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剑落苍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醉惩**

剑落苍茫 山芋好吃 3370 2018.09.14 20:45

  在灯火通明的镖局宅院深处,众多屋舍中的一间宽敞大厅内,一桌精致的酒菜还冒着腾腾热气,一男一女围坐在桌旁,你言我语,聊得甚是投机。

  那女子容貌娇艳,一杯酒下肚,红晕爬上脸颊,更加显得娇媚可爱,尤其是那一双似含春情的眼睛,让任何男子看上一眼,都无法无动于衷,心头难免悸动。

  那男子体态微胖,虽穿着华贵,却也无法掩盖他外溢的猥琐,借着酒力,一双贼眼更加肆无忌惮,在对面女子身上各处游走。越看越痴迷,越看越动情,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咬上一口。但他强压着内心的冲动,经验告诉他还不到火候。

  “早闻红灵仙子绝世容颜,今日一见才知江湖传言也不可全信!”那男子开口说道。

  “哦?少镖头是说我不好看喽?”红灵儿俏脸微嗔,却更加美丽动人,看的少镖头信仰骨头都酥了,口水就快流出嘴巴。

  “怎么会,我是说,仙子何止绝世容颜,在下敢说这天上地下还没有哪个女子比仙子你再美得了!”信仰一贯的伎俩,自信没有哪个女人能受得住自己的迷魂汤,心中却暗道:“一会到了床上哥哥让你变成世上最放浪的女子!”

  红灵儿娇笑着,不言不语,美丽的夸赞任谁听了也抵挡不住,红灵儿也不例外,赞美从不在乎是出自谁的嘴巴,好人的真诚,坏人的让人更加动心。

  “能有机缘与仙子共饮美酒,真是在下的福气!”信仰端起酒壶,又要给红灵儿倒酒,这才发现酒壶已空。“你瞧,不知不觉酒壶都喝空了,仙子稍后,我换人再取一壶!”

  信仰站起身,走到门口,开门吩咐。一名家仆一直在门外侍候,见少镖头出来,连忙点头哈腰的听从吩咐。

  “去,再给我取一壶好酒来!”信仰有意无意的放大音量,让厅内的红灵儿也能听见。

  一边吩咐,一边用身体挡住大半门面,悄悄从怀中递出一个小纸包。

  那家仆算是信仰的贴身仆人,对自己主子的癖好怎能不知,那小纸包中的蒙汗药还是自己亲自为主子淘来的,药效惊人,百试不爽无一失手。主仆之间无需言语,那家仆悄无声息的将小纸包收入袖中,转身离开。

  信仰再次回到桌边,端详着美人,焦急等待。

  少顷,那家仆便取来了一满壶新酒,神色自然,不漏丝毫破绽。放下酒壶后,信仰说道:“这里没你们的事儿了,都去前院跟我爹讨赏去吧!”

  “是!”家仆恭敬退出大厅。

  “来,仙子,我们再喝一杯!”信少镖主说着,又将自己的酒杯倒满,顺便又给红灵儿的酒杯填满,只不过细不可查的一瞬,信仰扶住壶盖的手指肚轻轻一按,看起来却是姿态优美尤为恭敬礼貌。

  殊不知那酒壶是出自一名巧匠之手,暗藏机关,只要轻按壶盖,便开启了夹层,倒出的酒自然是刚刚被做过手脚的酒水。信仰这一招不知用过多少回,轻车熟路,主仆之间的默契更是天衣无缝,任谁也看不出这其中猫腻。

  红灵儿刚要端起酒杯,忽然娇嗔道:“还说给人家拿金丝耳环观赏,可一来就猛灌人家喝酒,少镖主难道是骗奴家不成!”

  女人除了爱美,就是爱财,听到红灵儿的要求,信仰也不觉的奇怪,反而对自己的手段更加自信。

  “怎会欺骗仙子,仙子稍候,我这就去取来!”信仰立刻起身,出了门去。他提起的金丝耳环的确是有,还是今日宾客送与信总镖头的寿宴礼物,信天生自然用不上,但这礼物是送给他的夫人,也就是信仰的母亲。

  信仰随同父亲迎客时见到这对金丝耳环,虽然看得出是名贵之物,但也算不上异宝,金银财宝从小到大不知见过多少,所以才敢夸下海口,知道就算自己将这礼物送与旁人父亲也不会在意,母亲更不会怪罪。于是急急忙忙跑去不远处的信天生的书房,那里堆放着今日所有的礼品。

  其他人是不可能在这后院任意行走,更别说随意进出信天生的书房,可信仰是他独子,自小到大信天生都对他极其宠爱,出入在后院的任何地方谁也不敢说些什么,严格说来,这里就是他信仰自家地盘。

  很快,这位少镖头便返回大厅,手中多了一个精美的锦盒。

  “仙子久候了,请看!”信仰将锦盒摆在红灵儿面前,等待红灵儿表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

  红灵儿打开锦盒,一对精美的金丝耳环如同一对精灵安静的躺在红底锦盒之中,任何女子见了这些名贵的首饰都会爱不释手,红灵儿更加喜爱。

  “真美!”红灵儿小心翼翼拿起一只仔细观看,越看越喜欢,更有一种冲动,似不受控制一般,将两枚耳环直接就戴在了耳垂之上。

  “我美么?”红灵儿轻撩秀发,露出雪白的肌肤,更是映衬着耳环金光闪闪,那耳环精巧大方,似有灵意,红灵儿带在耳上,相得益彰,让她本已荣艳的样貌,更要美上三分。可谓巧匠天工缀红灵,织女窗外无人经。

