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明小文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怪事!

大明小文人 李白才不白 2446 2019.07.15 20:54

  董非抱着一坛坛美酒上前敬酒,闯军中的将领们也是放开的肚量,酒肉随便吃,秤砣分金银,这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大伙都是酣畅淋漓地享受着高端的食材,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他们也是喝的伶仃大醉,董非半眯着眼睛说道:

  “我董非先给各位哥哥赔个不是了,之前的事还请各位哥哥不要放在心上,饶了小弟啊。”

  过天星搂着他的肩膀说道:“董兄弟这就见外了,咱们有缘聚在一起就是兄弟,大碗喝酒,大碗吃肉。来干了这碗酒!”

  董非同过天星一个碰杯,心中却冷笑不止,你们这群人之前对我落井下石,还随意的栽赃陷害于我,此仇不报非君子,老子明天就让你们知道厉害。

  “好,干了!”

  帐内气氛好不畅快,叛军将领们都在这里推心置腹,联络感情,肃杀的气息也因为盛大的宴会而止步。

  曹鼎蛟没有睡觉,而是在大营内看着那些叛军士兵的反应,他也不知道这些脏水污水什么时候起反应,只能是仔细盯紧了。

  而且…这牲口现在精力特别充沛,睡不睡觉完全没影响啊!至少短时间内是没问题的。

  第二天太阳高升之日,曹文诏,曹变蛟顶着一对黑眼圈坐在城楼之上,他们害怕叛军趁着晚上攻城,所以在此坚守了一夜。

  不多时,五省总督洪承畴上了来,看着疲惫的曹氏叔侄,赶紧宽声说道:

  “变蛟,文诏,你们二人快快下去休息,我估计今天叛军的攻势小不了,你们要养精蓄锐才能面对好今天的局势啊。

  若是城头有变,老夫会派人通知你们的,快快下去休息吧。”

  曹文诏也有些打熬不住,毕竟他的年纪也到了,只好告饶说道:

  “好,那城头就交给总督大人了,末将下去休息了。”

  曹变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跟着叔父后面一起回去了,两个人硬生生地盯了一宿,就是害怕叛军晚上趁势攻城。

  曹变蛟也是有些纳闷和疲倦的说道:“叔父,叛军怎么还不攻城啊,昨日他们不是吃饱了饭吗?有酒有肉的,羡慕死兄弟们了。”

  曹文诏也是纳闷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这是什么路子,按理来说吃完酒肉,叛军第二天就应该全力攻城的,却不知道为何到现在还没动静。”

  ……

  另一边,辽东骑兵的速度还是很快的,特别是吴三桂他们带的主力辽东铁骑几乎清一色的全都是一人双马,这样豪华的配置也只有辽东军才能够拥有。

  吴三桂满头大汗的说道:

  “还有两日就能够赶到宁州了,都给我小心一点,千万别中了闯贼的埋伏,到时候别银子没拿到,反而把小命给丢了。”

  祖宽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如今叛军中很多人是一些投降的明军,路数和套路大家都差不多,就看平常的训练和装备怎么样了。

  吴三柱他知道手底下的士兵军纪虽然不太好,但是战斗力可不容小觑,但也不能太过于轻敌,以免中了人家的埋伏。

  此时,卢象升的天雄军也差不多赶到泉州附近,甚至在沿途还击溃了一两支小股的叛军部队。

  杨茂功小声抱怨道:“这贼tnd天气简直是热坏了个鸟,老子浑身都湿透了。”

  徐定计小声宽慰道:“你还是别抱怨了,瞧瞧咱们卢大人,人家一个文官都还顶着一身盔甲在那里死抗着,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杨茂功有些嘘嘘然地说道:“行了,咱们卢大人哪里是什么文官啊,咱们大明朝也指出了他这样一个人啊,比咱们这些猛将还厉害的文官,老子也是生平所见,恐怕这是咱大明唯一的文武曲星吧。

  杨茂功提起卢象升是不得不服,这位卢大人实在是太牛逼太彪悍了。

  卢象升不一会儿就骑着马走了过来,面色有些焦急的说道:

  “洪大人又向我这边求救了,好像昨日汉军居然在宁州城下大吃大喝,宁州城危矣,估计此时宁州府正在酣战,咱们得火速支援了。”

  徐茂功拍着胸板说的:“咱们还是要去救一救,他们曹氏叔侄倒是两条汉子,我老徐还是比较敬佩的。”

  徐茂功并不喜欢洪承畴,这家伙之前的吃相实在是太难看了,简直就是恶心至极,曹文诏的功劳全部被他吞了。

  徐定计也是点头说道:“那我赶紧去催一下后队,现在能拉一把是一把。”

  ……

  下午五点,曹文诏,曹变蛟,洪承畴,赵明休等人在城墙上全都是大眼瞪小眼,心里面特别纳闷,叛军为何还不攻城。

  要不是城外的贼军旗帜飘扬,营帐林立,军营中还不时会升起炊烟,他们都不会怀疑叛军是不是已经跑掉了。

  董非迷迷糊糊的被抬到了大帐,少倾,曹鼎蛟出现在他面前,低声问道:

  “大营内情况如何?”

  董非还保留着唯一一丝清明,他可不敢把自己灌得烂醉,不然秘密全部都抖落出去了,那还不得全部玩完。

  董非卷着舌头说道:“呃…高大王,李大王,张大王,他们都被我灌醉了!军中是重要的将领基本被拿下了,剩下的人可没本事指挥这支大军。”

  曹鼎蛟满意的拍了拍他肩膀,然后说道:“好,你做事我放心,等一下千万不要乱说胡话。”

  “咔嚓…”原本醉酒的董非因为剧的统统一下就清醒了,一声惨叫还没说出口就被曹鼎蛟死死的捂住了嘴巴。

  原来曹鼎蛟一时高兴之下没有控制好力道,直接把人的肩膀给拍脱臼了。

  曹鼎蛟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董非,然后等他疼痛过去之后,赶紧帮他把胳膊给复位了。

  此时董非已经酒醒了一大半,脸色还有些苍白脱力的说道:

  “曹大人,你也没必要这样帮我醒酒吧,我这人嘴巴还是挺严。。。”

  曹鼎蛟脸上露出了老菊花的笑容,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个纯属失误绝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你千万不要多想啊。”

  董非眼中有泪,心里有霜,默默的躺在床上低声哀嚎。

  王二发这时候窜了进来,正好看见了曹鼎蛟含情脉脉地拉着董非的手,好像正在互诉衷肠。

  王二发手中的脸盆宽进一下就掉地上了,曹鼎蛟,董非顿时被这一声巨响吸引,目光纷纷看向了王二发。

  曹鼎蛟收回了手,董非也停止了嚎叫。

  王二发拿张毛巾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这才缓缓地说道:

  “唉,这天怎么一下就黑了呢?这才什么时辰,难道老子的青光眼又加重了,怎么什么都看不见呢。”

  王二发畏畏缩缩的抱着脸盆走了出去,口中还自问自答的说道。

  曹鼎蛟赶紧高声说道:“喂,老王你别误会啊,我跟他是清清白白的。”

  听到了这话,王二发的脚步更是加快了几分,嘴里面还念叨着说道:

  “这传宗接代毕竟是男人的本分,千万不要出现阴阳失调的情况,不然就要坏事喽。”

  曹鼎蛟面色不善的看着董非,言道:“看来他们是真的误会了。”

  董非被看得发毛,赶紧问道:“曹将军打算怎么解决误会呀。”

  “当然是杀了喽…”

  “老王毕竟忠厚老实,就这样杀了他也不太好。”

  “我说的不是他…”

  董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