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心灵纸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冷制并储藏

心灵纸窗 我是春田 3579 2018.08.11 15:13

  我在学校的生活一如既往地平淡,早起,早饭,上课,午饭,午休,上课,休息,夜生活……不过我庆幸在我空虚的学生生活中还有个他。

  这地方的天气很是奇怪,往往回暖后又突然降温,六月飞雪什么的都不奇怪。倘若没有遇见他,我不知我来这里的初衷是什么。

  风又不知怜悯地吹起来了,他为我系上围巾:“小心点,别着凉了。”我紧握他的手,走向影院。人不多,我们坐在一起,依然握着手。

  情侣大多会选择看爱情片,我们也不例外。新的情侣还是需要许多东西考验的,所以爱情片比较保险一点。

  这部影片尺度不算小,有一部分是床戏,我是看的呼吸急促了,因为我旁边坐着的是他。我不敢看他,但我隐约觉得他在看我。

  电影讲述的是两个人在火车上偶遇,聊起才知道,对方是自己儿时的伙伴,他们很快坠入了情网,共同去远处旅行遇到很多惊心动魄的事和各种小确幸,最终他们将奇遇编成书并出版,获得了许多读者的好评。

  看的过程中,我对郁石说:“我们以后也来一场旅行吧,不管去哪。”

  “可以啊,等有了时间,攒够了钱。”他又温柔地拉住我的手,“我们以后旅行结婚。”

  我幸福地点头。

  看完电影,我们在马路上散布。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女孩,以前是我公司的同事,她性格开朗,写文章很有一套,还会拉小提琴,上班之余就去琴行教别人拉琴。有段时间,我疯狂地追她,送她小礼物,上下班接送她,持续了有两个月。终于有一天,她在我家喝醉了,我也喝了很多酒,我们那晚差点就发生了关系。但是我意外发现她手机上有一条男人发来的暧昧短信,我就把她打发走了。”

  我痴痴地看着他,不知说什么好。

  我只是微微一笑:“谢谢你和我说你过去的事。”

  他拉着我,继续漫步,好似走向灯火阑珊处,走向天涯海角……

  后来,我有想过他们还在有过联系吗,但我又不敢问他,只好自己陷入深深的沉思。

  “来我家楼下饭店吃个饭吧,还有几个朋友。”

  “嗯……好,我马上去。”

  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大一时暗恋过的男生,现在竟还抑制不住地涌动爱恋的念头。同龄女孩总比男孩成熟,我把他归为不成熟但又可爱的那一类男生当中。

  我把躲闪的目光又投射到另一个女人身上。她颇有气质的装扮,带有几分成熟,我竟开始怀疑这个女人与郁石的关系。

  “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王小花。”

  “这是我同事艾英,这是她弟弟艾超。”

  “哎,小花,艾超是你们学校的,你认识吗?”

  “不认识,但好像见过呢。”

  “我也觉得从哪见过你”,艾超很阳光地笑着。

  “我今天在公司看见艾超来找他姐姐,一问是你们学校的,就想着一起吃个饭。”

  “我从小就和我弟弟要好,现在他也总爱找我。”艾英流露出喜悦的神色,“没想到你女朋友这么小啊,郁石?”

  “没有没有,就小了五岁嘛。”

  艾英一直在注视着我,我有些惊慌失措,就向艾超说:“你是学什么的?”

  “噢,我学的中文。”

  “你们一个学文,一个学理,会有共同话题吗?”郁石插一嘴。

  “讨厌!”我小声嘀咕。

  “说什么呢?”郁石把我搂了过来,“我们一起干个杯吧,希望你们两个大学生学习进步,我和艾英工作顺利!”

  “哎呀,你好假啊!”我笑着说。

  郁石也笑了:“别听小花乱说!”

  说笑中,大家举杯庆祝,至于庆祝些什么,还真不好说。

  “还得祝你们幸福甜蜜呢。”艾超突然说,“是不是啊,姐?”

  “嗯,当然了。”艾英把她们姐弟的酒杯又倒满了,“我们这一杯祝你们长长久久。”

  我和郁石连忙感谢。室内灯光闪耀,窗外漆黑中闪动着霓虹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喝了一杯又一杯。

  令人诧异的是,艾英酒量过人,除她之外,我们都烂醉成泥。也庆幸如此,艾英和艾超顺利到家,也顺利地把我和郁石搀扶到家。

  其间,我恍惚还听到艾英和郁石的争吵声,说是把我送回学校,还是送回他家,郁石硬要把我送到他家,甚至还想把醉得不成样子的艾超也送到他家里睡。

  最终,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郁石了。两个都醉得不省人事,意识也渐渐模糊。

  我只依稀记得,我们不知如何地躺在床上了,又不知如何地脱光了衣服。但我还记得我们有些邪恶的笑声,我发出极其痛苦并带有反抗的呻吟,但毫无疑问,我极其享受郁石带给我的酒后的快感。之后,他酒兴未散地在我身上吻来吻去,从嘴到脖颈,再到胸……我知道他很爱我,他想拥有我的一切。

  早上醒来,我们赤裸身体,他的腿缠绕着我的腿,手臂搂着我的身体,好似我们融为一体。

  就这样搂着,许久,我又进入梦乡了。

  早晨醒来,我感到头有些痛,被烟味唤起。朦胧中,郁石对着窗外抽烟。我很好奇,他为什么要早上起来抽烟,他在思考些什么?是昨晚的事吗?

