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折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义兄

折宦 Miss故虞 2135 2019.06.06 09:00

  还知道叫声姐姐,有些礼貌,不见钱就失去理智,有几分机灵。

  不过见第一面,屈奚对于这个小乞丐的印象还算不错,所以凑近一步,尽力表现自己的善意:“我有些事需要你帮忙,能单独谈谈吗?”

  那小乞丐仔仔细细打量了屈奚片刻,然后点点头:

  “单独谈可以,不过不能离开这周围太远。”

  和小乞丐单独站在不远处,屈奚问:“话本业的长矜先生,你可认识?”

  “长矜先生在河南府老有名气了,当然认识。怎么了?”

  “那你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见到过长矜先生路过布衣巷去鬼丘?”这小乞丐虽然认识长矜先生,但是话语之中平平常常,并没有崇拜之意,屈奚微微放心,紧接着问。

  听见这个问题,那小乞丐伸出拇指和食指搓了一搓,并没有说话。

  一看这个手势,屈奚忍俊不禁。

  能成为乞丐中的孩子王,这小乞丐果然机灵的很。

  直接拿出二十个铜板递了过去,那小乞丐扫了一眼,这才说道:“你在这里等一等,我去给你问一问。”

  片刻,那小乞丐出来回复道:“我们这里有不少人看到过长矜先生路过布衣巷,次数不少,时间不稳定,但是不确定是不是去鬼丘。”

  有这句话就够了。

  屈奚道:“能不能和你打个商量,以后长矜先生再路过布衣巷,你找人跟过去,打探打探他去了哪里。”

  “每跟一次,你就记录好,我每月不固定来寻你一次,根据你的记录,每一次给你二十个铜板如何?”

  “不好。”那小乞丐摇了摇头,讨价还价:

  “如果那一个月内长矜先生不出现,我还要派人时刻注意着,岂不亏了?而且一次只二十铜板,太便宜太便宜。”

  没想到这小乞丐算盘打的如此响,屈奚心中生出几分喜意,索性道:

  “那以后每月我给你一两银子盯梢,然后每跟一次都给你五十铜板如何?”

  思考一番,那小乞丐同意了。

  屈奚便问:“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这乞丐说道:“我的名字叫发财,我的小弟们都叫我发哥。”

  一听这个名字,屈奚笑容有些崩不住。

  发财……发哥,还真是有一种黑社会的既视感。

  和小乞丐商量妥当关于盯梢长矜先生的事情,屈奚便离开了。

  以女装去找这些乞丐,相对来讲安全很多,哪怕到时候有什么不妥,也认不到她身上来。

  这件事过后,屈奚每一日悠闲去拓书阁看一看,和钟掌柜商量未来重新开业拓书阁的事情,然后就是去市井逛一逛,寻找写作素材。

  这一日,屈奚从坊市之上回到客栈,进到房间之内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警惕地迈入房内,屈奚警觉的神色忽然变成惊喜:“哥!许久不见,看来岁月磨平了你不少棱角啊!”

  义兄柳子真,是义父柳玄的亲儿子,到河南府之后他就离开不知去哪里了,如今才算回来。

  柳子真此刻正坐在房间内的桌子上,两脚踩在长凳上,满脸悠哉,一听见屈奚的话,没好气地笑了:

  “变着法损我吃胖了是吧,我看你是在嫉妒我这段时间逍遥自在到处浪吧?”

  屈奚:“……”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见屈奚没回话,柳子真换了个话题:“我听说你收到了河南府的斗文大赛邀请?怎么不见你准备?”

  “还有一个月,那么早准备做什么?”屈奚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一个斗文大赛而已,又没有什么实际好处,顶多就混个名次,那么用心准备做什么?

  一见屈奚这神色,柳子真就知道屈奚在想些什么,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地伸手敲了敲屈奚的脑门:

  “蠢死你算了,好歹是你参加比赛,你连打听都不打听?”

  “松手!”屈奚后退一步摆脱柳子真的魔爪:“谁蠢?你才蠢呢,信不信我打回去?”

  “来来来,我让你打。打的过吗你?”柳子真双手环抱,好整以暇地看着屈奚,看起来分外欠揍。

  屈奚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和“剑”人一般见识:“打住!回到上一个问题,斗文大赛,你打听到了什么?”

  柳子真也没和屈奚计较,而是解释道:“河南府话本业每一年只有一次斗文大赛,是最大的盛事,你可知道为什么斗文大赛那么受欢迎吗?”

  屈奚回给柳子真一个自行体会的蜜汁微笑:“少兜圈子,说人话。”

  柳子真忍住想把自己这个欠教训的义妹打一顿的冲动,言简意赅地说道:

  “因为魁首能够联系上凌家,在大赛上写的话本会得到凌家的支持,得以推广。”

  一听见凌家两个字,屈奚瞪大了眼睛。

  哪怕她没有屈二小姐的记忆,仅凭自己在现代的知识,也知道明朝凌家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雕版世家,以慎选底本,刊刻精工著名,世称“凌版”。而最让屈奚印象深刻的不是这个,而是因为凌家出了一个话本业了不起的人物。

  在明代传奇小说中占有重要地位的“三言二拍”,其中“二拍”的作者凌濛初,正是凌家的人!

  遇见了古代的同行大家,这怎能让人不激动!凌家啊!凌濛初啊!

  不对!

  如今好像是明嘉靖四十三年!

  现在凌濛初连个细胞都算不上,因为他爹在十六年之后才把他给造出来!

  我去!白激动一场!

  柳子真看屈奚像中了邪一样一会笑一会丧,不由伸手摸了摸她脑袋:

  “不至于一提凌家,你直接激动傻了吧?”

  屈奚扭过头去,没理他。

  她现在心情郁闷着呢!穿越的时间不对啊啊啊啊!简直要郁闷死她了有木有!

  想一想自己到中年了,著名的文学家才是个光着屁.股蛋儿哇哇叫的奶娃子……

  那画面太美她不敢想!

  “别傻了,虽然斗文大赛的魁首写下的那本话本虽然能得到凌家的独特刊刻,但是以你的熊样……啧啧,难于上青天呐!”

  柳子真故意刺激屈奚。

  “你说魁首能够得到凌家的独特的刊刻?”屈奚一扫沮丧之情,双眼亮晶晶的。

  这个好啊!话本能卖,离不了的就是雕版,而一个独特的雕版,简直就是为话本大卖谱就锦绣路!

  凌家这种庞然大族,平日里哪有机会接触?如此好的机会,她若是不抓住,岂不是脑袋被驴给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