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火火的不死生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尾巴的脑子被门夹了?

火火的不死生活 文刀火火 2130 2018.03.14 01:56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有事。”

  “你说你有什么事?”

  “我……我得报仇。”我想了好一阵,其实我好像真的没什么事,可是我一个大男人没什么要紧事做,但是一只狐狸整天忙忙活活的,这种感觉有点不爽。

  可是,被一只狐狸逼到撒谎,这种感觉更不爽了。“你好烦啊。你们狐狸为什么能说话?”

  “嗯……我也不知道,我们也不是生下来就会,就是后来修炼久了……”

  它说的话好像没有经过脑子吧?什么乱七八糟的。它们管学说话就叫修炼么。

  “你管得着我会不会说话呢!打岔怎么这么来能耐,你就说你仇人是谁?”

  “就是把我们灭族的那帮人,你见过。”

  “哪帮人啊?在哪见过?什么时候的事了?”

  我刚想说,就是前两天把尾巴的腿打伤,要抓它的那帮人。

  奈何尾巴立刻想起来了,我们一起见过的就那一帮人。于是它把我说话的机会剥夺了。

  “哦哦哦,你看这不就巧了么,就是那帮没妈的,把我的族人都抓起来了。走,我们去把他们都咬死,把我的族人都救出来。”

  “唔……”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它了,心中不由得暗恨自己,不想跟它走直接说不就行了,干嘛还找个理由。

  ……

  它四条腿跑起来还真是快,每次都是把我甩下一大段路,然后焦急的等着我。我也不好意思差太多,就憋着劲紧追。

  用了又大半天吧,就跑回了我和尾巴初次相遇的地方。

  “趴下,别动!”尾巴压低了声音,但语速依然很快。

  我迅速的完成了命令,这几乎是下意识的,以前观察族里的战士狩猎时留下的习惯。

  我没有看到敌人,是尾巴用爪子指给我看的。

  “现在是傍晚,他们的猎人都回来了,咱们不能冒险进去。看到那边的两个斥候了么?”

  “看到了。”

  “你小点声,怎么这么多废话。”

  “……”。

  “咱们得等到晚上后半夜,月亮也落山了再进去。”

  “……”。我心暗许之,狐狸作战有一套啊。

  “你知道他们是谁带领的么?”

  “不知道,你知道?”

  “哎呀,不是跟你说别说话了么。他们把你族都灭了,你不知道他们是族长是谁啊?”

  “……”

  “他们的族长是水神共工,跟我们涂山狐族是世仇。共工你总听说过吧?”

  “……”

  “不会吧,他你都没听说过。共工是在天帝东皇太一驾前称臣,掌管世间江河湖泊,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任由世间洪水泛滥,私自顺不周山逃到人间,说是要与天帝一决雌雄。”

  它自顾自的接着说,“我们涂山狐族在火神祝融麾下听用,因守涂河,阻止洪水泛滥有功,天帝特赐我们涂山狐族正系每五百年添一条尾巴,三条尾巴可以开口讲人言,六条尾巴可以幻化人形,九条尾巴可以生儿育女。你看我第三条尾巴在这,你之前没看见,太短了。”

  “……”

  “当然,我们没有九条尾巴也可以生儿育女。不过那样子女未脱狐体,还是得像狐狸一样修炼。我就是我母亲六条尾巴的时候生下来的,八胞胎,我是长女,我还有两个哥……”

  往后的我就没有再听,我感觉脑子都快炸了。当时第一个感觉是,天帝叫什么一的,真的好多管闲事,狐狸不会说话的设定不是很好么?

  第二个感觉是,我好想冲到共工的营地里,举报东面的土坡上有一只话痨狐狸,我带你们去把它抓起来。

  可是我忍住了,毕竟对面的营地里是我的灭族仇人,而且还要帮尾巴救它的亲人。

  我温柔的,冷不防的把尾巴的头按到了土里。尾巴的毛很柔软。

  ……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过去,共工的营地很有秩序,随时有两个斥候负责警戒,歇人不歇岗,即使营地其他人都睡了也不例外。

  月升,月落,除了篝火的火光和满天的星光外再也没有一丝光源,而篝火的光亮更加深了火光范围外的黑暗。

  尾巴拍了拍我,示意要跟我说话了,我把它按在土里之后,它似乎乖巧了很多,忍不住要说话之前都会先拍我一下,假装征求我的同意。

  “咱们上吧?”

  “等等,斥候马上换班了,等换完后上一班人睡了,咱们先把两个斥候解决了。”

  “行,你咬死左边那个我咬死右边那个。”

  我诧异的看着它,愣了一会才回复了理智。

  “人咬死人很难的,这样,一会你跑到他们附近藏起来,我发出声音吸引他们。

  两个斥候应该是一个来查看,一个继续原地警戒的。你先把那个不动的咬死,要快,直接咬断颈动脉和气管。呃,就像咬我那样。

  记着拖住他,别让他把骨头堆推倒了,那样会把别人惊醒的。以后,赶快过来解决另一个。明白了么?”

  尾巴饶有兴致的听完了,认真问到:“没懂,我跑到他们附近藏起来之后怎么办?”

  ……

  我对很多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比如与别人交流,试图去理解别人的话或者试图让别人理解我。提不起兴趣的事情,我自动也就不去动脑子。

  但是我对制定作战计划很感兴趣,由于族人们嫌弃我笨手笨脚,就很少让我参与作战,我就有了很多观察和分析战斗的机会。

  每一个步骤,每一个元素都必须合理安排,同时要充分考虑敌人的信息量和决策可能性。经过无数的博弈寻找能够成功的道路,这每每使我心潮澎湃。

  可是二十多年了,我们族人的战斗信仰一直是勇猛无畏。勇猛的战士一股脑的冲上去,谁也不想坐下来听听作战计划。而我呢,喜欢制定计划,却又懒得执行计划。可能这也是我们族人丁不旺的原因了。

  ……

  现在我遇到了尾巴,我从它的眼神中看到了对完美的作战计划的渴望。但是却找不到一丝理解这计划的智慧光辉。

  或许是它太着急了,没反应过来,我还是耐心点吧。于是,我又讲了一遍。

  “放心吧,明白了!”

  “……”,真的么,心里不禁打鼓。

  “换班了,好时机,出发!”还没来得及再交代它两句,它就出发了。

  她潜伏到斥候附近,等待我的信号。我学了一声狼嚎,成功的吸引了斥候的注意,一个斥候带着火把向我的方向走来。

  没等他走出几步,尾巴就华丽的出击了,完美的狐扑直取一个斥候的哽嗓咽喉,可以说是瞬间致命伤。

  我差点喊了出来,你倒是等斥候多走出来几步啊!

  

作者感言

文刀火火

文刀火火

尾巴的真名要等尾巴和她母亲见面再说,而且我感觉尾巴这个名字还可以。

2018-03-14 01:56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