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冬之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节 溪峰

冬之芽 给山 3142 2019.11.09 23:44

  关于小H的问题这段时间一直困扰这韩东,他不想让小H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但是老C也并没有想就此罢手,还是通过干扰经营结果的方式来压迫韩东。事情就这样脱了一个月。问题终于爆发了。到了发工资的那天,韩东明显感觉到了团队的躁动。因为整个销售团队每个人拿到的提成都只有之前的30%。不因为别的就是因为经营情况不达标。这样下去整个团队不出三个月肯定会散掉。老C准确的拿住了韩东的命门,我可以让你一飞冲天,也可以让你化作尘土。韩东能感觉十分的无力,到现在芳子能不能进到公司已经不是事情的重点,老C更想要的是韩东的屈服。当一个人为你而活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潇洒,当几百人为你而活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压力。韩东的信条里团队每个人都要活得体面是其中之一。韩东知道这件事他肯定扭不过老C的,早点低头会影响最小。但是小H呢?为了团队的大部分韩东只有牺牲掉他了。韩东很难过,他现在更深刻的领会到一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三天之后韩东去了深圳,去集团写字楼看望自己的电商团队,大家看见韩东来都很开心。许多年轻人韩东已经不认识了。这些年轻人都拿韩东当偶像一样崇拜。因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校招的菜鸟出身。这些人在参加菜鸟训练营的时候,每年人力资源都会那韩东给他们当做榜样来分享他的事迹。而且每年韩东也要给他们上一堂课。在这些人眼中韩东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大家见到韩东开心之余还有一些胆怯。韩东当年也是这么看J总的。他知道这些人的心思。所以韩东每次见到大家都会尽量的保持平易近人。做头狼久了难免又戾气,韩东不喜欢别人看到他的那一面。面带微笑,和每个人握手。询问一下大家近期的情况。那天小H叶很开心,因为韩东很久没有来看大家了。每次来深圳不是见客户就是开会。所以大家见到他的机会很少。那天小H还特意准备了月度总结和下月规划会议。韩东看着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认真做报告的样子,就想起自己当年的样子。他们也会像我这样幸运吗?其实在会议上韩东还是发现了许多问题。但是韩东都没有指出来,因为可能他一句简单的指责,这些人就要花几天时间为这个事情去准备解释。有的时候真的没有必要,浪费时间也浪费精力。这些事情可能小H处理起来会更好一些。那天晚上韩东和大家一起吃了个饭,吃饭的地方在一座小山里边,旁边还有一个小水库,环境很是雅致,但是菜品也就是平均水平,每一个商家都有他自己的生意经,这种地方就是给商务对接准备的,菜品过得去,环境雅致一些,就可以了。大家不停的向他敬酒,韩东也来着不惧,酒到杯干。因为韩东心里真的很难受。酒席散了之后韩东没有让小H立马就走,而是两个人沿着山间的水库走了一圈。“哥,最近销售情况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没有”韩东说到。小H看韩东这样叫他,让他浑身不自在。他又不是个善于言辞得到人,涨得脸通红,就不憋不出一个字。韩东看他的样子笑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两人继续往前走了一会儿,小H打开了话匣子,把近期的情况和韩东介绍了一下。然后又强调了一下这个月工资的问题。“老C对你现在有想法啊”韩东就把这件事原原本本的和小H说了一遍。小H听了之后显得有一些沮丧。“我有些扛不住了”“领导,我明白,现在你要看全盘,我无所谓了,做了这么多年我也累了,正好可以歇一歇”“说啥呢,要是给你降半级你接受不?就是你可能会受一些委屈,毕竟之前和芳子是一个级别的,现在要做她的下属了”“这倒无所谓了,我听你的,但是老C会同意吗”“我试试吧”韩东一边望着这一湖月色,一边说道。语气中透着一股无力感。第二天韩东来到老C的办公室说了自己关于线上渠道人事变动的想法。芳子做总监,小H做副总监,两个人配合。老C立马就答应了,因为他知道,就这样让芳子空降到那个位置很多事情她是搞不定的。再有韩东即使这时候示弱了,但是不代表以后会对芳子手下留情,有小H在正好可以起到润滑剂的作用。最后要是真的一点韩东的面子都不给,这也说不过去。所以韩东提出这个意见算是韩东让了一步,老C让了半步。大家都过得去。但是这件事之后韩东对于在老C身边工作这件事有一些厌倦了。这次是线上总监,下次就是财务部长,然后就是渠道总监,总有一天会轮到韩东头上,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但是他并不知道如何是好。一走了之还是退隐江湖,这都不是韩东想要的。

