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篮球运动 少年篮球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节 餐馆逸事

少年篮球梦 dreamwing 4439 2016.05.15 11:29

  晚上,走着走着,来到了方圆双桥。听说到周庄的人,大多是冲着方圆双桥去的,这也是古镇一道独特的风景。水色清幽的水道划过一艘艘小船,缓缓的,悠哉的,正式都市人渴望得到的恬静生活。终于在满是河和桥的地方找到一处僻静的栖息之地,众人边走边欣赏着与城市喧嚣和灯火通明的迥异的夜景。也许是没有工业污染的缘故,周庄晚上的天空,可以清晰得看到一闪一闪的星,甚至可以清楚地数出来。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李昕在桥上低声数着。

  “星星可真多啊!”晓雪在李昕身旁俯身双手靠着桥道。

  “古时候,有人认为天上的每一颗星就代表着地上的一个人,越是亮的星,这个人也越伟大,代表那些什么将领皇帝的星都有着各种名号,而普通百姓大概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也许有的都暗淡到无法看见!”

  “那么你是哪一颗星呢?”

  “现在,大概还看不见吧!”

  “怎么会呢?”

  “因为我现在还是默默无闻的一个人啊!”李昕望了望星空,又望了望晓雪:“但是将来总有一天会成为最亮的星之一!”转而口气变得铿锵有力。

  今天算来是农历初四,晓雪笑了起来,笑容就好像今晚的月亮,正处上弦。

  “嘿,小子!你好像和那个李昕一样也是话不太多嘛!”方文欣来到独自仰望星空的夏俊身旁,背身靠在桥边。

  “是吗?我宁愿少说多想!”

  “怎么会这样?不会觉得憋在肚子里不好受吗?”

  “嗯!有的时候会!但是那个时刻身边总是没有人的,所以我要么就四处走走找点事情来做,要么就将想说的话写下来。”

  “哦,你还会用写的啊!”

  “那当然了,打篮球的嘛,手比较好使啊!”

  文欣也笑了,不同于晓雪笑时用手掩嘴的动作,她的笑自然而大方。

  八人有说有笑肆意漫步在宁静的水城中,充分享受着这无须花钱的惬意,直到近黎明时分才纷纷返回旅馆。

  九月的早晨,天气微凉,清晨站在桥头远眺水乡,“小桥,流水,人家”如诗意般的江南水乡古镇,白墙墨顶,舟影波光,在薄雾晕染下恰如一幅淡彩的宣纸画。穿梭街道,还是那些古朴老旧的明清民居,水道的水在街巷间静静流淌,船只在其中转所,摇摇摆摆的,为古镇带来无限生机。

  多少年过去了,坚硬的石板路承受着无数游客的到访与踏足,千万别怪周庄水乡人潮涌动,古镇美景依然,只不过就是小巧了些。

  清晨,勤劳的画家坐在石桥上,面对水乡淡漠地作画,似乎身边的喧嚣从未曾打扰过他们,每一笔间总带有执着的从容。

  虽说现在的周庄商业气息太重,但逛逛大街小巷,从吃的到穿的,从用的到装饰的,总能淘到喜欢的小玩意,带着现代古镇灵动的美。八人准备返回上海。

  返程的旅游车是客座五十人的大巴,八人分座在四对座位上,左右各两对。车开了,接着发动机隆隆的响声和车辆的颠簸,四对人自然而然又开始聊起了天。

  李昕看着窗外的景色,面无表情;夏俊却似乎还未从游玩的兴奋中安静下来,拍了拍李昕说:“这次觉得怎么样啊!”

  “什么怎么样?”

  “当然是玩的怎么样了,还有遇到的那个女孩,想想还真是有点神秘兮兮的。”

  “还可以了,挺不错的!”

  “你是说郊游还是说那个女孩?”

  “都是!”

  “好像和卓的关系不错啊!”

  “有一点啊!那不是很好吗?卓好像对她也不错啊!”

  “呵呵!”

  “呵呵!”两个不善言辞的男孩互相傻笑了一声,便再没有什么话语了,闭上了眼睛,初秋下午和煦的阳光透着路边树上连绵的叶片照在身上,很容易就让人瞌睡起来。

  从前排熟睡的卓和夏俊的身上移开,池胜威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忽地回过头问起身旁的欧阳:“想来你对旅游也蛮有研究的吗?能够挑选周庄这样看似简单,却充满古色古香的氛围的地方。”

  “我对感兴趣的东西都会好好研究一番的,不光是旅游,篮球也是啊,还有天文之类的。我可清楚的知道每年观察日食,月食,和流星雨的最佳地点和最佳时机!”

