个时候提起最多的词。程潇是会计学专业的,加上家里有关系,就托关系进了当地的农村信用社。只要毕业证到手就可以工作了。由于两家里的很近,所以程潇就劝韩东跟她走,韩东当时义无反顾的答应了。想着只要有她就好了,在什么地方又有什么所谓呢?

  招聘季的到来使得整个大四的宿舍里躁动不安。每天都有人穿着整齐,走来走去。有人在咆哮,有人在窃喜,有人在抽泣。仿佛精神病集中营。这种氛围让韩东很是难受,好像这一切和他没有关系。他还是每天打着篮球,憧憬着甜蜜的未来。和他一样淡定的还有宿舍老五。老五是个大帅哥,但是一直没有谈过恋爱,每天除了打魔兽就是打魔兽。大一的时候这家伙加入过团支部,有两个和他共事过的妹子为了他争风吃醋,带着两帮人在操场上大打出手,让他名噪一时。但是老五还是打着他的游戏,好像这一些和他没有关系。老六一度怀疑老五是弯的,为了证明,老六主动“献身”过,但是老五用实际行动告诉老六他“很刚”。老五的大伯是某国字号企业的高管,所以他不用为工作犯愁。用老五的话说:他和人力资源的主管是铁磁。每次都是一起“为了部落”根本不用考虑。相比之下,韩东就显得心虚了很多。没有背景的他除了爱情一无所有。

  宿舍老三是个勤快人,这家伙上大一就开始找对象。但是长相真的不敢恭维,大长脸不说还大黄牙,大黄牙不说还黑……..实在是美颜相机都救不了的主儿。四年下来还是个处男,为了这事儿我们没收嘲笑他。但是到时找工作的时候,他发扬了找对象的精神。那叫一个积极,每天西装革履的各大高校的招聘会跑。简历投了一大堆,都是石沉大海。但是这家伙还是积极的投身于找工作的事业不能自拔。有一天韩东正在宿舍躺着回味着“和程潇的那一夜”“老大,明天某广东大企业在某工大有一场专场招聘会,你待着也是待着,大学四年没有找过工作你不感觉有些缺失啊?明天你陪我去吧”“说的也是哈,反正明天程潇回老家办理入职手续,那就去呗”没想到这一去,完全改变了韩东的人生轨迹。程潇在他的生命中成了不可承受之轻。

  那天韩东也穿上老三不知道从哪里给他借来的一套不合体的西装,拿着早已准备好的简历。挤着52路公交车。穿过整个老城区,俩到了某工大。人生有得时候真的很神奇,那天去投简历韩东在老三的前边。由于是一面,所以和面试官聊了几句。但是就是这几句话在当时的场面上已经算是很久的了。韩东之后是老三,面试官对他的反应只是点一下头就过去了。出来的时候老大对韩东说“老大你有戏了”“是吗?”韩东露出一个标志性的微笑。果然有戏了,就这样一面、二面、三面、终面。韩东成功了。他成了他们专业第一个通过自己找到正式工作的人。同学们彻底不淡定了,那两天韩东的宿舍围满了人,大家都想看怪物一样看着他,怎么做到的?这是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因为这个企业之前很少在这种三流大学里边招人的。时至今日,韩东有个习惯,就是关注每一届公司招聘大学生的信息,很少有能看到他的母校招聘过来的。有一次碰见大学导员,排着韩东的肩膀说:“不错啊,以后到了那边要常回来看我啊。不要把我忘了。呵呵”。随便说一下,韩东和导员的关系很好,原因很简单,导员喜欢打篮球,还喜欢打架。有一次和国际教育学院打架,把对方导员直接送医院,由于场面混乱,把导员的手包都打丢了。墨迹了好几天,硬说对方拿的不可,非要人家赔。他的口头禅是“能当冠军绝不当亚军无论是球场还是战场”碰巧无论是理念还是喜好韩东和他都一样,早就是老铁了!韩东的父母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对于韩东找到工作的事情开心的不得了,但是他们其实说不清楚韩东具体找着了个什么工作,只知道是个广东的大企业,去了会很有发展的,那段时间是见人就说,见人就讲。脸上都乐出了花。有一次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喝酒,其中一个同学喝多了,对着韩东说“找到工作了不起啊,我特么这辈子绝不做销售”韩东这一次只是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他知道那叫嫉妒。就这样经过一段这时候韩东心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老铁去吧!否则怎么对得起这么牛逼的企业,而且要一直牛逼下去啊!”但是另外一个声音却说“程潇怎么办?”我要把程潇带走,这是韩东内心最终的解决方案。程潇会同意吗?说起来程潇是个善良的姑娘,对于这件事没有太多的纠结,就同意了。“你先过去安顿好之后我就跟你过去”这是程潇给出的这件事的执行方案。那一刻韩东心里很开心,但是这个方案确遭到了程潇家人的极力反对。“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有一份正式的“铁饭碗”,不能让你就这么带走,你在那边一个月能赚多少钱?能赚八千啊”一个月八千对于那个小镇的待了一辈子得人来说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了。程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流着泪。临走的那天程潇送了韩东很远,陪着韩东一直到了H市,才自己坐上回家的列车。两部列车一部往南走,一步向北行。泪水早就模糊了两双澄澈的眼睛。韩东就这样离开了学习生活四年的母校,踏上的去广东的列车开始的一段新的生活。在列车上看着程潇远去。韩东心中默默对自己说“好好干,一定要把程潇接过来,不能让他受到一点委屈”把程潇接过来,不能受一点委屈,成了韩东最难的时段时光的原动力。把自己寄托给自己的爱人,仿佛把刀柄亲手放在了她的手中。因为韩东认为这是最安全的方式,甚至胜过自己握着刀柄。赤子之心,天地可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