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柱灭开始的综漫之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下弦梦魇、上弦之叁‘猗窝座’(三千字章节,求月票)

柱灭开始的综漫之旅 可乐只喝百事 3126 2021.10.16 21:47

  轰隆、轰隆、轰隆——!

  列车与铁轨摩擦发出的声响,星火迸射,哪怕隔着窗户仍旧在耳边回荡。

  车厢内的乘客,宛如睡着了似得低垂着脑袋。

  江离看了他们一眼,身上都沾染了一丝鬼气,淡薄到几乎不可闻的地步,并且在灵魂的深处。

  这也难怪作为‘柱’的炼狱杏寿郎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做手脚的那只鬼,实力距离上弦之陆的堕姬也不差多少了。

  并且还是精神系、让乘客入梦是手段之一吗?

  分析的差不多,江离来到前端的车厢,便明白问题出现在哪里了。

  “原来如此。”

  车厢门打开,橙黄的灯光已经被映成了红色。

  红色的车厢内,车的岩壁和地面上已经被血肉所占据,血肉蠕动间露出一张张惨白的脸颊,有鬼杀队的成员,也有普通人。

  他们就被肉壁给包裹着,挂在了墙上,车厢就像是肠道一般,时而蠕动,并且慢慢的向前方的车厢蔓延。

  “血鬼术的一种吗?”

  这辆列车正在被同化,并且受到精神的影响,车厢内的乘客在不知不觉中被恶鬼吞噬。

  就在血肉组织蔓延到脚底的时候,精神为之一振。

  奇异的精神力量正尝试着窥探他的内心世界,同时拖拽着他进入梦境,可惜失败了。

  江离露出冷冽的笑容:“蝼蚁,敢做出这么意想不到的事情,实在是让我感到意外,可惜…”

  刹那间,和谐之眼发动。

  江离的左眼化作竖瞳,属于巨龙的瞳孔彻底睁开。

  恐怖的精神力量逆流而上,

  追溯到了精神力量的源头!

  列车的车头顶端,梦魇瞳孔骤然一缩。

  使用精神力量的他,居然毫无反抗的被拖拽进了一片陌生的世界。

  陌生的精神世界中,头顶的虚空中一颗硕大漆黑的竖瞳慢慢睁开。

  梦魇完全愣住了,站在眼瞳下涌出难以言喻的卑微感,下一秒就匍匐在地上,但那瞳孔并未放过他。

  就这样,下弦之一的梦魇灵魂在眼瞳的目光下渐渐化齑粉。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消失前,梦魇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如果世上存在这样的东西,我们的存在意义又是什么?”

  原本作为他内心支柱的鬼王‘鬼舞辻无惨’瞬间垮塌,身为鬼的灵魂在龙眸的一缕目光下,顷刻都坚持不住。

  梦魇一死,席卷整个列车的精神力量全部溃散,最终跟着气息一同消失,这样的捕鼠陷阱也彻底宣布落败。

  与此同时,肉壁上也涌现一片片的毒斑。

  紧接着萎靡、收缩、最后灰飞烟灭,一具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车厢内。

  尸体的腐臭味弥漫开来,令人作呕。

  察觉到梦魇已在反噬下死去,江离感觉自不量力的同时,又有些惋惜,没能吞噬掉精神之核,有点浪费了。

  先不说和谐之眼的存在,哪怕对方窥探他本身也会落得同样的下场,那神性虽然已经残破不堪,却也不是蝼蚁能染指的。

  在车厢恢复常态的同时,隐藏在血腥味中的一只恶鬼也暴露了出来。

  “事到如今,不跑准备做什么?”

  “嗬嗬…”

  突兀,恶鬼的脚下张开一张黑色巨口,哈呜一声巨口合拢,鬼也消失在了视线里。

  就在这时,前方大地剧烈震颤。

  雾气之中出现两颗幽幽,压迫感席卷而来。

  列车中,炼狱杏寿郎瞳孔骤然一缩,表情凝重的握住刀柄:“何等强大的压迫感,上弦!”

  …

  列车的强烈灯光下,雾气总算三散了许多。映入眼帘的是一名笔直站在铁轨上的身影。

  男子留着桃红色短发,金色瞳眸,皮肤惨白,全身刻满无数代表罪人的深蓝色刺青,指甲血红。

  身穿紫红色短衫,脚腕上挂有念珠。

  仅仅站在那里他就释放着逼人的压迫感,金色瞳眸中的叁字,代表对方正是上弦之月中排行第三位的恶鬼!

  炼狱杏寿郎探出车门,瞳孔一缩。

  “上弦之叁!!!”

  盯着迎面而来的列车,猗窝座面不改色:“破坏杀·罗针!”

  下一秒,术式就在他的脚下展开。

  宛如罗盘一样的术式展开后,猗窝座的斗气释放而出。

  恐怖的压迫感笼罩着周围,只见他对着高速袭来的列车抬起手做出荒唐的一幕。

  他居然妄图、

  用双臂强行让列车停下!!!

  轰隆、磁磁磁——!!!