  “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学者的!”胜威扬了扬嘴角。

  “其实学不学者都无所谓了,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才是真的?”欧阳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

  “那你平时喜欢做什么呢?我是除了篮球和画画也想不出什么来了!”

  “画画,你也会画画!”

  “是啊,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学习素描和水彩,一直到现在!”

  “小时候还梦想以后做一个插画家呢,后来迷上了篮球就梦想着当一个雷,艾伦那样优秀的射手。不过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绘画,毕竟生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除了篮球其他东西调剂一下也是很必要的。”

  “什么时候可以欣赏一下大作吗?”

  “当然了,也没有什么东西除了学的时候规定要画的一些东西之外,就是一些人物肖像了。”

  “都有哪些人啊?

  “就是一些明星和自己的熟人了。”

  “说说!”

  “比如NBA球星啊,影视明星啊,还有就是我们‘兰梦少年’和我的对手。”

  “你的对手!”

  “对!我的对手,每次比赛结束后,我觉得是自己值得尊敬的对手,我都会努力把他们画下来,一方面觉得是对对手的尊敬,一方面也是提醒自己下次将他们打败的激励吧!”两个平时没有什么话的人,然而一搭上,话题便像温泉浴池冒出的气泡一样滔滔不绝。

  “吃不吃?”两个女孩坐在一起,晓雪递过一片薯片给小雨。

  小雨接过了薯片道了声谢。

  “小雨,玩得累不累啊?你这次出来没有和家里人说吧,要不要紧啊?”

  “啊?哦,我想他们没关系吧,他们不怎么管我。”

  “哦,你是和你父母住一起吧,你爸爸妈妈相处怎么样啊?”晓雪又放了一片薯片到嘴里。

  “是,是和我爸妈在一起,他们在一起还好吧。”

  “哦,你爸爸当时是怎么认识你妈妈的呢?”

  “是同学,初中的同学和大学的同学,但是高中都没有在一起,但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后来爸爸发誓一定要考取妈妈考取的那所大学,就又在大学碰面了呢!”小雨边说着,嘴里边冒出“卡嗤,卡嗤”的脆响。

  “真浪漫啊!那是你爸爸追你妈妈吧!”

  “可以这么说吧!我爸爸比较腼腆,而我妈妈则比较,比较……怎么说呢,就像一般女孩子那样虽然有时看上去比较好相处,但是对于感情方面一直很矜持,开始只是以朋友的身份和爸爸接触,一直持续到大学快毕业!”

  “那后来怎么会!大概是被爸爸的诚意打动了吧!”

  “你爸爸做了什么?”

  小雨伸手示意还要,晓雪又递过一片薯片,小雨方才继续:“很了不起的一件事,我从前一直都以爸爸为豪,我就一直对自己说以后如果要交男朋友,一定要找爸爸那样的。”

  “到底是什么嘛?”晓雪迫不及待地问,小雨又伸了手,晓雪只有再递一片过去,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薯片包装袋,清晰地印着“乐事”两字,难怪要一口接一口呢。

  “他大概用了三年中积攒的一些钱买了100支鲜花和100包名牌香烟。”

  “鲜花和香烟,干嘛送你妈妈吗?那也不用那么多把,而且女孩子要香烟拿来干嘛?”

  “才不是呢!”

  “那天是妈妈的生日,爸爸就说是帮妈妈庆祝生日就约她出去了,然后晚上大概八点左右的时候吧,两人吃过饭回来,爸爸突然叫妈妈看着学校里宿舍,那是幢十多层的楼房。上面灯光一下子都暗了,之后又一下子亮了几盏,仔细一看是‘ILOVEU’几个字啊!原来是爸爸用这一百朵鲜花和一百包香烟作为代价,让整幢楼的人在这个时刻按照爸爸的安排同时排出这几个字,可见爸爸的用心良苦啊!”

  听到这个故事,晓雪愣了愣,心想:“世上还有这种事,真是好浪漫啊!”。

  “你妈妈的反应呢?”

  “当然是感动地哭了啊!我想这世界上再冷漠的人看到有人为自己这么做都会被感动的吧!每次妈妈说起这件事,眼中都会闪出感动的光芒!而每次如果他们有些口角吵架的话,我只要一说这件事他们就立刻停止吵架了!”

  “真是太浪漫了!这样的事,我还以为只有在电影里才看得到呢!”