  那段时间韩东整个人都很郁闷,总是看着闷闷不乐的,古月看着韩东的样子有些心痛就问了下韩东是怎么了。韩东也没有具体和古月讲,只是说最近和老C在工作上有些问题。古月看着韩东这样讲究问了一句“亲爱的,你在这个位置上已经五年时间了,成绩也很好,下一步你怎么想的啊?”这么多年下来,古月太了解韩东了。已经猜到八九不离十了。韩东听到古月这样问,就像伯牙遇子期一样,把最近的这些事情,自己的难处和处境都和古月说了。古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努力就是啦。

  这一天韩东突然接到他岳父的电话,老古在电话里边很爽朗的说“这周日你来一下惠州,我有事情和你说”然后电话就挂了,根本就没有给韩东回答的时间。韩东将这件事和古月讲了,虽然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是古月还是很开心。终于能回去看看爸妈了。周六韩东匆匆忙忙从中山赶回深圳,接上古月和果儿,就又往惠州去了。惠州真的是个好地方,风景极佳,又和广州、深圳、东莞毗邻。所以商业环境还是很多的。在城市里到处都是风景,这几年来这里旅游的人逐渐增多,似乎这座城就是一个景区一样。老古住的地方更是风景绝佳的地方,前边就是东江,背后靠着青山。有一种虽然处于闹事但独自通幽的韵味。驱车大概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惠州,这天晚上老古也没有和韩东说什么,陪老古喝了点酒之后就陪果儿睡去了。第二天韩东睡到十点多才起来,走到楼下看见古妈妈和古月已经在准备饭菜了。“妈,今天家里有客人吗?”“哦,是啊,溪峰要来”“啊?谁?”“溪峰,就是你们老板”韩东感觉到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那可以他们老板啊,身价几百亿的人,竟然要来他岳父家吃饭?古妈妈看韩东没有说话,就继续说道“其实你爸和溪峰也已经很久不联系了,那天古月和我说了你的情况,感觉你也老大不小了,再上不去这辈子就这样了,所以我就让你爸找了溪峰,说是要请他吃个饭,结果他非要来我们家里吃,这么你爸去买菜去了”韩东看看古妈妈,有看看古月,他还没有缓过神来。“我记得小时候溪叔叔经常来我们家的,后来就不来了”古月看着韩东的表情感觉好笑,就和古妈妈说道,似乎也是在给韩东听。“还不是因为你爸爸”古妈妈说道。“那。。。那我要准备什么?”“把这个菜洗了吧”古月说到。“我是说见老板我要准备什么?”“就是吃个便饭,你到时候就少说话就行了”韩东这么多年也就是每年的经理人大会上可以见到溪峰,剩下就很少见了。也没有和他有过太多接触。每次都是坐在远处望见的。没想到这次会来到家里。不一会儿老古也回来了。看见韩东站在那里就说道“一会儿溪峰来家里吃饭,我不是太喜欢他,这次要不是因为古月,我才懒得理他呢”“谢谢爸!”“洗菜去吧”老古把菜递到韩东的手里。韩东边洗菜边想,一会儿要和老板汇报点什么。到了中午的时候溪峰到了,韩东看他就一个人,和之前前呼后拥的印象一点也不一样。只见他穿着一件对襟的大褂,背着手,个子有一米七左右,走路还有一些驼背,脸上眼睛很小,架着一副金丝眼镜,嘴巴确很大。看他这样徐徐走来,似乎就是一个退休的学者的样子。“老古,我来啦!这么多年不见你是不是想我啦?”韩东看见溪峰说话,就赶紧上前开门“溪总好”。韩东说话都有些口吃了。“这么溪大老板嘛。能来看我老古,真是蓬荜生辉啊!哈哈”“谁来看你,是您请我来的”这时候古妈妈走了过来“你们三个别在门口站着了,赶紧进来吧”“哎呦,玲玲啊,你还是这么漂亮啊”说着溪峰走到了客厅。“老溪,你一个人来的啊”“是啊,我把车停在外边了,走着进来的,这位是谁啊?”溪峰指着韩东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