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折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发现

折宦 Miss故虞 2187 2019.06.05 09:00

  因着要找宅子,屈奚去了河南府的牙行,这里是河南府最大的交易中心。

  去寻了牙行相关的人介绍宅子,屈奚温声说出自己的要求:

  “宅子不用太大,干净整洁,价钱适宜,偏僻一些也无妨。”

  没办法,她到河南府时日尚短,没有多少钱,又不想整日居住在客栈,只能将就着先买个小院落。

  听见屈奚这个要求,那牙行的人想了一想,说道:

  “既然偏僻一些也无妨,那我还真想到一处,就是东郊的布衣巷,那里的房子不算小,价钱也公道。”

  想起布衣巷所在的位置,屈奚觉得也算合适,点点头道:“那你先带我去看看宅子,如果合适就买下了。”

  没想到屈奚如此爽快,那牙行的人笑的殷勤了些:“行,那您这边请。”

  河南府不算大,说是东郊,但是走了一段时候也就到了。

  牙行的人在前面带着路,屈奚仔细地观察着四周的变化。

  她两年未归河南府,一归家就被绑去出嫁,逃婚之后又跑到了京城,如此算来,她确实没有细细去逛一逛河南府其他地方。

  “东郊这边的宅子,您就算找遍整个河南府都找不到比这更合算的房子,所以也没剩多少,您要是中意,可一定要提早下手啊!”那牙行的人边走边殷勤地介绍。

  屈奚微微一笑,并不接话。

  如果不是河南府本地长大的人,牙行的这一番话,也就相信了,但是她清楚的知道,东郊的宅子便宜,是有原因的。

  布衣巷之后,大约方圆二里的地方,有一处偏僻凄凉,传言闹鬼的地方,被河南府的百姓称之为“鬼丘”。

  因着鬼丘,东郊这边的宅子买的人也就少了些,供大于求,所以价钱才便宜。

  屈奚身为一个接受社会主义思想的青年,她是个无神论者,鬼神之事,她自是不信,所以无所顾忌。

  ……

  长矜先生府邸。

  看着满屋狼藉,长矜先生发指眦裂,伸手抚着心口,那一口郁气无论如何都不能平息。

  屈无瑾!屈无瑾!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再春风得意!

  深吸一口气,吩咐婢女过来收拾,长矜先生转身出去了。

  绕到那条他再也熟悉不过的小巷陌上,长矜先生沿着细长的道路,脚步匆匆地朝前走。

  恰好牙行的人介绍完一处院落,正要介绍另外一处,屈奚一扭头,正好看见面色不佳,行色匆匆的长矜先生。

  长矜先生闷头朝前走,并没有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屈奚。

  打量了长矜先生一眼,估摸了一下长矜先生去的方向,像是要去鬼丘。

  屈奚心中闪过一丝困惑,长矜先生一个生活富裕的话本先生,去鬼丘做什么?

  要知道,明朝的人信道教,对于鬼神之事深信不疑,身为明朝人,长矜先生怎么会去鬼丘?这其中着实有些古怪。

  想着前几次长矜先生对自己的刁难,屈奚心思不免活泛起来。

  牙行的人还在滔滔不绝介绍着什么,但是屈奚只看到了此人上下嘴皮动个不停,却没听进去此人说的是什么。

  “屈先生?屈先生?”

  直到牙行的人叫了好几声,屈奚这才回神:“怎么了?”

  那牙行的人笑的和气:“我介绍的这几处,先生可有看中的?是否要买下来?价钱好商量。”

  “唔,都不错,我回去和我义父商量一下再去牙行答复。”屈奚回应了一句,就告辞离开了。

  她如今满心都是关于长矜先生要去鬼丘做什么的疑问,也没了买院子的心思。

  “屈先生!你走错方向了!”牙行介绍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屈奚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走到了通向鬼丘的方向,尴尬笑笑,回过头来。

  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现在再跟着长矜先生也有些来不及了,屈奚直接回到了客栈。

  ……

  长矜先生绕过那个曲曲折折的巷陌,鬼丘因为百姓传言闹鬼,所以基本没有什么人来。

  推开那个熟悉的荒凉院落,迈步上了台阶之上,猛然踹开了另一个扇还算完好的木门。

  那木门亦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砰”的声音,光荣的歇菜了。

  在房间里静静修改话本的墨寒先生神色疲惫,眼中布满了红血丝,瘦的简直要脱了形。

  看见长矜,墨寒先生停下手中的笔,低声哀求道:

  “弟弟,无论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好,赶紧把咱娘的药送过来吧!停药已经一天多,再停下去,娘的身子根本熬不住!”

  长矜先生“唔”了一声,面无表情地说道:“稍后我就把娘的药送过来。你手上这些话本子可以不必修改了,给我写一本话本。”

  墨寒先生的手几不可见地颤抖了一下:“你……要我写话本做什么?”

  “今年的斗文大赛,我要拿魁首。”冷漠地甩下这一句话,长矜先生转身就离开了。

  低矮的房间里,墨寒先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神色悲凉。

  这一次不知和谁的比试失利,弟弟对于名利的追求似乎又狂热了一些……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说不定会比娘还要先一步离去……

  仅剩的余热,还能散发多长时间?

  从墨寒先生这里离开之后,长矜先生仍然觉得郁气难消。

  为什么,为什么,上天就是偏偏和他作对?

  之前被自己那个好哥哥压的喘不过来气,好不容易风光了这几年,竟然又来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

  不行……这件事绝对不能这样……

  长矜先生眼中闪过一丝阴毒,他必须要利用这一次斗文,让屈无瑾永无翻身之地!

  ……

  屈奚显然不知道此时长矜先生吐着蛇信子已经把恶毒的目光盯上她,一回到客栈,她就从包袱里翻找出自己仅有那几套女装。

  快速换上,做了简单打扮,将自己化妆化的与往日样貌截然不同,屈奚这才带上了一串铜板,又去了布衣巷。

  布衣巷这里人群聚集,而且靠近东郊,管束没那么严格,所以这里聚集了不少无家可归的乞儿。

  找到一个乞丐聚集地,屈奚站在外面,掏出几个铜板,递给了蹲在外面的一个小乞丐和声道:“麻烦叫你们的老大出来。”

  只要是乞丐聚集地,总归是有个小头头存在,虽然不是丐帮那样的,但是这里老大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那乞丐快速把铜板塞到怀里,然后转身进去了。

  须臾,一个看起来就像孩子王的乞丐走出来,瞅了屈奚一眼,有些警惕:

  “这位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