  恐怖的力道与车头现状,鲜血飙射。

  然而猗窝座依旧神色冰冷,双腿在磅礴的力量下跟铁轨摩擦,铁轨硬生生被压断,列车也开始摇摆颤抖,惯性下所有车厢开始碰撞。

  惯性让所有车厢相撞,紧接着脱离轨道。

  车厢内,江离一手拎着一名乘客。

  黑暗中钻出黑色丝带,将乘客全部固定在座位和椅子上,避免了这群昏厥的乘客在冲击和惯性重创,甚至被甩出车厢毙命。

  接着,江离看向窗外。

  “总算来了个看得过去的,这股气息论单挑的话应该跟岩柱差不多了,炎柱怕不是对手。”

  将乘客丢在地上,江离跃至车顶,站在那俯瞰着战场。

  雾气散去,猗窝座的双臂也已经报废。

  可下一秒,新的双手却从肌肉组织中延伸而出,完成了超速再生,这就是上弦鬼的恢复能力。

  上弦之陆,堕姬在他面前就跟闹着玩似得。

  这一切,全部都落在江离的眼中。

  “这种超速再生的速度,就算再突破数个生命层次我都做不到、无限的体能和生命,除非切断头颅,甚至沐浴阳光才会死去,这才有点‘鬼’的样子啊。”

  …

  …

  铁轨上,猗窝座露出一丝毛骨悚然的笑容。

  “总算是停下了,再往前可就越界了啊。”

  盯着从车内一跃而下的炼狱杏寿郎,猗窝座舔了舔嘴角:“柱、肯定没错了,体内那澎湃的炽热能量,炎柱吗?”

  “炎柱,炼狱杏寿郎。”

  杏寿郎手握住刀柄,猗窝座的压迫令他感受到了久违的压力;江离说想要进化就得不断的战斗,在生死边缘徘徊,这就是进化最快的方式。

  “不错的气势,在此之前我有个问题想要搞清楚。”

  炼狱杏寿郎双手持刀:“什么问题?”

  “杀死上弦之陆‘堕姬’的是你吗?”

  “抱歉,另有其人。”

  炼狱杏寿郎皱了皱眉,果然是冲着江离来的啊。

  闻言,猗窝座内心的兴趣顿时少了许多:“是嘛,我啊正在找那个柱,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既然你我在这里相遇,就请你去死吧,炼狱杏寿郎!”

  话音落下,猗窝座身影疾掠而出。

  他的速度快到寻常人肉眼完全看不见。

  好快!

  火焰纹的羽织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炼狱杏寿郎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体内火焰蒸腾,手中日轮刀由下往上挥动,熊熊烈火般的刀刃朝猗窝座砍去。

  “贰之型·上升炎天!”

  噗嗤!

  顷刻间,猗窝座的左臂就被切成两瓣。

  简单的试探,猗窝座后撤数步,手臂一甩两瓣手臂居然瞬间合在一起,就连一丝伤疤都看不见,愈合速度简直太过于离谱。

  这一幕,让炼狱杏寿郎压力倍增。

  这就是上弦的恐怖恢复能力吗!

  “不错,我不讨厌强者,炼狱杏寿郎,不过距离至高领域还差了一截。”

  “至高领域?”

  对于炼狱杏寿郎的质疑,猗窝座笑着说道:“是啊,不过以你现在人类的身躯是无法达到,的毕竟人类会衰老会死去,无法保持在巅峰时刻,但如果是变成鬼的话就拥有数百年的时间去修行……”

  闻言,让炼狱杏寿郎瞳孔一缩。

  这番话在来之前,江离也曾经说过,却没想到真的有人为了追求更高的实力,居然愿意去变成鬼!

  荒唐!

  “你在说什么!你是自愿变成鬼的吗?”

  “不错,变成鬼有什么不好的,就像我永远不会死,受伤后也能立起治愈,但在看看你,仅仅一击你的体能就有种下降的趋势了。”

  说话间,猗窝座越发的兴奋,双拳也不断挥出,与炼狱杏寿郎的日轮刀相撞。

  金玉交击,星火迸射。

  仅凭一双拳头,居然拥有堪比日轮刀的硬度,跟日轮刀对抗起来并且不落下风。

  “我已经很久没遇到过你这样的对手了,炼狱杏寿郎,跟我一起变成鬼吧,这样我们就能一直战斗下去,变得更强!”

  “我拒绝!壹之型·不知火!”

  狂暴的火焰化作炎刃,朝着猗窝座突进。

  对于猗窝座的世界观,炼狱杏寿郎无法认可。

  如果只是为了变强就变成鬼,去伤害其他人,这是绝对的恶,无法原谅,哪怕付出生命也必须将他斩杀!

  此时,炼狱杏寿郎已经将江离的存在抛之脑后。

  避开他的斩击,猗窝座身躯凌空跃起:“破坏杀·空式!”

  只见他双拳在空气中摩擦,打出众多连击,速度快到难以看清,但斗气凝聚的拳劲却久久不散。

  腹部遭到重击,炼狱杏寿郎将一口血强行咽了下去。

  好诡异的招式,

  根本看不清!

  猗窝座落在地上,看着嘴角带血的炼狱杏寿郎赞赏道:“这是我的血鬼术,看到了吧?我们的实力是有差距的,光靠你这具身体是不行的。”

  “那又怎样?”炼狱杏寿郎气喘吁吁。

  “真是个固执的家伙。”

  猗窝座不耐烦道:“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

  …

  …

  Ps:三千字一章,求推荐票、月票,打赏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