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折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折宦

Miss故虞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5.09上架
  • 6.65

    连载(字)

911位书友共同开启《折宦》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FickDich 学徒呀呀呀呀13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见面

折宦 Miss故虞 2352 2019.05.09 09:00

  屈奚端详着铜镜。

  铜镜里的“男子”也在瞅着她。

  粗细堪比手指的眉毛,一只大一只小的眼睛,肥硕如香肠的嘴,妥妥的,一张扔到人群里都不忍看第二眼的脸。

  屈奚满意的拍了拍手,从书架上抽出自己最新写的话本子,卷巴卷巴塞到了宽大衣袖之中,慢悠悠地踱步走出书房。

  走到传话的小允子公公面前,屈奚笑眯眯地问道:“允公公,不知在下精心梳理之后,可还俊呐?”

  小允子扭头看了屈奚一眼,果断低下了头。

  还不如不梳理呢,不梳理前好歹也有个人样,梳理之后,就成了人模狗样……

  但是这位屈先生是秉笔大人特意吩咐过的,小允子不敢冒犯,咬咬牙昧着良心夸赞道:

  “先生风姿卓卓,腹有诗书气自华,自然是疏朗清俊,世无其二。”

  话落,跟在小允子身后的两个小公公顿时对小允子投以敬佩的目光。

  难怪小允子公公如此得秉笔大人重用,就这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都足以他们学很久!

  屈奚自然看出小允子的言不由衷,随性一笑,大手一挥,颇有几分疏散文人的味道:“既然如此,那便走吧。”

  小允子是奉命来接屈奚去秉笔府上的。

  屈奚目前是个写话本子为生的写书先生,不知怎么,写下的话本子得了当朝司礼监秉笔大人的青眼,故有今日拜见。

  一路无话,随着与秉笔府的距离拉近,屈奚情绪渐渐紧张起来。

  见状,小允子和善地搭话道:

  “屈先生,外人虽道秉笔大人阴晴不定,但其实大人对于初见之人甚是友好。”

  屈奚干笑了一声,没接话。

  她和萧秉笔可不是初见!

  三个月前,河南府,在她的婚礼上,她为了抗婚,随便指了路过一个看起来芝兰玉树的男人说要嫁给他!

  后来才知道她随便指的这个路人,竟然是当朝司礼监秉笔大人萧断瑜!

  逃了狼窝又入虎穴,还能怎么办?

  赶紧逃呗!

  于是乎她就女扮男装,拉着义父和义兄,一起跑路了。

  这次再相见,她虽然和那时模样大相径庭,但是心虚着呢!

  秉笔府。

  一路跟随着小允子进了一间房子,房内光线昏暗,没等屈奚打量,便听身边小允子道:

  “师父,屈先生到了。”

  “嗯。”正中传来男子低沉如玉的声音,却不似传言那般毫无人情:

  “将窗打开,屈先生留下,你且退下。”

  只听“吱呀”一声,有光线涌入,昏暗的室内霎时间明亮起来。

  屈奚低着头,拱手见礼:

  “草民见过秉笔大人。”

  细碎的衣料摩擦声传来,伴着沉稳的脚步声,萧断瑜停在了屈奚身前。

  那欣长的身影高大,笼罩下一片阴影,将屈奚兜头罩下。

  屈奚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抬起头来。”言简意赅,四个字。

  悄无声息攥紧了手,想到今天自己“精心”梳理过的脸,屈奚觉得底气足了一些,抬起了头。

  反正都是“男人”,怕什么!

  扫了一眼屈奚的脸,萧断瑜别开目光,话语里听不出什么情绪:

  “看来屈先生事先打探过本座的爱好?果然是用心良苦。”

  见萧断瑜压根没看自己第二眼,屈奚松了一口气。

  她没白打听!