  两个女孩聊得起劲,耳边却传来争吵:

  “你小子,怎么就那么没有风度,女士优先的道理懂不懂,上来就自己先抢位子坐。”

  “什么没有风度啊,我最后才上来的好不好,我以为你们都不想坐呢,那我就坐了。”

  “不想坐,我看你是不想活呢!”文欣拳起话落。

  “大姐饶命!”

  “哼,这还差不多。”

  少见卓有这样的讨饶样子,看得文欣放下拳头,得意地笑了起来。

  “不过,叫我大姐,我有那么老吗?”说着又操起拳头。

  “哇!大姐你怎么又出尔反尔啊?”卓大叫。

  “你还叫?看我不教训你。”

  拳头落在肩头变成了手掌,卓睁开眼睛,眼前正是方文欣又笑嘻嘻的脸,问道“哎,你觉得那个女孩怎么样啊?”

  “什么女孩?”

  “就是那个林灵雨啊!”

  “啊?哦,还不错啊,一开始以为蛮冷的,相处久了居然觉得还挺活泼的呢!”

  “是不是喜欢她了,那次下雨她不见了,你为什么第一个冲出去啊?”

  “哪里有?我才不会喜欢这种小妹妹呢,我只不过比较有爱心一点……哪里,哪里……”搔了搔头,平时狂妄自大的这么一个人居然也有害羞的时候。

  “哪里像你们这样没有同情心……”卓眼珠左右轱辘转动不敢和文欣正视,这次拳头真的落在了卓的脑袋上。

  “哎呀!”

  不知不觉太阳已经过了头顶开始望西边渐渐落了下去,一天半的游玩也使少年们有些倦意了,都不约而同的入了梦想,而离上海市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车在万体馆站停下了,抬表一看,近下午四点,为时还不算太晚,八人决定到附近的快餐店一同吃一顿后然后送别林灵雨,然后各自回家。

  来到一家餐馆,因为是周末的关系,人很多,要找一个八人可以共同坐下来的位子还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小姐,先生要些什么?”服务员非常礼貌。

  “位子啦,小姐!”卓显得有些不耐烦。

  “这……”这的确让服务员犯难了。

  “我们走了很多路,才来到这个稍微空一点的快餐店,能不能快帮我们安排一下位子呢?”

  “我也不能做主啊!要不稍微等一下好了,您看怎么样?”

  “怎么了?”听到卓的声音有些大,不远处走来一个年轻女子,虽然说话颇为优雅不失风度。

  “经理!他们要一个八人的位子,但是我们这里好像没有啊!”

  “怎么会呢?现在餐馆里的位子应该足够八人坐的吧!”

  “但是……”

  那被服务员称为经理的年轻女子不由分说地来到周遭的桌子前极为礼貌的劝解正在就餐的顾客稍微并一下位子,原本来说这是极不合理的要求,但是看到那女子诚意的微笑,顾客们竟然都主动地让出座位,不一会儿一张可供八人用餐的大桌子就腾出来了。

  “这个经理可真是气度不凡呢!”李昕心想,又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看上去三十来岁,身着职业装显得很干练,外表也挺让人觉得亲切。

  “各位,请坐吧!”

  “太谢谢了!”众人齐声道!旅途颠簸了数小时的几人早已经是饥肠辘辘。呼噜呼噜地也不顾形象,一顿猛吃。

  “啊,吃得太饱了,真是好吃啊!”卓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打了个饱咯,招呼服务员过来要求买单。

  吃完结账后,正当众人要走时,那女子又叫住几人。

  “怎么了,钱没有付清吗?”

  那女经理微笑着说:“当然不是,我只是希望和你们合一张影做个纪念,像你们这样朝气蓬勃的一群少年真的很少来我们店了呢!一张照片一定会令本店蓬荜生辉的。”

  “太过奖了吧!”夏俊笑道。

  “嗨!帅哥,美女们客气什么,既然人家都那么热情了,还客气什么大家整队!”卓吆喝着。

  “三个女孩在前面,五个男孩在后面。”

  “好,笑一笑!”

  “再来一张!”经理用即拍得和一部数码相机各为少年们拍了一张,一张就送给了少年们。

  “真的太谢谢了,我们以后一定常来的!”李昕接过照片,和女子道别。

  “经理怎么今天会想到和他们合影呢?”

  “真是有朝气的一群孩子呢,不自觉地又想到自己那个时候!”

  “薛经理,您怎么那么老气横秋的,您才三十二岁而已啊!”服务生说。

  “哪里?他们才十六七岁,花季的年龄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