  我穿上睡衣,缓缓走向他。从后面搂住他的腰:“想什么呢?”

  他将烟火熄灭在窗台上,转过身,凝视着我,严肃地说:“我在想……昨晚戴套了吗?”

  我噗嗤笑了,不好意思地转身走向床边。

  “我是认真的,花。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了吗?”

  “记得一点,你还说呢,不要脸的。”我不好意思地用被子捂住脸。

  郁石走向我,双手抚着我的肩,深情地说:“我昨晚是不是很流氓,你别误会,我是酒后乱性了。”

  我无法抵抗他那温柔的语气和声音,竟扑到他身上:“亲爱的,没关系,只要对我一个人流氓就好!”

  他笑着,拥我入怀,我静静地感受着他深切的爱。

  然后,他以适中的力度吻我的唇,我感受到了他的占有欲。

  我和郁石相识有三个月了,我突然发现我们的热恋期过了,真的过了。看到他,再没有最初小鹿乱撞的激动了。而自从与他相识后,我愈发觉得自己对许多学校里的人和事没有了感觉,好似最初也没什么感觉。

  而艾超,这个一无所知的单纯的大学生,于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感觉了。可能我最初喜欢的只是他的阳光和单纯吧。而郁石似乎对这个傻傻的艾超有兴趣,还总向我问起他,我便因此与艾超接触得也多了。

  至于现在,我是否已走进郁石的心,我也不确定,可能是年龄与阅历的缘故吧。

  那天,我带艾超去郁石家去了。郁石临时加班晚些回来,让我好好招待艾超,我给艾超沏茶并聊天。

  “你常来郁石家?”

  “周末才来,怎么了?”

  “没什么,我不知道郁石为什么突然叫我来他家?”

  “自从那次吃过饭,他常问起我你的事,可能他把你当成亲弟弟了。”

  艾超傻笑着,“我有时候等我姐下班一起回家。”

  “你姐和郁石很熟吗?”

  “我姐一直很仰慕郁石呢,说他人好,工作也认真,领导也很看好他。”艾超眼睛一眨一眨的,“放心,我姐不会和你抢郁石的。”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怎么会担心这个?”

  “郁石大你那么多,你没有压力吗?”

  我霎时被艾超的问题震惊到了,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是十二月份生日吗?”

  “是啊。”

  “那我还比你大呢!”

  超不知所措,他伸手去够桌子上水果盘里的苹果。

  我故意也将手伸过去,和他的手碰在一起。

  超突然盯着我的眼睛。

  我抚摸着他的手,然后到胳膊,后来到他的脖子。残存的温暖骚动着我狂热的内心。

  他主动凑近我,吻我的上唇,然后到我的脖颈,后来竟然把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我发出难受的呻吟声,身体离超越来越近。

  狂风暴雨般的吻之后,超说:“你怎么不爱上我?”

  还没等我回答,门铃就响了。

  后来,我和郁石分手那天晚上,他还和我说起艾超初来他家,在他下班回来前,我们做了些什么。我十分镇定,却又略带悲伤地回答说,他亲我了。

  郁石没有怒不可遏,因为一切都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我只是看到了他眼中那淡淡的哀愁。

  虽然没有流泪,不过那天空的繁星好似他的泪水,眩目得刺痛我的双眼,但我已不确定他是否还爱我。

  超来郁石家里的那个晚上,我们三个聊得很开心,我洗碗的时候,他们俩兴致勃勃地谈论足球,篮球,我很外行,就静静地听他们说。

  后来,我们聊音乐,明星,娱乐八卦,还聊国际形势,聊社会丑态,道德沦丧,环境污染……

  其间,我发现超并不健谈、侃大山,他骨子里还是个比较保守的人。

  那天,下了课,我出去逛逛,听到外面放女声版的《喜欢你》,那是Beyond乐队一首经典的爱情歌,虽说商业化,但满大街放,简直已经把商业化推向了极致。如果哪天我走在大街上听到《光辉岁月》,那我一定会疯掉。

  转眼夏至,燥热的天气衬托着人们浮躁的心情。真是可怕,四周蝉鸣让人看不见踪迹,仿佛在背地里做些什么勾当。天气热得人的心无法平静,无阴凉处可去,我便跑到郁石家里吃冰棍。

  “我不能陪你,我还有工作,你就安静地待在这里。”

  “那我还不如不来。”

  郁石好像一下子就恼了:“那你现在就可以出去!”

  我一声不吭,摔了门就走,他也没丝毫挽留。

  所谓的纯真年代早就过去了,现如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早就变得微乎其微了。更何况是我在书店偶遇的郁石。

  而自从那晚我与超做了不该做的事之后,超总刻意躲着我,是不好意思的缘故吗?有时候,我真的猜不透他们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那一刻,给我的一种感觉是,我和他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太多人和我都来自不同星球了,我都不知道他们来自何处,那个神秘莫测的不可想象的星球。

  走在夏夜中,闻着空气中弥散着清澈的夏天的味道,我可以忘记许多烦恼,什么我爱的人是否爱我,超到底能否接受我,还有艾英是否暗恋石头……真想统统抛开,记得谁说过,只有生活中的痛苦和快乐共同存在,才能有所比较,体现快乐的滋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