  据说这位萧秉笔大人喜爱看长相清秀的人,她这样子,可是和“清秀”八竿子都打不着。

  结果萧断瑜的下一句话,屈奚差点没给跪了。

  “眉粗而密,甚有男子英气,眼不对称,甚有个性,嘴唇更是独领风骚,好,甚好!”

  屈奚:“……?!”

  萧大人,您怕不是眼神有问题?

  见屈奚沉默,萧断瑜也没在意:“以屈先生之见,本座样貌如何?”

  屈奚悄悄打量了萧断瑜一眼,说句实在话,这位萧秉笔,生的是真的好。

  君子端庄,湛然若神,样貌更是独得造物主的钟爱,哪里有半分宦官模样?

  若不是因为如此,她逃婚那天怎么会在人群之中一眼相中他!

  “秉笔大人萧疏轩举,肃肃清绝,自然是顶好的。”

  闻言,男人紧抿的唇轻轻掀起一个小角。

  “屈先生可有成家?”萧断瑜又问。

  这话题跳的有些快,屈奚有些茫然,但还是老实回答道:

  “并无。草民自身尚难以果腹,不敢耽误清白人家的姑娘。”

  “如此,甚好。”萧断瑜低低地感叹了一声,而后问道:

  “既然屈先生并无家室,本座欣赏屈先生大才,愿与先生兄弟称之,先生意下如何?”

  屈奚这才反应过来,感情这萧断瑜的问题是递进关系啊!

  不过,能和这位萧秉笔搭上关系,简直是一步登天的大好事!

  谁说天上不会掉馅饼的?这不就掉了?还正砸在自己头上!

  在心里琢磨了半晌,屈奚斟酌着言语:

  “大人位高权重,若能与大人成为兄弟,必然三生有幸。”

  “是么。”萧断瑜忽地转身,凑近了屈奚,低声道:

  “本座欲与屈先生结为契兄弟,屈先生可愿?”

  屈奚险些惊掉了下巴!

  果然这天下掉的馅饼是要砸死人的!

  契兄弟,那不就是……吗?

  男人温热的气息萦绕,屈奚像被踩了尾巴似的猛然后退一步,磕磕巴巴道:

  “草民,草民忽然想成亲了!草民隔壁卖狗肉的翠花就和草民挺合适!她还被称之为狗肉西施呢!”

  萧断瑜注视着屈奚,声音之中明显带了不悦:“难不成本座还比不上那什么翠花?”

  这是一道送命题。

  本着极强的求生欲,屈奚欲哭无泪:

  “翠花连秉笔大人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但是草民想娶妻!”

  “但是你的目光告诉我,你不想。”萧断瑜似笑非笑,但是屈奚却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另一个意思:

  要是敢说想,本座让你看不到明日的太阳!

  咬了咬牙,屈奚瑟瑟地看了萧断瑜一眼,视死如归道:

  “草民未曾说清,其实草民……草民那里根本不行!”

  “原来如此——”萧断瑜怜悯的目光向下落了落,说出的话却把屈奚雷的外焦里嫩:

  “同是天涯沦落人,本座并不在意。”

  屈奚:“……”

  你不在意,但是我在意啊!

  勉强笑了笑,屈奚简直无语凝噎:

  “草民与大人不过初次相见,天涯何处无芳草,草民只是一棵歪脖子树,只要大人愿意看一看世间,就能收获一整片森林!”

  萧断瑜深深地看着屈奚,沉声道:

  “可是本座口味独到,单单喜欢那棵歪脖子树。“

  屈奚只觉得这天简直没法好好聊了!

  “你可是不愿?无妨,本座从来不会逼迫他人,所以也不会逼迫你。”

  听得这句话,屈奚顿时松了一口气,然而下一瞬,她松的这口气差点没把她给憋死。

  “本座只会让你心甘情愿。”

  屈奚:“……?!”

  大宦官撵在她身后要和她结为契兄弟,她内心只有一句话不知当骂不当骂:

  奶奶哩个腿,介是个啥年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