  “美,美……美极了!”信仰看的更是如痴如醉,画不成句。身体上的反映格外突出,咕隆咕隆咽着口水。

  红灵儿嫣然一笑,灯影妩媚,就连四周的帘帐也都摇曳得醉了。

  “少镖主,是要将这耳环送给奴家吗?”红灵儿软语呵香,似有魅惑的娇声让信仰欲罢不能。

  “送!送!”信阳毫不犹豫的答应。

  “那可多谢少镖主了,来,奴家敬少镖主一杯!”红灵儿竟然主动端起了杯子,媚眼瞧着信仰端起了酒杯,浅笑着,一饮而尽。

  信仰亲眼看着红灵儿干了杯中的酒,心中早就乐开了花,身体也燥热起来,强忍着兴奋,一同一饮而尽。

  杯酒下肚,浇不灭燥热,反而如火上浇油一般,更激发体内欲火熊熊燃烧,看着眼前的美人,信仰以为自己看见了天上的嫦娥,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如在云端。

  “灵儿你真美,快坐过来!”信仰在体内欲火的催促下,言语更加大胆,早已经把红灵儿当作了盘中之餐。

  可见红灵儿仍然无动于衷的坐在那,只是对着自己微笑,那笑容不似之前那般妩媚,但却幻化出了另一张美丽的笑脸,就在这眨眼的功夫,第三张,第四张红灵儿的脸庞呈现在眼前。

  “你别晃,让我抱抱!”信仰似是喝醉了,自己说的什么也听不大清楚,昏昏沉沉的站起身子,就要扑向红灵儿。

  “哼!”红灵儿一声冷哼,虽然还在笑,可那笑容绝没有一丝妩媚之意,而是带着冰寒带着怒意。

  不等信仰支起身子,忽然脚下一软,直接趴倒在桌上,面前的杯碟全被打翻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少镖主却如未听见,仔细一看,已伏案不省人事。

  原来就在信仰外出取耳环的时候,红灵儿就将自己的酒杯与信仰的对调,信仰喝下的正是下了药的毒酒。

  “就凭你还想在本姑娘眼前耍花样,还嫩了点!”

  本想就此离开,可越见这一陀烂肉越是讨厌,若不是担心无法短时间制服对方,再闹出声响,红灵儿早就出手了,怎还会陪着色狼在这里虚与委蛇,想到若非自己机警,现在昏迷在这里的就是自己,怒从心头起,狠狠往信仰肥硕的身上踢了两脚。

  “你这个人渣,不知祸害了多少无辜女子!”红灵儿越想越气,也不急着走了,决定替天下女子报仇,非要让着为非作歹的公子哥吃些苦头不可。于是费了好大力气将信仰手脚紧紧束缚在椅子上,掏出长鞭,狠狠一鞭子照头抽下。

  这金纹黑蛟鞭鞭梢处带着倒刺,一鞭子下去,剧痛无比,更在信仰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啊!”剧痛钻心,一下子将信仰从昏迷的状态中激醒,虽然脑袋仍不太清醒,眼前模糊,可还是看见了一团红影轮廓。

  信仰本能的感到形势不妙,就要开口大叫,可还未等吐出半个音儿,自己的嘴巴里突然被一团布条塞满,满满堂堂,呼吸都有些困难,只能发出呜呜嗯嗯的鼻音。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整个人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强睁开眼皮就看见一条黑色的长鞭,那鞭梢上还有血珠滴下,而那鞭子的主人正冷冷的盯着自己,此刻从她的眼神中再也看不见半点妩媚妖娆,那眼角冷冷的光芒让自己不寒而栗,竟不由自主使身体筛糠般地颤抖。可惜不能开口说话,不然此刻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下跪求饶。

  盯着信仰懦弱恐惧的眼神,红灵儿更加对此人鄙夷厌恶,只不过他越是憎恨一个人就越会对他笑,笑的越美丽,那人的下场也越凄惨。此刻红灵儿的笑容就特别的甜美,美的比那杯中的美酒还要浓醇。

  “少镖主,给奴家的酒为何你自己却喝了,真是可惜!不过也好,我们换个身份,一样可以玩的很开心!”

  红灵儿开着玩笑,可这些话语钻进信仰的耳中比鬼怪的厉叫还要渗人,哀求的的眼神全部化成了语言,但红灵儿完全置之不理。

  鞭子再一次重重落下,抽在信仰的脸上,身上,几十下不止,打的他衣衫扯碎,皮开肉绽,白嫩肥满的脑袋如今已是鲜血淋淋不成人样,哀求的眼神都已经开始涣散。

  打了半晌,红灵儿都有些累了,但一想到不知有多少女子被眼前这个禽兽祸害,觉得自己还是将他折磨的太轻。

  “哼,要不是本姑娘还有要事,今日非要替天下女子报仇将你折磨的生不如死!”

  少镖主如死狗一般倚在座椅上,耷拉着脑袋,也不知做何感想,如若知道红灵儿有这般手段,不知道当初还会不会再去招惹这个江湖闻名的妖女。

  红灵儿收了长鞭,不再看上一眼,掩好门窗,从房后跃窗而去,眨眼便消失在屋林之后。还有大事等着她去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